狄仁傑來家裡混早飯的時候,帶給雲初一個訊息。

《男兒行》這首長詩已經在長安盛行開了。

教坊司,青樓,勾欄中,客人點的最多的就是這首詩,有些地方還讓妓子們穿上男裝,腰佩唐刀,演繹“身配削鐵劍,一怒即殺人”的場麵。

更有些許浪蕩子,喜歡在酒喝高了之後,手握唐刀大段,大段地吟誦《男兒行》。

這首詩實在是太對唐人的胃口了,繼而導致這首詩以病毒般的速度在大唐境內傳播。

梁建方渾身**隻在腰間圍一塊兜襠布遮羞,手握兩柄鼓槌,在寒風中敲擊巨鼓吟誦《男兒行》的行為最受長安人歡迎,齊齊認為,如此纔是吟誦《男兒行》的最佳方式。

狄仁傑已經在酒樓上,青樓裡,見過,聽過很多個版本的《男兒行》,這才特意來雲初家裡告知此事。

雲初這幾天忙著晉昌坊裡的事情,而晉昌坊裡冇有可以在坊牆上開小門的富貴人家,顯赫家族,以及名聲顯著的特許人士,所以,對於盛行於大唐上層的《男兒行》幾乎一無所知。

“這一次雁門侯算是出儘了風頭,不但在大朝會上吟誦了這首詩,駁斥了那些看不慣他行為的人,還引來陛下的好奇,幾次三番地詢問雁門侯,這首詩真的是他作的。

結果,雁門侯肯定地說,這首詩就是他軍旅生涯多年的感懷之作,以前冇有寫出來,完全是因為時候不到,這一次蒙陛下恩準,在家讀書,結果,讀著,讀著,再加上飲酒飲得有些多,就不知不覺地把這首詩隨著胸中的鬱悶之氣,一起宣泄了出來。

他還口出狂言,想要駁斥他,先寫出一篇堪比這首《男兒行》的長詩來,否則,他就會把唾沫吐在反駁他的人臉上,據說,陛下聽了之後龍顏大悅。”

雲初點點頭道:“雁門侯的大作本就慷慨激昂,非烈士不能書此雄文。”

狄仁傑低聲道:“你說我當時為何要喝醉呢,不能親眼見雁門侯書此雄文,實在是平生憾事。”

雲初道:“一匹馬,一個太學生的名額,難道還不足以讓你滿意嗎?”

狄仁傑喟歎一聲道:“受之有愧啊。”

雲初笑道:“如果冇有人跳出來說這首詩是他寫的,這首詩就是人家雁門侯寫的,天王老子來了,也是雁門侯寫的。”

狄仁傑笑道:“我就怕詩中典故甚多,雁門侯可能忘記了,也有可能是不懂。”

雲初搖頭道:“非常人行非常事,雁門侯征戰一生,殺人無數,酒醉之後真情流露,難以自已,寫出這樣的一首詩不足為奇。”

“你是說雁門侯會把所有的破綻都歸結到酒醉中?”“如果有人逼問的急了,雁門侯甚至會鬼上身你信不信?”

狄仁傑想了一下梁建方的秉性,點點頭道:“必然如此。”

然後對雲初道:“相比《男兒行》,我更喜歡《陋室銘》的淡泊致遠。”

雲初道:“我們兩人現在都屬於失學狀態,想要進太學,怎麼也是半年後的事情。

我最近在著手改造晉昌坊,你要不要參與進來?”

狄仁傑笑道:“你準備怎麼改造晉昌坊呢?”

雲初道:“按照自己心中最美的晉昌坊模樣打造一個全新的,璀璨的晉昌坊。”

“這就是你不惜坑蒙拐騙四門學同窗的原因嗎?”

雲初歎口氣道:“濟貧,本身就是一個劫富濟貧的過程,錢財不能無緣而生,卻可以借這場春風,春雨應運而生,最後成長為參天大樹。

隻是這中間需要才智之士居中調停,引領,尋找突破口,而後一鼓而下。”

狄仁傑低著頭把碗裡剩下不多的小米粥喝完,然後,悠悠地道:“我準備在長安縣尋找一個坊市,試著做一下你在晉昌坊做的這些事情。”

雲初詫異地抬頭道:“你竟然有這樣的心思。”

狄仁傑笑道:“大丈夫寧**頭,不為鳳尾!”

雲初沉默片刻點點頭道:“勇氣可嘉,就是愚蠢了一些。”

“怎麼,覺得我做不成?”

雲初皺眉道:“子,何恃而往?”

狄仁傑拍著胸口大笑道:“一腔少年血,可否?”

雲初點頭道:“為之,則難者亦易矣;不為,則易者亦難矣。”

狄仁傑笑容不減,繼續道:“長安坊市似棋盤,十二街市如菜畦,你我以朱雀大道為界如何?”

“你要當長安縣令?”

“你不是也在謀算萬年縣令嗎?”

雲初大笑道:“這個位置是真的適合我。”

狄仁傑跟著道:“我也覺得長安縣令是為我量身而裁。”

雲初拍拍額頭道:“小聲些,莫為他人知,否則羞慚無地也。”

“羞慚的應該是屍位其上的他們,非是我等。”

狄仁傑是一個坐起力行的人,大話說出來了,他就準備立刻去把說出去的大話變成實話。

臨走的時候見雲初家還有甚多包子剩餘,就用一個大手帕包裹了,而後揚長而去。

崔氏雙手插在袖筒裡瞅著遠去的狄仁傑道:“郎君,我覺得他不成。”

雲初道:“少年人嘛,總有一些完不成的大話,娶不到的姑娘,半路醒來的春夢,無此,不足以稱少年。”

崔氏瞅著雲初道:“郎君的渾話越來越多,可見,該早日完婚了。”

雲初憂愁地指著滿院子的老婦道:“你把我的名聲已經弄壞了,以前,人家總說我貪戀老婦,現在,人家說我喜歡皇家唾餘。

哪裡會有好人家的閨女肯嫁給我。”

崔氏冷笑一聲道:“愚夫愚婦們知道甚麼,若妾身還是崔氏掌家大婦,必定為郎君大開崔氏內宅之門,凡內宅的鶯鶯燕燕任君挑選。”

雲初白了崔氏一眼,他知道這個老婦在故意說好聽話逗他開心呢。

不過,狄仁傑也算是大唐土著中出類拔萃的人物,就連雲初都不知道這傢夥的能力底線在哪裡。

不過,像他這樣的人物,隻要真的想,弄一個小小的長安坊市當實習地,真的不算是難事。

而且,這傢夥還能跑去長安縣令那裡拿雲初在晉昌坊的事情說事,本來被萬年縣壓一頭的長安縣令焉能會不答應。所以說,雲初辦的事情比狄仁傑辦的事情難度更大,這就是開創者,與跟風者的區彆。

雲初再見狄仁傑的時候,是在澡堂子裡,進去的時候,正好看到狄仁傑跟劉義分食包子的場麵。

看得出來,是狄仁傑請劉義洗澡了,再看二牛坐在牆角喘氣的樣子,就知道,狄仁傑連搓澡都請了。

看著雲初進來了,劉義尷尬地從狄仁傑身邊挪開身子,準備站立場了。

雲初豪邁地擺擺手道:“無妨,無妨,隻要是他想知道的,儘管告訴他,長安城大的很,足夠我們折騰的。”

儘管雲初把話說到很大氣,劉義還是快快地沖洗了身體,就落荒而逃了。

“我已經知道你辦事的門徑了,很順暢啊,隻要按照你的路子走,再弄好一個坊市不難。

現在,你說我從哪裡去找一個好的坊市來做試點呢,你覺得我找一家有大道觀的坊市如何呢?”

“我聽說,道觀比較窮,可能支撐不起你的雄心壯誌。”

“那就隻有醴泉坊,那裡有崇福寺,也有胡人的寺廟,我還聽說那裡的坊民被壓榨得很淒慘,就等著我去呢。”

都是心上長了一百八十個窟窿的壞蛋,雲初哪裡會不知道這傢夥選擇醴泉坊的初衷。

“最近胡人的大寺跟崇福寺起了一些衝突。”

狄仁傑笑道:“人家如果是鐵板一塊,哪來我施展身手的餘地,不過,我一個人可不成,我會引進外援。”

聽狄仁傑這麼說,雲初立刻把身子滑到澡堂子的另一邊, 以前總覺得自己是一個黑了心的,現在看來,唐人土著的心更黑,尤其是狄仁傑這種滿肚子聰慧,卻從冇有想過往正道上用的傢夥。

雲初就算用剛剛被二牛搓掉的汙垢去想,都明白,這個傢夥準備引進來的援手是誰。

李義府!

這個持之以恒的隻乾壞事,不乾好事的傢夥,先前,雲初在晉昌坊乾的事情就引起來了他很大的興趣,現在,狄仁傑如果想去醴泉坊,更會引起李義府的好奇之心。

等這種挑撥離間的祖宗加入了狄仁傑的智囊團,醴泉坊的胡人跟唐人,想要和平相處都難。

所謂富貴險中求,莫過如此。

狄仁傑冇有多說話,可是他整個人明顯非常的興奮,從他力透鞭稍的惡行惡相就能看得出來,這傢夥現在已經沉浸在一種近似瘋狂的狀態裡了。

隻要等他想通,目前還算平和的醴泉坊,馬上就會掀起一場驚濤駭浪。

真正的文人從來就冇有什麼好人。

他們喜歡瞅著一群人或者兩群人或者更多的人,被他的智慧所支配,或者平安祥和,或者生死惡鬥,再或者同歸於儘。

在這個過程中,有冇有好處,他們不在乎,他們隻在乎那種支配旁人的快樂。

這種人,在亂世中尤其多,比如賈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