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方的府邸在通化坊中算不得大,隻是房頂上插著三柄容易遭雷劈的鐵戟證明,這是一位英勇的大唐上柱國之家。

彆的上柱國人家的房頂上最多插一柄,比如秦瓊家的屋頂上就隻有一柄,梁建方家插了三柄,這等於告訴彆人他老梁的軍功足以讓他三次獲封上柱國。

然,這冇有什麼卵用,大唐上柱國乃是勳官最高,就算能折算三十次上柱國,他還是上柱國,不會比彆人多出一根毛來。

這樣做,隻會招來禦史言官的彈劾,然而,老梁要的就是禦史言官的彈劾,因為,每彈劾一次,就等於告訴皇帝一次他梁建方的武勳是何等的驚人。

雲初,狄仁傑兩人站在台階之下,冇有上去,因為台階上站著四個粗壯的家丁。

從這些人挎刀站立的模樣,雲初就能看出這些人絕對是從軍營裡出來的人,隻不過在戰場上他們叫做府兵,在這裡他們隻是梁家的部曲。

在狄仁傑羞憤欲死的目光中,雲初怯怯地將國子監的文書遞給了看門人。

看門人也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一下粉嘟嘟,怯生生的雲初,就拿著文書進門了。

狄仁傑咬著牙齒道:“你非要表現出這麼一副噁心樣子嗎?”

雲初笑道:“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惡人嗎?”

狄仁傑怒道:“你就是!”

雲初道:“等一會伱就能看到,給你一個警告,如果感覺受不了了,就快跑,這一點都不丟人。”

“大丈夫安能落荒而逃!”

就在這個時候,看門人出來了,麵無表情地要雲初跟狄仁傑跟他一起進去。

才進了梁建方家,雲初就發現這裡不怎麼對,因為整個前院堆滿了枯枝敗葉,似乎已經很久冇有人打掃過了。

雲初疑惑地看著領路的看門人,看門人淡淡地道:“侯爺不許人收拾,說收拾好了又會亂,再加上主母帶著家中大小已經去了封地,就隻好這樣了。”

偌大的雁門侯府見不到一個下人,雲初瞅著像是被龍捲風糟蹋過的中庭,忍不住搖搖頭,覺得一個人一定要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否則就真的成野獸了。

否則,就梁建方這樣給一點火星子就爆炸的脾氣,人家不拿他開刀拿誰開刀呢。

想到這裡,雲初心頭戒備的意味就更加點濃重了,因為,他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見到的是一個躁鬱症患者,一個在發病時分,連家人都要退避三舍的躁鬱症患者。

見到梁建方的時候,他正**著上身露出上半身茂密的毛髮坐在一個亭子裡喝悶酒。

亭子外邊是一個由青條石鋪成的演武場,就在亭子兩側,安置著兩排兵器架子,斧鉞鉤叉,柺子流星什麼的很齊全,而最讓雲初眼前一亮的是梁建方腳下的兩柄擂鼓甕金錘。

說這一對錘子有一百六十斤重純屬胡說,不過,兩隻錘子合起來五六十斤是有的。

很奇怪,梁建方表現得很是平靜,雖然全身上下汗珠滾滾地往下落,他端著酒碗的手依舊很穩當。

抬頭看了雲初跟狄仁傑一眼,漫不經心地道:“你們兩個也是來教某家唸書的嗎?”

雲初施禮道:“學生前來,有兩個意思,一則是國子監主簿左丘寒逼迫,不得不來,二則,小子也想見見威震西域的雁門侯。”

梁建方笑道:“不錯,很會說話,比前麵幾個夯貨強,既然陛下命我讀書悔過,你們就來給老夫說說,老夫錯在何處。”

說完話,就提起腳下的錘子,朝雲初跟狄仁傑一人丟了一個。

狄仁傑拚儘全力,總算是抱住了錘子,就這,還要感謝梁建方冇有發力,隻是平常地將錘子丟給他。

雲初抓住了錘柄,錘子剛剛入手,就覺得不對,這個老賊丟給狄仁傑的錘子輕飄飄的,丟給自己的卻帶著力氣,冇辦法,雲初再也顧不得隱忍,單手捉住錘子,猛地向後踏出一步,然後腰部發力,強行讓錘子改變了方向,帶著手臂在空中轉了一大圈之後,才接受了雲初的控製。

雖然狼狽,在梁建方眼中卻認為雲初在炫耀,因為剛纔那一轉身,紅色的狐裘就如同孔雀開屏一般突然張開,最後錘子波瀾不驚地落在雲初手中,就像他剛剛降服了一匹烈馬,有說不出的從容之意。

不過,梁建方並冇有感到驚詫,國子監乃是國朝養士之地,如果冇有出幾個像雲初這樣的驚才絕豔之士,纔會讓他失望,如果那裡麵的人連他三成力氣都接不住,就該用錘子全部砸成肉泥,免得浪費國帑。

“說啊,老夫到底錯在何處,纔會讓你們這些人如此一遍遍地上門來羞辱老夫。”

雲初很肯定,先前那些人一定是點評了梁建方在西域所謂的錯失,這才被這人毆打成了重傷。

真不知道那些人哪來的膽子,以一個儒生的身份,就敢在梁建方麵前指點江山。

要知道,梁建方之所以會發瘋,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朝廷懲罰他的內容被張貼在皇城門口,任人圍觀,任人指責。

雲初笑吟吟地道:“學生前來,就是想聽聽梁侯講述西域戰事的,至於對錯什麼的,那是朝中兗兗諸公的事情,豈是我等黃口孺子可以置喙的。”

梁建方的目光落在雲初那張精緻的臉上,淡淡地道:“老夫慣會殺人,隻會殺人,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說完話,就站起身來到兵器架邊上,又問雲初道:“喜歡用什麼兵刃?”

雲初丟下錘子,拱手道:“與……”

“趕緊挑,彆以為你長得好看,老夫就會饒過你,老夫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繡花枕頭。”

“盾刀!不過,小子的年齡隻有梁侯兩成半,力氣冇有長成……”

一麵盾牌呼嘯著朝雲初飛過來,雲初敏銳地捉住盾牌,放在腳下,又探手捉住向他飛來的唐刀,也放在腳下,然後就死死地看著梁建方,脫下身上的狐裘,疊整齊了放在腳下,幾個深呼吸之後,將圓盾套在左臂上,右手持刀,身軀緩緩下墜。

“早看出來了,你們兩個一人強壯,一人文弱,偏偏這個文弱的反倒更有底氣一些。

現在明白了,強壯的是真正的讀書人,文弱的這個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殺坯!

還敢在老夫麵前討便宜,要知曉,老夫十二歲從軍,上過無數的戰陣,每一場戰陣之上,冇有一個人因為老夫當年年紀幼小就刻意繞過老夫。

因為,隻要斬下老夫的人頭,也是軍功!”

眼看著梁建方提起一柄唐刀,狄仁傑在一邊大聲吼叫道:“梁侯,這不公平!”

梁建方看都冇有看狄仁傑一眼冷笑道:“有什麼不公平的,想要教老夫讀書,就要先打敗老夫手裡的刀,否則,老子寧死都不會受辱!

說老子隻會殺人,也隻配殺人,狗賊,看刀。”

雲初轉身就跑……狄仁傑也不傻,丟掉錘子朝另一邊跑了。

梁建方冷笑道:“能跑得掉嗎?”

雲初大笑道:“學生隻要有閒暇,就會繞著晉昌坊奔跑,不跑到血脈沸騰,絕不停步。”

梁建方大笑道:“甚妙,老夫恰恰好也有這般愛好,既然你會跑路,那就跑快些,彆被老夫追上,否則定將你碎屍萬段!”

於是,偌大的演武場內,頓時就出現了類似老鷹捉小雞的遊戲,隻不過,中間夾雜著一個蠢笨的母雞——狄仁傑。

梁建方的興趣似乎隻在雲初身上,幾次路過狄仁傑身邊都冇有理睬他,最後一次還覺得狄仁傑礙事,就一把捉住狄仁傑的後脖頸,用力一抖,就把魂飛天外的狄仁傑丟上了亭子。

就在狄仁傑被丟的一瞬間,雲初竟然在地上快速地滾動一下,雪亮的唐刀就筆直地刺了出去。

梁建方哈哈大笑,不理睬那一刀,手中唐刀匹練一般地斬了下來,不等雲初刺到他,他手中的唐刀就會斬斷雲初伸得過長的手臂。

雲初舉盾盪開唐刀,卻不防梁建方的長腿已經如同鐵鞭一般橫掃了過來,“咚”的一聲響,雲初就連著盾牌一起被踢得滾了出去。

雲初顧不得理睬疼痛欲折的左臂,右腳踩地發力,生生地改變了飛出去的方向,讓梁建方撲了一個空。

梁建方輕咦一聲,踩踏著重步,咚咚咚地再次開始堵截雲初。

聽梁建方沉重的步伐,前傾的身體,雲初就知道這個老賊不會跑步,不知道後世那些跑步的技巧,甚至可能還長著一對平板腳。

一個年紀已經五十六歲的老賊,就算體力再好,武功再高,他也冇有辦法抵禦身體機能減退這個自然規律,而自己剛剛十四歲,正是精力無窮的時候,打不過這個老賊,難道說還跑不過這個老賊不成?

想到這裡,雲初就心無旁騖地開始跟老賊在這個龐大的演武場上繼續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好幾次都差點被捉住,把坐在亭子頂上觀戰的狄仁傑看得血脈賁張,一個勁得為雲初鼓勁打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