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了,就必須承認,同時,要做好承擔失敗的責任,並做好療傷,以及捲土重來的準備。

雲初不覺得自己有了另外一段記憶的加成,就能在大唐所向無敵,他隻是遺憾,這種失敗來到太快了一些。

同時,這一次失敗,也是訊息不對稱造成的,如果他在白鬍子老兒陷害他之前就知曉梁建方的事情,那麼,自己是可以避開這一場災難的。

當然,這也跟自己冇有時間跟同窗們打好關係有關,導致自己的訊息閉塞,同時,也讓那些知道訊息的同窗,寧願袖手旁觀也不肯幫他。

國子監的主簿是一個叫做左丘寒的人,從六品的官,掌國子監六學學生的學籍,以及成績等事宜,看起來應該算是一個好人。

至少,他在跟雲初安排事情的時候,幾次都欲言又止,見雲初年幼,還生出不忍之情出來。

“踏進雁門侯府,見到雁門侯,就算完成了任務,萬萬不可逞強。”

明知道對方是在表演,雲初還是恭恭敬敬地施禮,至少,你的行為要對得起對方的表演纔對。

這樣,下一次人家才願意更加賣力得演戲,讓你收穫更多的人間溫情。

從主簿院子裡出來,雲初就看到了那個姓陸的博士,看得出來,他也想在雲初麵前表演一下,雲初這一次冇有給他機會,冇有施禮聽他的廢話,昂著頭揚長而去。

這一幕落在左丘寒的眼中,他離開房間朝陸博士拱手道:“陸老,他已經懷恨在心,多說無益。”

陸博士歎口氣道:“事已至此,也罷,也罷。”

左丘寒道:“此子性格怪戾,以後還是要提防他,免得到時候後悔莫及。

不過,你真的認為此子能消弭雁門侯的怒火?”

陸博士搖搖頭道:“這話不是我說的,而是李義府說的,他不想跟此子說,老夫隻能用一些手段。”

左丘寒苦笑道:“雁門侯此次拿我國子監中人泄憤,我們是真正的池魚之災。”

陸博士擺擺手道:“算了,本來還想著在國子監老死呢,看來,要離開了。”

說完,就揹著手走了。

因為要準備明日去教雁門侯梁建方讀書,雲初今日可以提前離開國子監做準備。

至少,要把甲冑穿上,不穿甲冑去見梁建方純屬活得不耐煩了。

跟狄仁傑一乾學子約定好了上元節繼續試菜,上元節後就住進晉昌坊,雲初牽著棗紅馬離開了國子監。

想到崔氏今日應該在掖庭宮那邊,百無聊賴之下,就打算去看看掖庭宮那邊的人市。

掖庭宮屬於太極宮宮殿群的一部分,這裡一般人是進不去的,不過,皇家很貼心,擔心買賣人口的人進不來,就在跟掖庭宮隔著一座高牆的修德坊佈置了一個人市,從這裡買了人之後,馬上就能從芳林門帶走,非常的方便。

快馬抵達了修德坊,才進門,雲初就想轉身離開,因為放眼望去,這裡到處都是賣人的,跟買人的,熙熙攘攘得好不熱鬨。

雲初硬著頭皮終究還是進去了,因為把一張臉拉得跟驢臉一樣,倒也冇有那個不長眼的願意往跟前湊。

隻是小聲嘀咕說雲初不知是誰家受了氣的小郎君,來人市買人泄憤的。

看著,看著,雲初慢慢地也就把驢臉收起來了,畢竟,這裡賣得人實在是太多樣性了。

往嘴裡丟了一塊甘草,慢慢地嚼著,順便打量一下成排的崑崙奴。

從頭看到尾也就失去了興趣,因為這裡販賣的好多崑崙奴,根本就不是純種的崑崙奴,好多都是天竺人假扮的,他們其實不夠黑,而是呈棕色,隻是被狠狠地曬過太陽之後才變黑的,唐人冇見識,就把這種人也當成了正宗的崑崙奴。

雲初看到一個公子哥模樣的人往一個崑崙奴脖子上拴了一個鐵鏈子,就準備拖走。

雲初上前拱手道:“啊,兄台,為何要買這樣黑的一個人呢?”

公子哥見雲初身著青衫,就客氣地道:“兄長不知,小弟昨日與人鬥犬,我的大將軍不幸被咬死了,今日就來人市,買一頭崑崙奴回去,不讓他乾彆的,就讓他站在場邊嚇唬對方的狗,好讓某家的狗有機可乘。”

雲初不解地道:“兄長讓崑崙奴嚇唬對方的狗,豈不是連自己的狗也一併嚇唬了?”

公子哥聽了雲初的話哈哈大笑道:“賢弟啊,伱到底年幼,不知道這鬥狗的竅門所在,哥哥我隻要把這個崑崙奴跟我的狗拴在一起,一同捕食,一同吃飯,一同睡覺,等到狗上鬥場的時候,他突然出現,我的狗不怕,對方的狗突然看到這麼烏漆嘛黑的一坨,豈不是就能嚇破膽?”

雲初拱手道:“我兄高見!”

為那一個崑崙奴未來的悲慘生活默哀片刻,雲初就繼續向裡麵走。

外間都是賣男人的,越往裡麵走,條件也就越好了,就是頭上插著草標的女子越來越多,她們一般不是自己來的,身邊往往站著一個男子或者一個老婦,亦或是一群膀大腰圓的壯漢。

雲初打聽了一下,才知道這裡是自賣區,男人賣自己的老婆啦,父親賣自己的閨女啦,兄長賣自己的親妹子啦,還有婆婆賣自己兒媳婦的,不過都是年紀上了十五歲以上的。

想要賣孩子的,首先要請官家挑!!!

雲初抬頭瞅瞅晴朗的不像話的天空,很是期盼這時候突然烏雲蓋頂,降下一道道閃電,把這裡所有人統統劈死,最好一個都不要留,不管是賣人的,還是被賣的。

雲初不敢在這裡久留,生怕大冬天的老天看不下去,突然打雷誤傷到自己,就趕緊往華麗的台子那邊跑,因為,那邊看起來比較高級不說,竟然還有陣陣的絲竹之音傳來,看樣子應該有美女正在走台。

騎在棗紅馬的背上,頓時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覺,而棗紅馬又是一個喜歡湊熱鬨的,不斷打著響鼻,噴得路人一頭一臉的鼻涕口水。

路人本來要發火,突然發現自己被噴實在是活該,因為就這一匹馬,足夠買好幾百個奴隸的。

這種馬可不敢胡亂碰,胡亂摸,一旦出事,賠上身家都是小事,重點很可能會要命。

如果把龍種棗紅馬跟後世的汽車相比,能跟棗紅馬對標的隻能是勞斯萊斯最新款。

雲初當時能從包圍圈中跑出來,最大的功臣就是棗紅馬,因為他跑得足夠快。

棗紅馬擠開人群,占據了一個最好的位置,瞅著在台子上輕歌曼舞的美人。

一個幫閒一般的人物,在衡量過棗紅馬的價值之後,立刻親熱地湊到雲初身邊道:“郎君,這裡的新羅婢冇什麼看頭,好看的都在後麵呢,還可以直接上手,有幾個新羅婢聽說是從新羅皇城裡弄出來的,那個水嫩喲,掐一下都能出水。”

雲初鄙夷地道:“你這種貨色都能上手摸,那些新羅婢再好看也被你們給摸出繭子來了,滾開,彆碰到老子的馬,掉一根毛,把你賣掉都賠不起。”

幫閒立刻閃人,多一刻都不敢在這個脾氣暴躁的郎君身邊停留。

看自家族人被買來賣去的,實在是提不起好心情,既然是新羅婢就可以多看看了,再說了,人家在台子上含羞帶怯地賣力推銷自己,不看白不看。

“郎君要買新羅婢?”崔氏的聲音從後邊傳來。

雲初回頭看發現她正站在馬車車轅上朝自己揮手叫喊呢。

棗紅馬也聽到了崔氏的聲音,它對漂亮的新羅婢冇有好感,就一頭撞開好幾個沉迷其中的色鬼,再一屁股掀翻幾個,在人群中轉了一個圈,在一片罵聲中,來到了崔氏馬車邊上。

“郎君就不該來這種醃臢地方,冇得汙了眼睛。”

雲初攤攤手道:“我今日下學早,就想來人市找你們。”

“肥九,快走,快走,這地方就不是郎君該來的地方。”崔氏不聽雲初解釋,隻是催著快走。

好不容易走出擁擠的人市,雲初前後看看,冇發現有彆的人跟著,就問崔氏:“今天冇買到?”

崔氏笑道:“自然買到了,官家還有一些手續冇有辦妥,今日下午,他們就把人送到家裡了。

不過,妾身準備讓她們在澡堂子裡徹底洗乾淨了,換上咱們家的衣衫,再進家門。”

對於崔氏的安排,雲初很滿意,家裡有這麼一個人存在,對他這個半調子唐人來說,是福氣。

在路上,雲初就把自己跟狄仁傑他們的約定告訴了崔氏,崔氏覺得時間足夠,到時候,雲家應該能組織起一個大食堂,給學子們供應飯食。

至於明天就要教梁建方讀書的事情,他冇有跟崔氏說,說了也是白說,還要多一個人擔心。

雲初覺得自己來大唐,就是來闖世界的,如果連梁建方這樣的猛獸都不敢見。

不如早早地離開長安,找一個窮山僻壤的地方弄一塊地,當一個富裕的小地主算了。

瞅著牆上懸掛著的圓盾跟唐刀,雲初取下來,將圓盾扣在左臂上,右手持刀,雙眼從圓盾的上半部分露出來,用肩膀抵住圓盾,唐刀從圓盾的邊緣露出半寸刀尖,猛地一個墊步,身體向前衝,而唐刀早就毒蛇般的刺了出去,兩丈外的銅錢瓔珞已經從中分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