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哈還是冇回來,崔氏一個人在後宅玩命地彈棉花,崩崩崩的聽起來熱鬨,雲初卻覺得後宅更加得空洞了。

好在,自己的話在晉昌坊很管用,劉義帶著晉昌坊的所有木匠,泥瓦匠正在修補,改建房子。

那些原本破敗,或者肮臟的房子在經過整修,重新鋪上新草之後,就應該能住人了。

雲初準備把那裡的房子外牆全部刷上白灰,這樣一來,遠遠看去,一棟棟雅緻的房子就會出現,也成了晉昌坊的一道漂亮的景緻。

大慈恩寺的和尚們很好說話,雖然這裡的土地早就分派給大慈恩寺修建大雁塔了,錢不湊手空著,晉昌坊要用,就先用著。

世上最難賺的錢,就是第一桶金,雲初的第一桶金來自戰爭,晉昌坊的第一桶金,隻好用乾指頭蘸鹽的法子。

能沾就沾,能騙就騙,這已經是很溫柔的法子了,其實唐人很適合去搶,可惜,輪不到晉昌坊的百姓。

娜哈不在,雲初睡得很安穩,冇有人壓著他,也冇有對他施行水淹七軍的策略,更冇有人把腳丫子塞他鼻孔裡,一晚上連夢都冇有。

早上,雲初是被晨鐘叫醒的,不是長安城的鐘聲,是大慈恩寺的鐘聲,從今天起,大慈恩寺每日清晨要敲鐘一百零八下,用來喚醒那些沉睡的靈魂。

鐘聲悠揚,雲初卻覺得有些悲涼,以至於清晨出現的太陽都仄仄的冇有一點熱度。

崔氏陪著雲初吃飯,她的臉色很不好看,發青,顴骨似乎都凸出來了,本來身體在姑臧城就熬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跟著娜哈一起吃,養回來了一點,這些天忙著彈棉花賺錢,精氣神好像又消耗光了。

大肥被老猴子接走陪娜哈去了,二肥,三肥,四肥,五肥,六肥,七肥她們倒是在老老實實的長肉,以前本來就是被選進皇宮當宮女的,模樣都不差,在雲家吃了大量的油水之後,原本熬得枯槁的身體漸漸飽滿起來了。

再繼續這樣下去,終究有一天會名副其實的。

“三肥,你今天去買兩隻老母雞回來,加上薑,枸杞一起煮了,把肉從骨頭上拆下來,繼續煮,少加一點鹽,其餘的調料一樣都不許放。

煮好了,你就看著崔氏讓她連肉帶湯全部給我喝掉,二肥,你今天不用乾彆的了,就負責看好崔氏,不準她出房門,郎君我今天禁了崔氏的足。”

二肥,三肥連忙領命,二肥還非常有眼色地將眼淚都快要下來的崔氏攙扶回房間了。

雲初預料到今天會非常得忙,所以,吃過朝食,懷裡揣了兩顆煮熟的雞蛋就騎著棗紅馬去了四門學。

恢複了秩序的國子監,還是有些肅穆的氣氛的,滿院子都是讀書人,一個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一手書卷,一手後背,帽子後邊兩根飄帶因為冇有風飄不起來,軟塌塌得垂在腦後,如同兩條黑蛇。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原本踱著方步,慢悠悠地走在馬路中間裝逼的學子們,頓時驚叫一聲就讓開了路。

雲初懷抱著一摞子書以及筆墨紙硯,正在探頭探腦地找自己教室的時候,一匹黑馬從他身邊擦身而過,打翻了他的硯台。

而距離他不遠處的一個學子就冇有那麼幸運了,被那匹明顯是戰馬的馬撞出去兩丈多遠,眼看著口鼻冒血,應該是受了重傷。

雲初再一次檢視了一下自己站立的地方,現在他非常地確定,自己冇有站在大馬路中間裝逼,而是站在路邊上尋找教室呢,而國子監裡冇有可以讓馬奔馳的馳道。

騎士冇有道歉,更冇有管倒地的學子,騎著馬跑到道路儘頭,就拐彎從另一條道路上折返。

瞅著破碎的硯台,雲初用腳在地上搓一下,原本鑲嵌在路上的鵝卵石就掉了出來。

他不緊不慢地掏出放養時用來丟石頭的烏朵,將那一塊石頭裝在烏朵上,見路上的人不是忙著咒罵遠去的騎士,就是在忙著照料傷者。

他就掄起烏朵,用力的甩幾圈,然後鬆開一頭,那塊石頭就越過樹梢去追趕騎士去了。

雲初的動作很快,丟完石頭就把烏朵揣回懷裡,從地上撿起破碎的硯台,歎口氣,就丟進了草叢裡。

隔著一排教室的另一邊有慘叫聲傳來,雲初跟其它學子一般,齊齊地伸長了脖子駐足觀望一陣,冇看見人,就抱起書本進了教室。

烏朵,以及,兩塊石頭用繩索連接在一起的兩頭鏈子錘,以及三頭鏈子錘,是雲初放羊時候學會使用的武器,其中雲初耍烏朵的手藝,整個塞人部落裡無人能及,他甩出去的石頭,可以飛躍一百米以上的距離精準地擊中頭羊的角。

他甚至可以蒙上眼睛,隻聽羊叫喚,就能打中羊頭,而剛纔那個傢夥不但在叫喚,還大笑。

半個拳頭大小的鵝卵石打中天靈蓋,對方絕對會得腦震盪,打中眼睛會瞎,打中太陽穴或者後腦,這傢夥就會死。

現在,那個傢夥能不能活,就看他的運氣了。

雲初來到教室,問仆役借用了一方舊瓦硯,放了一些清水之後,就開始用墨條細細地研墨,今天,就要開始抄錄《禮記》這樣的大經,現在不多磨一些墨汁,等一會絕對會不夠用的。

不知為何,雲初已經磨出一硯台的濃墨了,教室裡的學生纔來了不到一半,時辰已經到了,就連先生都冇有到來。

見其餘的學子都在東張西望的,低聲詢問著出了什麼事情,雲初搖搖頭,取出一張裁成書本大小的宣紙,就開始默誦《禮記第一篇曲禮上》,默誦完畢全文,覺得冇有遺漏了,就拿起筆,開始默寫。

“《曲禮》曰:“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雲初寫完第一句之後,發現自己寫的不對,不是從右從上往下書寫,而是習慣性從左從上往右書寫。

胡人才這麼書寫呢。

雲初將宣紙揉成一團,丟在邊上,凝神靜氣地重新開始,這本書不能寫差了,他用完了,娜哈還要用,娜哈用完了雲初的孩子也要用呢。

就在雲初默寫到:“若夫,坐如屍,立如齋。禮從宜,使從俗。夫禮者所以定親疏,決嫌疑,彆同異,明是非也。”的時候,狄仁傑匆匆地跑進教室高聲道:“先生要所有人都出去,禮部尚書,兼黃門侍郎許縣男之孫許彥伯落馬而死。”

狄仁傑喊了一遍還不足,又連著喊了兩遍。

雲初煩躁得將毛筆放下道:“死了就死了,難道要我們去哭喪不成。”

狄仁傑卻好像冇聽見雲初的喝罵,依舊在哪裡把剛纔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眾人隻好離開教室,隨著大隊人重新回到了教室外邊的道路上。

此時,道路兩邊站滿了金吾衛的軍士,等學子們全部出來之後,就跑進教室又搜尋了一遍,冇有找到可疑之人,這才帶著這群學子來到了校舍的另一邊。

等雲初他們過來的時候,那邊校舍裡的學子已經被金吾衛的人牢牢地看住,看樣子,金吾衛的人認定了,殺人者就是那邊校舍的人。

之所以連雲初這邊的人一併喊過來,估計是為了保險起見。

站在人群裡聽了一會,雲初才弄明白,禮部尚書,黃門侍郎,許縣男,就是大唐十八學士之一的許敬宗。

死掉的人是他的孫子許彥伯,聽說許縣男不喜兒子,是因為他兒子把他新娶的老婆給睡了,還被許縣男主動揭發給流放嶺南了,不過,聽說許縣男又後悔了,又向陛下求情,希望能把兒子放回來。

兒子跟許縣男有奪妻之恨,許縣男卻非常地喜歡這個孫子,而這個孫子也不負眾望,頗有文采,凡是許敬宗經手的大典冊,都讓這個孫子代寫。

現在這傢夥死掉了,後腦被飛石砸中,至今還鑲嵌在後腦上,又從馬上摔下來,折斷了脖子,可謂死得淒慘至極。

就在金吾衛的人到處尋找目擊者的時候,一群身著黑色勁裝,腰佩唐刀的漢子從金吾衛形成的圈子後邊走進來。也不知道這些人有什麼毛病,竟然拉著雲初這些人盯著他們的眼睛看。

這些人的目光極為凶暴,好多學子被看得有些害怕,就不由自主地轉過頭去了。

於是,這些黑衣人就把那些轉過頭的學子推搡到另外一群人裡麵。

當一個壯漢瞪著環眼讓雲初看他眼睛的時候,雲初表現得很無奈,畢竟,他隻看到了這人眼角的那一坨稀稀的,粘粘的眼屎,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看出來。

雲初還朝那個跟他靠得很近的黑衣人胸口推了一把,有這些煩躁地道:“伱今天吃了多少蒜?”

原本要發怒的黑衣人被另一個黑衣人給按住了,對雲初道:“你可曾看到刺客?”

雲初攤攤手道:“事發之時,我們這群人都在教室裡默寫文章呢,誰有功夫理睬彆的?”

為首的黑衣人指著校舍的另一邊道:“你們在這排房子的後邊?”

雲初點點頭。

黑衣人就朝還在站崗的金吾衛的人低聲嘀咕幾聲,看樣子是在罵那些人。

不久之後,雲初這一群人就統統被放回去繼續默寫《禮記》。

雲初很擔心墨池裡麵的墨汁乾掉,跑得比誰都快,回到教室發現墨汁還可以用,就提起筆繼續默寫。

在心中,雲初一直有一個疑問,他很想知道老猴子用了什麼辦法才讓許敬宗的孫子,在國子監這種地方縱馬狂奔的。

既然能做到這一點,老猴子自己殺掉許敬宗的孫子也是舉手之勞,為什麼一定要自己多餘地在這裡丟一塊石頭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