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人部族因為膽小,曆來喜歡靠近回紇王帳駐紮,所以,有外敵的時候,塞人部族就很有安全感,如果,有了內鬼,塞人就倒黴了。

羯斯噶是這個族群裡少有的聰明人,麵臨這種大變革的時候,還知道跑過來暗示一下,看起來他真的很愛塞來瑪跟娜哈。

也是雲初在回紇部族裡第一次發現還有男人會把女人的生死存亡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要知道,一旦比粟特勤知道他泄露了自己的計劃,他的下場一定會非常的淒慘,砍頭在這種下場麵前都是最輕的。

因為關係到羯斯噶的命,雲初不得不非常的小心,準備好了所有捕捉旱獺的工具,就帶著歡天喜地的娜哈跟一臉無奈的塞來瑪去了草蜢湖。

從頭到尾,他都冇有告訴塞來瑪自己為什麼會帶著她們母女在這個並不適合捕捉旱獺的時候來到草蜢湖。

天黑之前,他們三人就來到了草蜢湖,這裡距離部族營地不過一千多米的距離,而且地勢還高,如果今晚真的有什麼事情,他們一家三口應該能看的見。

塞來瑪見雲初冇有去放捕捉旱獺的繩網,而是開始在岩石邊上搭建簡易的房子,她就知道事情不怎麼對。

想要問雲初,想到雲初纔是這個家的主人,就閉上了嘴巴,跟娜哈一起撿拾周圍的枯枝,準備晚上引火用。

雲初搭建房子的地方選的很好,是在三塊巨石中間,隻要在頂上加蓋一些樹枝,就能很好的掩蓋火光。

搭建好房子,雲初就帶著一根木叉去了湖邊。

回紇人不吃魚!

他們不吃魚不是因為有什麼禁忌,而是根本就不會處理魚!

草蜢湖裡有很多很多魚,一點都不怕人,所以,雲初輕易地用木叉就捉到了五六條魚。

這裡的湖水溫度偏冷,生長著一種冷水扁嘴魚,很容易長到五六十斤,在草蜢湖裡,大魚非常的凶猛,喜歡吃小魚,所以,小魚為了躲避大魚就躲到了淺水處,正好便宜了雲初以及塞來瑪跟娜哈。

他們三個大概是整個回紇部落中唯一懂得如何吃魚,以及怎麼烹調這種魚的人。

娜哈年紀這麼小,卻能長得如此胖,跟吃這種魚有著很大很大的關係。

扁嘴魚是一種高山冷水湖裡的細鱗魚,用刀子開一個口子,去掉內臟跟鰓,在捏著魚皮用力一撕,就把整條魚的魚皮都給剝下來了,找一個木棍串起來,撒上鹽巴,就可以放在一邊醃製了。

一匹毛色斑駁的老狼從湖邊巡梭一陣之後,就很自然的來到雲初他們的火堆邊上臥下來,用黃褐色的眼睛瞅著忙碌的雲初,宛若一條老狗。

“老王!”娜哈歡呼一聲就撲到老狼身邊去了,將肥碩的身體騎在老狼的背上,捏著老狼的耳朵屁股一頓一頓的做騎馬狀。

老狼張大了嘴巴不斷地向娜哈假作撕咬,娜哈卻一點都不怕,還把手伸進狼嘴裡抓人家的舌頭。

塞來瑪一點都不擔心,忙著給小房子裡鋪設羊皮,雲初更是對這一人一狼視若無物,忙著剝魚皮。

如果不是因為雲初嫌棄放羊的時候太寂寞,太無聊,這頭被狼群驅逐出來的老孤狼早就死掉了。

也就是因為有這頭老狼,雲初纔會在晚上帶著塞來瑪跟娜哈離開部族營地,來草蜢湖邊宿營。

雲初在天山有不少的好朋友,隻不過,這些好朋友都是野獸,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誰讓他跟回紇人相處的時間越長,就越是喜歡跟野**朋友。

他有旱獺朋友,有狼朋友,有羊朋友,甚至還有一匹老的快要走不動路的馬朋友,就是冇有一個回紇朋友。

老狼吃完了帶著魚鱗的魚皮,就把目光放在被篝火烤的吱吱作響的烤魚上。

扁嘴魚的魚刺不少,雲初一直在給娜哈剝魚吃,她吃的很香,很貪婪,塞來瑪卻似乎冇有什麼胃口,有一口冇一口的咬著魚。

“羯斯噶應該不會出事。”

雲初在餵飽了娜哈之後,也拿了一條魚慢慢的吃。

塞來瑪避開雲初目光,瞅著繼續跟老狼一起玩耍的娜哈道:“你從來就不是塞人,更不是回紇人,你跟我們所有人都不一樣,雲初,你是唐人。

隻有唐人纔會有那麼多的規矩,也隻有唐人纔會把我這個養育你的女人真正當成母親。

儘管我養育了你十三年,卻從來都不明白你是一個怎樣的人。

就像你的名字,我本來叫你提拉斯的,希望你能跟雄鷹一樣強大,並且用這個名字叫了你兩年,結果,你兩歲的時候就告訴我,你叫雲初。”

塞來瑪語音低沉,眼角含著淚,瞅著雲初的目光中滿是不捨。

“雲初不是塞人的名字,更不是回紇人的名字。

我問過老羊皮了,他說,這個名字是唐人的名字,他還說因為我是你的母親,所以你會殺死跟我睡覺的男人。

羯斯噶六年前就希望我進入他的帳篷,我也想進入他的帳篷,因為擔心你殺死羯斯噶,這才拖延到了今天。”

雲初笑道:“既然你喜歡羯斯噶,他對你又那麼好,我冇有理由殺死他。

再說了,那個時候我才七歲,怎麼能殺得了羯斯噶這種武士呢?”

塞來瑪歎口氣道:“你一直覺得塞人,回紇人都是傻子,我雖然也傻了一些,畢竟是養育了你的母親,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算再傻,也能看出來一些彆人看不到的東西。

你八歲的時候給薩拉本的馬餵了一些紅石頭泡的水,那匹馬冇過幾天就死了,就因為薩拉本喝醉了打我。

你九歲的時候給揮食獰喝的水裡加了一些綠色的樹葉汁水,揮食獰當天就上吐下瀉。

就這樣,你還不放過他,繼續把那種新增了蜜糖的水讓他的兒子餵給他喝,整整喝了六天。

讓一個好好的武士,倒在自己的糞便堆裡差一點死去,也讓一個強壯的武士變得跟爛泥一樣,誰都能過去欺負他一下。

你這麼做,就是因為揮食獰在你臉上吐口水?

還有,上一任大阿波米思拉看你長得好看,調笑著說要把你獻給可汗當孌童,一定能獲得可汗的喜愛。

結果,第二天,他就騎著馬從矮人坡的懸崖上跳下去了,找到他的時候,人跟馬都摔成了肉泥。

現在,又是葛薩璐父子的死……

雲初,我有些害怕你了。

老羊皮總是說你是屬於他的,你準備去找他了嗎?”

雲初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魚笑嘻嘻的對塞來瑪道:“我是你的兒子,不是魔鬼,更不是魔鬼的兒子。

你說的這些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你不用害怕我,等羯斯噶謀劃的事情結束了,我就會離開,你隻需要記住,你有一個名字叫做雲初,長著黑頭髮,黑眼珠的兒子,總有一天,你會在這個戈壁上聽到關於我的傳說,就像你經常唱的歌謠裡的那些英雄一樣,我的名字也會被所有人傳唱的。”

塞來瑪的一番話讓雲初多少有些傷心。

他做的事情遠比塞來瑪知道的多得多。

一個成熟的美麗的女人,在白羊部這個瀰漫著濃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的部族裡想要過上自己想要的日子天知道有多難。

白羊部的男人們都喜歡塞來瑪,真正願意靠近塞來瑪,能跟她相愛的人隻有羯斯噶。

羯斯噶是真的很喜歡塞來瑪,為了塞來瑪他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生命。

把塞來瑪看的比生命還重要,這不是羯斯噶口頭上的說辭,而是實實在在的行動。

因為自從雲初發現羯斯噶跟塞來瑪兩人總喜歡鑽草叢之後,羯斯噶經曆的所有苦難都跟雲初有關,其中最凶險的一次就是在他們辦事的時候,身邊出現了一匹叫做老王的孤狼。

那一次羯斯噶的表現很好,儘管屁股上被那匹叫做老王的狼咬了一口,他還是奮力的與狼周旋掩護塞來瑪快跑,最後勇敢的光著屁股打跑了那隻叫做老王的孤狼。

還有一次,是年幼的娜哈被一群旱獺圍攻……羯斯噶跑的比馬還要快的去拯救娜哈,那一次,羯斯噶真的跑的比馬還要快,這不是形容詞。

通過種種試探,羯斯噶獲得了雲初的認可,這個男人配的上塞來瑪,也配當娜哈的父親。

塞來瑪不知道雲初為了他,不辭辛勞的在天山腳下找到了草烏,找到了汞礦石,找到了可以麻痹神經的曼陀羅,草本曼陀羅裡麵的東莨菪堿含量太少,他又不得不進行提純,結果,工具不全,失敗了。

而羯斯噶在很長時間內,都是雲初試藥的對象,這就導致羯斯噶一生艱難,身上有時候會長泡,有時候會潰爛,有時候會呼吸困難。

這樣做非常的惡毒,也非常的不合適,但是呢,雲初認為是合適的,隻有經曆了這麼多磨難娶到塞來瑪,羯斯噶纔會珍惜。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一個成熟的二十八歲的青年,在一個繁華的社會裡剛剛要被重用,就被時光突兀的帶去了一個他完全陌生的世界。

如果是僅僅是這樣,雲初並不缺少從頭再來的勇氣,隻是,當他發現自己變成一個隻會啼哭的嬰兒的時候,那種劇烈的反差,徹底的改變了他原本的人格。

漫長的嬰兒時光,讓他隻能進行漫長的思考,漫長的等待。

如此漫長的時光,冇有給讓他學會仁愛,隻是讓他從一個嬰兒角度看夠了這個世界的醜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