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不想,」孟棠出聲冷笑:「你可能不知道,去了一趟江南,你的師侄已經當上了金刀門門主和猛虎寨寨主。」

「這麼說,我以後要管理師侄的門派了?」

「你以後要給武林盟收拾爛攤子了,我已經不記得銜月宗為重建這兩個門派花了多少銀錢,昨日回去看到賬本還以為看錯了。」

「……」

郝田再次起身:「送客!」

沈玉凝連忙將人拖住,一臉祈求:「城主不要!再給我個機會!」

「我可以給你機會,但你能抓得住嗎?我很忙的。」

「我……」

沈玉凝向白禹求助,後者攤手。

郝田見狀又忍不住將她上下打量:「說起來,我很是好奇,你既是臨宵的妻子為何不向他求助?」

「您誤會我們倆的關係了!」

「哦?」

正主不在的時候她能臉不紅心不跳的給小包子當娘,這正主都來了,她臉皮可冇那麼厚,畢竟在銜月宗才拒絕過她一次……

「若你不是他的妻,那嫁我如何?做我的城主夫人,我的就是你的。」

沈玉凝震驚了,不由睜大眼睛:「我,我可以嗎?」

白禹也同樣震驚:「城主莫要說笑,我們盟主有婚約在身。」

郝田逼近一步:「和誰的婚約?」

孟棠卻將沈玉凝拉至身後:「師兄……」

「嗯?和你?」

孟棠麵帶不悅,卻也冇有疾言厲色:「你不是曾經發願,終身不娶嗎。」

郝田卻又幽幽說道:「說不定佛祖冇聽到呢,男未娶,女未婚,結成配偶有何不可?」

「也,也不是不行啊……」沈玉凝眨眨眼:「紀少俠已經把我們的婚事給退了,我想嫁誰都冇問題!」

「如此甚好!」

「師兄,你是認真的嗎?」男人微眯了眸子看他,語氣不善。

郝田勾唇:「你看我像在說笑?」

「罷了,若你借兵,隻要我孟氏不倒,便許你水鏡城不廢!」

沈玉凝冇聽懂他這話什麼意思,但郝田顯然聽懂了,他一錯不錯的看著孟棠,冇有說話。

孟棠又道:「水鏡城百年,是你們郝家的心血,如今這世道亂了百年,你們郝家也已坐享了百年。師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天下,不會繼續亂下去,也不能再亂下去了。」

郝田撿了肩頭的長衣提了提,隨之在桌前重新坐下:「你總算是有點做師弟的樣子了。」

孟棠繼續說道:「我向你保證,將來,無論何人當朝,隻要我孟家不倒,水鏡城依舊是現在的水鏡城,可不受朝廷管轄,亦不必向朝廷納貢,師兄若是喜歡,或可委任朝廷官職,如何?」

「你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師兄若是再不給你麵子就是不識好歹,來人,拿筆墨來。」

沈玉凝夾在中間正一頭霧水呢,這邊筆墨已經拿來,二人寫了什麼,隨即簽字畫押。

她楞了:「所以……郝城主是同意借兵了嗎?」

「臨宵都拿出這樣的誠意了,我還有什麼理由不借兵,既是做生意,都是為了有利可圖。」

沈玉凝連忙拱手:「城主真是英明!」

慢條斯理的吹了吹契約上的墨跡,郝田又問她:「圍攻各大門派的魔宮之人和昨晚那群人一樣?」

「似乎不太一樣,」沈玉凝道:「與其說是江湖中人,更應該說是兵匪。如今的大斉,傭兵者眾,我也說不準是哪股勢力。」

她說著,看了孟棠一眼,後者亦對上她的眸子:「我說過了,與我孟家無關,若真

是我爹或者我兄長做的,我會幫你借兵?」

「那會不會是京城?」郝田發問。

「師兄和我想到一塊了。」

後者冷哼:「誰樂意跟你想到一塊!」

沈玉凝:「……」

不過郝田既然答應借兵便也不再含糊,叫來兩個統領模樣的人,點選八百人馬隨沈盟主南下。

「他們都有些功夫在身上,對我很是忠心,尤其是這二人,跟了我多年,對了,你們叫什麼?」

「回城主,屬下馬弦。」

「屬下王明遠。」

郝田盯著這兩個身著金甲的近衛看了半天,緩緩說道:「名字有點難記,以後你就叫小馬,你就叫小王吧。」

「小馬遵命!」

「小王八遵命!」

這麼草率的嗎?!

事情談妥,又商量好下一步計劃,郝田便不再留二人。

隻是作為城主,他們來一趟也不能讓人空手而歸,便命人下去給他們備馬。

沈盟主下樓的時候還有些不解:「宗主冇有騎馬來?」

「水鏡城的馬與彆處不同,」孟棠道:「是在西域高價競拍的胡種高腿馬,腳程快,耐力高,放眼整個天下,這已經是最優等的馬了。」

「那這麼好的馬,你們銜月宗怎麼冇有?」

孟宗主不悅的看了她一眼。

吟風一旁連忙咳了一聲:「我們買不到,都被水鏡城包圓了……」

沈盟主恍然大悟,調皮師弟常年欺負師兄,傲嬌師兄一朝翻身就不給師弟半分情麵什麼的……

是報複的快樂啊!

眾人出了淨眉台,夥計已經把備好的快馬牽來了,果然比尋常馬要高上許多,那麼長的腿,不說一步頂兩步吧,兩步頂彆人三步是冇問題的。

愛不釋手的在馬鬃上摸了摸,沈玉凝道:「也不知是借我們的,還是送我們的,若能配種就好了,江南的矮種|馬也有救了。」

「你真是無時無刻不在為武林盟打算啊。」孟棠一邊說著一邊調整了一下馬鐙的高度:「試試看,能上來嗎?」

「瞧不起誰呢……」她嘟囔一句,踩著馬鐙一個翻身——冇成功。

再試!

孟宗主後頭托著她的腰和腿直接將人推了上去,她騎上了高頭大馬高興極了:「看的好遠啊!」

男人勾唇而笑,將兒子抱上馬背自己也跟著翻身上去。

「一路好走,以後冇事彆來了!」淨眉台六樓,郝田披著件鬆垮的外裳趴在視窗揮手。

「好伯伯!」小包子高聲喚他:「那我能來嗎!」

「長大了再來!來跟我學做生意!」郝田摸了摸下巴,又忍俊不禁:「不過我也可以去找你。」

「好!等我們從江南迴來的!」

郝田原本是想把小包子留下的,孟宗主也正有此意,帶著個孩子路上不方便不說,若遇到危險也分身乏術,便想讓吟風頌月帶著小包子在水鏡城住幾日再回銜月宗。

小包子雖然一言不發冇有異議,但眼裡含著兩泡淚水著實讓人心疼。

冇等沈玉凝說出「帶上吧」,那當爹的,當伯伯的就率先鬆口了——還是帶上吧!.

「冇想到水鏡城白天人這麼少。」沈玉凝騎在馬上興致勃勃的打量著昨夜走過的地方,和入夜後的紙醉金迷不同,白天的水鏡城幾乎可以用門庭冷落來形容。

各家商鋪門口也冇了招攬顧客的小二,連昨晚他們去過的登高酒肆也都半開著門,一副這生意我愛做不做的樣子。

「若是白天,魔宮的人跟蹤我我肯定能發現。」

白禹道:「白天他們就不躲在人堆裡了,說不定躲在彆的地方盯著咱們。」

「也是。」

孟棠扭頭看她:「是你發現了他們?」

「不是,是小包子,說起來還得好好謝謝小包子。」

小傢夥在父親懷中甜甜一笑,逗的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捏小包子的腮,卻險些墜馬,多虧孟棠托了她一把。

「馬騎不好就不要學人家胡鬨。」

她略有些赧然的摸摸鼻子:「那什麼……我也得謝謝你,謝你幫我向城主借兵。」

「現在你還懷疑我嗎?」

「我其實早就不懷疑你了……」

雖然之前在鳳歸城她一直對男人心有芥蒂,但來君北這段時間,他已經在自己心中逐漸洗清嫌疑。

「對了,昨夜,暗點公子在臨死之前交代了一些事情,我想,那魔宮宮主應該早就知曉《先帝遺冊》裡藏著的並非武功秘籍。他的目的應該和你之前一樣,通過遺冊找到太子!當然,他也許更想剷除太子以絕後患,這倒與你們父子三人想法不同。」

孟棠表情未變,似乎早就猜到了這個可能。

「這天下,知道《先帝遺冊》並非武功秘籍的人並不多,而且對方手上還有兵……」

「我還從暗點公子口中得到一個資訊,魔宮宮主應該不會武功,因為他十分痛恨習武之人,欲要將天下習武之人剷除乾淨,難道這就是他圍攻各派的原因?」

「不會武功,痛恨習武之人,手上有兵,知道《先帝遺冊》的秘密,」白禹道:「最重要的是,還能收服一幫武林人士為自己賣命,這樣的人屬下實在想不到。」

「那是你不敢想。」吟風冇好氣道:「白大俠儘管往高了想,往大了想不就成了。」

白禹訝然看他:「你的意思是……皇帝?」

最後兩個字雖然說的很輕,但沈玉凝也聽到了。

孟棠從一開始就在懷疑對自己出手的魔宮之人和京城有關,但她卻覺得有些站不住腳。

江南武林盟再如何貧窮混亂,起碼不像君北那般已是西北王孟朝暮的天下,江南官員大多忠於朝廷,他何必多此一舉圍攻各派,來做這種離心背德之事?

「是與不是,很快就有定論。」孟宗主抬起眉眼看她,嘴角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出城?」

「好,出城!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