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那是理想狀態,現實卻是……

“這東西怎麼這麼難學?”羅生撓著頭,隻感覺自己的豬腦開始過載。

他本身就不是什麼特彆聰明的人,多年學習,從來冇有取得過第一。

這段時間更是完全沉浸在了各種享樂之中。

他人生之中最聰慧,知識最豐富的年級在高三。

然後高考失敗,不甘心在家鄉小縣城虛度的他,選擇來到了仁蒼。

如果不是幸運的受傷一次,進入護衛隊他現在估計還掙紮在溫飽線上,甚至很有可能已經死在了臭水溝裡。

你指望這樣一個滿乃至都是腦子的人,去努力學會各種陸柏集合了各種學識打造出來的各種招數,那幾乎是在做夢。

陸柏數次瀕死一次真正死亡,從幽冥之中不知道汲取了多少人引以為傲的知識,這才能夠開發出種種奇妙的招數來。

換個人,想要以一己之力開發以十免障難為基礎的招數,幾乎是白日做夢。

冇有基礎的普通人,也需要經過長年累月的學習、練習才能掌握。

所以這業障十式本就不是給羅生使用了。

而是給陸柏自身使用的招數。

單純武道招式來說,從蠻橫的依靠自己身體來作戰,再到依靠枯榮真經的六式作戰。

然後隨著沾染魔性,開發出了波旬魔掌。

這期間陸柏開發出不少招式。

比如以鬥戰勝作為基礎的此前最強招式——因果轉業訣。

正是靠著這一招式,陸柏的防禦能力才能以指數級的方式提升。

又或者是以個人印記而開發出的,究極保命之術——長樂未央。

也有著此身不器這種將自身身體用法進一步開發的招數。

還有從其他人那裡學來的各種招數。

諸如道儘諸世萬化訣、返氣歸源法、心緒七論等等。

陸柏在前段時間,再次開始了招數的研究。

然後弄出了天魔秘這一係列,主要交給手下的天魔們使用。

隻不過天魔秘隻是副產品,陸柏真正的主打招式,正是業障十式。

這十式如果單看介紹的話,遠遠冇有辦法瞭解其中的真正奧秘。

之後關於招式的應用,陸柏將會以業障十式為主。

而天魔化身,將主要以波旬魔掌以及心緒七論等招式來對敵。

這是因為陸柏現在掌握的手段太多了。

雖然有著分念這個天賦,但是也顯得過於雜亂。

陸柏要逐漸統合自身的能力,然後逐漸形成屬於自身的領域。

但是統合能力也並不是一拍腦袋就能做到。

陸柏決定先分流,然後再合流。

分流自然是以**和精神兩方麵來分,這裡以鬥戰勝·月相這個技能來作為分界線剛剛好。

陸柏本體分在鬥戰勝這一區域,主要戰鬥方式是內力,生死變化,因果變化這一塊為主。

而六慾天魔化身,則是分在了月相哪一區域,主要戰鬥方式是以慾念,六慾衍生能力以及各種心性招數為主。

但是這種劃分也不是絕對,比如業障十式之中,也有著龍眠術和不食子兩種以勾動他人慾念為主的招數。

六慾衍生能力也有著肉中刺之類以身體為主的能力。

畢竟兩者最後還是要合流的。

如果分的太開,那麼反倒是不利於最後的整合。

人需要時時刻刻梳理自身,否則的話,就會如同羅生這個蠢貨一般,明明各種神功秘籍在麵前,卻發現自身根本不會。

明明他因為紅龍儀式的改造,自身已經有了諸多原罪能力,靠著這些原罪能力,來施展推動業障十式將格外容易。

但羅生就是很難做到。

究其原因,他對於自身的能力,基本處於有就用,絕對冇有深入的個人理解。

人不會隻吃第五個包子就飽,紅龍儀式也是如此。

就算之前的諸多能力呈隱性狀態,但是也絕對不是並不存在。

他隻要深深挖掘,就能相對容易的銜接顯現後的各種能力。

可惜指望羅生能夠做到這些事,還不如說做夢。

因此從陸柏那裡離開之後,羅生對於交給他的六式招數,依舊處於對方認得他,他不認得對方的狀態。

不過在離開陸柏所在的那個清吧之後,羅生便匆匆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看著那些被重新整理過的房間,眼中閃爍著某種色彩。

他確實什麼都冇學會,但是在聽到其中一招的時候,他卻突然多出了一個想法。

也就是其中的那一招——三昧火。

三昧火需要強大的心靈控製能力。

需要以憤怒這種情緒點燃自身上中下三昧施展的火焰能夠燃燒一切,然後又不能完全沉浸在憤怒之中,徹底丟失掉理智,否則會連同自己的身體也給一同燒掉。

無論是實質性的物體,還是精神上的事物。

如果隻論內心,羅生自然是冇有這種心靈控製能力。

但是他似乎能夠開掛。

虛空零點能強化之後,他便似乎有了一個第三視角存在,好似懸在天空,能夠幫助他定位時間和自身地點等等。

在之前被潮汐叫去詢問的路上,他便體會過那種自己從身體之中剝離,從而身體即渾渾噩噩,有格外敏感的狀態。

而他的靈感便是,讓身體進入那種憤怒狀態相對容易,哪怕直到這一刻,他也有著某種憤怒在心底燃燒。

不單單針對潮汐,還針對陸柏。

這兩人都在玩弄他。

隻要給他找到機會他都要報複回去。

這股憤怒不會熄滅,隻會愈演愈烈。

隻要讓這一股憤怒燃燒,然後自己的理智再一次處於那種高懸於天空,超然於身體的狀態。

那麼三昧火好似也冇有那麼困難。

至於其他的招數,羅生覺得自己還是暫時不要考慮好一點。

那些招數各有的要求,比如他覺得最帥的招數未央宮。

這個招數居然需要明白什麼因果變化。

此刻的羅生也有一種,我和你講科學,你和我講玄學的被愚弄感。

不過這還真不是陸柏開始玄之又玄的講玄學了。

而是他現在對於事物的理解,已經超越了常人太多。

羅生又是冇啥基礎的人,所以遇到陸柏,便隻會感覺他講述的東西是玄學。

隻能說數理化不及格,世界上處處是魔法。

對於羅生的那點小情緒,陸柏也注意到了。

讓羅生自以為自己瞞過了自己,是對他的一種憐憫。

不能改變對方現狀的憐憫是罪。

他讓人看不清自己真正的模樣。

陸柏不需要人的憐憫,也很少去憐憫其他人。

“隻不過……潮汐麼?”陸柏打開手機,看著上麵的新聞,想到了自己上一個憐憫的對象。

根據瑪爾斯的說法,潮汐即將進行昇華,將自己強化為F級。

陸柏雖然期待和F級的存在交手,但是卻也並不會真的自大到認為以自己現在的狀態,就能戰勝對方。

並且他對於潮汐瞭解太少了。

憧憬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感情,網絡上的人,大多都是憧憬著潮汐,卻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的瞭解對方。

大部分人眼中,潮汐是一個富有正義感,全天候都忙於拯救世界的最強英雄。

然而無論從瑪爾斯的2.0版本,還是羅誠的1.0版本。

故事之中,潮汐都是一個背叛者。

他背叛了自身的老師嶽盛,竊取了嶽盛的研究資料,然後宣稱是自己的,嶽盛進行了學術侵占。

一個背叛者,成為了此世最強者。

他的身上有著太多層的偽裝,誰也難以知曉,真實的他到底是什麼樣。

你連你最強大的敵人是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還想要戰勝他,這屬於是冇腦子了。

昇華計劃便是一個更好瞭解潮汐的機會。

強化者從C級到D級便需要經曆死亡幻象,認清楚自身的內心,全身心接納虛空零點能才能強化成功。

也就是說這種強化其實越到後麵,便越和修煉相差不遠。

比如陸柏的紅龍儀式,如果有人能夠看透紅龍儀式,那麼便能知曉陸柏的大部分資訊。

強化者也是如此,潮汐想要強化成功,肯定需要各種手段來保證成功率。

這些手段,必然涉及到身心各個方麵。

從這些手段便能判斷潮汐的身心狀態。

手機之中,原本應該是絕密的昇華計劃,居然在被護衛隊主動放了出來,開始大肆宣傳。

說是過幾天時間,潮汐就要再一次進行強化,史上第一例F級強化者就要出現了。

這很不正常,一個絕密的,還未真正完成的東西就鬨得人儘皆知。

甚至連昇華計劃舉行的位置都放了出來了,就在仁蒼外的某個虛空零點能提取基地之中。

說法是,強化需要使用大量的虛空零點能,隻有在那種地方纔能完成強化。

這釣魚的意味實在是太濃了。

然而這也是陽謀。

說明潮汐有著絕對的自信,他自信自己能夠成功。

如果不想要他成功,那就嘗試來阻止一下試試。

陸柏之所以看到這個新聞,便想起自己上一個憐憫的對象,便是因為那個人並未因為他的憐憫而看不清自己。

相反,他將自己徹底看清了。

陸柏這一段時間也一直有觀察對方,這個人貌似是一個很好的工具人。

C級強化者——丁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