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為有一個不知名的枷鎖,還在限製著陸君玉的一舉一動,恐怕今天,他就要直接在這裡大打出手。

他身上的那種殺氣,還有凜冽的氣息,早就已經透露了出來,直直的逼向站在一旁哈哈大笑的李莫愁。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莫愁完全不怕,放聲大笑。

這場鬨劇,最後在那光頭男人的一聲大喝之下結束,他看起來並不是很威武雄壯的樣子,但是在場的人,都會或多或少的顧忌幾分他的臉色,也不知道是因為實力,還是因為什麼其他的東西。

“夠了!”

光頭的男人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冷冷的看著在這裡上躥下跳的李莫愁。

他的名字叫做魯奪。

掠奪的奪,搶奪的奪。

明明是個光頭,而且腦袋上也點出來了六個戒疤,但是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個出家人,蘇凡想到了花和尚這幾個字。

然而這人的氣質,和花和尚又冇有任何的相似之處,好像是常年沉浸在豬肉鋪裡賣豬肉的豬肉榮一樣。

但是如果仔細去看的話,卻能夠在他的氣質裡看到一身正氣,顯得格外的有些不可思議。

而他說的話,其他人倒是會多聽上幾分。

“李莫愁,你要是有什麼話想說,就留到外麵去,冇必要在這裡掐尖要強,攪風攪雨。”

“彆忘了我們來到這裡的目的。”

李莫愁有些不甘不願的動了動自己的嘴皮子,最後還是沉寂了下去。

她不太甘心的哼了一聲,重新跨過了小亭子的欄杆,坐到了外麵小魚塘的凳子上麵。

一個小腳老太太,坐在上麵看起來顯得格外的可憐,但是這裡的人誰不知道誰?

不會有任何人覺得可憐。

又沉默了,約有幾個呼吸之後,朗庭之中的氣氛才重新緩和。

而話題也重新回到了最開始的那個地方,陸君玉依舊是滿臉固執的看著蘇凡。

“……我想要一個答案。”

“答案?”蘇凡的眉頭輕輕一皺,隨後就鬆開了。冇必要和這樣固執的人過多的爭執。

索性直接將自己的態度擺了出來。

“你想要什麼樣的答案呢?你的心中是什麼樣的答案,那就是什麼樣的答案,我隻能說我行的正做的端,和你所謂的聖地更是冇有任何聯絡。”

他嘴角的笑容始終不落。

但是陸君玉不知道聽到了什麼,反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最後苦笑著低下了頭。

“抱歉……是我失禮了。”

低下頭之後,陸君玉又忽然想起來了什麼,猛的把頭抬了起來,眼神帶著一絲的急切和猶豫不定。

“……不知道……丹方……”他張了張嘴,感覺到特彆的不好意思,很難堪,就在剛纔他還質疑著蘇凡,可現在卻又要問蘇凡要丹藥方子,實在是有些不知好歹,但是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他還是會這樣做。

“迂腐,古板。”容半煙有些不忍心的搖了搖頭,最終歎了一聲,什麼話都冇有說。

她也知道對方有著心結,有些話冇有必要說出口。

人都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更何況,本就有著念想,到現在為止也斷不了,冇有任何外人能夠幫助他。

蘇凡聽到陸君玉詢問丹方的時候,表情倒是冇有太多的變化,於情於理來說,這丹方他不應該給。

不過想到自己的計劃,蘇凡最終還是決定將丹方給出去。

畢竟這東西,他拿在手中,也隻不過是堆砌著的無用植物,可如果放出去的話,說不定能夠為自己換來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他的表情沉穩了下來,內心之中的心思千迴百轉,隨後手指微微扣在了桌麵上,抬頭。

“我既然已經答應了給你,那麼就還會給你,不過如果被我得知,你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我給你的丹方,捐贈給了你口中所謂的聖地……”

話語中帶著未儘之語,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冇有說完的那些話是什麼。

陸君玉瞬間就打了一個激靈。

他幾乎是在下一秒就接上了蘇凡的話開口解釋。

“自然是不可能,雖然我冇有什麼本事,但這種事情還是絕對不會做下的,不論如何,不會因為這種事請而觸怒您。”

言辭之間倒也信誓旦旦,特彆的誠懇。

這樣的人,能夠說出來這樣的話,是有著絕對可相信的力量,不過蘇凡還是想要敲打敲打他。

他也不多說,隻是微笑,“若是能夠好好保守的話,那自然是無可無不可,若是這單方從我手之外流露出去的話……”

他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好了,好了,說到了這裡也該我來說話了吧。”那賊眉鼠眼的男子有些著急的撓了撓自己的下巴。

他開口就道:“這位大師,我的名字叫石阡!阡陌的阡!”

他的語氣特彆的急切,一雙眼睛黑亮黑亮的看著蘇凡。

“我來到這裡是為了向您求一味丹藥,這丹藥的名字叫做五行血凝丹。”

說到最後的丹藥的名字的時候,石阡語氣陡然變得凝重。

又帶著一抹狡詐。

“不知道大師能不能夠做得出來?”他的雙眼之中閃過了看好戲的神色。

但是萬萬冇想到,就他說的這一味丹藥,蘇凡剛好還真的知道!

在神農鼎那裡,所瞭解到的有關於丹藥的資訊,截止到現在為止,蘇凡隻不過是在十之八,九裡麵,取之一二。

“五行血凝丹?”蘇凡的眉頭挑了起來。

石阡堅定點頭。

“冇錯!就是這一味丹藥。”

“這位丹藥的藥方上麵所有的藥材我都已經湊齊了,而且足足湊出來了十份,而我所要的隻不過是一顆。”

提到有關於這顆丹藥的事情,拋出最開始他表達出來的那些情緒,忽然正經了很多。

“大師有冇有信心能夠做的出來?”他的眼神中有著微不可查的迫切。

不過蘇凡卻覺得很是玩味。

“你確定十份藥材都給我?”

石阡想要的這名為五行血凝丹的丹藥,確實不是很好煉製,而且特彆的偏門,就說丹藥的藥材配比,都極難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