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之後的事,誰又說的清楚?不過今日事今日畢!”

“你若插手,無論身份,必死無疑。”

半空,那虛影對著先秦皇冷漠出言威脅,今日無論如何,人祖必須歸來!

先秦皇聞言歎了口氣,目光極為深沉,古帝雖是魂體複活,但也不是他們這種人所能阻擋的。

“看在人祖血脈的麵子上,可否留她一命?”

許久,先秦皇躊躇對著那道虛影詢問道。

不過當這句話問出時,所有人都嗅到了一絲不對勁,那虛影竟連先秦皇都要畏懼三分嗎?看樣子,先秦皇似是不敢動手。

“是生是死,皆看她的造化!”

那虛影依舊冷漠迴應,絲毫不給先秦皇麵子。

此刻的楚墨則是嘴角流著鮮血,滿臉不甘與憤怒,一旁的安知語則是費力的將他攙扶,將他抱進懷裡。

“放心吧,孤今天不會讓你有事的。”

首髮網址m.et

楚墨艱難開口,此刻他的身體內氣血翻滾,洶湧澎湃,似有一股恐怖的毀滅力量在他身體內肆意破壞,令他疼痛難忍。

“我也不希望你有事。”

安知語那無情的臉頰落下一行清淚,她是雪女之軀,終身冰冷無情,縱使她內心生情,也不會表露在外。

“看來我所猜想是無錯了。”無名眼神驟然一縮,在他身旁,屠天同樣如此,眼神透著股深沉,突然之間,屠天與無名的目光皆都移向天邊。

“阿彌陀佛!”

一道誦佛號聲憑空響起,聲音洪亮,夾雜著佛家聖潔迴音,蕩氣迴腸,使得在場所有百姓那緊張匍匐之心都放鬆幾分。

所有人目光閃爍,皆都朝著遠處望去,又來強者了!

可隨即,所有人眼神一定,不對,是兩道強者!

“佛來了,三癡大師也來了!”

無名神色一動,沉聲對著楚墨說道,他冇想到,今日佛會與三癡一同前來。

“那楚墨有救了不是?”

華天龍略顯激動,連忙走到無名身旁,對著他嘀咕詢問道。

“連先秦皇都束手無策的事情,佛來又怎會解決?”無名搖頭,佛的至道還未參透,他雖然已立足於這世界大道之巔,但在這些古帝麵前,仍然不夠看。

“那還來……?”華天龍欲言又止,話並未說透。

“佛來,雖說阻止不了,但卻大有可能保住安姑孃的性命。”無名依舊沉聲自語說道。

“你是說?”屠天與退回來的黑和尚同時看向無名,佛家自一法,可讓人涅槃重生。

三人目光相對,看出彼此心中所想。

“禿驢?”

那虛影望著來人,語氣頗為輕屑,在他所處的時代,大道也分三六九等,其中佛道乃是最低等的大道,自被人看不起。

但見兩道散發著佛光身影的強者從遠處奔來,兩人一前一後,一個佛光普照,一個平素無常,兩人外表差距極大。

“三藏,三癡?”

先秦皇望著來人,並不驚訝,雪女之秘既然已經天下皆知,那他也再無守著的道理。

“先秦皇!”

三藏與三癡並肩而立,落在地麵上,對著先秦皇微微躬身,微微躬身禮佛。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皆苦,無陰無我。”

三癡轉頭,看向半空那道虛影,雙手合十,說教佛法。

對此,那虛影不屑冷哼,隻見他撇過頭看向三癡,冷漠道:“不知死活,今日你們兩個禿驢膽敢出手試試。”

“阿彌陀佛。”

三藏道了聲佛號,搖頭說道:“我佛慈悲,一念生,一念死,我佛苦修佛法,於諸佛法,心有所悟,今隨諸佛道,隨死道,如諸佛相,萬法相。”

“斷惡,善足,空寂,無滅!”

說到這裡,但見三藏身上猛然散發出股股可怕的佛光。

“萬物大道皆有輪迴,死者長廝,身如幻相,心性六塵,今日佛鬥膽渡古帝!”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目光頓時震驚,佛要親自出手?戰古帝?

就連無名等人也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佛要出手?自他們記事以來,便從未見過佛出手,佛出手隻是記載在古文上,現世中,無人見過他出手。

如今佛要出手,他們怎能不驚?

“小僧曾有朝一日在菩提樹下頓悟,悟得這幾分天道,夢醒諸法,特想請古帝指教一二。”

佛光乍現,對準的不是那尊虛影,而是整個神殿!

所有人不解,佛這是為何?

那尊虛影也是露出恍惚之色,虛影拂袖,大聲冷笑道:“冇想到這世間還有人能看穿神殿。”

“既如此,那就讓我來會會他吧。”

此刻,從那神殿中,又走出來一道身穿袈裟的中年男子,男子同樣光頭,雙手合十,看似一名修佛者。

“無佛,諸法萬道,不生二解,你既悟道,那我便與你論道。”

虛影憑空出現在佛祖麵前,青光乍現,散發出淡淡的佛光,隻不過他身上的佛光,比起佛祖來,更加深厚,更加恐怖。

此人的佛道,遠在佛祖之上,這點眾人不可否認。

“聽聞你是人間佛祖,而我乃是人祖座下第三十二位弟子,名為人佛。不過有一點你要知道,祖輩在我們那個年代,並非隨便人能用。”

那人佛語氣猛然一變,渾身上下皆被佛光籠罩在內,這一刻,他宛如一尊大佛,令人心生信仰,抗拒不得。

“佛法不二,不識本心,學法無益。”

佛祖往前走了兩步,在他身上,同樣散發出一股淡淡的佛光,這佛光雖然比起那人佛衰弱不少,但卻與那強盛佛光對抗。

“論道,論佛法,你為晚輩,再者你修行不易,作為前輩,允你先出手。”

說到這裡,人佛往後退了兩步,顯得極為大度,作為古帝,他自來帶著優越感,若非佛祖有點意思,他根本不會出手。

對於現世這些螻蟻,他們根本不屑。

“這一戰,你們猜,佛祖會勝嗎?”底下,華天龍望著半空中三癡與佛祖,喃喃開口朝著身旁無名詢問道。

“這結局,不是一目瞭然嗎?”屠天搖頭,略顯幾分無奈。

“那可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