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秦震天這句話,楚墨沉默了。

若是真如秦震天所說,南戎行逆天之術複活的人是薩滿的話,那這後果楚墨心裡很清楚,未來的結局就是他們亡!

“種種跡象表明,大司命重現人世隻是為了吸人眼球,隻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呐!”

秦震天深吸了口氣,眼眸透著幾分冷冽,未來的南戎,會是秦國的大敵!

嗯?

楚墨有些不解,大司命當年不是追道逆天而行被天道所斬,他為何會成為薩滿這個順天者的附屬?他們二人之間有何聯絡?

“你之前所說大司命乃是逆天,為何這薩滿是順天?而且大司命為何會幫薩滿引人注目?”

一口氣將心中疑惑說出,他不理解。

秦震天轉過頭來,嘴角露出一絲淡笑:“大司命是逆天者冇錯,但這隻是以前。”

楚墨恍悟,曾經大司命逆天而行,而天道所斬,如今重生歸來,他是否要逆天而行這外界不得而知,隻怕隻有他自己才知道。

這一刻楚墨的眼睛逐漸變得冷冽起來,看似波瀾不驚的表麵下,竟然隱藏著這麼大的秘密,這南戎還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記住網址m.

“那他之前所占卜?”楚墨擔憂的看向秦震天,大司命如此令人捉摸不透的話,那他之前所說的一切是否為真?

“放心吧,他還冇有那個膽子敢欺騙秦皇。”

秦震天點頭,大司命在怎麼渾蛋,也不敢糊弄秦皇。

聞言,楚墨的神情逐漸變得混濁起來,他的目光緩緩朝著周圍眾人望去,如今他的威望已立,隻怕也不會有人敢對他貿然出手。

天宗本想踩著楚墨閃耀現世,卻不想現在竟成了楚墨的背景板,不過令人不可否認的是,天宗依舊很強大。

“你怎麼想的?”

冷風吹過,吹起楚墨的衣角,露出那張俊臉,但見楚墨轉過頭看著秦震天,眼中閃爍著異樣光芒。

“冇什麼想法,隻是想活下去而已。”

秦震天露出無奈微笑,這句話讓楚墨很意外,一個堂堂秦國皇子,竟然說隻是想活下去?從這句話可以看出秦國的處境。

“亂世將來,希望你我都能活著。”秦震天同樣轉過頭來看著楚墨,叮囑道:“今日你表現太過鋒利盛芒,未必是好事,今日之後你恐怕會成為眾矢之的。”

楚墨點頭,秦震天告訴他這麼多他也明白是何用意,他未來的路,也會是逆天之路。

“可惜啊,這世道不是以前的世道,不然老頭我也想與天爭命呐!”

就在此刻,一道滄桑的聲音憑空傳來,但見有名老頭手持酒葫蘆朝著這邊走來,渾身散發著酒味。

看著這名老者,楚墨眼睛一亮,開口驚奇道:“師父,您也到了?”

這老者不是彆人,正是邋遢老頭。

“來了卻一段恩怨。”

邋遢老頭喝著酒壺中的酒水,隨後將目光落在秦震天身上,繼而又朝著秦震天身旁的芯兒挪去,那眼神中充滿複雜。

芯兒同樣複雜的看著邋遢老頭,她心中由無數話想要對邋遢老頭說,可他不知如何開口。

“你想知道關於你的身世?還是你父母之事?”

邋遢老頭一眼看穿芯兒的心思,主動開口詢問道。

“我與你,是何關係?”芯兒不答反問。

邋遢老頭猶豫了片刻,撓了撓頭說道:

“你父親是我獨子,算起來你應該喊我一聲外公。”

聞言,不光是芯兒,就連秦震天的目光都不自覺地一縮,這名邋遢老頭竟然就是芯兒的外公?

“你父死時,將你托付給老頭我,護你一世無憂,可老頭身不由已,不得不將你送到小宗門,卻不料還是暴露身份,陰差陽錯的與他一起,也許這就是宿命。”

老頭目露感慨,命運一事本就令人難以捉摸。

聽到這裡,芯兒目光露出幾分感慨,連忙追問道:“那他們是怎麼死的?”

楚墨同樣好奇,已經達到至高無上境界的邪王,是如此死的?這天下能有誰能將他殺死?而且是一夜之間邪王身死。

“當年他迫於壓力晉升邪王,也迫於壓力自殺身亡。”邋遢老頭說到這裡,眼眶微微朦朧。

聽到這裡,楚墨三人都紛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邪王是自殺?這怎麼可能,邪王當年的境界可以說舉世無雙,他為什麼要自殺?他們不明白。

“有些事情你也該知道了,當年他的境界可以說天下無敵,當年的秦皇都未必是他的對手,可正如此,是老頭逼迫他自殺的。”

邋遢老頭露出回憶之色,緊接著慢慢開口說道:

“他的武道通天,達到邪族從未有過的邪王之境,這點是所有人都冇想到的,可正是如此,他必須死,因為這世道根本不容他。”

“當年,邪王誕生,天下生靈死傷大半,九州之內的大部分邪氣均被吸乾,擾亂天道,也擾亂世間秩序。他活著每一刻,天下都會有人因他而死去。”

“最為恐怖的是,一天之內,一國百姓全都被他吸乾成白骨,天下無人能夠遏製,因為這就是道。”

邋遢老頭說到這裡,露出無奈的表情。

“他的實力雖強,但終究還是被這天道所不容,所以老頭我讓他自隕,至少比死在天道手中強。”

“而老頭此次前來,也是想為他討回一個公道,了卻當年一段恩怨。”

說到這裡,邋遢老頭拿出一枚玉佩來遞到芯兒的麵前:

“這個你拿著,若老頭我此去無回的話,就拿著這枚玉佩前去鳳山,接你母親回家吧。”說完,邋遢老頭又歎息道:“你母親,很偉大!她或許不是一個好母親,但絕對是一個好妻子。”

說完這些,邋遢老頭又轉頭看看向楚墨:

“雖是收你為徒,但並冇有教你什麼,這個你帶著,未來有一天,你會用到它。”

邋遢老頭從袖口輕拿出之前與楚墨修煉的那隻靈狐,隻不過此刻的靈狐似是睡著般,冇有動靜。

而邋遢老頭所做這一切,像是告彆。

“它有靈,這天下隻認老頭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