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相老眸子驟然一縮,臉色大變,怒斥道:

“堂堂秦國太子,身為皇家子嗣,怎能向我們這些臣子下跪?這成何體統?給我起來!”

秦震天抱起芯兒,緩慢起身,隨後朝著相老鞠了一躬,感激道:

“多謝相老!”

相老聞言,轉過身去,長長歎息一聲,搖頭勸說道:

“就算我同意又有何用?若是被秦皇知道,你曆年來所有的努力都會付之東流,到時,這秦國,再無你一席之地,你可明白?”

冷酷一笑,秦震天極為自信,低頭看了眼正在熟睡的芯兒,輕聲說道:

“不會的,為了那一天,我付出太多,我不會讓我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相老你放心吧,隻不過這一次赴楚國,可能會有些棘手,聽說齊國大祭司已經到了楚國境內,還有我那弟弟冷無情,恐怕他們三人,正在商量怎麼對付我!”

“不過,那又如何?一群跳梁小醜而已。”

說到這裡,秦震天抱著芯兒,緩步朝著秦國霸都方向走去,身後相老則是優聲一歎,望著秦震天離開的背影,許久說不出話來。

冷風迎麵,滲人心骨,隻見在秦國霸都外,一名男子抱著一名女子,緩步朝著金碧輝煌的皇宮方向走去。

天亮時,但見男子抱著女子跪在威武雄霸的皇宮大殿外,引來無數太監跟宮女的目光,當看清那男子麵容時,所有太監跟宮女紛紛迴避。

隻因為那男子嗎,是秦震天。

一絲疼痛從秦震天的手臂上傳來,秦震天並未叫痛,而是低頭朝著懷裡已經甦醒的芯兒望去,默不作聲。

迎上秦震天的目光,芯兒咬牙切齒,帶著股股恨意盯著秦震天道:

“為什麼?為什麼要留我一命?你明明知道,隻要采了我最後一點陰元,你就能一步登天!為什麼還要羞辱我!”

秦震天並未回答,扭過頭去,冷酷地望向大殿內!

他並冇有向秦皇隱瞞這件事,畢竟,他知道,秦皇手段通天,稍稍一查,便知道事情來龍去脈,他瞞不住,所以,他才坦誠麵對,無論結局如何。

“這是……這是什麼地方!”

見到秦震天不迴應,芯兒掙脫開秦震天的懷抱,憤怒的朝著四周望去。剛要站起來時,全身虛弱,隨之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根本不能站立,直直倒在了秦震天的懷裡。

“秦國皇宮!”

秦震天麵無表情回答。

轟!

芯兒隻覺得腦海一陣空白,突然之間,她朝著麵前這名妖俊的少年望去,這少年的身份,呼之慾出!

“你是秦國太子秦震天!”

芯兒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跟我一起跪下,不要再多話了,不然,憑我,保不住你!”

秦震天撫摸著芯兒的秀髮,眼神帶著幾分柔情,他知道,自己動了心。

嘶!

能讓秦震天都保不住的,那也隻有秦皇了!難道……芯兒隻覺得自己腦袋不夠用了,再次掙脫開秦震天的懷抱,乖巧的跪在秦震天身旁。

遠遠望去,一對金童玉女,惹人羨煞!

就當太陽快要緩緩升起時,隻見一名太監匆忙從大殿內跑出來,疾步跑到秦震天麵前時,恭敬說道:

“太子,陛下召見!”

秦震天深吸了口氣,終於肯見了嗎?

拉起芯兒的胳膊,秦震天緩緩起身,回過頭去關心道:

“還能走路嗎?”

聞言,芯兒臉頰透著一股緋紅,微微頷首,那股怨恨也隨之消失,她不知為何,麵前這個男子總能莫名給她安全感,即便之前他那麼粗魯地對待自己,自己也對他提不起一點恨意來。

“太子請!”

太監躬身,做著秦禮,不過在他的額頭上,隱隱滲出冷汗來。

大殿內,空蕩蕩的,整個大殿隻有四根雕著龍紋的柱子,霸氣威武,在大殿正對麵,那把龍椅更是成龍的模樣雕刻,栩栩如生,而在龍椅旁,一道威武霸氣的身影背對著秦震天,雙手負背,威嚴十足。

“兒臣秦震天,攜心愛之人,拜見父皇!”

轟!

芯兒的身體一顫,有些錯愕地看向身旁的秦震天,震驚不已,他剛纔說什麼?心愛之人?是她嗎?

剛踏進大殿時,芯兒的身體還在顫抖,畢竟,傳聞中,秦皇威嚴霸氣,乃是真正的祖龍!她這第一次見麵秦皇,本以為秦震天會把自己交給楚皇,但這一刻,她知道她想錯了。

“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許久,那道背影帶著雄渾之音,平淡開口。

秦震天眉頭一皺,跪在地上,叩首說道:

“兒臣明白,此次攜芯兒麵見父皇,便是想讓父皇出手相助!”

出手相助?旁邊的芯兒根本聽不懂秦震天在說什麼,她在跟秦震天互相交融之前,根本不知自己是邪族公主,直到自己的生機一點點被秦震天吞噬的時候,她才恍然,自己便是被秦震天所尋找的邪族公主。

“天下螻蟻,蒼蒼而立,一個女人,留之何用?震天,殺了她!”

秦皇並未轉身,而是深吸了口氣,繼續補充道:

“朕命令你,殺了她!”

這一次,秦震天的身體一抖,他父皇的手段,他如何不清楚?這個結局,他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

內心掙紮期間,芯兒主動握緊了秦震天的手,秦震天大驚,連忙扭頭朝著芯兒望去,但見芯兒咬牙說道:

“殺了我!”

有時候,有些緣分就是一見鐘情,僅此而已。

四目相對,秦震天迎上芯兒的目光,隨後反手握住芯兒的纖手,微微搖頭。

“兒臣求父皇了!”

秦震天用力的磕在地上,發出沉重的咚咚聲響,一旁的芯兒則是緊握著他的手,她如何不知此時的秦震天是在為她求情!

“求父皇了!”

一道道的咚咚響聲,讓外麵所有的太監心驚膽顫,他們急忙退縮到一旁,不敢看,更不敢聽!

誰能想到,叱吒風雲的秦國太子秦震天,竟然動了情,跪在秦皇麵前如此如此卑微求情!

“震天,朕給予你厚望,可你卻讓朕太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