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微風帶著絲絲清涼,將眼前的長髮吹的淩亂飄舞,山脈之中人煙稀少,在這破曉的天空下,隻見一名孤單白衣少年的身影,行走在這蜿蜒山路上。

可當其身影剛走兩步,目光突然微凝,隨即隻見白衣少年右手淩空一抓,一股強大的力量朝著右手邊瘋狂捲去,刹那間,一野獸身影朝著楚墨身邊拉近。

“吼!”

似乎驚愕於楚墨的強大,那聲音頓時有些慌亂,在慌亂之中四肢狂舞,似要擺脫楚墨。

“孽畜!”

楚墨淡然冷笑,手中力道再次加大幾分,頓時,在其身旁憑空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隻見其獅頭牛身,背部生出來一對黑色的羽翼,顯得不倫不類。

正是這頭野獸,口流哈喇,正虎視眈眈盯著楚墨,但在其眼,卻帶著一絲的畏懼,楚墨見狀,冰冷一笑,搖頭說道:“這一路,斬殺的野獸不下數十,你是孤見過的最為有勇氣的一頭,竟然試探孤的氣息。”

“也罷,既如此,那孤便送你上路。”

說著,楚墨的手緩緩凝成拳頭,這野獸頓時張大嘴巴,發出慘叫,露出痛苦的模樣,四肢開始不斷淩空掙紮起來,然而它的任何掙紮都是徒勞,在楚墨的手中,它根本無力反抗。

“吼!吼!吼!”

就當楚墨正準備了結這野獸之時,隻聽在不遠處,一道宛如疾風的影子突然衝到楚墨麵前,楚墨眸子一皺,這個速度,足以媲美九境巔峰!

嗖!

楚墨連忙鬆開雙手,身影往後退去,頓時,隻見一個霸氣側漏的老虎出現在楚墨麵前,老虎凶惡的盯著楚墨,擋在那野獸麵前。

“虎王?”

楚墨略微驚訝,麵前這老虎,額頭上的王字散發出淡淡光芒,一股屬於王者的霸氣從其身上散發出來,攝人心魄。

“吼!”

當虎王目光移向受傷的野獸身上時,頓時,目色凶狠,像是發怒了般,轉頭瘋狂朝著楚墨撲去。

“這麼猛?”

見狀,楚墨身影急忙閃開,與這種凶惡虎王戰鬥,稍有不慎,便會命殞它口,不過,這樣才刺激不是麼?

虎王強橫,冇有任何花哨,朝著楚墨淩空抓去。然而楚墨揮舞著手中長劍,同樣躍起身子,朝著虎王直直壓下,淩空長劍,帶著破空之嘯,比起之前,強上不少。

磁啦!

當長劍落在虎王身軀上,竟然無法刺穿,這讓楚墨不由得大驚,他的攻擊,竟然無法破開虎王的防禦?

就當楚墨愣神之際,虎王得爪子緊隨而至,朝著楚墨的後背直直拍下,楚墨急忙扭轉身子,手中的長劍也隨之朝著地麵墜去。

虎王似乎旗開得勝,不屑的看著楚墨,仰頭張大嘴巴要想一口將楚墨吞掉,然而就當楚墨長劍距離地麵還有三尺高時,楚墨的身子突然停止墜落,整個長劍似乎有了神力暴漲般,猛然急速旋轉飛射!

強勁的劍芒閃爍著赤色光華,在虎王大意之下,一舉刺開虎王的防禦,緊接著,一連數道的劍芒朝著同時發出,封住了虎王的四肢經脈,緊接著,強大而恐怖的破壞力直直將虎王的身軀震開出去。

帶著驚愕得慘叫,虎王的軀體流著大量鮮血狠狠橫飛撞在地麵上,當場斃命!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另外一個野獸有些錯愕,待其反應過來時,怒吼一聲便朝楚墨脖子嘶咬過去。

楚墨冷哼一聲,隨手打出一道寒芒,直直刺進這頭奇異野獸的身體當中,撲通一聲,這頭野獸的身子橫倒在地,眼睛陰冷如冰,不過其生機正在逐漸消散。

收起長劍,楚墨恢複常態,彷彿一切都未發生過般,順著山路朝著遠處走去,這已經是他殺的第十二頭野獸,皆是能與九境一較高下。

這一路,楚墨並未著急趕路,而是用野獸來磨練自己,鞏固修為,這幾日的戰鬥,日夜進行,這一日,已然到達了西梁地界。

“孤的戰力絲毫不遜九境,這昇天丹的潛力,真是恐怖!”楚墨感受自身之中流動的力量,那是屬於昇天丹殘留在他體內的力量,這需要時間的消磨,才能煉化,這些,並非一日之功。

臨走出山路,放眼望去,一處奇特山穀擋在楚墨麵前,這個山穀十分奇特,好似天狼之嘴,兩邊高聳的巨石,就像其獠牙,就想要張開嘴吃人一樣,看起來凶險萬分。

隻不過,在山穀的一側,傳來驚吼之聲,聲音嘈雜,出冇不由得皺起眉頭,身影朝著山穀右側走去。

當楚墨往前就了兩步時,入眼的便是一名少女跟十幾名奴仆正在圍著一個麵容醜陋,眼珠翻滾在外,比人大兩倍之餘的蛤蟆,隻見蛤蟆懶洋洋看著麵前的十幾人,當著眾人的麵,翻滾著身子,露出那肚皮白來。

接下來,令楚墨好笑的是,這蛤蟆竟然揮舞著兩隻前爪,使勁拍著肚皮,發出呱呱之聲,似是在嘲諷,似是在發笑。

站在最後麵的紫裙少女背對著楚墨,單手叉腰,帶著幾分嬌氣,喝道:“竟敢嘲諷我,看我不收拾你!”

說著,紫裙少女手中長劍飛舞在空,強大無比的紫光逼得蛤蟆不由得挺直身子,發出呱呱之聲,可紫裙少女的攻擊對蛤蟆毫無效果。

見狀,紫裙少女嬌喝一聲,長劍禦空,身影淩空躍起,宛如天仙下凡,長劍之中那股紫芒再次大盛,瞬間將整個蛤蟆的軀體籠罩在內。

一道鋪天蓋地的氣勢瞬間從四周籠聚,將紫裙少女包裹成一道紫芒,速度之快,朝著蛤蟆狠狠砸去。

遠處,楚墨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輕歎一聲,這裡的人皆為六境,而那蛤蟆已有七境之勢,憑他們幾人,根本不是其對手。

果然,蛤蟆連躲都不躲,任憑紫裙少女的攻擊落在自己身上,不痛不癢。

“呱呱!”

像是有些不耐煩,蛤蟆扭著屁股,懶懶散散的將空中得紫裙少女給頂飛出去。

“小姐!”

身後,幾名奴仆見狀,連忙擔憂的驚喊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