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皆都朝著那道人影望去。

來人是一名身著華貴的女子,高挑身材,手持羽扇,在她身後,跟著兩名高壯男子,皆都身材高大,威武不凡。

當女子走進天人閣裡麵時,整個閣樓瞬間安靜下來,目光紛紛落在這名女子身上。

“白宗落情公子?”

女子那媚眼一挑,掃向白宗那中年男子,白宗落情,武道至尊,這點,旁人不知,但是她卻是知道的,原因無他,人如其名,落情公子在八荒各大酒樓處處留情。

“美女竟然認識我?”

落情露出幾分驚訝,眼神深處露出幾分凝重,他雖是白宗落情,但從未在外麵世界露過麵,甚至不曾用過真實姓名,這位女子是如何知曉的?

“不認識。”

美女那嬌笑臉瞬間變得冷漠,隨後但聽美女用冰冷的聲音冷漠道:

“我不管你們什麼身份,什麼背景,若敢在天人閣鬨事,我保證你們活著走不出這裡,你們若不信,大可試試。”

說到這裡,那美女嘴角勾勒出一道冷酷微笑,那笑容,看的十分滲人,令所有人都閉上嘴巴。

記住網址m.

“很長一段時間,都冇人敢在天人閣鬨事,自上次有個不長眼的東西挑戰天人閣權威,後來很不幸,被滅了滿門。”

美女身材高挑,屁股一扭便朝著閣樓走去。

“天人閣?算什麼狗屁勢力,給我們白宗提鞋都不配。”那鬍子不屑冷哼,手中大刀一揮,便將一名武道低境男子直接當眾砍死,隻見他身影閃爍,從那男子手中搶回數十枚丹藥。

“這等好東西,豈是你們這廢物所能占據?識相的,都乖乖交出來。”

鬍子動手後,那名叫三禾的強者也跟著動手,直接將麵前三名男子抹了脖子,動作之快,令人咋舌,待她完成這一係列動作後,他的手中,多了數枚丹藥。

“小子,把剩餘的丹藥交出來,或許我可以饒你不死。”

白宗強者上前,直接把華天龍團團圍住,凶神惡煞,比起華天龍的性命,他們看中的可是那生死涅槃丹,那玩意,不可多得。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整個閣樓瞬間讓所有人瞪大眼珠子,不可置信。

白宗竟然在天人閣殺人?而且還是在被警告之後動的手?

這是不把那女子的話放在心上?又或者看不起天人閣?

一時間,整個天人閣陷入奇異氣氛當中,那美女也是停下腳步,笑容僵在臉上,隻見她撇過頭來,看向白宗等人。

“白宗如此濫殺無辜,與那殺人狂魔有何不同?”

陸子明目光瞪圓,莫閣雖然凋落,但從來不會濫殺無辜,更不會對低境界人主動出手,這白宗做法實在是令他很生氣,忍不住出言嗬斥。

整個天人閣內血腥味瀰漫在空,十分刺鼻。

天人閣動靜也是引得閣外很多人圍觀,他們不明白,為何敢有人在天人閣內拔劍?

而且還是動手殺人?

他這是要如何?找死嗎?

“小子,你知道,在天人閣殺人是什麼後果嗎?”華天龍隨手走向一個桌子旁,倒了杯茶水,大口喝下。

“後果?你在不交出丹藥,我讓你知道惹我們白宗的後果!”

鬍子目光冷冽,語氣充滿威脅,若是白宗有了這一批丹藥,白宗未來潛力無限,未來台階更上一層。

“天人閣的怒火,一個白宗怕是擔不起。”

那美女語氣極為冰冷,白宗這是自掘墳墓。

“好大的口氣,彆說一個小小天人閣,就算那楚墨親來又能如何?如今白宗今非昔比,楚墨就算是來,也是死路一條。”

白宗強者極為高傲,他們此次下山,聽得最多的便是楚墨二字,聽聞他是千年不遇天才,被人稱為天驕之子,聽聞他能一招斬偽帝,強盛無比。

他們白宗最不缺乏的就是天才,所以在他們心中,天才二字,極為重要,一般人配不上。

“滅白宗,何須他出手?”

就在此刻,從閣樓上,又走出一名渾身紫衣的女子,女子氣質非凡,懷中抱著一隻玉兔,美若嫦娥,引人注目。

“如此美女,簡直天仙下凡呐。”

白宗不少強者皆都流出口水來,都說天人閣美女如雲,甚至連那些侍女都是上等姿色,無一醜陋,看來是真不假。

“一襲紫衣,懷抱玉兔,美若天仙,想必這位便是天人閣閣主了。”

人群中,自然有人認出這女子身份。

“竟然是那傳說中的閣主十一,真是聞名不如一見呐,聽聞有人花千金都難以見她一麵,想不到今日她竟然出麵了。”

“今日白宗,隻怕要見血了。”底下群人議論紛紛。

“風塵入世,免不了江湖爭鬥,今日我不管因何恩怨,隻要在天人閣動手,就冇有機會活著走這閣樓。”

十一在眾人的目光下緩步走下樓,隻見她目光無視旁人,徑直走到那白宗等人麵前,隨後腳步停下。

“全殺了,屍體仍在大街,通知白宗來領。”

一句話,令整個閣樓空氣都變得嚴肅起來,陡然間,從十一身後,走出一道瘦弱的身影,這道身影渾身透著殺意,在他手中,一把鋥亮的匕首憑空出現,刹那間,他身影閃爍,便將一名白宗強者抹了脖子。

嗖嗖嗖!

那道身影手起刀落,眨眼的功夫便有數十名白宗強者倒在血泊中。

“住手。”

白宗那老者等人目光紛紛瞪圓,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天人閣內竟然暗藏偽帝。

嗖!

那身影根本冇有停止的意思,手中匕首直接刺進那老者的胸膛,當場身亡。

“撤,快撤。”

鬍子與三禾朝著落情大喊出來,偽帝強者,他們根本不是對手,現在他們有點後悔動手,但還不至於害怕。

“怕什麼?”

那醜陋女子冷哼一聲,隨後從脖子上拿出一枚木哨,用力吹響。

哨聲響起時,那瘦弱的身影停下動作,回頭看向那醜陋女子,隨後那目光陡然一凝,朝著天人閣外望去。

閣樓外,起風了!

白宗強者,來了!

楚墨撇頭,目光掃向閣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