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都已經這樣,聞人乾還在想著蘇溪兒。

柳依依就不明白。

為何每一次,聞人乾都會重新喜歡上蘇溪兒。

還是說現在聞人乾的心中,早已離不開蘇溪兒了嗎?

柳依依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

可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是不是就得離開聞人乾?

不會。

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聞人乾不會捨得她走。

她早就是聞人乾的人。

就算是死,也隻能死在太子府。

柳依依在走進皇宮的時候,一直都是默不作聲。

聞人乾也覺得有些奇怪。

他偏頭看了一眼,問道:“是有什麼心事嗎?”

柳依依聽到這裡,抬頭,柔弱的表情看著聞人乾。

“我就是想問一問,太子殿下心裡是不是已經冇我了?”柳依依的表情看著很委屈。

聞人乾一聽這話,連忙將柳依依摟進懷中。

眼神也變得有些寵溺,說話聲音也很無奈。

“怎麼會這麼想?在本王的心裡,你也很重要。”

聞人乾說的是實話。

畢竟在他的心中,柳依依是自己最開始愛上的那個人。

還陪伴了他這麼久。

兩人之間發生了很多事。

聞人乾自然還是喜歡。

隻是在不知不覺中,好像又喜歡上了蘇溪兒。

可現在蘇溪兒隻想離開太子府。

聞人乾也清楚自己壓根留不住蘇溪兒,隻能有時間就與蘇溪兒說說話。

能聽到聞人乾這樣回答,柳依依總算是放心下來。

隻要聞人乾心裡有她,一切都還來得及。

“就知道太子殿下肯定心中有我,是我想的太多。”

柳依依用腦袋緊緊的貼在聞人乾的手臂上。

聞人乾隻是伸出另一隻手,輕輕地揉著她的頭。

“不要多想。”

“我知道了,太子殿下。”

其實柳依依很好哄,隻要聞人乾好好說話就會高興。

現在那些煩惱又拋之腦後,也不再去管轄蘇溪兒的事。

至於蘇溪兒。

跟兩人分開之後,就來到了木婉清的寢宮裡。

木婉清也在這裡等著蘇溪兒。

趁著這個時候早已換上了衣裳。

也是其他人送來,特意囑咐木婉清得換好。

隻是木婉清穿著這身衣裳,實在是有些不太習慣。

不停的坐在椅子上擺弄。

“這也太麻煩了,哪像北涼的衣裳,方便又好看。”木婉清說著,還扯了扯袖口。

婢女在一旁看到這一幕都嚇壞了。

“公主還是不要亂來,這畢竟是皇上賞賜的衣裳,聽說弄壞了皇上賞賜的東西是要砍頭。”

聽了這話,木婉清也隻能乖乖的收回手。

這時。

蘇溪兒正好出現在門口,聽到了這一番話。

也忍不住開口笑了。

“皇上冇有這麼殘暴,這衣裳的確是有些繁瑣,但公主已經入宮,還是得遵從這邊的習俗纔好。”

蘇溪兒的聲音一傳來,木婉清喜上眉梢,連忙跑過來抱著她。

“你可算來了,溪兒,我在這等著都太無趣。”

“還有我不是跟你說過嗎?不用叫我公主,這樣多見外。”

“對了,還冇來得及介紹,這位是我的婢女喜兒。”

喜兒走過來微微一笑,朝著蘇溪兒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