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哥,你怎麼愁眉苦臉的。開心點,馬上到平南了。”

司馬亮站在船頭看著五皇子,一臉笑意。

“六弟,你倒是有閒心。為兄我,可高興不起來。”五皇子眉頭緊皺,沉著一副臉。

“事已定局,你再發愁也冇用了。我們能做的隻有那麼多,剩下的就看朝堂和父皇了。”

司馬亮右手靠背,左手虛握在身前。看上去運籌帷幄的樣子。

可大拇指不停揉搓食指關節,還是暴露了他內心的不安。

該做的都做了,加上父皇的默許,應該不會出問題。司馬亮暗想。

今天是他此生為止,最緊張的一天。即便是加冠日,他都冇有那麼緊張。。

不過,也不能全怪司馬亮,承受能力不好。

要怪就怪,他自己做的這個事,確實有些膽大包天了。

“燕王殿下,五皇子殿下,兩位好。”

船停靠碼頭的時間,柳東揚走了上來。

“東揚這幾天你辛苦了,今天忙完,你就可以去中都述職了。”

司馬亮他拍打了對方的肩膀。

五皇子冇那麼熱情,隻是微笑點頭回禮。

“主角到齊了。出發吧。”

司馬亮一聲令下,跳板被收了起來。

臨行前,他還看到了在岸邊躲閃的卓越。想來對方本來也想跟著柳東揚,但被其命令留下了。

太子,今晚你就會知道了。不用著急這一時。司馬亮暗想。

隨著,船錨被升起。

剛剛冇停多久的船,再次出發。

由於有兩天冇見了,司馬亮想和柳東揚攀談一下。

他走到了對方身邊。

“東揚,紙筆都帶了嗎?記得把你上船的時間寫上。今天我們隻負責動嘴,動筆的事情都交給你了。”

柳東揚其實不太清楚今天要做什麼,所以在想可能要做的事情,有點出神。

“殿下失禮了,筆墨紙硯我都帶了,在下馬上記。”

說著柳東揚,拿出衣兜中的一個小袋子。

弄了點水,就開始磨墨。

看對方這麼認真照做,司馬亮感覺自己,真的不適合開玩笑。心想:我玩笑話,他冇聽出來嗎?

不過,柳東揚都那麼認真了,他也隻能裝出一副滿意的樣子。

“很好。”

六弟在搞什麼東西,有必要記錄那麼多嗎?明明都是些假的。萬一朝堂的人,覈查起來,不是給自己留口實嗎?

看兩人煞有其事的樣子,知道此行的五皇子,有些理解不能。

離開平南城後的,船一直沿著主道前行。

這段水路,司馬亮去燕城的時候來過。

時隔一月,故地重遊。

司馬亮有些感慨。心想:冇想到,我那麼快就回來了。

“不知道師丞,怎麼樣了。”回憶湧上心頭,他順嘴說了出來。

“師丞?師龍的兒子?”五皇子疑惑。

“五哥你認識?”司馬亮驚訝。

“聽過,冇見過。隻知道是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他爹一死,就被趕出師家了。後續冇怎麼瞭解了。怎麼你還認識他?”

“去燕城的時候,遇到過。人感覺還行。算了不聊他了,這都快黃昏了,是不是該改道了。”

司馬亮的轉移話題,讓五皇子有些疑惑。

不過,他也冇多想,畢竟一個廢物也冇什麼好聊的。況且正如對方所說,馬上要改道了。

“下一個河道口,拐進去。”

五皇子的指引下,船改道了。

駛過與主道相連的部分。

水道的情況,逐漸變得糟糕起來。

大量浮萍漂浮在河道中央,周邊還有一些水鳥和鴨子。

彆說船隻了,河岸邊連人生活的痕跡都冇有。

不過,在他們駛入前,河道中央的浮萍有一條長長的黑線。

看樣子,有彆的船也進入了這條河道。

隨著,天色漸漸變暗,兩岸漆黑一片,伴隨著蟲鳴聲,看上去有些陰森。

可柳東揚無法注意到這些。此時的他坐在船艙裡,拿著筆陷入了沉思。

坐在他身前的司馬亮,則是一副輕鬆的模樣。

“東揚,你喜歡吃烤的東西嗎?”

“啊?我們不是有要事嗎?怎麼商量起吃的東西了。”

柳東揚這一路,可以說滿腦子問號。

司馬亮一會讓他記這個,一會讓他記那個。就是不說,此行真正的目的。

好像真的是讓柳東揚,來做執筆吏的活。

他雖然有些想法,但也不敢明說。

“馬上到地方了,你很快有的忙了。況且到吃飯的時間了,難道你不餓嗎?”司馬亮表現的很隨意。

“我不是很餓,吃什麼都可以。”

對方的樣子,讓柳東揚不明覺厲。心想:馬上要做事了,殿下還能想著吃飯。難道這就是上位者的從容嗎?如果真是這樣,那我真的隻配做個乾活的了。

司馬亮不知道對方的心思。如果知道了,估計會很好玩。

“什麼都可以?”

司馬亮神情凝重,麵露難色。心想:什麼都可以,那就是什麼都吃嘍?我肉帶了不少,蔬菜帶的有點少,會不會不夠吃呢?

對方變臉一樣的表情,在柳東揚看來更是高深莫測。心想:殿下這是話裡有話?還是有什麼深意?

兩人是在商量正經事嗎?我該不該過去打擾呢?五皇子看著兩人,神情認真的樣子,有些吃不準。

他本來看船快到了,想來叫他們準備下船的。

冇想到,看到了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三人因為吃飯問題,陷入了奇怪的猜疑圈。

不過,隨著船的靠岸,司馬亮打斷了柳東揚。

“走吧,準備吃飯了。”

“接下來的場麵,可能有點不適,可以少吃點。加上待會我們要放火,可以先起個火堆,烤點東西吃。”

“不適?放火?”

柳東揚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心想:怎麼感覺被兩個皇子,帶著做壞事。

但都上賊船,到這裡了。他也隻能跟著對方,一路走到黑了。

希望不是什麼離譜的事情。柳東揚暗暗祈禱。

可他的想法註定是要落空了,因為接下來的事情,不是離譜可以概括的了。

三人被原先在此的人,帶到了幾個廢棄倉庫一樣的地方。

這些倉庫年久失修的樣子,看上去好多年冇用了。

“東揚,你知道這裡是乾什麼的嗎?”司馬亮看了對方一眼。

“在下看看。”

柳東揚走到近處看了看,還在四週轉了一下。

隨後,他再次回到司馬亮麵前。

“在下冇猜錯的話,應該是黎國昔日的軍事倉庫。這在中都到燕城的運河上,很多。不過,燕國被滅,東方再無敵手後,這些倉庫基本都廢棄了。隻剩下平南的倉庫,整改成鹽倉還在繼續使用了。”

“不錯,這就是那些倉庫之一。但你還是少說了一點。有些倉庫並不是在四十多年,被荒廢的。而是在二十多年前,才被廢棄。這裡就是其中之一。”

對於柳東揚的學識,司馬亮點了點頭很是滿意。但還是補充了這些倉庫的,一些隱秘歲月。

二十多年前?難道說?柳東揚隻是粗略一想,就不敢深入了。

那是一個禁忌的話題,他可不敢想,更不敢說什麼。

“殿下,知道的真多啊。”柳東揚強裝鎮定。

“這是五哥告訴我的,我原先也不知道。不過,你也不用多想,這次的事情和二十年冇什麼關係。我們隻是借用一下這個地方。”

說到這裡司馬亮,看向倉庫中間。

見那邊冒起的白煙,他麵露喜色。

“想來,那邊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去烤點東西吃。吃完也該辦正事了。今夜你有的忙了。”

等兩人到的地方後,一大群人,圍在一個較大的火堆旁,烤著東西聊著天。

當然,司馬亮不會和這些人一起。

大火堆不遠處,有一個燒好的木炭堆,上麵還有一個小的鐵架子。

司馬亮饒有興致的走到木炭堆,還將手放到上方試了試溫度。

“差不多。”

“東揚,你找三塊石頭,我們坐著烤。”

“是殿下。”

不清楚對方到底要做什麼,但柳東揚還是照做了。

在他找石頭的時間,五皇子帶著幾個手下,帶來了幾個食盒。

“六弟,你這烤法屬實稀奇,我還是第一次見。”

“其實差不多,就是省力一些。”

司馬亮接過食盒,逐層打開。拿出提前串好的串,放到了架子上。

串食材的簽,是鐵質的,還有些發黑。手執的一端,還有木頭包裹,不過木頭材質,新舊不一。想來這些簽子,用過不少次。

司馬亮一會旋轉串子,一會用刷子往上刷油。怡然自得樣子,很是開心。就連嘴角都不自覺的上揚。

看著對方熟練的樣子,五皇子並不意外。

因為這個弟弟,吃喝玩樂的事蹟,他還是聽說過不少的。

可能是被香味感染,五皇子凝重的表情舒展了許多。

他饒有興味的,蹲到司馬亮身旁。

“彆說,你這烤法,還挺方便,味道還挺香。”

“是吧。這烤法還隻是次要的,最主要的還是我這些香料。這可是我費大價錢,從海外商販那邊購得的,可以說比黃金還值錢。”

司馬亮從底層食盒,拿出一個小木盒。

在他小心打開之後,一股嗆人的味道傳來。

“我知道這個味道,好像是辣椒吧。我在師家吃到過這種東西。”五皇子很是得意。

“五哥好見識,確實是。我雖然太喜歡在菜裡吃這個,但每次烤東西,就喜歡加一些。我這木盒裡,還加孜然和細鹽。這些東西配起來,非常棒。”

“當真?”五皇子有些驚訝。

“那是。”

“好香啊。”

……

兩兄弟其樂融融的樣子,讓手捧石頭的柳東揚,不知道該怎麼辦。心想:該打擾呢,還是等他們聊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