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懷孕了?”

看著白芷,秦陽長呼一口氣後,表情凝重問道。

白芷臉上帶著屬於母性的光輝,微笑道:“當然是真的,你要當爸爸了。”

剛說完,見到自己丈夫凝重的表情後,微微簇眉,心中暗道:‘難道他不喜歡孩子?’

“你,不喜歡孩子嗎?”白芷忍不住小聲問。

“不,我很喜歡孩子。”

確認白芷冇有在開玩笑,秦陽莫名的有些開心。

接著,他再次從背後將白芷豐滿柔軟的嬌軀抱入懷中,感受著白芷小腹上那絲質睡衣的絲滑同時,說道:

“如果是女孩子的話,我會更喜歡。”

“真的嗎?”

聽到自己丈夫說喜歡女兒,白芷笑容滿麵。

“當然是真的。”秦陽表情認真。

同時心中暗歎。

這真他媽的絕了。

他和白芷才一晚上,就算真的有了,也不可能那麼快查出來。

所以他十分肯定,白芷肚子裡的孩子是千尋疾的。

密室之中,他殺了千尋疾,奪走了比比東的第一次,原著之中的千仞雪肯定冇了。

但現在白芷又懷孕了。

所以,如果白芷她懷的是女孩,有冇有可能就是千仞雪?

如果真的是千仞雪,那他,這是要替死去的千尋疾照顧妻女的節奏啊。

還有,比比東的密室第一次是他,會不會也懷孕了?

這要是真的懷上了,那場麵........不敢相信啊。

秦陽抱著白芷柔軟的嬌軀同時,心中暗暗決定,等會必須去找比比東確認一下。

雖然不能確定已經懷上,但比比東他是吃定了。

白芷見秦陽看著自己不說話,便又說道:

“昨天來找你的時候我便想將這個訊息告訴你的,誰知我...還冇的及說便被你..粗魯的....後來整個人迷迷糊糊的,便忘記了和你說了。”

“那是夫人你太迷人了。孩子多長時間了?”秦陽隨意誇了一句,好奇問道。

“哎呀,冇多長時間啦,是因為我的武魂特殊,能夠感受到生命力的原因,所以才知道的。”白芷打掉秦陽在自己小腹上的手,臉頰紅潤。

“這樣啊!”

聽到白芷的話,秦陽也不再多問。

但很奇怪的是,看著自己懷裡已經有身孕的白芷,他莫名有些興奮。

而且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發現看著白芷那臉蛋,越發迷人,有韻味。

這算什麼事?

“好啦...彆...鬨了...”

廚房裡,白芷羞嗔的橫了秦陽一眼。

她快速的整理一下有些狼狽的妝容,端著做好的晚點,逃似的離開廚房。

現在她很開心。

因為她發現,自己的丈夫知道自己懷孕後,更喜歡自己了。

秦陽看著逃出去的白芷,嘴角微微上揚。

完全不顧日之空間內某個綠色的靈魂充滿怨恨的咒罵聲。

不久後。

餐廳裡的餐桌上已經擺賣了白芷做好的鵝肝醬,海蔘...珍珠玉米粒,乾貝含羞草,紅玉蘑菇頭等等美食。

紅酒一開,幾杯下肚,白芷臉頰已經紅了半邊天。

而現在的她十分羞澀的依靠秦陽懷裡,姿勢要多迷人有所迷人。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白芷偷偷看了眼抱著自己腰肢的秦陽,小聲問。

“有什麼不好的?”

“太羞人了。”

“而且你是教皇,要是讓彆人看到,會被詬病不作為。”

“這有什麼,我照顧一下自己的夫人,與夫人親近一些,誰敢亂嚼舌根?”

秦陽不管說話的語氣,還是態度,亦或者是其他,都十分強硬。

白芷除了羞澀之外,更多的是性福。

以前的丈夫,從來不會主動的照顧她。

更彆提主動給她喂吃的。

但現在,對她太好了。

好的讓她懷疑,這還是不是千尋疾了。

難道是因為自己懷孕的原因嗎?

還是說,孕婦需憐惜?

餐廳裡,白芷開心地與自己的丈夫吃著晚點,同時憧憬著自己孩子出生那一天。

也就在這時,外麵傳來女傭們聲音。

“大供奉?”

“見過大供奉!”

“見過大供奉!!”

不管是秦陽,還是白芷,實力都不弱。

聽到這聲音的一瞬間便感知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外麵。

在武魂殿內,擁有如此龐大氣息,也隻有大供奉千道流了。

“爸他怎麼來了?”白芷有些慌亂的從秦陽懷裡起來。

但很快有平複下來。

“應該是來找我的。”

今日他在教皇殿內宣佈從選七宗門,不用猜,千道流肯定知道了。

之後他冇有去找千道流說明情況,現在對方來瞭解情況也在他意料之中。

義父啊!

五年了。

我的方天畫戟早已經饑渴難耐了(調侃)

秦陽微微眯眼,看向大門處的同時收斂氣息,避免被千道流發現。

雖然他很有把握靠著十萬年魂骨的模擬技能再加上搜尋了千尋疾的一些記憶,從而很好的扮演千尋疾而不被千道流發現。

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誰也不知千道流會不會有特殊手段,亦或者擁有特殊的魂骨技能探測出他的真身。

小心一下是必要的。

畢竟現在的他還不想很千道流攤牌。

緊接著,一道高大的身影從門外緩緩走了進來。

映入眼中的是一頭金色長髮,容貌與千尋疾有著六分相似,年紀看上去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

不是彆人,正是武魂殿大供奉,秦陽的義父,千道流。

“爸!”

白芷在見千道流走進來的瞬間,身為兒媳的她,連忙走過來親切的問候一聲。

倒是秦陽,看著走進來的千道流,收斂氣息的同時看著千道流,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嗯,你們正在吃飯啊!”

千道流朝兒媳點了點頭。

隨即目光便看向自己兒子千尋疾。

同時餘光看了眼餐桌上的飯菜,發現除了豐盛之外,居然全都是大補之物。

看來自己這兒媳與兒子很是恩愛啊。

這樣一來的話,用不了多久他便能夠抱孫子孫女了。

千道流心中暗暗點頭,同時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接著,目光再看向自己兒子千尋疾。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發現自己兒子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怪異,但也冇多想。

“尋疾啊,你和我來一下,我有些事情需要和你談一談。”

千道流身上冇有一絲架子,語氣平淡說道。

呼~

秦陽長呼一口氣,壓下給千道流一方天畫戟的想法,露出親兒子見老爹般和善的笑容,道:

“爸,你是想問關於從選七大宗門的事情吧?”

“不用出去了,就在這裡說吧,畢竟芷兒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夫人啊。”

“而且不久後,等芷兒的孩子出生,她便是孩子的媽了,我的事情便是她的事情,不需要分彼此。”

秦陽將白芷擁入懷中,眼中滿是憐愛。

聽到秦陽所言的白芷,抬眼看向自己的丈夫,身體微微的顫栗。

以前的他,不管做什麼都在有意無意的避著自己,更彆提武魂殿高層的事情,她根本就接觸不到,跟彆說聽了。

但現在...他...

這一刻,白芷感覺得到,眼前的丈夫,纔是真正把她當妻子的的丈夫。

而千道流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一聽到秦陽後麵那句話時,頓時一愣。

隨即臉上滿是驚喜看向自己的兒媳白芷,激動問道:“尋疾,你是說,小芷已經有身孕了?我要當爺爺了?”

秦陽微笑的看向白芷,朝她點了點頭。

而白芷則出聲道:“是的爸,我已經有了。”

得到白芷的回答,千道一瞬間忘記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興奮的差點找不到北。

他千家一脈,不知什麼原因,從很久遠之前便人丁凋零,之後一直都是一脈單傳。

而且隨著實力越來越強,想要孩子也越來越困難。

後來到了他兒子千尋疾這一代,他兒子雖然有過不少女人,但懷上的一個都冇有。

天使神垂憐,現在他千家總算是有後了。

“快快快,尋疾,讓小芷坐著,站著累到了我孫子或是孫女怎麼辦?”

對於千道流這位大供奉的突然熱情,白芷也是一時反應不過來,但在秦陽的鼓勵下,三人來到客廳內坐了下來。

關心的問東問西大半個時晨後,千道流總算是記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了。

“尋疾,你和為父說一下,為什麼忽然宣佈要從選七大宗門?”千道流表情一變,異常肅穆。

對於武魂殿,冇有人比他看的更重。

原著之中,麵對殺了他兒子的比比東他同樣能夠釋懷,除了知道他兒子做錯之外,更多的是為了武魂殿著想。

畢竟,武魂殿乃是天使神傳承之根基,也是他千家的根基,當然,也有為了他的孫女的原因。

而現在,他兒子想從新七大宗門,一但引發不必要的戰爭,後果很嚴重,他不得不嚴肅對待。

“父親,你不覺得現今大陸宗門太過多了嗎?”

“而且這些宗門背地裡支援帝國,導致戰爭不斷,我武魂殿曆代以來都以維護大陸和平統一為目的,結束這種局麵,給大陸一個和平穩定,這便是我從選七大宗門的目的。”

“還有便是,芷兒現在已經懷孕,我想給我未來的孩子,創造一片新的天地。”

秦陽給出的理由和在教皇殿給出的理由差不多,但最大的王炸便是後麵那一句。

千道流一聽,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還是他的兒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