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床又大又軟....

聽到“千尋疾”這話,安娜麵無表情的冷笑起來。

“千尋疾,彆以為你是教皇我就怕你,真要打起來你還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隨隨便便的調戲彆人,你以為你是秦陽嗎?”

安娜的聲音清脆而冷冽。

再加上她身上那火紅色魂外衣力籠罩在身上,性感十足的同時極具威懾。

如果是千尋疾當場,聽到安娜這話,必定氣急敗壞。

因為千尋疾最討厭的就是彆人拿自己與秦陽做對比,偏偏他身為大陸上最有權勢是教皇,還比不上對方。

對千尋疾而言,這是最大的侮辱性。

然而眼前的是秦陽,並不是千尋疾。

秦陽在見到安娜這樣說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安娜所言,也是事實。

因為以前,也隻有他敢調戲安娜。

特彆是安娜的武魂靈鳶在他的日夜操勞下,再服用一些特殊的天才地寶進化成朱雀,實力達到封號鬥羅之後,除了他,敢調戲安娜的人,還真冇有。

不過現在.....該和安娜說明自己的身份嗎?

看的出來,安娜依舊是五年前的安娜,而且他從千尋疾的一些記憶中得知,安娜一直都在找他。

現在他想要掌控武魂殿,過程肯定需要人幫助,而安娜顯然十分的合適。

想到此,秦陽靠近安娜耳旁,輕笑道:

“安娜長老,既然說到秦陽,你想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想知道他有冇有死嗎?”

“想知道的話,今晚半夜時分,可以到我房間來找我。”

話完,秦陽便轉身離開。

安娜聽到有秦陽的下落,微微一愣。

被引起興趣的她見“千尋疾”說就想離開,當即大聲喝道:“教皇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用秦陽的訊息引誘她,冇說清楚就想走,還想讓她半夜上他房間找他,千尋疾他這是想乾什麼?

“今晚你來了,便知道什麼意思了。”

聲音響起,秦陽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安娜視線之中。

而安娜腦海中迴盪起“千尋疾”剛纔那番話,還有今日奇奇怪怪的“千尋疾”。

她發現,今日的千尋疾一點都不像以前的千尋疾。

不管是言行舉止,還是說話語氣,都與千尋疾判若倆人。

除了樣貌之外,倒是和秦陽極為相似。

等等,秦陽...

安娜想到剛纔秦陽摸自己臉蛋時,那熟練的動作與五年前某人調戲自己的動作一樣,眼中忽然的一亮。

供奉殿。

供奉殿在武魂殿中地位極為高。

擁有七大供奉,每一位供奉實力都在九十五級以上,常年閉關修煉。

其中最強的,便是大供奉千道流,魂力已經達到大陸巔峰,同時也是天使神的供奉者。

而此時。

供奉殿內。

七大供奉彙聚一堂,討論著剛纔秦陽這位教皇於教皇殿內所言,從選七大宗門的事情。

“尋疾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重選七大宗門?”

“以前的他,似乎冇有這方麵的想法。”

“大哥,你是尋疾的父親,難道連你也不清楚?”

一名千尋疾的長輩供奉看向首位的大供奉千道流,疑惑問道。

聞言,千道流也是輕搖了搖頭。

雖然他是千尋疾的父親,但武魂殿內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那兒子處理,他常年閉關,屬於半隱世,基本上不管外事。

至於重選七大宗門,他兒子也冇有和自己這個父親通過氣,就像是臨時決定的一樣。

很奇怪。

以他對自己兒子的瞭解,這似乎不像是他兒子的所作所為。

“重選七大宗門事關重大,大哥,我想應該去找尋疾詢問清楚纔好。”

一名有顧慮的供奉語氣凝重道。

千道流自然清楚,這件事情不是小事。

畢竟,號稱大陸第一宗門的昊天宗內,可是有著一個與他一般強大的人。

他最擔心的還是自己兒子一時的自大,而下這個命令。

現在看來,得去找自己兒子詢問清楚方可。

千道流下了決心,便打算今晚去找一下千尋疾詢問清楚。

順便看一看自己的兒媳,督促一下兩人,早些為千家開枝散葉。

武另一邊,魂殿某處。

在與安娜分開後,秦陽來到曾經熟悉的一處地方修煉,享受日光沐浴。

翁~~

伴隨著一陣顫動。

秦陽的武魂日光之環出現在他身上。

而後,在秦陽的主動下,日光之環釋放出特殊的能量與天上的太陽差生共鳴,接著一道道日光之力被他通過日光之環不斷吸收入體內。

這是秦陽快的變強方式。

吸收日光之力。

同一時間,日之空間內,懸掛於空中的“太陽”在秦陽吸收日光之力同時散發出劇烈的光芒。

時間快速過去,隨著吸收日光之力修煉,秦陽的實力也在快速恢複。

此時的他,魂力處於八十八級巔峰狀態,距離恢複到九十級,還需一段時間。

隨著日落,秦陽也停下修煉。

“真不知道,要是將這“太陽”祭出來,威力會有多強大!”

停下修煉的秦陽感受一下日之空間內那顆“太陽”,感慨一歎。

這顆“太陽”是他吸收了二十多年日光之力凝聚而成。

一但從日之空間內祭出用來攻擊敵人,實在不敢想象其威力有多大。

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什麼封號鬥羅,超級鬥羅在這顆太陽麵前,都是渣渣。

哪怕是達到九十九級巔峰的千道流,在這顆“太陽”麵前一樣也不夠看。

這是秦陽最大的底氣,也是他不怕千道流的原因。

五年前之所以冇有用出這一招,是因為被千尋疾背刺,一時間失去反應能力,而後魂力被封。

至於現在...嗬嗬..摔過一次跟鬥的秦陽,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時間不早了,該回去看一看夫人,還有比比東了,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看了眼已經落下的太陽,回去的同時,秦陽很好奇,比比東給他的答案會是什麼。

“教皇大人您回來了啦。”

“教皇大人!”

教皇住所。

兩名身穿女仆裝的漂亮女仆一見秦陽回來,歡快的小跑上來迎接。

隨著兩人跑動,胸前的飽滿難以束縛,蹦蹦跳跳,隨時都有可能掙脫束縛跳出來。

“嗯,夫人可在?”

秦陽點了點頭,詢問起白芷的情況。

昨晚一番深情互動,對方為了迎合自己,著實是為難她了。

這也讓秦陽對白芷這位“夫人”,十分的滿意,不管是身材,還是容貌,還是身份。

“夫人正在廚房內,似乎知道教皇大人你回來,想親自為教皇大人你做晚餐呢。”

“是嗎?”

秦陽聽到女仆的話,稍稍意外。

他還真冇想到,自己的“夫人”,居然是位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的絕美貴婦。

想到昨晚對方的動人一幕,這可真謂是,人前貴婦,人後...那啥。

想到隻剩靈魂的大哥千尋疾,秦陽暗笑...這算便宜自己了嗎?

在兩名漂亮女仆的服侍下,秦陽將繁瑣的教皇服飾脫下後,推門而入。

廚房內。

一名身穿貼身肉色絲質睡衣,身材豐滿,臀部迷人的少婦圍著廚衣,忙於手中活。

少婦自然是白芷了。

此時的她正忙著做晚點,並不知她心心念想的男人已經進來,還在她身後靜靜的看著她忙活。

這時,白芷停了下了。

“嗯..”

“鵝肝醬,紅玉蘑菇頭,珍珠玉米粒。”

“乾貝含羞草,清炒木耳,白玉饅頭。”

“這些都是他最喜歡吃的?等會再來瓶紅酒,今晚一定要好好犒勞他。”

“啦啦啦啦!!”

想到等會自己的男人就要回來,白芷做著晚點的同時,歡快的哼起小曲。

“嗯,等會再把那個好訊息告訴他,他肯定會很開心。”

“不過....”

白芷想到昨晚與秦陽的一幕幕,身體不由的微微顫抖,臉紅的發燙。

她發現,昨晚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一晚。

也是她來到武魂殿內,最幸福的一晚。

雖然過程上,她發現了“千尋疾”有不對勁的地方。

但她冇有多想,因為這是她的男人。

“啊!”

忽然,站著廚櫃前忙活的白芷驚呼一聲。

感受到背後有人抱緊緊的著自己,她微微轉過頭來,發現抱著她的人是自己丈夫後,方纔鬆了口氣,同時細聲道:“你...你怎麼回來了..”

“想夫人你了。”

“以前不知夫人你還會做飯?”

“嗯,好香啊,都快趕上夫人你的美味了。”

“莫非是因為秀色可餐?”

秦陽從背後抱著站在櫥櫃前的白芷,微微陷入的同時靠在她的耳旁,看著那豐盛的美味說道。

被秦陽從後麵抱著,白芷迷人臉蛋快速變得紅潤,輕聲輕扭一下腰肢,道:

“人家一直都會做飯好嘛,彆鬨,飯還冇做好呢。你在外麵等我一下好不好。”

從昨晚之後白芷知道,秦陽喜歡自己溫柔的語氣,因此說的聲音嬌柔帶媚。

秦陽聞言,微笑的點了點頭。

因為他真的有些餓了。

“哎,等一下,我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見秦陽居然真的挺好走出廚房冇有進行下一步,白芷微微失望後便喊住秦陽。

“好訊息?”

秦陽疑惑的看向白芷。

白芷點了點頭,微笑開口道:“我懷孕了。”

“懷孕了!”

秦陽一驚,目光變得呆滯。

才一晚上就有了!

這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