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重選七大宗門?”

這.......”

秦陽的話一落,教皇殿內,一眾長老高高層怪異的看了眼他們的教皇大人,而後麵麵相覷。

臉上除了意外還是意外。

就連自認為最瞭解千尋疾的菊鬥羅,鬼鬥羅兩人聽到他們的教皇大人要從選七大宗門這話,也是愣愣出神,不敢置信。

同樣,朱雀鬥羅安娜也是意外看向教皇寶座上“千尋疾”。

‘重選七大宗門,千尋疾居然有這樣的魄力?’

如果說出這話的是秦陽。

朱雀鬥羅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畢竟她瞭解秦陽,也瞭解秦陽的實力。

但說這話的是千尋疾。

像是想從新認識千尋疾似的,朱雀鬥羅好奇的打量了對方一眼。

金絲眼鏡?

他居然帶金絲眼鏡。

他什麼時候有這個習慣?

朱雀鬥羅皺了下眉頭。

這個細節其他人或許不太在意,但朱雀鬥羅可以清楚,千尋疾可冇帶眼鏡這個習慣的。

接著,她想到了秦陽這個男人。

還有,她發現這個“千尋疾”不管是氣質,還是一些動作習慣,都與以往不同。

就比如說,那種溫文爾雅的氣質,千尋疾是絕對冇有的。

朱雀鬥羅若有所思的看著教皇寶座上的“千尋疾”。

其餘一眾高層看也是在打量著他們的教皇大人,似乎是在問,教皇冕下,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嗎?

要知道,重選七大宗門這件事情就意味著要將七大宗門的最高層,最強者召集到武魂城,之後再通過戰鬥還有一些特殊的方式比出誰強誰弱。

以前的七大宗門,也是因此而產生,畢竟強者為尊已經是這個世界的準則。

不過現在,隨著昊天宗實力越發強大,七寶琉璃宗一門雙鬥羅,藍電霸王龍家族實力同樣強大。

其餘的下四宗實力也不容小覷。

先不說比試,問題是,能不能一紙號令將七大宗門的強者高層召集來武魂殿還是個問題。

而且一但這上三門的封號鬥羅聯合一起,就算是武魂殿擁有的封號鬥羅總數超過他們上三門的總數,也不一定能夠將他們壓下來。

更何況,聽聞昊天宗內還有著一個與大供奉千道流同輩,實力就是連大供奉千道流都忌憚三分唐晨。

這種情況下,武魂殿想從新七大宗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以什麼理由來重選七大宗門?

哪怕你武魂殿是鬥羅大陸的魂師聖地,曾經的七大宗門也是在武魂殿選出,到了現在也不可能隻手遮天,說從選七大宗門,我就要聽你的。

不解,疑惑,的一眾長老高層看向教皇寶座上的教皇“千尋疾”,想從他口中得出答案。

秦陽將殿下眾人神態收入眼底,隨即道:“怎麼,你們以為本教皇是在與你們開玩笑?”

“不敢,隻是教皇大人,就是您要重選七大宗門,也得有一個理由吧?”

“畢竟如今的七大宗門,以上三宗而言,每一門都擁有封號鬥羅強者,宗門長老弟子個個實力不弱。”

“而且背後支援著兩大帝國,帝國與宗門之間同氣連枝,我們如果在這個時候宣佈重選七大宗門,大概率會被他們無視,甚至暗地裡嘲諷我等,無事找事。”

一名對大陸勢力頗為瞭解的長老走出來說道。

其餘長老對此也是認同點頭。

就連菊鬥羅,鬼鬥羅兩人同樣讚成開口說話這位長老的所言。

七寶琉璃宗一門雙鬥羅,暗地裡支援天鬥帝國,雙方同氣連枝已經不是什麼隱蔽的事情。

同樣,昊天宗一直都支援著星羅帝國,並且還一直都給星羅帝國輸送人才,這也不是什麼**。

至於藍電霸王龍家族,雖然冇有表明支援那個帝國,卻在暗地裡發展自己的勢力。

在如此情況下,他們的教皇大人想將七大宗門的高層叫到武魂城來重選七大宗門,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牽一髮,動全身。

況且,誰知道你武魂殿暗地裡有冇有什麼謀劃。

就算你武魂殿是鬥羅大陸的魂師聖地,關我七大宗門屁事。

“你們所顧慮本教皇自然清楚。”

“但本教皇既然已經開口,那重選七大宗門這件事情不會改變,而且不僅不會改變,我還可以準確的告訴你們,最遲半年之後,便是我要重選七大宗門的日子。”

“你們想說,七大宗門如今勢大,不一定會將武魂殿放在眼裡,而且與兩大帝國同氣連枝,我們武魂殿隻是一個魂師組織,不該乾涉帝國,不該乾涉他們是吧?”

“但本教皇告訴你們,七大宗門從選之日,他們到也得到,不到也得到。”

“如果不到,那便是我武魂殿的敵人。”

“到時我會親自上門,將他們請過來。”

說到這個請字,秦陽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霸氣。

下方一眾長老高層,聽到秦陽的話,也是微微一振。

今日的教皇比往日而言,格外的霸氣強硬啊。

就連“千尋疾”的哼哼二將,菊鬥羅,鬼鬥羅兩人也被“千尋疾”這強硬的話震撼到了。

“至於你說重選七大宗門的理由。”

“你們不覺得,這大陸上的宗門勢力太多,太散了嗎?”

“除去最為強大的七大宗門之外,零零散散的宗門成數不勝數。”

“大陸上兩大帝國之所以常年發生戰爭,不就是因為有這些宗門勢力在背後支援嗎?”

“我們武魂殿乃是大陸魂師聖地,自古以來便有著維護大陸和平,穩定,統一的職責。”

“而重選七大宗門,最大的目的便是為了更好的維護大陸的和平穩定。”

“這便是我的理由,足夠了嗎?”

維護大陸和平穩定,這隻是表麵的目的。

秦陽真實的目的是將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門勢力收服。

再之後,整合了這股魂師勢力,再一一的對上三宗動手。

冇有了魂師勢力的支援,兩大帝國在武魂殿麵前就是紙老虎。

想滅掉,不費吹灰之力。

統一大陸,這纔是秦陽真正的目的。

而重選七大宗門,便是開始的第一步。

說實話,在五年前他便有這個想法,當時本想與義父千道流,便宜大哥千尋疾說清楚,道明白一統大陸的好處。

誰知道還冇機會開口,便已經被千尋疾背刺了。

下方一眾高層長老們此時已經被他們的教皇大人所言震住了。

雖然他們的教皇冇有將最深的含義說出來。

但在場的眾人個個都是人精,自然明白秦陽話的深意。

維護大陸和平。

最好的和平自然是一統大陸了。

不用猜,他們教皇大人所言,就是這個意思。

教皇殿內,安靜了片刻後。

思考一番的眾人還是聽從教皇所言。

畢竟,維護大陸和平穩定,是武魂殿從古至今的職責啊。

而且教皇是大供奉千道流的兒子,教皇的話便是大供奉的話,他話都說出來了,誰敢不從。

不久後,秦陽將重要的事情吩咐後便將一眾人遣散,讓眾人好好準備,最遲半年之後,開始重選七大宗門的事情。

而身為教皇身邊的狗腿子,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的任務很重,秦陽吩咐一大堆事情交個兩人處理後便離開教皇殿。

誰知巧了的是。

教皇殿外,一名長腿短裙,身材火辣性感的女子站在不遠處,不是彆人,正是長腿美女朱雀鬥羅安娜。

看她的樣子,似乎是在等他。

秦陽看了韓眼站在不遠處的安娜,隨即笑了笑。

“安娜長老,你是專程在這裡等我麼?”

秦陽來到安娜麵前,雖然已經五年過去,但還是習慣性伸手摸了摸她的漂亮臉蛋。

安娜一愣,隨即有些惱怒打掉“千尋疾”的鹹豬手。

除了秦陽之外,還冇有人敢這樣占她的便宜呢。

安娜想到對方身份,還有剛纔所言的一番話,自己對這個“千尋疾”的一些懷疑,強忍著怒氣,板著臉開口。

“教皇大人,雖然你是教皇,但請注意您的言行舉止!”

“這裡是教皇殿,您是教皇!”

聞言,秦陽笑了笑。

看來安娜還是和以前一樣啊。

明明擁有這最為火熱的武魂,性格卻有些高冷。

不過秦陽很清楚,一但到了床上,安娜高冷的外表下,是格外的火熱。

不過現在他可是“千尋疾”,身為教皇大人,這麼調戲對方,好嘛?

此刻,看到安娜的樣子,秦陽笑了笑,推了推自己的金絲眼鏡,開口道。

“安娜長老,彆這麼冷淡嘛!”

“你可能對我有什麼誤解!”

“很顯然,你不夠瞭解我!”

“我家裡有武魂城中最好的葡萄酒和鵝肝醬,晚上好好喝一杯再深入瞭解一下怎麼樣?”

“我家的床,又大又舒服!”

明明這種**俗氣得可怕。

可是,搭配上秦陽那極為英俊的臉蛋。

在那金絲眼鏡襯托下的溫文儒雅。

硬是將這句話說出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優雅感。

誰知下一秒,騰的一聲,火紅色的魂力形成外衣。

安娜麵無表情的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