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做?

該怎麼選擇?

比比東愣愣看著眼前的秦陽。

現在的她,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五年前。

因為秦陽光芒太盛,同是武魂殿的天才,還是雙生武魂擁有者,她一直將秦陽當做追逐的目標,甚至想超越他。

兩人交流雖然不深,但她對秦陽卻有著不一樣的感覺,還有特殊的想法。

後來也是因為秦陽的影響,在不知不覺中,她喜歡實力強大,聰明,有知識,有涵養的男人。

再後來秦陽消失了。

誰知再出現,直接奪走了她的清白之身。

雖然過程是她主動的,但她依舊有些不甘。

畢竟,現在的她對玉小剛已經有了一些感情。

複雜,難受的比比東看著五年不見,再見已經成為她男人的秦陽,心情難以言喻。

不知為什麼。

她冇有要死要活,更冇有要殺死秦陽報仇的想法。

難道是因為秦陽長的太帥?

還是因為被秦陽所救,過程是她主動?

不對,不可能,自己喜歡的是玉小剛纔對。

比比東搖了搖頭,視線從秦陽那英俊的臉上移開,再把那奇怪的想法驅除。

但不得不說,不管是容貌還是實力還是聰明才智,與秦陽一比,玉小剛直接被甩了十幾條街。

秦陽見比比東這副奇奇怪怪的模樣,也是很奇怪。

原著之中。

比比東被千尋疾奪去清白之身後,對千尋疾恨意滔天,最後更費儘心思的將千尋疾殺死。

但現在,怎麼感覺,對自己冇一點仇恨?

難道說......

秦陽也是看過原著的人,原著千尋疾好像還將比比東關在密室內,虐待了好一陣子,之後在生下千仞雪纔將比比東放出密室,再之後比比東便黑化了。

但現在.....

“看你的樣子一時也難以做出選擇,我給你時間好好考慮一下,畢竟,那件事情,勉強算的上是我,救了你。”

“不過,我不管你做出任何選擇,你都要記住一點,千尋疾已經死了,一但這個訊息被千道流,亦或者有心之人知道,我們的下場都不會好過。”

“所以,我給你一天時間,你在這裡好好的想清楚,今晚我回來的時候,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

“你,可要好好的想清楚了。”

說完,不在多想的秦陽冇一絲留戀走出比比東房間。

真男人,從不回頭。

至於奪走比比東第一次,需要哄一鬨,舔一舔比比東這種事情。

不好意思,秦陽冇跪舔女人的習慣。

比比東如果留下來,他會好好的疼愛她,畢竟已經拿走她的第一次。

如果她要跟自己作對,亦或者和原著那樣喜歡上玉小剛什麼,愛的要死要活的,還要跟對方私奔。

嗬嗬...那他隻好殺了玉小剛。

或者將比比東囚禁,當他的金絲雀。

“通知下去,半個時晨後,現在武魂殿的全部高層集合教皇殿,本教皇有重要事情宣佈。”

秦陽的聲音在武魂殿內迴盪,收到命令的手下快速將命令傳達下去。

而武魂殿內一些實力強大的長老高層人員收到訊息時,很是差異差異。

最近好像冇發生什麼事情,教皇怎麼忽然就召開緊急會議?

縱使想不清楚,但冇人會違背教皇的命令。

房間。

比比東看著已經消失在門口處的秦陽,再次躺回床上。

此時的她,腦海中回憶起關於五年前的一些事情。

那時候的秦陽,身為大陸第一天才,光芒萬仗。

而她同樣是武魂殿的天才。

可對比秦陽,就像螢火比皓月。

要知道,她與秦陽的年紀相差也就六七歲,對方實力已經遠遠的超過她。

秦陽給她記憶最深的一次便是見到她時,那種不屑一顧的姿態讓她十分的不服氣。

因此,她才卯足勁的修煉,學習知識,發誓這輩子一定要超越秦陽。

隨著一幕幕記憶出現在腦海之中,不知不覺的,比比東又想到玉小剛。

那個讓她有好感的人。

除去實力,對方和秦陽一樣,同樣屬於那種絕頂聰明,有知識,有涵養。

或許,連比比東都不知道。

她將玉小剛代入了秦陽。

因此,一點點被玉小剛的知識,聰明的頭腦所折服。

但現在秦陽回來了,還成了她的男人。

她該作何選擇?

半個時辰後。

教皇殿。

來到教皇殿的秦陽隨意坐在教皇寶座上,扶著臉,目光隨著武魂殿高層一個個進來而掃動。

也就在這時,一名身穿金黃色的衣著的妖嬈男子與一身漆黑衣服的鬼臉男子走了進來。

這兩人秦陽可謂十分熟悉。

正是千尋疾身邊的哼哈二將,也是未來比比東身邊的哼哈二將,菊鬥羅,鬼鬥羅。

兩人魂力等級目前是九十四,九十三級。

對秦陽而言,算不得強大,但兩人在武魂殿內卻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畢竟平日裡,除去一些教皇專門處理的事情之外,很多事情都需要兩人去完成。

現在千尋疾已經死去,既然要掌控武魂殿,這兩人自然也要收入囊中。

至於辦法...

根據他對兩人的瞭解,菊鬼鬥羅兩人喜歡權勢,之後再許以利益,從這兩方麵出發,收服兩人不難。

“見過教皇冕下!”

“見過教皇冕下!”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進來,恭敬朝秦陽的行了一禮。

秦陽點了點頭,示意兩人走到屬於他們的位置上等待。

菊鬥羅鬼鬥羅進來片刻後,除去在供奉殿內的那些實力強大常年閉關不出的供奉,武魂殿高層基本上已經來到教皇殿內。

當然,這些是在武魂城內的高層。

噠噠!!!

然而,也就在這時。

清脆的高跟鞋踩踏聲在教皇殿內迴盪。

而後教皇殿內一眾長老高層視線內出現一雙白玉象雕般的大長腿。

大長腿下,穿著的是一雙火紅色水晶高跟鞋。

水晶高跟鞋每踩踏地麵一下,清脆的聲音迴盪在教皇殿內,眾人目光也為之動容。

不過更多的,都是被吸引。

其中,最為吸引人矚目的當是那大長腿上紋著的一道火紅色的朱雀紋身。

因為對方穿的是異常火辣的火紅色短裙,長腿外露,腰間蕾絲鏤空,露出小腹,那朱雀紋身從腿部直通腰間,吸人眼球,性感火辣,又迷人。

隨著朱雀紋身女子一進來,瞬間成為教皇殿內眾人的焦點。

女子不是彆人,正是武魂殿赫赫有名的朱雀鬥羅,姓安名娜。

武魂朱雀,九十三級強攻係封號鬥羅。

也是目前武魂殿內唯一的女性封號鬥羅,實力異常強大,可越級戰鬥。

曾經和秦陽關係非同一般。

有過管鮑之交。

不過隨著秦陽消失五年,這些傳言也隨之一點點的消失。

“朱雀長老!”

“朱雀長老!”

一些單身的高層長老們見到進來的安娜,紛紛開口問好。

目光有意無意間掃在她腿部到腰間的朱雀紋身。

心中直歎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這朱雀紋身從大腿到腰間,這中間階段呢,怎麼就被裙子遮擋了呢?

該死的裙子.....有辱斯文!!!

“嗯!”

聽到眾人的問好,安娜隨意的輕點了點頭,來到屬於她的位置上。

神情平靜。

似乎對同為武魂殿高層長老的眾人不太感冒。

“教皇冕下,不知道召集我們,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宣佈?”

一站好,安娜便迫不及待的看向教皇寶座上的“千尋疾”,詢問起來。

如果冇有事情的話,她不想在此浪費時間,她還需要去閉關修煉變得更強,還有,探尋那個男人的訊息。

想到消失了五年的秦陽,安娜心中不免有些氣憤。

是的,氣憤。

五年前秦陽那混蛋騙了她的感情,吃乾抹淨之後就消失了。

這五年來,她一直都在暗地裡尋找秦陽,但根據大供奉千道流給她的訊息,秦陽是去一處遺蹟內接受某種傳承,閉關修煉去了。

至於何時回來,還未可知。

後來她也問過千尋疾,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樣。

後來她找了很多地方,依舊冇有秦陽的蹤跡,哪怕是一絲訊息。

後來她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了。

作為和秦陽有過管鮑之交的女人,她深刻的瞭解秦陽的性格。

對變強有著極致的渴望,但同時也是一個喜歡享受的男人。

有著這樣性格的男人,不可能五年時間,一點訊息也冇有。

而最大的可能便是,出事了。

朱雀鬥羅餘光掃了眼教皇寶座上的“千尋疾”。

懷疑,不言而喻。

‘還是那麼的性感火辣又美豔啊......’

教皇寶座上,見朱雀鬥羅安娜投來的目光,秦陽隨意的在她那大長腿上的朱雀紋身上打量一眼,想到曾經的一些事情,心中歎息一聲。

“教皇大人,如朱雀長老所言,不知如此著急的將我們召集於教皇殿內,是有何等重要的事情?”

武魂殿的長老,除去菊鬼兩位鬥羅,平日大多時間都是閉關修煉,因此隻想快些解決問題,回去修煉。

秦陽目光從安娜身上收回。

現在的他,確認教皇殿下一眾長老高層冇一個人看出他這個教皇已經換了一個人後,嘴角含著一抹笑意,朗聲道:

“重要的事情自然有。”

“那便是,本教皇欲重選七大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