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殿外。

安娜,比比東,菊鬥羅眾人並冇有進去,而是被秦陽留在外麵。

很顯然,在回到武魂殿的時候秦陽便已經知道千道流在教皇殿內等著他。

“安娜長老,你說他會不會有事?”比比東暫時放下對安娜的成見,擔心的問了聲。

安娜很相信秦陽,輕拍了拍比比東肩膀,用安慰晚輩的語氣道:

“大供奉的實力雖然已經到了九十九級,整個大陸上能夠與他匹敵的人可以說是冇有,但現在的秦陽可不是之前的秦陽,等級不僅到了九十六級,進階超級鬥羅,同時他身上的魂環配置,還有高等級魂骨的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這一點上,哪怕是大供奉也比不上他,所以,不用擔心。”

安娜很長輩的再拍了拍比比東肩膀。

“我纔沒有擔心,隻是...”比比東狡辯一聲,卻麵露愁容。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看了對方一眼,顯然也有些擔心。

畢竟千尋疾可是千道流唯一的兒子啊!

現在當父親在他們回來的第一時間找上門來,顯然已經知道真相。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等會裡麵會發生什麼?

他們武魂殿的大供奉與秦陽之間會不會真的發生一場真刀真槍碰撞?

被帶回來的阿銀,阿柔兩人在進了武魂殿之後便一直安份守己,根本不敢過多出聲。

特彆是阿銀。

她身為藍銀皇,天生擁有著極強的感知能力。

此時教皇殿內所散發出的那股恐怖的壓迫是她生平所見。

不僅僅是教皇殿內,整個武魂殿中,能夠那種給她一種恐怖的壓迫感的人起碼有十幾位。

在這種情況下,她能夠安安穩穩的站在這裡,已經用儘這輩子最大的膽子了。

教皇殿內。

秦陽一臉平靜看著麵前的千道流,怡然不懼。

千道流雙手後背,同樣看著秦陽,卻麵露覆雜。

他兒子囚禁義子,義子反殺了他兒子。

到現在,義子實力卻強大到連他都不一定拿的下。

是的。

現在他已經感受到秦陽身上那股強大的力量,哪怕他已經達到九十九級封號鬥羅,也冇有百分百的把握拿下秦陽。

這可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義父,許久不見,甚是想念!”

秦陽微笑開口。

“假惺惺的話就不用在這裡浪費時間了,現在我隻問你一句,尋疾是生是死?”

千道流依舊抱著最後一絲希望。

“死了,我親手殺的!”秦陽語氣平淡。

“是嗎?”

千道流閉了一下眼簾,眼底露出一抹悲傷,但很快便被他掩蓋。

在他睜眼的一瞬間,一道光芒從眼底飆射出,強大的威勢轟然迸發,整個教皇殿為之一顫。

鬥羅大陸最強者之一,九十九級封號鬥羅千道流,怒了。

“秦陽,哪怕你曾經是我的義子,這一次,你想好怎麼付出代價了嗎?”

一字一句包含著極致的怒意。

“嗬!代價!義父,你確定你收的起嗎?”秦陽一揮袖,同樣強大的氣勢對著千道流便轟了過去。

教皇殿內,兩人魂力爆發,氣勢對碰。

刹那間,整個武魂殿內所有封號鬥羅級彆強者紛紛停下手中動作朝教皇殿看去。

這一次,秦陽,千道流兩人冇有絲毫保留。

雖然論等級,秦陽比不上千道流。

可論力量,論爆發力,現在達到九十六級的他,加上日之空間內的“太陽”,就是再來一個千道流也比不上他。

氣勢上,他更不會輸千道流半點,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就是這一瞬間。

那種頂級強者之間的碰撞,哪怕隻是簡單氣勢,也讓整個武魂殿瞬間變得極為壓抑。

“大供奉和秦陽,真的要開打嗎?現在兩人都是武魂殿的最強者,一但開大,這對武魂殿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供奉殿。

餘下六位供奉感受到這強大的氣息,麵麵相覷時,對秦陽的強大再次提升一個階梯。

“或許,他隻是想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罷了!”二供奉金鱷鬥羅道。

論年紀輩分,整個武魂殿內冇有人比金鱷鬥羅更大。

就是千道流都是他看著成長起來的,對於千道流是什麼樣的人,冇有人比他更有發言權。

兒子千尋疾秦陽殺了,兒媳也被他給占了,武魂殿以後怕也是要落到他手中。

要不是確定兒媳白芷懷的是他千家的血脈,千道流怕是早就忍不住飛去乾掉秦陽了。

可他還是很理智。

因為千道流比任何人都要看重武魂殿。

而他兒媳白芷肚子裡的孩子,會讓他對秦陽妥協。

這是金鱷鬥羅的猜測。

教皇殿內。

秦陽看著麵前的千道流,拳頭一握,嘴角微微上揚,道:“義父,要打一場嗎?”

“你不知道,之前那昊天宗的唐鳴雖然有著九十七級的實力,可他實在是太弱了,連我一拳都抵擋不住。”

“說實話,現在我特想和你這位大陸頂級強者打上一場,試一試我現在實力有多強!”

“看一看,以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把義父你也給....打...死。”

千道流聞言,後背的雙手緊握成拳,眼中寒光一閃。

居然冇有一點隱瞞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

說他是狂妄呢,還是對自己的實力的自信?

千道流想起之前秦陽的一些事情,還有兒媳白芷現在肚子裡的孩子,對秦陽多了一份忌憚。

但他並不懼怕!

因為他是千道流。

“秦陽,我可以容忍你這一次,但也僅限這一次。”

“如果讓我發現你做出任何對芷兒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不利的事情,我會殺了你。”

“哪怕你曾經是我義子,我也會憑儘全力,毫不猶豫的將你滅殺!”

轟!

最後那一個殺字從他口中說出,千道流走了上前,隻是簡單的一步,可卻是將心中“殺子之仇”的怒意對著秦陽發泄出來,近呼怒喝。

現在,千道流他還是妥協了!

如同金鱷鬥羅所想。

他比任何人都看重武魂殿。

現在他兒媳肚子裡有著他千家的血脈。

之前他在天使神殿內的天使神鵰像中感受到一種奇怪的牽引,而那種牽引指向的就是白芷,或者說是她肚子裡的孩子。

在那一刻,他如同看到了希望。

成就天使神的希望。

在白芷的孩子冇有出生,冇有長大成人,冇有變強,冇有接受天使神的傳承之時,他會忍住,不會和秦陽發生衝突。

“希望你,好自為之!”

最後一聲警告,千道轉身離開。

秦陽看著千道流走出去的背影,笑了一聲。

殺他。

嗬。

那也得有那個實力才行。

不過也好。

到時候千道流不殺他,他也要解決掉這位義父。

至於白芷。

現在可是他的夫人,他想怎麼對待就怎麼對待。

與你千道流何乾。

“嗯,都四五個月冇見了,今晚應該要回去好好照顧一下夫人!”

“也不知道這麼久不見,她有冇有想我。”

“要是她晚上太過主動的話,我該怎麼辦?是拒絕呢,還是不拒絕呢?”

“哎呀,真的是,好傷腦筋!”

秦陽扶了扶額頭,搖頭輕笑。

他這話看著是在自言自語,可對於一些強者而言,想聽到秦陽的話太簡單了。

就不如剛走到教皇殿門口的千道流。

動作便忽然停頓住。

臉上露出一種難看的表情。

門口處。

比比東,安娜,菊鬥羅,鬼鬥羅等人都在外麵等候著。

在見到千道流出來時,他們算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秦陽與大供奉並冇有打起來。

可見到千道流忽然停下,麵色難看時,幾人心都提起一些。

“秦陽,希望你不要自誤!”千道流呢喃一聲。

而後目光撇了眼菊鬥羅,比比東眾人。

最後落在阿銀,阿柔這兩位女子身上。

他眼中有些差異,但還是直接離開。

不一會,秦陽也從教皇殿內走出來。

“真是可惜,本來還想試一試我這位義父的實力,冇想到他這麼能忍,我都有點佩服我這位義父了。”

秦陽的話讓比比東直翻白眼。

和大供奉打!

你是吃飽了冇事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