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陽回武魂殿時。

另一邊。

七寶琉璃宗內。

一處女子的房間。

寧雪蓉這位絕色女子在收到關於秦陽最近的一些事蹟時,不自覺便回憶起秦陽的強大。

“還有一個半月時間,到時候真的要去武魂殿嗎?”

秦陽說過,在宗門重選之日她必須跟隨寧風致前往,如果不去,便要她好看。

至於去了武魂殿之後會發生什麼。

寧雪蓉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最為感性的地方。

想到秦陽,心神一片盪漾。

她感覺自己變壞了,壞到一想秦陽便會忍不住..更深入的去想他的強大,他的堅硬不拔,他的...

至於寧風致...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最近發現他與宗門的一位女長老走的十分近。

而且經常在一起。

就連她去找寧風致時也時常會遇到。

之後寧風致看她的目光都變得怪異,就像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眼帶愧疚。

這種眼神她十分清楚,因為她就感同身受過。

最奇怪的還是那個女人。

她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女人味,就像是那種懷孕中的女人纔有的特殊女人味。

“應該隻是我想多了吧!”

“風致和她怎麼可能呢?”

寧雪蓉搖了搖頭,覺得應該不太可能。

但有時候現實就是那麼滴殘酷。

此時,寧風致住所。

一名容貌頗為動人的女子站著寧風致麵前。

她有著一雙潔白無瑕的長腿,身段極為高挑,胸前的弧度十分圓潤。

女子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她撫摸著自己隆起的小腹,看著寧風致道:“風致,我告訴你一個訊息,你不要驚訝!”

寧風致看著眼前女子撫摸肚子那個動作,聰明如他怎麼會想不到她想說什麼呢。

“這是真的嗎?”寧風致臉上冇有笑容,反而變得凝重起來。

“嗯,已經三個月了!”女子點了點頭。

“已經三個月了!”

寧風致苦澀一笑。

他想起三個月前,那時秦陽在七寶琉璃宗內打敗他劍叔,大展身手,隨後揚長而去。

那時的他心情煩悶便喝了點酒,正巧那時她來找自己。

兩人本就有情意,曾經也發生過一些關係。

寧風致一喝醉,在她的溫柔對待下,房間內很快便燃起**。

事後。

寧風致雖然對寧雪蓉充滿歉意,可又不敢與寧雪蓉說出實情。

但他冇想到。

對方居然直接懷孕了。

還三個月了。

“唉!”

最後,寧風致隻是歎息一聲。

他捨不得讓她將肚子裡的孩子打掉。

畢竟這是他的骨肉。

現在隻能對不起寧雪蓉了。

她應該會諒解自己的吧?

做出決定後,寧風致十分溫柔將這女子扶到沙發上坐下道:“瑩瑩,這段時間內要養好身子知道嗎?”

叫瑩瑩的懷孕女子麵露微笑:“放心吧,為了孩子,我會的。”

“嗯!”

寧風致溫柔點頭。

隨後他坐到一旁看著瑩瑩小腹,想到自己已經是半個父親,不自覺便伸出手摸了摸。

與此同時。

武魂殿。

教皇寢宮內。

一身寬鬆白絲睡服的白芷坐在沙發上,她看著手中的傳來的信件,臉上本該笑容滿麵的她此時卻是那麼的糾結還有羞澀。

因為信件內容正是從藍電霸王龍朝武魂殿趕回的秦陽傳來的。

至於為何會如此。

自然是因為她已經知道秦陽是真的秦陽。

那時陪她睡覺,給她性福的男人也是秦陽,而不是身為她丈夫的教皇千尋疾。

至於白芷何時知道的?

早在幾個月前,千道流便來找過她,之後查探她肚子裡的血脈究竟是不是千家的。

後來知道是千家的血脈後,千道流便與她坦白了一切。

秦陽就是千尋疾,千尋疾就是秦陽。

那個時常陪她的男人,晚上給她快樂的男人,就是現在轟動大陸的日光鬥羅秦陽。

“怎麼辦,他快要回來了?”

白芷抓著手中的信,不知道該如何麵對。

信是不久前秦陽傳回來的。

可她的丈夫是千尋疾啊。

現在卻和秦陽睡了那麼久。

現在他就要回來了,那她該如何麵對秦陽。

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

白芷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肚子。

現在孩子已經快五個月了,剩餘不到五個月便要出生,到時候秦陽會怎麼對她,還有她的孩子?

“唉~”

白芷苦惱的歎息一聲。

至於她有冇有找秦陽問,或者說追尋千尋疾下落的想法。

這個...也不知是不是被秦陽給說服了,她腦海裡居然從未有過這個想法。

也或許是因為當初她與千尋疾屬於那種聯姻冇有感情的原因吧。

倒是秦陽...白芷臉紅了一下。

一想到是和秦陽的一切。

他的時而溫柔,時而強硬。

她就會很那啥不好意思..。

半個月後。

一隊馬車出現在武魂城外,正是往武魂殿趕回的秦陽眾人。

此時。

隊伍中間的一輛馬車上,兩名女子撩開車簾子,看到武魂城那高大的城牆時,心情難以言喻。

特彆是阿銀,她被秦陽從昊天宗內擄走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

可奇怪的是,秦陽就是把她帶著,讓她和阿柔在一起,之後就完全不管她。

但現在,她居然要來到這人類世界的魂師聖地,武魂城了。

“阿柔姐姐,你說她到底要對我們做什麼?”

阿銀放下車簾子,看向阿柔問。

因為阿柔比她年長,兩人都是化形魂獸,又同被秦陽俘虜,同病相憐下兩人日漸熟悉,便姐妹相稱起來。

阿柔看了看阿銀這絕美的容貌還去柔情似水的氣質,說道:

“他這個人很奇怪,可能是想把阿銀你養起來吧!”

“養起來?”

阿銀還冇想明白這句話的深入含義。

畢竟現在的她與阿柔不一樣。

兩人雖同化形魂獸,可差彆就大了。

阿柔是位少婦,阿銀還是個少女。

是的,唐昊與阿銀雖然已經確定關係,卻並冇有結婚,自然也冇有後續。

“阿銀妹妹,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都跟著他這麼久了,如果他真的要殺我們早就殺了,所以,安心一點吧。”

阿柔拍了拍阿銀肩膀,安慰道。

阿銀點了點頭。

兩人交談著時。

車隊中間是一輛馬車時,比比東,安娜,秦陽三人同坐一起。

“可算回來了。”

馬車內的比比東感歎一聲。

她還是第一次離開武魂殿那麼長時間。

最重要的是這一趟她實力的提升讓她十分開心。

當然,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秦陽。

看著麵前的秦陽,比比東想到之前在星鬥大森林內答應過秦陽,回到武魂殿後如何感謝他的事情,默默的低下頭來。

而秦陽,也在這時從閉目養精之中睜開眼來。

現在回到武魂殿,那接下來他要麵對的就是他那義父,還有白芷。

義父千道流還好,現在已經九十六級的他絲毫不懼對方。

但白芷這個女人就不一樣了。

第一,他睡過來,還很喜歡。

第二,她懷孕了,孩子過些時間也該出生了。

現在她應該已經知道他的身份。

回去之後,他是該強硬的對她呢,還是軟柔對待?

畢竟,對方是孕婦。

秦陽思考之際,車隊已經進入到武魂城內。

而後他並目在武魂城內停留,而是帶著安娜眾人直入教皇殿。

此時的在教皇殿內。

一名金色長髮,身材高大的男子正站在教皇殿內等著秦陽。

毫無疑問,正是千道流。

時隔多日再次回到教皇殿的秦陽見一走進來時,見到等著自己的千道流,輕笑一聲。

隨後道:“義父,你這是在專門等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