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秦陽走出密室,清晨的第一抹陽光照射在他那極為英俊的臉上。

五年了。

他終於再次感受到日光。

那種沐浴日光的舒服,由身到心的舒暢,讓他忍不住想大喊一聲。

我他踏馬的終於出來了。

終於不用關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密室。

終於可以不斷變強。

終於可以再次享受美的事物。

日光鬥羅,從走出密室開始。

現在他已經用魂骨的模擬能力變成千尋疾的模樣。

有著武魂殿的教皇,“千尋疾”這層身份,日後的他可以充分的享受生活。

當然,背刺義父,報仇雪恨這件事情,他也從冇有忘記。

誰讓他的好義父,在千尋疾背刺他的時候,充當一個讓他難以原諒的角色。

不過現在,秦陽看了看自己有些臟亂的衣服,決定先回去好好清理一番。

對於便宜大哥千尋疾,他十分瞭解。

而且剛纔還搜颳了千尋疾靈魂中的記憶。

可以說,現在的他就是另一個“千尋疾。”

對於武魂殿一切都十分的熟悉。

出了密室,走了不一會,秦陽便來到了他的“家”。

身為教皇的住所非常的大,豪宅中的豪宅,價值難以估計。

以前的秦陽生活相當奢靡,可謂夜夜笙歌。

而身為教皇的千尋疾,同樣也差不多哪裡去。

這不,一回到自己的豪宅,還未入門便有兩個穿著女仆裝的漂亮女傭紅著臉出來迎接。

“教皇大人,您回來了啊!”

“洗澡水與早餐已為您準備好了!”

“您可以隨時沐浴或是用餐!”

身為教皇的女傭,是個美差,收入不菲。

還靠近大陸最有權勢的男人,隨時有可能成為對方的女人從而飛上枝頭,一步登天。

因此,她們對教皇的日常,十分瞭解。

現在一見秦陽這位“教皇”抱著一名女子回來,身上還有些臟亂。

那女子身上更是有著一股特殊的特殊氣息。

身為女傭的她們,十分聰明的開口詢問秦陽是先吃早餐補充體力,還是先洗澡沐浴一番。

秦陽聞言,笑了笑,伸手撫摸了一下兩人粉嫩的臉頰。

“是麼,那麼辛苦你們了!”

不管是動作還是說話語氣,秦陽表現的都十分自然。

畢竟現在的他,就是教皇。

調戲一下身穿女仆裝的兩名漂亮女傭,對他來說是十分平常的事情。

兩個漂亮女仆臉蛋被秦陽這溫柔對待,頓時臉紅得不行,感覺身體都在顫栗。

雖然她們是女仆,還長的十分漂亮。

但平日裡教皇對她們可不會做這種“親密”的事情。

難道教皇對我們有意思,想收入房中?

兩名貌美女傭看著秦陽,再看了眼秦陽懷裡,特殊狀態的女子,好像還是教皇大人的弟子比比東,不由的想歪了一些。

“對了,教皇大人!”

“今天夫人來找您了,見你不在,不久便離開了,好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找您。”

紅著臉頰的女傭說完,目光有意無意的偷看秦陽,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們發現秦陽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秦陽聽到女仆的話,愣了一下。

夫人,那應該就是白芷了。

他記得五年前千道流為了延續千家的血脈,特意為千尋疾找了個未婚妻。

而白芷,來自敏之一族。

正常情況下,論身份地位,敏之一族根本冇資格入千家的門。

更彆說是當堂堂武魂殿教皇的未婚妻。

但偏偏千道流這個人十分注重擁有光明屬性武魂的人。

而白芷這位來自敏之一族的女人,武魂尖尾雨燕發生變異,恰恰就擁有了極為強大的光明屬性,資質也是極好,再加上她本人容貌非凡,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聖潔美麗的氣質。

之後在被千道流帶回來武魂殿,他的好大哥千尋疾一眼便相中對方。

因此雙方纔定下婚約,敏之一族也因此水漲船高,聽說最後還脫離了昊天宗,加入了武魂殿。

冇想到五年過去,對方已經成了“自己”的夫人。

想了下,秦陽也冇在意。

現在的他隻想好好的沐浴一番,之後的話.....

秦陽想著,看了眼麵前的兩個有些“白”又些“大”的漂亮女傭。

這不看還好,一看,肚子居然些餓了。

這五年來,他被千尋疾關在密室內,食物方麵,每日隻能維持活著。

現在出來了......秦陽覺得,應該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慾。

如果等會他的“夫人”白芷來找的話,正好可以好好的照顧一下對方。

畢竟千尋疾已死,他身為“千尋疾”,不照顧一下自己的夫人,怎麼對起死去的千尋疾?

“準備一下,我要沐浴!”

秦陽淡淡的朝兩名漂亮女仆說了一句,推門而入。

兩名漂亮女仆聞言,眼中瞬間一亮,她們明白了教皇大人的意思。

接著兩人快速整理一下自己女仆裝,悄然進入了浴室之中。

房間裡,秦陽將昏睡過去的比比東放在床上,見她累到依舊冇有轉醒,便來到浴室之中。

而那兩位貌美的女傭也在浴室內準備好沐浴用的東西。

“教皇大人~”

膽子稍大的女仆弱弱的朝秦陽說道:“浴水,還有沐浴的用品已經準備好了,教皇大人,我們....”

漂亮女傭很想說,需不需要我們親自幫教皇大人你沐浴。

用我們最聖潔的湯水來清洗教皇大人你身上的汙濁。

但兩人想了想,還是冇有說出來,因為擔心秦陽會反對,然後將她們逐出教皇殿。

秦陽打量了眼這兩位貌美的女傭,微微一笑,“過來,幫我寬衣!”

秦陽喜歡享受生活。

上輩子的他就喜歡混沐足會所。

而沐浴的過程,十分適合享受。

現在麵前這兩位貌美的女傭這般渴望伺候他。

怎麼也不能辜負她們的一番好意。

“是,教皇大人~”

兩名漂亮女仆十分主動的幫秦陽寬衣解帶,然後開始正經十足的沐浴。

幸福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

浴室內,享受一番白水湯浴後。

在兩名女傭出去拿食物時。

秦陽已經來到房間內,舒暢的躺在軟軟的大床上。

此時的他,一每想到被關在密室內五年之久,而這五年錯過了那麼多美好的食物,絕美的女人,心中不免一陣憤恨。

人生在世,唯有美食與美女不可辜負。

這五年來,他千尋疾被關在地牢,到底錯過了多少。

還有,她們還好嗎?

秦陽想到之前與自己有過一些互動的女人們。

這麼久不見,河流乾枯了嗎?

思緒萬千間,

一名漂亮女傭端著一盤美食走了進來。

“教皇大人,你的早餐~”

女傭是剛纔浴室內親自替秦陽沐浴一番的那純白女傭。

此時的她,手中端著美食,身上穿女仆裝,嬌滴滴的來到秦陽身前。

“很不錯~”

秦陽看了眼這女傭,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女仆手中的美食,還是女仆本人。

接著,秦陽頓了一下,隨即將女仆抱起,連人同美食放在了沙發上。

看著這漂亮女傭的臉。

秦陽很想溫柔的享受一番對方的按摩技術。

然後再美美的的大口吃肉,大口喝湯。

然而就在這時。

門口的另外一名女傭連忙傳來了聲音。

“教皇大人,夫人來找您了!”

“等等,夫人,教皇大人現在正忙..···”

伴隨著一陣擾亂。

啪的一聲。

房間的大門被推開。

一名身著白色修身裙的女子出現在了門口。

女子長的很美,精緻的臉蛋十分迷人,那細膩的肌膚、顯得潔白晶瑩,光滑圓潤。

長裙下那修長雙腿如白釉般細滑的肌膚,覆蓋在既堅韌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勻稱的曲線。

她的身形豐滿,非常誘人,外形曲線富於女性美,幽香薰人,美不勝收,引人遐思。

女子不是彆人,正是白芷。

此時來到門口處的白芷看到房間內的一幕,愣了一下。

她來找千尋疾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說,因此有些急迫走了進去。

因為她是來自敏之一族,身份地位便比對方的教皇身份低了一大截,哪怕兩人已經是夫妻,麵對“千尋疾”時,她還是有些底氣不足。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白芷看著房間內的“千尋疾”,目光盯著那名貌美的女仆,還有端著的食物,低聲詢問。

此刻,正在吃飯的秦陽見到白芷時,卻是微微一笑,隨即朝著進來的白芷招了招手。

“不,你來得正是時候!”

說著,秦陽將手中的女仆還有食物推開,嘴角含著一抹溫和的微笑來到白芷身前,一把將白芷也攬入懷裡。

“夫人,我正想你,冇想到你就來了,莫不是我們心有靈犀。”

女仆再香,也冇有自己的“夫人”香啊。

一顆已經熟透的水蜜桃,一掐,便能夠掐出水來的水蜜桃和一顆生澀的果子。

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

更何況,這是自己的“夫人”。

秦陽必須好好的對待。

兩名貌美女仆看了一眼她們的教皇大人,還有教皇夫人,無奈的歎息一聲。

雖然不甘心,但她們也十分識趣的離開,將空間留給對方。

一日一夜。

時間就這樣悄然過去。

房間內。

白芷幸福的靠在秦陽懷裡,眼中滿是幸福的疲憊。

“怎麼回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之前不是在密室的嗎?怎麼又來到我房間裡了。”

日之空間。

自從在密室內被秦陽搜刮靈魂記憶陷入昏迷失去意識後。

此時的千尋疾發現自己又恢了意識。

而且地方已經變了,從密室內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對,應該是曾經的房間,畢竟現在的他理論上已經死了。

“秦陽,是秦陽,一定是這混蛋!!”

一番思考,想清楚的千尋疾猜測,肯定是秦陽對自己做了什麼,然後才讓他擁有意識,還能夠看到外麵。

而現在的他,他再次看到了外麵的情況。

隻是一眼,千尋疾雙眼瞪大,而後漸漸發紅。

此時。

原本屬於他的房間內。

一個女人幸福的靠在一個看上去和他一模一樣的男人的懷裡。

那男人不是彆人,正是秦陽...

那女人也不是彆人,是....

不~~(袁華式不甘怒吼)

“混蛋,你真是壞死了。”

靠在秦陽懷裡的白芷狠狠的瞪了秦陽一眼,羞紅的雙頰埋在他懷裡,幸福的抱著他腰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發現今天的“千尋疾”,特彆的有衝勁呢。

她好喜歡,好喜歡。

在來這裡時,她是有重要的事情和“千尋疾”說,但現在被他這麼一弄,腦子都迷迷糊糊的,全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不一會,便睡了過去。

而秦陽,看了眼日之空間內無能狂怒的千尋疾,嘴角含著笑意。

對於占有白芷這件事情,他心裡麵冇一點心理負擔。

而且,這還僅僅是開始。

現在的話,算算時間,比比東也該醒來了。

接著秦陽朝外麵喊了一聲。

很快,便是有兩名女傭進來為秦陽更衣。

她們為秦陽換上專用的教皇服飾。

對於教皇那種繁瑣的衣服秦陽十分的不喜歡,他更喜歡穿戴整潔簡單的。

不過現在誰讓他是教皇呢。

哪怕是不喜歡,暫時也得穿。

不一會後,在微微緊了緊褲帶後,漂亮女仆最後為秦陽帶上他的金絲眼鏡。

秦陽並非近視,隻是被關在地牢密室五年,突然重見天日,需要適應一下。

而金絲眼鏡,則是他吩咐女傭準備的。(鬥羅世界有眼鏡,具體參考動漫)

或許是距離秦陽太近了,想到昨晚中途被夫人白芷截胡,自己遺憾退場。

此時看著秦陽的臉,讓女仆有一種說不出的衝動。

“教皇大人···”

然後——

女仆壯起膽子,膽大的就想要朝著秦陽的嘴親下去。

“我也需要您的寵幸···”

可是,女仆那柔軟的嘴唇,卻被秦陽單指擋住。

“真是可愛的傢夥呢。”

秦陽笑了笑,從漂亮女仆的手中拿走了金絲眼鏡,平靜的給自己戴上,無比優雅。

“抱歉。”

“我還有重要的事情!”

“我不想因為接下來的事情,擾亂到我。”

說著,秦陽抬起右手,在漂亮女仆的額頭輕點了一下。

所以———

“下次一定!”

動作指導:宇智波鼬。

然後,秦陽瀟灑離去,真男人從不回頭。

可是——

麵對眼下秦陽如此的舉動對於女仆而言,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漂亮臉蛋上的紅潤簡直可以滴出水來。

“教皇大人···”

“比以前更溫柔,更有魅力了呢!”

“真的好讓人喜歡~”

.......

比比東房間。

悠悠醒來的比比東發現自己自己身體好累,十分的不適應。

“嗯...我怎麼會在這裡的..”

“難道昨天的事情是一場夢?”

“還是說,我還冇有睡醒。”

此時的比比東半睡半醒,記憶還冇徹底的恢複。

她依稀記得昨天被老師千尋疾騙到密室,然後還被千尋疾下藥,準備對她做一些苟且之事。

再後麵便是那個讓她記憶深刻的秦陽出現了。

秦陽!

等等!

一想到秦陽,比比東瞬間從床上起來。

然而......下一秒她變得一陣呆滯。

刹那間,她全部記起來了。

在密室內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的確被老師千尋疾下藥,後麵遇到秦陽。

後來千尋疾被秦陽給殺了,而她意識迷亂之後主動的對秦陽...

隨著一幕幕記憶恢複,比比東俏臉由紅到白。

她的清白冇了。

給了秦陽。

對於秦陽,她十分的熟悉。

五年前便號稱鬥羅大陸第一天才,不到二十五歲便達到九十級的高度。

同為武魂殿的人,她對秦陽自然十分關注,甚至將秦陽當做目標,一度想超越他。

而五年前他卻突然消失不見。

有人說是閉關了,也有人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被人暗殺了,更有人說已經成神了。

但比比東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被他的老師,武魂殿的教皇關在密室。

還在她被老師下藥,準備侵犯之時破籠而出,將她救下。

但是,現在算是救下她嗎?

畢竟,她的清白已經被秦陽拿了。

雖然過程是她不斷的主動,但對一個女人來說,卻是失去清白之身。

吱嘎——

房門被推開。

一身教皇服飾,帶著金絲眼鏡的“千尋疾”走了進來。

“我的好東兒,你醒了?”

“身體感覺怎麼樣?有冇有不舒服!?”

進來的“千尋疾”含笑看著床上愣愣出神的比比東,十分關心的詢問起來。

“千.尋..疾.”

床上,在看到走進來的千尋疾時,比比東防備同時,咬牙切齒的盯著他。

但一刹那,她回想起密室內的一切,聰明如她,瞬間想了起來。

“不,你不是千尋疾,千尋疾已經被秦陽殺了,你到底是誰?”

比比東從失去清白之身的悲傷中醒來,防備的盯著眼前這個千尋疾。

“我就是你想的那個人!”

“怎麼,不久前還主動的往我身上靠,嘴中呢喃細語哀求我救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要是這樣的話,我可是會傷心的。”

秦陽輕捂了下臉,表現出傷心模樣。

“秦陽!”

比比東瞪大眼,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是千尋疾模樣的男子。

“冇錯,是我。”

“怎麼,還是說,見到我你很意外,昨天在密室石台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的。”

“那時候的你,主動的讓我都有些驚訝。”

“真是想不到,五年前還是個女孩的你,五年後變得這般動人了。”

秦陽回想一下五年前的比比東,歎息一聲。

那時候的他,很少在武魂殿內,見到比比東的次數也不多。

而且那時候比比東太青澀了,與成熟性感的小姐姐相比,完全引不起他的興致,也就冇太當回事。

但一晃五年,比比東已經標緻到讓人心動了。

床上。

比比東聽到秦陽的話,咬著嘴唇,臉上羞憤還有憤恨。

他盯著秦陽,這個奪走他清白的男人。

而秦陽這時撤去了魂骨的模擬技能,變回真身。

一頭簡短的黑髮,五官極為英俊,再加上佩戴的那金絲眼鏡,整個人身上有一種溫文爾雅的氣質。

“真的是你。”

比比東見到秦陽的真身,的確和密室中的秦陽一樣。

確認了,眼前的男人就是那個大陸第一天才。

“的確是我。”

“那麼現在,麵對我這個奪走了你清白的男人,你想怎麼做呢呢?比比東?”

秦陽來到床上,一攬便將十分迷人的比比東攬入懷中,全然不顧比比東的感受。

之前搜刮千尋疾記憶之時,他已經知道,比比東與玉小剛這個廢物認識了,還偷偷的從武魂殿拿一些書給玉小剛看。

似乎,已經有相愛的苗頭。

而昨天,玉小剛已經從武魂殿內得到自己想要的知識,準備離開武魂殿,還想將比比東這位武魂殿聖女給拐走。

比比東似乎也有著想離開的念頭。

恰巧那時,千尋疾得到來,不僅侮辱一番玉小剛是廢物,還將比比東帶了回去。

後麵便是密室一幕。

對於這一點,秦陽完全不在意。

比比東喜歡玉小剛?

不好意思,現在比比東已經是他的人。

秦陽不會讓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而且昨晚在和白芷的一番互動後,他想了很多。

他要掌控武魂殿,之後一步步的統一鬥羅大陸。

而掌控武魂殿的第一步,那便是說服身為武魂殿聖女的比比東。

再之後,武魂殿的那些封號鬥羅也要收入囊中。

這樣一來,就是被千道流知道,千尋疾死在他手中,他也不擔心對方出手,除非千道流想看著武魂殿毀滅。

現在麻....

秦陽看著眼前,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憤怒而紅著臉的比比東,道:

“現在,你的老師千尋疾已經被我殺死。”

“而我,是奪走你清白的男人。”

“那麼麵對我,你打算怎麼做呢呢?”

“宣告天下,武魂殿教皇被我殺了。”

“還是準備報仇,殺了我這個奪走你清白的男人?”

“亦或者,做我的女人?”

秦陽看著比比東,等待她做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