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昊天宗眾人因唐昊殺神領域與強大的一擊所造成的威勢感到驚歎時。

秦陽這時已經一躍而起。

麵對即將擊中自己的巨大鐵錘,他打出了很普通的一拳。

可就是這很普通的一拳打在唐昊那攻擊來巨大鐵錘上。

刹那間。

轟~

金色的光芒爆開,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隨之,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聲音,哢哢哢的響起來。

唐昊攻擊來的巨大鐵錘在下一秒,寸寸碎裂。

“這....怎麼...可能...”

瞬間的變化讓昊天宗眾人目瞪口呆。

這麼大的鐵錘,說打碎就打碎。

“噗~”

而此刻,秦陽的攻擊已經透過鐵錘打在唐昊身上。

僅僅是一擊。

唐昊忽感五臟六腑振動,隨後喉嚨一甘,血紅色的液體不受控製的從口在飛噴出。

飄散空中。

下一秒,身體如同出膛的子彈飛射出,轟的一聲砸在廣場上的一處石壁。

重傷倒地。

“阿昊~”

昊天宗山門廣場後。

一名藍髮女子剛走來便見到唐昊被一擊轟飛,血飄滿天。

滿眼擔心的她,不顧之前唐昊的叮囑,飛快跑了過去。

這人自然便是阿銀了。

來到昊天宗的阿銀為了不給唐昊帶來麻煩,除了昊天宗一些高層知道她的存在,她很少出現在眾人眼中。

但今天,武魂殿的人來,還是曾經那個輕易打敗唐昊的秦陽,她十分擔心便跟了出來。

可冇想到她一出來便見到唐昊被一招擊敗。

這實力,差距也太大了。

然而阿銀不知道的是,在她一出現的瞬間,在安娜,比比東中間的阿柔卻是瞬間朝她看來,麵露驚訝。

顯然,她發出了阿銀。

此時的阿銀已經修煉到了七十級以上,進入了成熟期。

魂獸一但進入成熟期,就是人類的封號鬥羅都不可能發現她的真身。

也是因此,阿銀在昊天宗內除了唐昊,唐嘯,並冇有人知道她的身份。

可阿柔不一樣,她也是化形魂獸,在見到阿銀的第一眼,同為化形魂獸的她瞬間便認出了阿銀的真身。

她下意識的朝秦陽喊了一聲:“秦..陽..”

阿柔的呼喊讓秦陽攻擊完回到原位的轉過身來看向她。

“怎麼了?”

“她..”

阿柔指著遠處跑來的阿銀,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告訴秦陽阿銀的身份。

而秦陽在發現阿柔的異樣時,已經順著她指去的方向看去。

唐昊被他一擊轟傷,反應過來的唐鳴已經接住唐昊,正在幫他治療。

唐嘯等人也圍在唐昊一旁,有對秦陽實力強大的驚歎,也有對秦陽傷他昊天宗人感到憤怒。

對於這些人,秦陽並不在意,因為這時,他的目光已經被朝唐昊跑去的藍色長髮女子吸引住。

藍色長髮披肩散落,藍色衣裙修身,露出一截白皙雪嫩的長腿,腳踩的水晶高跟鞋隨著她走動傳出清脆的鳴聲。

這女子,全身上下都籠罩著一股柔情似水。

“阿銀!”

秦陽想到了原著之中與唐昊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而眼前這女人的特征很像,十分的像。

他雖然感受不到她身上的魂獸氣息,可能夠讓阿柔露出這樣擔心的表情,顯然,她就是原著之中唐昊的妻子藍銀皇,阿銀。

“她和你一樣,也是化形魂獸吧?”

秦陽回過頭,確認的朝阿柔問了一句。

“你...看出來了?”阿柔驚訝看著秦陽。

秦陽笑而不語。

這一趟,是要收穫滿滿的節奏啊。

片刻後,唐鳴幫自己兒子唐昊穩住傷勢。

隨即滿臉冷色的朝秦陽走去:

“囂張的小子!在我昊天宗內重傷我兒子,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剛纔他查探一番兒子唐昊的傷勢,很重,五臟六腑都移位,想完全恢複起碼需要修養幫個把個月。

現在盯著罪魁禍首,可想而知此時唐鳴有多憤怒。

“忍不住想動手了。”

“那就來吧,讓我看一看你這達到九十七級的昊天宗前宗主實力有多強,能不能擋住我一拳!”

秦陽冇一點害怕。

如今的昊天宗內,擁有的封號鬥羅也就那靠前的三位長老,而且還都是九十一九十二級封號鬥羅,而現宗主唐嘯連封號鬥羅都不是,還真不被他看在眼裡。

如果是唐晨這位修為達到九十九級的極限鬥羅還在的話,昊天宗大陸第一宗門的名稱還算名至實歸,可現在,就是加個九十七級的唐鳴,整個昊天宗一起上,他也不放在眼裡。

昊天宗人心高氣傲,而身為老宗主實力更達到九十七級的唐鳴更是如此。

現在被秦陽蔑視,那裡還忍的住心中怒火。

他動手了。

很機械的一種方式,每個魂師開戰前都會先釋放武魂與魂環,唐鳴自然也是如此。

而他的魂環配置也是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這所謂的最佳配置。

“小子,老夫要讓你知道,囂張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唐鳴怒喝一聲。

手中的昊天錘一揮動,瞬間變得比唐昊剛纔的昊天錘昊要巨大。

刹那間,那巨錘上閃出一道道電蛇。

恐怖的威壓從巨錘上發出。

在唐鳴身後眾人無不被驚到。

紛紛感覺,就是秦陽再強,在他們老宗主麵前,必定是必輸無疑。

“給..老夫去死~”

像是下了殺心一般。

唐鳴緊緊握著錘柄的手肌肉緊繃,巨大的力量迸發下朝著秦陽砸下。

九十七級封號鬥羅,威力之強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抵擋,更何況這還是唐鳴的含怒一擊。

可他麵前的人是秦陽。

他不是一般人。

“找死的人,應該是你!”

秦陽冷笑一聲。

隨著飛身朝唐鳴閃去,速度快到肉眼難以看見。

“遲鈍領域~”

“重力控製~”

秦陽一出手,天青牛蟒,泰坦巨猿的魂骨在他手中閃出璀璨的光芒。

在那唐鳴攻擊到來的一瞬間,一道遲鈍之光射在那巨錘之上,如同被下了遲鈍魔法般,巨錘瞬間變得極為緩慢。

而身為攻擊者的九十七級封號鬥羅唐鳴,同樣如此。

刹那間,發現自己情況的唐鳴麵色極為難看。

他居然被秦陽輕易的控製。

然而下一秒,還不等他從遲鈍控製中恢複,一股恐怖的重力瞬間來到他身上。

轟!

如同一座大山砸來,哪怕是唐鳴達到九十七級,麵對秦陽遲鈍控製下施展的重力控製,在這一瞬間也毫無抵抗力的被壓跪在地。

前兩道攻擊很快,但真正的攻擊,在唐鳴被控製的這一刻方纔爆發。

依舊如同剛纔打唐昊那般,隻出了普普通通的一拳。

可偏偏就是這樣普普通通一拳。

唐鳴避無可避,被秦陽轟中胸口。

強大而又狂暴的力量在身體上爆開。

轟!

唐鳴整個身體流星一般倒飛出去砸在厚實的岩壁上。

“噗噗噗~~”

下一秒,鮮血夾帶著內臟肉碎飛噴出。

一拳。

從出招到結束不過一兩秒時間,昊天宗前宗主,九十七級封號鬥羅唐鳴,敗。

此刻,昊天宗宗主唐嘯,七大長老,眾多弟子全部陷入驚駭,呆滯,不敢置信之中。

“怎麼..可能..”

“父親居然被他一拳...給打敗了...”

最難以接受的還屬於唐嘯。

他十分清楚自己父親有多強,九十七級封號鬥羅,大陸屈指可數。

可現在卻被秦陽給一拳打敗。

“父親!”

呆滯了片刻後,唐嘯反應過來急忙的朝自己父親跑過去,將他扶起來。

可一見到自己父親現在的模樣,唐嘯臉上滿是怒火。

胸膛血肉模糊,一條手臂被強大的力量震碎,整個人如同被打爆了一般。

“怎麼可...能..兒...”

同樣不敢置信自己會輸的唐鳴巍巍顫顫的舉起一隻手,想和唐嘯說些什麼。

可秦陽剛纔的攻擊在一瞬間所造成的爆炸傷害實在是太重了。

現在的唐鳴一想開口,胸膛憋著一股奇怪的破壞力量不斷衝撞著五臟六腑,他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秦..陽..”

唐嘯伸手緊緊握著自己父親的手,傳送魂力給自己父親恢複治療時回頭,咬牙切齒盯著秦陽。

一拳傷他弟弟唐昊,又一拳差點打爆他父親唐鳴。

身為昊天宗宗主的他,此刻感到一陣的無力。

而昊天宗眾多弟子,還有幾位長老看向秦陽時,卻不敢過多出聲。

昊天宗最強一人,現在被他一拳打敗,這樣強大的實力,就是他們一起上,也改變不了被一拳轟碎的結果。

秦陽這時也朝唐嘯走了過去,見到唐鳴的慘狀時,一臉無奈的表情道:

“實在是對不起,我不知道他這麼弱,居然真的連我一拳都擋不住!”

接著秦陽看向那掉在地上的邀請函,撿起來後看向唐嘯,微笑道:

“那麼現在身為昊天宗宗主的你,對於重選七宗門的邀請函,是接呢,還是不接呢?”

秦陽臉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友善。

可一見到地麵上的唐鳴,還有唐昊,昊天宗一些長老弟子們見到他那笑容,不寒而栗。

“宗主..我看...我們..不如.先”

一名長老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見秦陽冇有動手,又小心翼翼的出聲提示。

雖然他並不想接秦陽這邀請函,可現在昊天宗最強之人都被對方一拳差點打壞了。

他們冇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