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

見秦陽一行人已經消失在眼前,星羅皇帝一想到這些天的遭遇,憤恨的罵了一聲。

身為皇帝的他,何時遭受過這樣的待遇。

可恨的是,他實力不如人,否則的話早就將秦陽一行人殺之而後快。

“陛下,到那時我們真的要去參加那個什麼七大宗門重選?”

星羅皇帝身旁一名男子開口道。

男子是朱家家主,也是未來朱竹清的父親。

一名魂鬥羅強者。

“不去,你能夠抵抗的了秦陽,還有他身邊那三位封號鬥羅?”星羅帝國瞪了那男子一眼。

朱竹清爸爸尷尬的不說話。

對秦陽,他還真不是對手。

之前見到秦陽釋放出那魂環配置後,他直接被嚇傻了,更彆提動手了。

倒是她妻子...

也不知怎麼回事,這些天秦陽好像找過她妻子,也不知兩人交談過什麼。

“朕決定了,日後便由你朱家替朕前去參加吧!”

“啊!”

朱竹清爸爸愣了一下。

朱竹清媽媽也是有些差異。

但兩人都無法拒絕,隻能答應。

離開的秦陽一行人很快來到昊天宗外。

此時。

一處恢宏的山門佇立在秦陽視線之中。

昊天宗三個大字映入眼簾。

“昊天宗山門領地,閒雜人等不得入內,速速離開。”

因老宗主唐鳴出關,實力突破九十七級。

整個昊天宗弟子得知後,可謂是意氣風發。

現在見到一些不認識的人隨隨便便就想闖入昊天宗,身為關門弟子的他們一個橫刀便將其攔下。

至於冇有認出秦陽他們?

不好意思,他們還真不認識。

秦陽見狀,隨意看了菊鬥羅一眼。

“明白!”

菊鬥羅點了點頭走了出來。

自從突破到九十五級後,菊鬥羅整個人精氣神變得不一樣,走起路來都帶著一股意氣風發。

一個小小螻蟻,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在他麵前攔路

隨著菊鬥羅一聲輕哼。

他動手了。

轟!

一揮手。

一股強大的魂力擊出,幾名守衛山門的弟子冇一點抵抗力被擊飛,重重的砸在雕刻有昊天宗三個大字的巨石上,血流不止。

這一幕,讓山門上的其他弟子見到,以為是強闖山門,紛紛對菊鬥羅出手。

可麵對已經突破到九十五級菊鬥羅,這些弟子還冇過麵,便已經倒飛出去。

刹那間,昊天宗山門路上一片哀嚎遍野。

秦陽並冇有製止,而是直接往昊天宗上走去。

對現在的他而言,已經不再需要對待七寶琉璃宗那般客氣的對昊天宗。

男人有了實力,底氣夠強時,該強硬就是就強硬。

隨著秦陽往昊天宗內走去。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前方開路。

他身邊的是比比東,安娜,阿柔。

十五鳳梧衛殿後。

諾大的昊天宗山門守衛在他這二十來人麵前,毫無抵抗之力。

而這裡的動靜也很快傳入到昊天宗高層內。

昊天宗一些長老們也很快便知道,是武魂殿的秦陽來了。

“老宗主!”

“宗主!”

“老宗主!”

山門廣場,已經彙在一起的長老弟子見昊天宗老宗主唐鳴與宗主唐嘯,唐昊幾人到來,著急的迎上前。

唐鳴朝眾人點了點頭便看向山門下。

秦陽,菊鬥羅,鬼鬥羅幾人的身影也漸漸映入他眼簾。

“武魂殿,好一個武魂殿,居然敢闖我山門,傷我宗弟子!真是好大的威風!”

看著一個個宗門弟子在菊鬥羅,鬼鬥羅兩人手中毫無抵抗力的,要麼被轟飛,要麼直接被壓躺下,身為昊天宗老宗主的唐鳴怒了。

“秦陽!”

站在唐鳴身旁的唐昊見到那走上來的秦陽時,更是麵色複雜,還有無儘的戰意。

當初他與大哥唐嘯同敗在秦陽手中,現在他突破到魂鬥羅,對方卻變得更強了。

而一走上來的秦陽見到廣場上聚集的那些人,其中還有一兩個熟悉身影,淡定的邊走邊說道:

“看來我麵子挺大的,能夠讓昊天宗上下高層在此迎接我,著實令我受寵若驚!”

唐鳴走了出來,並冇有在意秦陽的話,眼中冷光閃爍道:“你便是那秦陽!”

“你又是那位?”秦陽見這老者實力不錯,卻並不認識他。

“連我都不認識還敢闖我昊天宗,小子,是誰給你的膽量!”唐鳴冷笑不止。

秦陽腦門上閃過一些問號,隨後回頭看向菊鬥羅兩人問:“你們認識他?”

“秦陽大人,他是昊天宗前任宗主唐鳴,傳言多年前便達到九十六級封號鬥羅,之後便一直閉關修煉。”菊鬥羅道。

“哦,昊天宗前任宗主,也好,既然前宗主,現宗主都在,也省的浪費時間了。”

“這是邀請函,不久後武魂殿將會在武魂城重選七大宗門,具體時間裡麵已經寫有,你們昊天宗身為上三宗之首,必須到場!”

秦陽語氣強硬,並冇有在意那滿臉冷意唐鳴,直接拿出邀請函,一道魂力附在邀請函上便朝唐鳴射去。

啪——

唐鳴伸手接著,撇了一眼邀請函上幾個燙金大字,不屑的哼了一聲:“笑話,重選七大宗門什麼時候輪到你武魂殿著手了,我昊天宗能夠穩坐大陸第一宗門,靠的是實力,豈需要你們武魂殿來選任!”

秦陽聞言,也是撇了眼唐鳴,語氣帶著一絲不屑:“你很強?可為什麼在我眼裡,一拳便可以打爆。”

秦陽的話讓唐鳴一愣,隨即滿臉怒意:“囂張的小子,老夫名揚大陸之時,你都不知在哪裡吃奶呢。”

“現在離開,我可以當做冇看見,否則,你能夠走上我昊天宗,不一定能夠走著下去!”

“哦~”秦陽笑笑,動作滑稽的回頭看向菊鬥羅,鬼鬥羅問:“我很囂張嗎?”

如果實話實說是囂張的話,他還可以更囂張的說,“在座的都是垃圾。”

菊鬥羅見秦陽問自己,著實不知該怎麼回答。

畢竟秦陽的話,的確有那麼一點點的囂張。

但是,秦陽現在是他頂頭上司,身為屬下怎麼可能會反駁頂頭上司呢。

“不,以秦陽大人的實力,一拳已經是高看他了。”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臉不紅心不跳回答。

比比東,安娜雖然冇有開口,卻十分同意的點了點頭。

身為見識過秦陽強大的兩個女人,對秦陽的實力不是一般的自信。

唐鳴見秦陽眾人那副藐視他,藐視整個昊天宗的說話語氣,氣極反笑。

“很好,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現在我倒是想見識一下,你如何一拳打爆我!”

就在唐鳴要動手之時。

唐昊走了出來道:“父親,讓我去試一試他的實力!”

“昊兒,你有把握?”唐鳴皺了下眉頭。

唐昊現在實力才八十一級魂鬥羅,對麵的菊鬥羅,鬼鬥羅,安娜,秦陽幾人顯然已經達到封號之上,他有些擔憂。

“父親,曾經我敗在他手,這一次哪怕再輸我也想與他打一場,否則心中陰霾揮之不去。”唐昊認真道。

“既然這樣,那你便放心去吧,我有在,不用擔心其他。”唐鳴自通道。

唐昊點了點頭,站出來後,目光看向秦陽,大喊道:

“唐昊,你曾經的對手!”

“這一次,我不會再輸給你!”

雖然知道秦陽很強,實力已經在封號鬥羅上,但唐昊自信自己實力同樣也很強,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的事情他不會做。

“敗在我手中之敵,從不被我視為對手。”

“唐昊,現在你這是自己找死啊!”

“既然這樣,我怎麼能不滿足你想心願呢!”

秦陽一步走出,身上強大的氣勢轟然朝對麵的唐昊壓去。

唐昊雖然心驚,但還是沉著應對。

隨之一股血紅色的領域以他為中心瞬間蔓延至百米範圍,抵抗著來自秦陽的威壓。

“...殺神..領域!”

“果然,唐昊從殺戮之都走出來的傳聞是真的。”

唐昊身後那些長老見到唐昊釋放出的領域,想到殺戮之都的恐怖,不免有些驚歎。

同時,擔憂少了一分。

秦陽見狀,卻是淡定一笑。

一個小小的殺神領域,一個連封號鬥羅都不到的唐昊,在他手中,撐的了一拳嗎?

嗡~

也就是這時,唐昊武魂昊天錘出現,黃黃紫紫黑黑黑黑八道魂環在身上閃耀。

“秦陽,曾經我敗在你手,而我為了打敗你,這些年我曆經磨難,九死一生,這一次,我不會再像上一次那般輕易敗給你。”

“昊天真身!”

“淩天,一擊~”

隨著唐昊一聲爆喝,他手中那柄昊天宗迎風即長,瞬間達到數十米之大。

這恐怖的鐵錘出現在上空,要是一輪砸下來,那強大的力量造成的衝擊能夠瞬間將整個廣場轟碎。

一擊準備妥當,秦陽毫不猶豫的朝秦陽攻去。

“不愧是我兒子!”

身後的唐鳴見唐昊出手,那強大的氣息令他滿意的撫了撫鬍鬚,同時心中擔心也少了些。

可麵對唐昊這全力一擊,秦陽卻是不屑一顧。

“唐昊,既然你主動找死,我怎麼好意思不成全你呢。”

秦陽看著唐昊砸下來的大鐵錘,淡定的一握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