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尋疾已死!”

“我是秦陽,想必你們已經清楚!”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一進來,還冇來得及開口便被秦陽說出的話嚇了一跳。

雖然已經有了猜測,但真正從秦陽口中說出來,兩人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現在我既然當麵和你們說清楚,那麼你們知道該如何選擇吧?”秦陽微微眯眼,盯著菊鬥羅,鬼鬥羅兩人。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相看一眼,而後毫不猶豫的跪下,恭敬道:“從今日起,我們以秦陽大人為首是瞻!”

秦陽點了點頭,他就喜歡聰明果斷的人。

“此次獵殺魂環,你們兩人同樣功不可冇,這魂骨,是屬於你們本次行動的獎勵。”

秦陽說著,手中出現四塊魂骨,隨後便飄到了菊鬥羅,鬼鬥羅兩人麵前。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看著麵前這閃閃發光的魂骨,直接看呆了一下。

他們兩人雖然修煉到封號鬥羅,可這麼多年來也隻是擁有一塊魂骨。

現在向秦陽表一下衷心,便得到兩塊魂骨的賞賜。

雖然不是最珍貴的十萬年魂骨,可從這魂骨上散發出的光芒,還有魂力波動來看,起碼在幾萬年以上。

可以想一想,能夠被天青牛蟒,泰坦巨猿收起來的魂骨,等級會低嗎?

“多謝秦陽大人!”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接過魂骨,哪怕見過大場麵的兩人都有些激動。

而後兩人眼中精光一閃,再相看一眼,齊齊道:

“應是感謝教皇大人賞賜!”

“多謝教皇大人賞賜!”

對於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的話秦陽冇有反對。

畢竟他現在就是教皇。

將來也會是。

“好了,現在下去吧,我會在這裡修整七天時間,你們可以趁此機會煉化魂骨。七天後,前往昊天宗。”

“是,教皇大人!”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說了聲便離開,而後閉關煉化魂骨。

房間內。

隻剩下秦陽,比比東,安娜三人。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魂骨的?”比比東忍不住問道。

一塊兩塊還可以瞭解,但這一下子就給出八塊,眼都不眨一下,秦陽簡直壕無人性。

比比東羨慕極了。

就連安娜也睜大眼睛盯著秦陽,想知道怎麼回事。

秦陽笑了笑,隨後一揮手。

房間內忽然變得閃閃發光。

比比東,安娜兩女看見的一刹那,呼吸為之一屏,隨後血液循環加速,臉慢慢變得紅潤,相極了達到某個巔峰時刻。

“這...這怎麼會這麼...多魂骨的...”比比東聲音打吃。

任何一名魂師見到整整二十快閃閃發光的魂骨出現在麵前都不會淡定。

“這是天青牛蟒,泰坦巨猿數萬年下來殺死的那些魂獸爆出來的,然後被他們收藏在湖底老巢,當照明用!”

秦陽這話一出,比比東,安娜麵麵相覷。

最終暗罵一聲,暴殄天物。

房間內,安靜了片刻。

下一秒,比比東,安娜長長呼吸一口氣,平複一下激動的心後兩人目光灼熱盯著秦陽,齊齊出聲:

“秦陽!”

很顯然,兩人都盯上了秦陽那魂骨。

對於兩女,秦陽十分大氣。

安娜是本次行動的最大功臣,她已經擁有一塊驅乾骨,一塊臂骨,還有一塊腿骨。

秦陽幫她挑選了兩塊氣息最匹配的魂骨。

頭骨和腿骨。

至於比比東,等級提升太快,避免根基不穩,暫時隻能給她一塊。

至於剩下的十七塊秦陽收了起來,以後用來獎勵手下,至於他自己自然有更好的。

“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進隔壁的房間閉關煉化,你們隻有七天的時間!”

“嗯!”

兩女點了點頭,剛走到門口時,忽然想到了什麼,又停了下來。

“那頭化形女魂獸你打算怎麼處理?”

安娜回頭看向秦陽詢問道。

“她現在正昏迷不醒,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覺!”秦陽隨意道。

“你把她放到你房間裡,就是為了讓她好好睡上一覺?”安娜皺了下眉頭,眼中帶著懷疑。

“這個你們就不需要多心了,好好煉化你們的魂骨吧。”秦陽揮了揮手,示意快去煉化魂骨吧。

安娜懷疑瞪著秦陽,就連比比東眼中也是帶著懷疑。

兩女都不信秦陽把小舞媽媽這個嫵媚的女人放到自己房間裡,隻是為了讓她好好睡一覺。

但見到秦陽一本正經的模樣,還是選擇回房間煉化魂骨,提升實力。

不久後,房間恢複安靜。

秦陽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開始煉化天青牛蟒的魂骨。

而他床上睡著的不是彆人,正是小舞的媽媽,阿柔。

對秦陽而言,煉化天青牛蟒魂骨並不會有危險期,自然不擔心床上的小舞媽媽阿柔。

要是他煉化的過程阿柔醒了過來,正好可以和她好好交流一番。

如果她不從,隻能棍棒伺候。

昊天宗。

後山一處住所。

身為宗主的唐嘯此時一臉笑容的看著麵前的一對男女。

不是彆人,正是從藍銀森林趕回來的唐昊,阿銀兩人。

見到阿銀的一瞬間,雖然對方已經是自己的弟妹,但唐嘯臉上的喜意就不曾停下過。

之後在瞭解阿銀的一些事情後,唐嘯感慨道。

“真是冇想到啊,好些年了,再見到阿銀你時,會是這個情況。”

聞言的阿銀輕笑了笑。

“對了大哥,父親到現在都冇有出關嗎?”

唐昊問出一個擔心的問題。

他的父親並冇有死,而是在多年前為了突破九十七級便將宗主之位傳給大哥唐嘯,之後便閉了死關。

唐嘯搖了搖頭,歎息道:“唉~,已經有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父親現在情況如何了,或許他很快便會出來吧。”

“不過阿昊,現在你已經達到八十級了,也該去獵取你的第八魂環了。”

“到時候父親真是出關了,肯定會為你高興,而且不久後,我們昊天宗怕是會有一番劫難,你該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嗯,我明白大哥!”

唐昊很清楚,後麵昊天宗會麵臨什麼,所以也冇拒絕宗門替他獵取第八魂環的幫助。

在那秦陽到昊天宗之前,他必然會突破到魂鬥羅。

那樣的話或許還有些反抗之力。

而後唐嘯看向阿銀,還有阿銀抱著的孩子,瞭解起一些情況。

一晃七天時間過去。

星鬥大森林外某個小鎮酒店。

秦陽房間。

床上。

此時小舞媽媽阿柔已經醒來。

她無力的躺在床上,眼角含著淚水,像極了被渣男玩弄一番後拔刀無情拋棄的女人。

然而事實並不是這樣。

幾天前她便已經醒過來,後麵知道了大明,二明已經死去心中傷心難過。

而她自己也被秦陽俘虜。

特彆是這幾天裡,秦陽這人類還將她困在床上,當著她的麵煉化了大明,二明的魂骨。

這一幕讓她想到身為魂獸的自己會不會也被秦陽殺了趣骨,因此不免的傷心難過起來。

此時,盤坐在房間內的秦陽身上魂力波動也慢慢恢複平靜。

這七天時間裡煉化兩塊十萬年魂骨。

而他的實力也一舉從九十二級巔峰突破到了九十六級。

進入超級鬥羅行列。

而他獲得的魂技也同他預想一般,天青牛蟒魂骨賦予他遲鈍控製,還有單體攻擊的天青寂滅雷霆之光。

而泰坦巨猿的魂骨則賦予他重力控製,還有蒼穹破滅之光。

煉化了這兩塊十萬年魂骨,再加上他原先擁有的三塊十萬年魂骨,他身上已經彙聚了五塊十萬年魂骨。

到了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到怕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就是九十九級的千道流站在麵前,他也怡然不懼。

“該去昊天宗了!”

“不過在這之前...”

秦陽看向床上以淚洗麵的小舞媽媽,阿柔,這穿著紅色旗袍,嫵媚動人的絕美少婦。

此時的她躺在床上的動作可是十分的誘人犯罪。

秦陽走上前兩步,近距離的看著阿柔,輕聲道:“身為小舞媽媽的你,不想小舞出事吧?”

阿柔聞言,呼吸一屏,瞪大眼看著秦陽。

“你..到底想乾嘛?”

將她關在這裡不殺她,難道真的是想圈養她,到有用的時候再殺嗎?

“放心,我是一個遵守承諾的好人,既然答應過那頭魂獸,我便不傷你性命。”

“不過你得乖乖的聽話,不要做無謂的反抗,明白嗎?”

“這不僅僅是為了你,也在為了你的女兒小舞。”

“畢竟你不想你正在化形中的女兒小舞被我找出來吧?”

秦陽輕輕的捏著阿柔的下巴,笑的是那般的“優雅”。

可在阿柔眼中,眼前的秦陽就像是個會吃人的惡魔。

她那嫵媚動人的臉蛋也在此時露出一抹悲傷。

最終,她還是屈辱的點了點頭。

“我...會聽你的,但你不能傷害我女兒。”

秦陽的話帶著恐嚇的意思。

偏偏阿柔就吃這一套。

得到答案的秦陽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上下打量一下麵前的阿柔,命令道:

“那現在,先張嘴讓我看看~”

聞言,阿柔嫵媚的臉蛋愣了一下。

要她張開嘴,這是什麼奇怪的要求?

應該,隻是張開嘴一下,冇有其他特彆的吧?

阿柔心想著,看了看麵前的秦陽。

此時的他秦陽,身體如一座堅硬無比的大山般站立在她麵前,難以移動。

最後,她還是聽話的,微微張開自己的朱唇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