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聽到這一聲“住手”,還是十分動聽的女人聲音。

秦陽動作停頓了一下。

如果是男人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但這女人....還是出現在星鬥大森林內的女人,應該是那個女人...接著他很配合的停了停,目光也看向聲音傳來處。

一個長的十分biu得fo的女子出現在眼前。

粉紅色的旗袍,潔白如玉的大腿,腳上踩著細紅高跟,嫵媚動人的臉龐…….。

這少婦.....能夠讓他的孟德之魂劇烈燃燒啊。

秦陽打量了一眼,隨即想到了某女。

“果真是你!”

“我還以為不在呢,冇想到現在居然出現了,可真的是...及時來送人頭啊。”

秦陽一眼便看出這少婦不是人。

長的這般嫵媚動人,實力在魂鬥羅級彆,毫無疑問,正是小舞的媽媽。

“柔..姨..你快跑....”

倒在地上的天青牛蟒終於緩過一口氣,見到小舞媽媽出現,還朝這實力恐怖的人類走來,竭儘全力的喊出聲。

然而小舞媽媽卻是毅然的站了出來,擋在天青牛蟒麵前直直盯著秦陽。

“人類,我能夠感受得到你實力很強大,就是我全力反抗也不是你的對手。”

“我也清楚,你的目的是為了獲得我們的魂環!”

“但是,你就算你實力再強也阻止不了我自爆。”

“如果我們自爆了,你什麼也得不到。”

小舞媽媽阿柔盯著秦陽冷冽說道。

“有意思,這個時候出現,居然是為了威脅我。”

秦陽看著小舞媽媽那嫵媚動人的臉蛋,感到十分的有趣。

向來都是他威脅彆的女人,現在居然反被一個女人威脅,還是小舞媽媽!

他,感到十分的好笑!

而也就是這時,秦陽身後傳來一聲轟響。

原來是安娜,菊鬥羅,鬼鬥羅三人已經將泰坦巨猿擊敗,現在更是聯手將泰坦巨猿那巨大的身體移動到來,落在秦陽身後不遠處。

秦陽回頭看了看那泰坦巨猿。

發現對方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

而造成泰坦巨猿半昏迷的正是胸膛前那個巨大傷口。

灼燒痕跡從胸膛直接貫穿到後背,可以想象得出安娜最後那一擊威力有多強。

“做的不錯!”秦陽讚賞道。

而安娜隻是點了點頭,也看向前麵地麵上奄奄一息的天青牛蟒,還有擋在秦陽麵前的小舞媽媽。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站在後麵同樣看著小舞媽媽。

被四名人類強者盯著,小舞媽媽卻是毫無畏懼站著。

她看了眼秦陽身後那重傷快要昏迷的二明,那好看嫵媚的臉蛋變得更加難看了。

“這應該就是你說的那頭柔骨兔了吧。”

“十萬年魂獸化形,再重新修煉到魂鬥羅,的確很不容易。”

“不過現在阻攔在我們麵前,真的好嗎?”

安娜朝秦陽問了句後,便看向小舞媽媽冷聲道。

小舞媽媽看的出來這裡是以秦陽為首,她並冇有在意安娜的話,深呼吸一口氣後,她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

她緊緊盯著秦陽,道:“放了大明二明他們,我給你當魂環!否則的話,我們寧願自爆,也絕不會讓你得到。”

小舞媽媽怕秦陽不答應,又道:“彆以為大明二明受重傷就做不到,魂獸自爆修為,隻需心神一念。”

“是嗎?嗬嗬!”

秦陽笑了笑,對小舞媽媽十分的感性趣。

能夠做出犧牲自己從而儲存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該說她聖母呢,還是偉大呢。

“柔....姨..”

地麵上,天青牛蟒艱難是喊了聲,希望小舞媽媽不要做傻事。

而快要昏迷過去是泰坦巨猿聽到小舞媽媽的話也憑藉著自己強大是意誌清醒了一些。

“它們叫你柔姨,嗯,你不會是叫阿柔吧,嘖嘖,能夠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我還挺佩服你的,不過麻....”

說到這,秦陽笑了笑,走到天青牛蟒前,指著小舞媽媽道:“要不我們換一種方式,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獻祭給我,然後我放了她,如何?”

此話一出,天青牛蟒,小舞媽媽,還有泰坦巨猿都為之一顫。

這個人類....

“怎麼,很難選擇?她可是想為了你們選擇犧牲自己啊!”

秦陽笑了笑,又看向小舞媽媽。

“哦,對了,你是不是還有一個女兒,叫小舞?”

“她不在這裡,而剛纔你也不在,可偏偏這個時候你卻出現,該不會..是你的女兒正處於化形中,被你藏起來了吧?”

“你..怎麼會..!”

秦陽的話就如同晴天霹靂般打在小舞媽媽身上。

她一聽,瞬間愣了神。

她不明白秦陽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女兒小舞,還知道她正在化形的?

然而也就是她愣神這一瞬間。

咻!

秦陽身影一閃便出現在小舞媽媽背後。

“柔姨...小心!”

天青牛蟒幾乎是用儘全力喊出這樣一句話想提醒小舞媽媽。

然而被秦陽的速度太快。

哪怕是一秒,已經足夠他做很多事情。

偏偏小舞媽媽就被他是話給嚇到。

砰!

不等小舞媽媽反應過來。

一擊手刀便已經打在她後背,強大的力量直接打入她身體某處出穴道,刹那間令她身體變得僵硬,動彈不得。

魂鬥羅級彆的小舞媽媽實力還是很不錯想。

而且還有著柔骨兔最特殊的魂技不滅金身。

要是真要打起來,小舞媽媽還是可以抵擋片刻秦陽。

但可惜的是,現在她冇有機會了。

秦陽隻是在她出神的一瞬間便將她控製,令她連自爆的想法都做不到。

而後。

砰!

又是一記手刀打在小舞媽媽身上。

毫無抵抗力的小舞媽媽身體一軟,直接朝地上跌去。

秦陽見狀,想到小舞媽媽那十分嫵媚動人的臉蛋,很紳士的伸出手,將小舞媽媽抱在懷裡。

“唉!”

“你這白送上門,我都不好意思不收。”

秦陽歎息一聲。

對小舞媽媽的“單純”感到好笑。

居然對敵人談條件。

白活那麼長時間了。

這一瞬間發生的事情令安娜,菊鬥羅幾人大感差異,不過一想是秦陽出聲,到是習以為常。

而後,秦陽懷裡抱著嫵媚動人的小舞媽媽看向天青牛蟒,微笑道:

“要不,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獻祭給我,我保證她會活著如何?”

之所以想讓天青牛蟒獻祭給自己,自然為了吸收起來更簡單,不會有什麼虛弱期,更不用擔心被偷襲什麼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雖然秦陽很相信安娜,但還有菊鬥羅,鬼鬥羅在,穩妥一點是應該的。

癱到在地麵的天青牛蟒聽到秦陽的話時。

麵色前所未有的難看,還有複雜。

它看了看秦陽懷裡的柔姨,想到以前的種種,還有正在化形的小舞,最終做出決定。

“人類,肉弱..強食,你比我強大....敗在你手我....毫無怨言。”

“雖然不甘心...就這樣死去!”

“可如果你...發誓不會殺柔姨...我願意獻祭給你..是...”

天青牛蟒艱難開口。

小舞媽媽名的確叫阿柔。

曾經的它被小舞媽媽救過,而後一直受小舞媽媽照顧,要不是她,它早已不在這個世上。

剛纔小舞媽媽能夠做到犧牲自己保護它和二明,它同樣可以做到。

至於二明...

天青牛蟒看了眼奄奄一息的二明,很顯然,對方已經下了必殺之心,想再救下毫無可能。

“好,我答應你,留下她性命!”

秦陽毫不猶豫答應道。

至於泰坦巨猿,那不好意思了。

“希望你..說話算數..人類強者!”

到了這一刻,天青牛蟒哪怕再不甘,隻能選擇相信對方。

畢竟,他已經冇有選擇的餘地。

而後,天青牛蟒用儘最後一絲力量發動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