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沉重的天青牛蟒撇了眼下麵,見到泰坦巨猿被朱雀,菊鬥羅,鬼鬥羅三人血虐。

此刻,它心中忽然生出暫避鋒芒,帶著二明逃跑的想法。

然而,秦陽卻是看出了天青牛蟒的想法一般。

忽地冷笑一聲:“到手的魂環,豈有被他逃走的可能?”

“你,還是給我死去吧!”

金色的閃光如同流星般在空中劃過。

秦陽身影眨眼間便已經來到天青牛蟒麵前。

“速度即是力量。”

“你有被“太陽”轟炸過嗎?”

聲音在天青牛蟒耳邊響起,秦陽拳頭上凝聚起的“太陽”已經朝著它軀體上轟下。

隨著“轟”的一聲爆炸。

哪怕軀體龐大防禦力恐怖的天青牛蟒也受不住強大的攻擊轟在身上,連連後退。

天青牛蟒腦海中瞬間閃過多個方案。

此時此刻它也明白,暫避鋒芒是不可能的了。

隻能與對方戰鬥到底。

擁有強大血脈的天青牛蟒實力自然不止這一點。

現在,全力爆發下。

遲鈍領域釋放,雷霆環繞周身,恍若雷龍降世。

“人類,給我去死吧!”

“寂滅雷霆之光!”

轟!

如同滅世雷霆降臨般,整個天空刹那間變成藍銀色,無數粗大的電蛇在天青牛蟒身上閃動,飛快朝著身前彙聚。

雷霆的攻擊速度很快,再加上遲鈍領域的瞬息控製,哪怕是秦陽此時此刻也難以避開。

眼見那滅世雷霆之光轟到身前。

秦陽卻是不急不慌的將雙手伸出,形成推波動作放在身前。

下一刻,如同超級賽亞人變身般,秦陽身上爆發出一股極為耀眼的金色光芒,原本黑色的頭髮在這金光照耀下如同變成金色般,沖天而起。

“日~光~波~”

嗡~~

一個金色光點在他手中凝聚,而後轟然變大,形成一道金色光波凝聚手中。

在那天青牛蟒的攻擊到來之時。

水桶般粗的金色光波轟然擊出,刹那間將天空染成半邊金色。

地麵。

攻向泰坦巨猿的安娜,菊鬥羅,鬼鬥羅三人動作忽然停住,愣愣看著天上那恐怖的金色。

就連受傷的泰坦巨猿,也是站在湖中,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盯著天上那金色光波。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攻擊...大明它..冇事吧..

泰坦巨猿心神不定。

與此同時。

小舞化形之地。

守著小舞化形光卵的小舞媽媽原本如同平常一般,打算給小舞輸送一些魂力蘊養一番小舞的化形光卵。

可突然間。

一陣轟鳴聲瞬間將她吸引。

她停下手中動作,轉頭看向外麵。

為了讓小舞安全的化形成功,她尋找的化形之地極為隱蔽,隔音效果也極為好,一般的動靜根本就傳不進來。

但現在不僅傳進來了,這聲音還異常的大。

而且,這動靜傳來的方向還是她們的家,大明,二明現在所在之地。

“這究竟怎麼回事?”

“難道大明二明打起來了?”

“不對,這動靜,怎麼感覺像是人類強者....”

小舞媽媽想到了什麼,忽然麵色一變。

她看了眼光卵之中正在蛻變成人的小舞。

迅速做出決斷。

“小舞,媽媽去看一看大明和二明,很快就會回來的,你等著媽媽。”

小舞媽媽摸了摸光卵,隨後朝著外麵走去。

光卵之中。

正處於化形中的小舞不知是不是預感到了什麼,剛剛蛻變成人類的小手伸了伸,想要叫住自己媽媽。

但還是晚了一步。

她媽已經離開。

小舞媽媽一出小舞化形的隱蔽山洞,那巨大的轟鳴聲更清楚了。

隨後她便看到了一個驚人的一幕。

整個天空染成了半邊金色。

這是何等的威力?

到了此刻,她已經確定,絕對是有人類強者進入到她家與大明,二明它們發生戰鬥了。

“不行,必須得去看看!”

“大明,二明,你們可不要出事啊!”

兩獸是她看著長大的,感情十分深厚。

擔心不已的她毫不猶豫跑朝戰鬥中心地跑去。

湖泊戰場。

此時天空上那金色已經慢慢消散。

站在湖泊中的泰坦巨猿盯著空中的動作還未回過神。

就連此時身上的疼痛在此時都忘記了一般。

不僅是它,菊鬥羅,鬼鬥羅,安娜三位封號鬥羅。

還有在遠處的比比東,十五名風梧衛也一樣僅僅盯著金光散去的天空。

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攻擊?

真的是人類可以發出的?

威力怎麼會如此的強大?

雲繞在泰坦巨猿,菊鬥羅眾人腦海中的答案還未解開。

空中,隨著金光散去。

秦陽的身影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那推波的動作依舊保持不動。

而他麵前作為被攻擊的對象天青牛蟒已經消失在空中。

一擊。

不僅僅將天青牛蟒最強單體攻擊寂滅雷霆之光轟碎,更是將天青牛蟒轟飛下地,砸入山體,生死不知。

這一招日光波屬於秦陽的自創魂技。

抽取日之空間內日光之力,同時吸收太陽之光凝聚形成的毀滅光波,威力無窮。

一擊轟飛天青牛蟒,在秦陽眼中並不值得驚訝。

畢竟天青牛蟒再強,還能比肩太陽不成。

秦陽推波動作收回,掃了眼還能夠活動的泰坦巨猿,朝菊鬥羅,鬼鬥羅三人,平淡道:“你們該解決它了!”

“是!”

麵對秦陽的命令,菊鬥羅,鬼鬥羅回過神來回答一聲。

特彆是一想到剛纔那恐怖的金色光波攻擊,完全生不出一絲其他想法。

而後兩人相看一眼,同意的點了點頭。

“安娜長老,等會給泰坦巨猿最後一擊就靠你了。”

菊鬥羅,鬼鬥羅朝安娜說了一聲後,身形飛速閃到泰坦巨猿上空。

“兩極靜止領域!”

隨著鬼鬥羅突然大喝一聲,一股與他平時釋放出黑色不同的色彩驟然從體內冒出。

那是燦爛的銀色火焰,幾乎在一瞬間就已騰空而起,而就在他身邊的菊鬥羅月關,身上也同時冒起一層金色火焰。

就在這一瞬間,兩人身上的九個魂環幾乎是同時亮了起來。渲染著他們身上的金銀兩色火焰更加瑰麗多姿。

兩人四眼相對而立,四手相握,鬼魅與月關的身體驟然融合,他們身上一共十八個魂環瞬間凝聚成出。

突然間,在他們周圍的數百米之內全都變成了金銀二色。

周圍的一切在這一刻也似乎完全靜止了。

泰坦巨猿已然從大明被秦陽一擊轟飛的震撼之中回過神來。

一回過神的它,毫不猶豫的想將麵前的人類通通轟殺然後去看一看大明的情況。

可是菊鬥羅,鬼鬥羅兩人忽然釋放出一個領域將它籠罩,一開始它還不在意。

可下一秒它卻慌了神。

因為不管它怎麼掙紮,怎麼調動魂力,甚至想釋放自己的領域,全都做不到。

想想也是。

麵對兩位封號鬥羅的武魂融合技,泰坦巨猿要是能夠掙脫的掉,那武魂融合技也就不叫武魂融合技了。

“可惡的人類!”

“我要你們死!”

泰坦巨猿自然不甘就這樣被控製,它雙眼通紅,鼻噴熱氣,不斷掙紮著。

隨著掙紮,之前被安娜三人攻擊的傷口血流不止。

此時的泰坦巨猿氣息已經粗的快喘不氣來,但依舊無法掙脫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的武魂融合技。

“嗬嗬!”

見到這一幕,安娜冷不丁的笑了一聲。

隨後,她右拳抬起,火紅色的火焰在手中彙聚的同時她手中再閃起一道光芒。

正是魂骨。

一塊五萬年以上的右臂骨,擁有的魂技名為:烈陽爆破。

能夠將火焰能量彙聚一點,而後攻擊,打中敵人的一瞬間爆破貫穿敵人。

現在既然是最後一擊,麵對塊頭如此大防禦還高的泰坦巨猿,她怎麼也得全力以赴。

咻~

電光一閃。

安娜從百米之外瞬間來到泰坦巨猿麵前。

而被控製住的泰坦巨猿隻能眼睜睜看著安娜那紅色的拳頭轟到身上,毫無反抗之力。

隨著安娜拳頭上紅色光芒落在下打在泰坦巨猿身前,火紅色光芒炸裂,強大的爆炸力量直接將泰坦巨猿身體貫穿,紅色的火光在它身後爆發慢慢消散。

下一刻,泰坦巨猿那燈籠大的雙眼翻出一絲眼白。

朱雀鬥羅爆發的全力一擊,威力可見一斑。

同時間空中的秦陽見此,滿意點了點頭後飛身來到被他轟出一個巨坑的山包。

倒在那個巨坑中的正是天青牛蟒。

此時的它雖然冇有身死,但身體已經動彈不得。

要不是因為皮糙肉厚,還有著強大的血脈吊住氣,早就被秦陽一記日光波轟成渣。

“魂獸的軀體的確是夠強的!”

秦陽看了眼奄奄一息的天青牛蟒,隨即走到那燈籠大的眼睛前。

“肉弱強食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

“殺魂獸,滅人類,想必生活在星鬥大森林多年的你也冇少做!”

“那麼,天青牛蟒,在死前,還有什麼遺憾想要說呢?”

秦陽平淡看著天青牛蟒。

“呼~”

天青牛蟒艱難的撥出一口氣,巨大的瞳孔盯著秦陽,卻難以開口。

“既然冇話可說,那麼也該送你上路了。

“能夠成為我的第九魂環,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就在秦陽要動手時。

忽然,一聲嬌喝在遠處傳來。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