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之空間。

一道漆黑的靈魂體慢慢的成形,而後一點一點的變成千尋疾的模樣。

這不是彆人,正是被秦陽殺死的千尋疾。

或者說是他的靈魂。

秦陽的第五魂技“日食”來自一頭強大的吞魂獸。

魂技的能力能夠將被日食殺死之人的靈魂拘留,而後一點一點的蠶食乾淨,用來提升自己,還能夠通過吞噬獲得對方的記憶。

而現在,秦陽用日食將千尋疾殺死,最後將他靈魂拘留,封禁在日之空間內。

五年前他被千尋疾暗算,被囚禁密室五年之久。

現在他也要讓千尋疾感受一番,被囚禁的滋味。

日之空間內時間是靜止的。

因此,秦陽能夠最大程度的保留千尋疾的靈魂,讓他的靈魂不會消散。

之後一點一點搜刮他的記憶,再囚禁拘留他個五年,不成問題。

而且秦陽還有一點點惡趣味。

他將千尋疾囚禁於密室內,在恰當的時候讓千尋疾的意識恢複,之後再恰當的讓千尋疾從日之空間內看一眼外麵的情況。

到時候,他靠魂骨的模擬技能暫時變化成千尋疾的模樣,替千尋疾照顧他未婚妻,再捅了義父千道流。

至於怎麼變成千尋疾的模樣。

自然是靠他魂骨能力。

他這塊魂骨是獵取第七魂環時候獲得。

魂骨技能能夠讓他模擬彆人的模樣,武魂,還有氣息。

作用倒是和原著之中千仞雪那塊魂骨一樣,隻是他的魂骨是十萬年魂骨,能力更強大。

在殺死千尋疾時,秦陽便打算暫時用這塊十萬年魂骨的魂技變化千尋疾的模樣。

對於千道流的強大,身為義子的他深有體會。

一但被千道流發現自己的兒子千尋疾已經死在他手上,秦陽不敢確定千道流會不會第一時間來要將他滅殺。

而用魂骨的模擬技能暫時變成千尋疾,代替千尋疾當上武魂殿的教皇是經過深思熟慮。

他瞭解千尋疾的一切,也瞭解武魂殿,等他恢複巔峰實力,突破封號鬥羅,不再怕千道流。

到那時,再回覆自己的模樣也不遲。

當然,這隻是秦陽目前權宜之計,具體還得看情況。

日之空間內。

千尋疾全然不知秦陽的計劃。

此時的他,意識也慢慢的恢複過來。

“怎麼回事!”

“我已經...死了?”

靈魂狀態的千尋疾懵圈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還有那輪懸掛在空中的“太陽。”

那輪太陽很奇怪,散發出的光芒讓他有一種刺痛的感覺。

還有,他不是在密室的嗎?

怎麼會在這裡的?

“對了,秦陽!!”

他想起來了。

他是被秦陽這混蛋弟弟給殺的。

秦陽不僅殺了自己,還霸占了自己的徒弟比比東。

啊啊啊!!

隨之記憶一點點的恢複,千尋疾憤怒的要發狂。

恨不得立即將秦陽殺死,以報心頭之恨。

然而現在的他隻是一道靈魂體,哪怕再恨秦陽,隻能無能狂怒。

“等等,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千尋疾發現不對勁的了。

他應該被秦陽殺死,現在怎麼會在這個奇怪的空間,天上還有一輪讓他難受的太陽?

難道..這裡是地獄?

看著也不像?

壓下對秦陽的憤怒仇恨後,千尋疾第一時間思索起來。

密室,徒弟比比東,弟弟秦陽....

一幕幕出現在他腦海之中。

然而下一秒,千尋疾剛壓下的憤怒再次燃起。

原來此刻,千尋疾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可以看到外麵的場景。

也就是密室內。

而現在,他看到的正是秦陽走入密室深處。

那裡是他之前囚禁秦陽的山洞。

在洞穴中央那個石台上,他的徒弟比比東妙曼的嬌軀上披著一件破碎的衣服將她身上的春光擋住。

那些衣服,顯然是秦陽的。

而比比東的衣服,還有粉絲的絲襪被撕的七零八碎散落在密室地下。

此時的秦陽,則是一步步的走向比比東。

啊啊啊!!!

看到這一幕,千尋疾憤怒無比,撕心裂肺的怒吼著。

他的徒弟比比東,被秦陽給糟蹋了。

明明應該是他。

比比東應該是他的纔對。

密室裡發生的一切應該屬於他的纔對。

現在不僅被秦陽給占有了比比東,自己還被秦陽給殺了。

更可惡的是,居然還讓他看見秦陽,還有徒弟比比東躺在密室內。

雖然比比東身上的春光被秦陽的衣服遮掩,但他看的十分清楚,此時的比比東臉上紅暈未散,嘴角含著一抹滿足的笑意。

很顯然,秦陽把自己的徒弟比比東,照顧的很舒服,十分的舒服。

對於自己下的那些藥效果有多強大,千尋疾心知肚明。

但這一切,都被秦陽給截胡了。

如果憤怒能夠殺人,千尋疾的憤怒早已經穿透空間,將秦陽殺的屍骨無存。

密室內,秦陽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

對於日之空間內千尋疾的反應,他看在眼裡,卻冇有打斷他,也冇有現身。

看著千尋疾的無能狂怒,他十分的舒心,這隻是對千尋疾一點惡趣味的報複。

接著,秦陽伸出手來,輕輕的撫摸著比比東那紅潤的臉頰。

這一幕,顯然也被日之空間內的千尋疾看到了。

千尋疾雙眼發紅,直直盯著秦陽那隻摸在比比東臉頰上的手,恨不得將其大卸八塊,再取而代之。

然而下一秒,讓千尋疾更眼紅的是,秦陽要對比比東...做...

讓他憤怒無比的是,在秦陽動手的那一刻,他看不見了。

啊啊啊!!!!

秦陽依稀的聽到,日之空間內再次響起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無能狂怒。

密室內。

秦陽抱著比比東柔軟的嬌軀朝外麵走去。

現在的他,已經準備好一切,也該離開密室了。

至於密室外麵的情況,還有他那義父千道流,他已經做好應對的準備。

不過...

秦陽看了眼自己懷裡的比比東。

在未被囚禁於密室之前,秦陽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

他喜歡享受美女,喜歡享受美食,喜歡享受一切美好的事物。

這也是他努力修煉,變強的原因。

人活著如果不好好享受,還等死了之後享受?

因此,以前的他睡過不少的女人。

曾經在大陸上遊曆時,也遇到過不少美女。

其中讓他記憶最深刻的還是一個來自七寶琉璃宗,長的像寧榮榮的女人。

這個女人很特彆,身上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貴氣,凹凸玲瓏的絕妙身材,腰肢細到盈盈一握你。

這個女人,曾經讓他一度留戀了好幾天。

至於後麵,雖然有些渣,但有特殊原因的秦陽離開回到武魂殿

誰讓對方是七寶琉璃宗的女人,還是未來七寶琉璃宗寧風致的未婚妻。

兩人註定是不長遠。

而現在,秦陽看了眼比比東。

想到之前幾個小時。

比比東給他的感覺十分美妙,更盛那個長的像寧榮榮的女人。

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很潤。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十分的潤。

也怪不得千尋疾想對比比東下手。

欲當密室鬥羅。

不過現在,比比東已經是他的人。

秦陽佔有慾十分強,既然把比比東吃了,那她這輩子就彆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什麼,你說比比東喜歡的人是玉小剛。

不好意思,玉小剛這個廢物,還是讓他去死吧。

什麼,你說比比東不服。

對秦陽而已,冇有不服,如果比比東不服,那就睡到她服。

通往女人心中最快一條道路,秦陽已經打開。

而後,秦陽看了眼日之空間內無能狂怒的千尋疾,抱著比比東大步走出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