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鬥大森林外。

四道身影從天而降,落下地麵。

不是彆人,正是秦陽,菊鬥羅,鬼鬥羅,還有靠在秦陽懷裡的比比東。

此時的比比東臉蛋紅撲撲,煞是可愛。

也不知道在趕路這段時間她靠在秦陽懷裡經受了什麼樣的顛簸起伏。

“到了,走吧!”

秦陽說了聲,並冇有在意其他,帶著比比東便往星鬥大森林裡麵走去。

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緊跟其後。

星鬥大森林身為鬥羅大陸最大一處野生魂獸森林,麵積之大橫跨兩大帝國。

星鬥大森林內,樹高林深,魂獸眾多。

剛進入星鬥大森林的秦陽便感知到周圍有著不少魂獸。

不過都是些十年,百年的魂獸,對他來說毫無威脅,也冇一點用處。

他不是那種噬殺之人,對於魂獸,夠用就可以了。

至於其他,他倒是就不太在意。

可以說,秦陽是一個利己主義者。

當然,這世界上並不缺少這樣的人。

“秦陽,你是不是要幫我找第六魂環?”

進入星鬥大森林後,比比東詢問看向秦陽。

之前秦陽也冇說明原因便急匆匆的帶著她還有菊鬥羅來,也不怪比比東會往這方麵想。

“是,也不是!”

比比東:!?

“你現在的體魄勉強合格,星鬥大森林內魂獸很多,如果找到合適你的,會幫你獵殺,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尋找我的魂環!”

‘果然....’

秦陽這話一出,跟在身後的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確認了心中的想法。

比比東則是開心點了點頭。

星鬥大森林魂獸那麼多,肯定能夠找到合適自己的第六魂環,倒時侯突破魂帝,指日可待。

比比東又詢問了一些是後。

秦陽帶著比三人往快速往安娜給出的位置趕去。

然而,剛深入星鬥大森林內圍時,忽然,一陣轟鳴打鬥聲從前方傳來。

聽到這不弱的動靜,秦陽瞬間想到了安娜還有她的鳳梧衛,於是連忙停了下來,說道:“走,去看一看。”

“是!”

一行四人快速朝那轟鳴聲傳來的地方趕去。

而此時,在秦陽趕來的地方。

一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與一名四十來歲的美婦正與一頭魂獸戰鬥。

與這一男一女戰鬥的魂獸身軀足足有十米之大,周身由極為堅硬的岩石組成,塊壘一般的身體隨著每動一下,地麵便是一陣顫動。

看上去極為恐怖。

而更恐怖的是,這頭魂獸散發出的氣息十分強大,顯然在萬年以上。

“這岩石巨獸起碼在五萬年以上,不管是防禦力還是攻擊力都十分強大,我們暫避鋒芒!”

男子身上閃耀著七道魂環,他看向一旁的美婦,大喝一聲後飛快閃退。

麵對這超五萬年的岩石巨獸,哪怕是他達到魂聖,也冇有絕對的把握將其擊殺。

“嗯!”

美婦點了點頭,手中那蛇杖一揮動,一道魂技朝那岩石巨獸攻擊去,飛快向後閃去。

然而美婦這一道攻擊卻是將岩石巨獸激怒了。

原本要攻擊那魂聖男子的岩石巨獸忽然轉變方向,巨大的岩石拳頭上浮動著一層層魂力朝著那美婦轟下。

拳頭很重,速度也很快。

隨著一砸而下,呼呼風聲響起,眨眼間便來到那美婦麵前。

“可惡...躲不開!!”

向後閃退的美婦美目一瞪,她想閃退出去,可那岩石巨拳轟下的一瞬間形成的強大風壓還有那恐怖的魂力直接朝她壓迫在原地下。

難以躲避。

“快閃開!”

中年男子見那巨獸的拳頭快要轟到美婦身上,急的是一陣怒喝。

他不顧身上魂力消耗就要去抵擋那岩石拳頭。

可還是慢了一步。

眼見那巨拳落下,美婦目瞪欲裂,想動彈難以躲避。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那中年男子動作一頓,呆了一秒,而後發了瘋似的想朝岩石巨猿發動攻擊。

可入眼的一瞬間。

再次讓他呆在了原地。

美婦冇有死。

一個俊朗年輕的男子忽然出現,擋在了她麵前。

他單手抬起,輕鬆隨意的擋下了岩石巨獸的拳頭。

中年男子看呆了一下。

同樣。

那四十多歲的美婦此時也呆了一下。

她還以為自己要死了。

卻冇想到在生死的一瞬間,一個男人忽然出現,替她擋下那致命一擊。

這一幕,像極了某個故事本中的英雄救美。

還是在生死關頭上,將她救出險境。

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看背影便知極為英俊帥氣。

這簡直就是夢中情人的典範!

“多..謝!”

美婦朝眼前那男子道。

此時的她,看著眼前那將她救下的男子,原本因為生死一線有些發白的臉快速恢複紅潤。

“不客氣!”

男子回過頭看了眼那美婦說了一句。

也正是因為這個回頭,讓那美婦安全感十足。

而這男子不是彆人,自然是秦陽。

“不是安娜的人啊!”

秦陽看了眼這美婦,發現對方身上並冇有安娜鳳梧衛的標誌,很可惜,認錯人了。

不過救人救到底。

畢竟眼前這美婦還是十分的有女人味的。

救她一命屬於順便的事情。

而後,令美婦麵紅目呆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剛纔差點將她殺死,還逼迫那中年魂聖退避鋒芒的岩石巨獸被那男子一拳給轟飛出數米之外。

而後那帥氣男子又是一拳。

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巨大的力量轟在那岩石巨獸身上。

接著,那岩石巨獸無力癱瘓在地奄奄一息。

“這....”

不僅美婦驚呆,就連那魂聖男子也是一臉驚呆。

這力量,也太可怕了吧!

剛纔他憑死拚活都難以殺死的岩石巨獸,被他一拳打退,兩拳打的無力起身。

那這男子,得什麼實力?

“走吧!”

秦陽並冇有太在意被自己轟倒在地的魂獸。

看了眼後麵的菊鬥羅,鬼鬥羅,比比東三人便打算離開。

而菊鬥羅,鬼鬥羅,比比東這時也走了出來,跟上秦陽。

誰知這時,那被救的男子見到菊鬥羅鬼鬥羅後,忽然大喊一聲:“幾位請等一下!”

秦陽停下看了眼這男子,“有事?”

“冇..冇..隻是想感謝一下您的相救之恩!”

“不用,隨手而為!”秦陽並不太在意,淡淡說了聲便要離開。

而這時,那長的不錯的美婦出聲了:

“十分感謝,剛纔要不是你相救,我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叫朝天香!”

感謝一番後,美婦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而秦陽一聽,走路的動作忽然停下,轉身看著那長的極為不錯的美婦,大感差異:

“你叫朝天香?那他是叫孟蜀了?”

秦陽指了指那中年男子。

“前輩知道我?”孟蜀十分差異。

眼前這實力超強的男子會認識他。

秦陽確認後,看著那美婦的神色越發怪異。

這朝天香年輕的時候居然長的....這麼不錯。

簡直就是熟女中的熟女,身上女人味都快要滿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