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寶琉璃宗的淩晨格外的美。

走回彆墅的秦陽想到不久前的跌宕起伏,意猶未儘的他很自然便起五年以前與寧雪蓉的一幕幕。

令人熱血沸騰。

他做出一個違背良心決定。

寧雪蓉他吃定了,寧風致也留不住,他秦陽說的。

今晚隻是開始。

至於寧雪蓉說過的最後一次。

嗬嗬!

女人隻要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無數次。

“七寶琉璃宗,或許可以多留幾天。”

“不,就算留下,以現在的情況也開始不了第二次。”

“重選七宗門之日,纔是第二次開始的最合適機會!”

秦陽回頭看了眼寧雪蓉房子,漸漸消失在黑夜之中。

另一邊。

鬥羅大陸某座城市。

變成嬰兒的唐三在被唐昊抱走後,因為過於饑餓,不久便漸漸睡了過去。

再醒來時發現自己已在一個房間內。

而在他麵前的,正是他的父親唐昊。

或者說,是年輕時期的唐昊。

‘這是怎麼回事?’

唐三腦海中發出疑問。

曾經的他在鬥羅大陸修煉成神,之後個更是成就神王,後麵為了追尋亡妻小舞,散去修為重生。

可現在居然回到了他父親唐昊年輕時期。

這算是回到過去吧?

那“他”以後還會不會出現?

妻子小舞呢?

自己又為什麼會回到過去?

難道是因為那幽藍色的怪異光芒?

唐三想起自己在虛空之中意識消散的最後時刻被那幽藍色光芒吸走的一幕。

最終他確定了,自己回到過去就是那幽藍色光芒的原因。

“真是冇想到居然會重生回到父親年輕時期!”

“這算什麼?”

“二次重生回鬥羅嗎?”

接受這個結果後的唐三苦笑一聲。

可下一秒,他眼睛忽的一亮。

他父親年輕時期,那就意味著他的妻子小舞現在還在星鬥大森林之中。

他完全可以提前與自己妻子小舞相認,相逢,再相愛。

哪怕現在小舞是魂獸他都不在意。

畢竟他散去修為重生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小舞嗎?

現在老天讓他回到過去,絕不能再讓一些悲劇發生。

不管是小舞的母親,還是自己的母親。

憑藉他神王的見識,還有上輩子在鬥羅大陸上的見聞,隻要他長大一些,隨時都可以快速變強。

而且可以變得比上輩子更強。

到時候,憑藉他強大的實力,彌補心中一些缺憾的同時還可以快速統一鬥羅大陸,再回神界。

還有千仞雪...想到這..唐三心底起了些波瀾。

因為剛剛出生不久,幻想一下某些事情的唐三便感覺到一陣疲憊,漸漸的便閉上了眼,睡了過去。

而帶著唐三的唐昊雖然是第一次帶孩子,但奇怪的是,他發現自己有一種熟悉感。

很輕鬆的便能夠照料好這還是嬰孩的唐三。

而後唐昊想到一個問題。

他帶著唐三去找阿銀的話,會不會被阿銀誤會?

“阿銀那麼善良,隻要和她說清楚便好了!”

想清楚後,唐昊決定第二天便去藍銀森林,找阿銀。

一夜無話。

當清晨的陽光照射入七寶琉璃宗。

一處房間內。

正在床上休息的寧雪蓉睜開有些疲憊的雙眼。

一雙雪藕般的玉臂從被窩裡伸了出來。

她揉了揉眼簾,接著便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傳遍全身。

“好舒服~”

寧雪蓉誇張的伸了個懶腰,接著便麵露疑惑。

昨晚她明明被秦陽折騰的疲憊不堪,怎麼才睡了一晚上,身體就變得這麼舒服了呢?

想到昨晚自己誤會導致發生一些令她難以言語的事情,寧雪蓉便感到一陣地無地自容。

現在,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秦陽了。

“今天他應該會離開了!”

“隻要我不去見他就冇事了!”

“對,就這樣!”

“可是他再留下來幾天怎麼辦?”

“要是再多留幾天,會不會每天晚上都來找我?”

“到時候我是從還是不從?”

寧雪蓉想到這,忽然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自己縮在房間不出去是可以見不到秦陽,但秦陽已經知道她在這裡,肯定會來找她的。

“不行,今天必須讓他離開了。”

寧雪蓉做出決定,立即用魂力恢複一下自己的痛楚。

而後快速起身穿戴。

又衝忙吃些早點便往秦陽那住所走去。

為了日後,今天她要親自把秦陽送走。

而另一邊。

秦陽住所。

一樓大廳。

秦陽悠閒的坐在真皮沙發上,享受著來自自七寶琉璃宗的美味早餐。

不得不說。

雖然和七寶琉璃宗屬於不同陣營,算是敵對,但招待人這方麵,實在是冇得說。

如果這個時候,寧雪蓉在的話,再給他泡一杯早茶那就更好了。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這時,見坐在對麵的比比東一直盯著自己臉上看,秦陽摸了摸臉,也冇發現什麼東西?

比比東這是怎麼了?

比比東吃了一口早點填一下肚子,搖了搖頭道:“冇什麼?我們什麼時候離開七寶琉璃宗?”

現在來七寶琉璃宗的目的已經達到,比比東可不想再留下來,看某人和某人深夜相會,淩晨才歸。

“的確該走了!”

“下一站便是藍電霸王龍家族了!”

天鬥帝國內的上三宗便是藍電霸王龍和七寶琉璃宗,至於昊天宗遠在星羅帝國。

秦陽自然是折近先去。

對於這個藍電霸王龍家族,特彆是族長玉元震,可不是什麼好茬。

原著之中,對藍電霸王龍家族的描寫雖然不多,可從某一戰之中卻可以得知,這一族子屬於那種寧願戰死也不會投降的頑固分子。

想讓他們乖乖聽話去參加重選七宗門,可不那麼的簡單。

不過嘛!

總是會有辦法的。

“吃完早點便離開吧!”

秦陽剛說完。

門外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門外。

一名身著翠藍色長裙女子抬手的動作停在了半空。

而在她不遠處,兩名男子也停了下來。

兩人不是彆人,正是寧風致與劍鬥羅。

此時的兩人見到門口的寧雪蓉時,十分差異。

他們這麼早來這裡是想與秦陽客套一番,然後“請”他們離開七寶琉璃宗。

寧雪蓉他怎麼也來了?

其中寧風致最為差異,因為他想多了一些。

寧雪蓉是他的未婚妻,大早上的來找秦陽這位曾經有過關係的男人,會不會.....

一絲懷疑在寧風致心動發芽,他看著寧雪蓉,也冇有逼迫她解釋什麼,隻是眼中的懷疑冇有散去。

寧雪蓉見到寧風致時,目光變得躲閃,顯得有些心虛。

想想也是。

昨晚因為自己誤解某人的意思,在她房間內大戰幾個小時,今天一大早就到人家住所,雖然是想早些將秦陽送出七寶琉璃宗,但寧雪蓉還是很心虛。

不過寧雪蓉很快反應過來,看向寧風致問道:“風..致..你也是來送秦陽離開七寶琉璃宗的嗎?”

“雪蓉,你也是來送他的?”寧風致恍然大悟道。

寧雪蓉麵不改色點道:“是啊!他這樣實力強大的人在七寶琉璃宗內,總歸是不好的。而且我想你可能不太方便出麵,所以我來親自送他離開。”

原來是為了我著想啊!

聽到寧雪蓉的解釋,寧風致信了。

彆問為什麼。

問就是他因為喜歡寧雪蓉。

吱嘎——

也就是這時,門從裡麵打了開。

秦陽,比比東兩人走了出來。

一出來,比比東的視線從寧風致,劍鬥羅兩人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寧雪蓉身上。

很奇怪的是,比比東也看了寧雪蓉一眼,隻是她居然露出驚訝的表情。

此時寧雪蓉臉上的肌膚十分水潤,簡直如同荔枝肉一般,白中帶潤,看上一眼便知口感十足。

然而比比東真正驚訝的是,寧雪蓉居然還能夠下床。

這.不科學啊!

她十分清楚秦陽的戰鬥力如何,但寧雪蓉怎麼會...像是懷疑秦陽,她撇了下秦陽。

然而秦陽此時卻是麵帶笑容看向寧風致,輕聲道:“風致兄,如此早便來相送,實在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哪裡哪裡,隻是知道秦陽兄要離開,順便來送一送而已!對了,秦陽兄這是要離開了吧?”寧風致裝做疑惑問。

剛說完,菊鬥羅,鬼鬥羅兩人很巧的出現在秦陽身後。

見到兩人到來,身為東道主的寧風致又這般說,秦陽都不好意思再留下來打擾人家了。

“是啊,正好要離開,隻是冇想到風致兄你這麼及時來相送,更是還帶著雪蓉姑娘來,這份熱情,日後等風致兄來到武魂城,我定會好好的招待你!”

秦陽微笑道。

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寧雪蓉這位水嫩女子。

應該是他昨晚的一番滋潤,此時的她寧雪蓉才全身上下籠罩著一種特殊的潤。

動人心絃。

而後,兩人拉了拉家常,再說上一番客套話,很快便出了七寶琉璃宗山門。

就在秦陽要離開時,他忽然停下,轉身看向寧雪蓉,接著又看向寧風致。

“昨晚的接待,我十分滿意,日後,我們武魂城再會!”

留下這句不知對誰說的話,秦陽等人已經消失在寧風致眾人視線之中。

寧風致對秦陽的話倒是冇多想,以為秦陽是說,昨晚他接待秦陽幾人吃晚點他很滿意。

但寧雪蓉卻是被秦陽這話說的一愣神。

昨晚她和秦陽的事情,誤會實在是太大了。

秦陽很滿意,那她呢?

更過分的是,秦陽還想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