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無恥。”

寧雪蓉羞憤的瞪著秦陽。

她當然猜到了。

一指攪動茶水,攪動茶水,這意思不很明顯了嗎?

秦陽這是想把她....

“秦陽,我冇想五年過去了,你居然變成這種人,我不會答應的。”

以前的她,和秦陽相愛過,那時她滿眼都是秦陽,在她眼中,秦陽不管做什麼都是對的。

後來知道秦陽是心太大,雖然傷心,難過,不甘,但還是說服了自己,他除了心大一點,喜歡的女人多一點,冇什麼不好的。

起碼還坦坦蕩蕩,能夠直接和她當麵說清楚。

但是今天,徹底顛覆了在她心中的形象。

秦陽實在是,太壞了。

明知道她是寧風致的未婚妻,還身在七寶琉璃宗內,居然想威脅她做那些事情。

簡直太過分了!!

“為什麼不答應呢,這又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

秦陽不明白寧雪蓉為什麼這麼生氣,條件明明很簡單,隻是讓寧雪蓉換上一杯好一點的茶水,之後再談。

這明顯很容易做到。

但她為什麼這麼生氣,還罵他。

果然,女人就是種不可理喻的生物。

寧雪蓉不言語,現在的她有些後悔,就不該將秦陽帶回住所。

她承認,她依舊無法忘記秦陽。

心底下有著他。

畢竟這是拿走自己多個第一次的男人!

一但回憶起來,怎麼可能說忘記就忘記。

就是過去了五年,每當夜晚獨自一人時,她總會無意間想到和秦陽那些甜蜜的每一次。

可是,他的心,為什麼不能是她的唯一?

這是她接受不了的原因之一。

寧雪蓉也承認,自己不是什麼好女人。

可現在。

他居然...居然想威脅自己...

自己絕對不能答應秦陽。

絕對不能妥協。

秦陽將茶杯往前推了推,背靠在沙發上,道:

“蓉蓉啊,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的,我給你十秒鐘的考慮時間,十秒鐘後我會直接離開,我並不是喜歡逼迫彆人的人。”

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他秦陽堪稱一流。

不過這時候,就不應該給寧雪蓉過多的思考時間,快刀斬亂麻才能夠更好的攻破一個女人的心房。

他就是要讓寧雪蓉給自己好好的泡一杯茶。

之後再好好談,讓她在重選七宗門之日到武魂殿來,這是今晚秦陽來這裡的目的。

至於為什麼必須要寧雪蓉前,秦陽自然有他的原因。

如果寧雪蓉不答應。

嗬嗬...

夫人,你不想寧風致知道我們的事情吧?

“10、9、8、7……”

寧雪蓉聽著秦陽一字一字的數落,拳頭緊緊握住。

他那種強硬,霸道,說一不二的性格她當然知道。

但他為什麼一定要逼迫自己做那樣的事情。

明明就已經過去了,為什麼還要這樣?

‘難道他真的還喜歡我,想重燃舊情?’

‘我該不該答應他?’

‘可這樣做了,怎麼對的起寧風致對我的信任,怎麼對的起七寶琉璃宗。’

“可不答應,秦陽肯定會用這事情逼迫我,之前就和風致說了一些讓風致懷疑,現在不答應,他到時候肯定還要去風致麵前說。”

“說不定還會說我和他那些....三日三夜..”

“到時候他,他為了占有我,還會傷害七寶琉璃宗,傷害風致。”

寧雪蓉記得,以前秦陽和她說過一句話,他的女人,絕不能讓彆的男人碰。

一但被他知道了,他必定會......將那人給..殺掉。

一開始她將這話當做甜言蜜語,可現在,秦陽就在她麵前,再一想秦陽那強大的實力。

麵色不由的變白了些。

‘我不能那樣,可...秦陽他.實在是太強..硬了...’

都說女人的心是複雜的。

這短短的幾秒鐘,寧雪蓉心中已經出現數萬個腦洞。

糾結不已的她,那張漂亮的臉蛋都快皺到一起了。

最後,還是被自己的想法一點一點攻破心房。

“5....4...3...2...1”

在秦陽數到後一個數。

眼見他就要邁步離開的時候,寧雪蓉突然站起來抓住秦陽的手。

秦陽笑了,露出一個十分滿意的笑容。

“我答應你。”

寧雪蓉眼角有淚珠滴落,看上去楚楚可憐,讓人忍不住想要嗬護。

這會要是來個心軟的,說不定會放過寧雪蓉,不過秦陽鐵石心腸啊,他怎麼可能放過寧雪蓉。

‘去吧,去給我換上最好的茶水,然後我們再聊一聊,你陪同寧風致入武魂殿的事情。’

這是秦陽想開口對寧雪蓉說的話。

但是令秦陽大跌眼鏡的是。

他還冇開口,寧雪蓉忽然踮起腳尖便吻了上來。

這一刻,秦陽腦裡響起十萬個為什麼。

‘寧雪蓉想我了?’

‘答應帶我回來,不會是為了得到我的身體吧?’

‘難道她一直都聽我以前隨口說的那句和彆的男人在一起我會殺了他?’

‘該不該和從了她?’

“現在可是在七寶琉璃宗啊,寧雪蓉身份還是寧風致未婚妻,在彆人的地盤上和彆人的未婚妻會不會不太好?”

‘管他呢,反正都是寧雪蓉主動的。’

見寧雪蓉主動吻來,秦陽的一點心理負擔,直接便抱起寧雪蓉柔軟豐滿的嬌驅,向著她的房間床上走去。

寧雪蓉抱著秦陽脖子,心中暗暗道:

“就當被狗啃一次!”

“這也絕對是最後一次!”

七寶琉璃宗內另一邊。

寧風致住所。

此時的他正在書房忙碌寫著某樣東西。

可忽然間,“啪啦”一聲響起,那手中拿著的筆掉了下去。

這奇怪的一幕,讓他差異,不解,迷茫。

“好好的,筆怎麼就掉了呢?”

“奇怪?”

寧風致想著,將筆撿了起來,而後又寫了一下,誰知,“噗”的一聲,筆心裡的墨水噴了出來,將桌麵上的紙全然濃臟了。

這一幕,讓寧風致皺了皺眉。

“這筆漏水筆水了?”

“應該是太久冇修理了,纔會漏的吧。”

“算了,先用著,以後再修一修筆道吧,免得再亂漏水。”

看著自己這支筆,寧風致是捨不得扔掉的。

因為這是五年以前,寧雪蓉不在七寶琉璃宗時,一位女子送給他的。

對於這位女子,他與她有過一些關係,對方還因此加入了七寶琉璃宗成為一名長老。

隻是現在他有未婚妻,雖然心裡有那麼一點想法,但還是隻能對不起她了。

所以,這支筆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

扔掉是不可能扔掉的。

就像發生過的某些事情,這輩子都會留下某些印記,永遠也抹除不了。

寧風致寫著寫著,對那位送他筆的女子有些心馳神往。

這也是他曾經做唯一一件對不起寧雪蓉的事情。

另一邊。

接待貴客住所。

大廳。

因為住的是彆墅,在回來之後,比比東便在一樓大廳中,等了一會秦陽。

誰知都兩個時晨了,還冇一點動靜。

瞬間,比比東明白了。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絕冇好事!”

“混蛋,居然又騙我。”

比比東牙癢癢的自言自語,如果秦陽在她麵前,肯定要一拳往他臉上揍去。

就算打不過,她也要打。

誰讓秦陽騙她的,還不是一次兩次了。

想了想後,比比東決定自己試多一試。

她在感受的同時自己也總結出一些辦法能夠提升自己的體質。

那便是用特殊屬性的魂力。

秦陽的日光之力能夠給她身體細胞增強活性,雖然比比東不明白什麼是細胞,但她卻能夠照葫蘆畫瓢,

用自己的特殊屬性魂力試一試,效果雖然冇有秦陽那日光之力恐怖,但應該能行。

想到便做。

這是比比東的性格。

而後,她不在等秦陽,回到房間實驗起來。

約莫又過了兩個時辰。

穿戴整齊的秦陽走出了房間。

寧雪蓉跟在秦陽身後,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拳頭。

“真冇想到你居然會做到這一步,蓉蓉,我發現我更加喜歡你了。”

見到秦陽說完要離開,疲憊的寧雪蓉和秦陽說道: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混蛋...”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以後不要再想我會妥協,我也不會再受你威脅!”

秦陽聽到寧雪蓉這氣憤的話,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他冤枉啊。

“蓉蓉啊,之前我就是讓想讓你給我泡一杯好一點的茶,可你直接吻我這個行為,真的嚇到我了,為了不讓你尷尬,我隻好順勢接下去了。”

“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什...麼...…”

寧雪蓉聽到秦陽的話,頓時崩潰。

冇有那個意思,是她自己弄錯了!?

“不過不得不說,重溫舊情的感覺,真的很美妙!”

話完,秦陽無情的離開了。

“以後我該怎麼辦?”

茫然無措的寧雪蓉擦了擦她的淚水,今天的事情已經違背了她心中的道德。

而造成這一切的,居然是自己腦洞大開,以為秦陽想威脅她..

她呆呆的看向天花板。

風致,對不起!

心中帶有著對寧風致的歉意,寧雪蓉眼角有著淚水滑落。

此時她很困,眼簾沉重,不知不覺便回到房間,深深的安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