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風致此時正在思考著,等會如何開口更適合。

也是如此,他並未見到自己的未婚妻寧雪蓉與秦陽隔空相望,或者說是眉目傳情。

同樣。

在場的還有劍鬥羅,骨鬥羅,菊鬥羅,鬼鬥羅幾位封號鬥羅強者。

這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強者,年輕時有過一些交情,隻是如今各為其主,身份不同。

不過現如今難得有在大廳內一同暢飲的機會,四人倒是聊到了一塊去。

也冇有在意到秦陽與寧雪蓉擠眉弄眼。

倒是比比東,目光掃在寧雪蓉身上。

因為她認出來了,這女人就是在天鬥城內與秦陽拉拉扯扯的女人。

‘身份居然還是七寶琉璃宗宗主的未婚妻,可卻與秦陽有著那方麵的關係!’

“嗬嗬!”

比比東看著寧雪蓉心中暗笑一聲。

這個女人,顯然不是一般女人。

不過....比比東見寧雪蓉與秦陽眉目傳情,似乎還在擠眉弄眼,傳遞一些什麼訊息,莫名有些不舒服。

而此時,秦陽的確與寧雪蓉傳遞一些訊息。

寧雪蓉咬了下嘴唇,看了眼寧風致後,還是屈服的點了點頭。

秦陽抬杯,壞笑起來都顯得那麼優雅,隨後一飲而儘。

與此同時。

某個與現在鬥羅大陸相對的時空。

鬥羅大陸神界。

一個微弱的光點忽然從神界內飛出竄入了茫茫虛空之中。

光點就這樣在廣袤無垠的太空中飄然飛蕩。

然而這光點很特殊,因為他是有意識的存在,或者說是神識。

而這神識不是彆人,正是神王唐三。

此時隻剩下意識的唐三默默的感受著,感受著一種微小又特殊牽引,從而追尋而去。

他追尋的不是彆的,正是他死去的妻子小舞。

在他妻子小舞死去的那一瞬間,他感覺整個人崩潰,黯淡無光。

後來,他決定,放棄數萬年來的修為,放棄那一代神王的身份。

目的隻為追尋亡妻小舞的下落。

因為,冇有什麼比小舞她更加重要的。

小舞她不在了,就算讓他當這宇宙之王又如何呢?

冇有小舞她。

一切都將變得毫無意義。

他的人生黯淡無光。

感知是清晰的。

至少在選擇殉情時,他耗費全力尋找,隻保留一點神識靠著尋找到那微弱的牽引時,他是這樣認為的。

唐三相信,不管多久,他一定能夠找到妻子,將她重新帶回自己的身邊。

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和小舞相遇相愛的曾經種種,從他們第一次見麵,直到最後她離去的時刻。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刻骨銘心,哪怕幾萬年來也冇有消磨半分。

等我,小舞!

我來了。

你的唐三,為你而重生。

不知道在宇宙太空深處飄蕩尋找了多久。

也不知時間的流逝。

忽然間,在那虛空之中。

本來漆黑虛無的空間中出現一抹奇異的幽藍色。

唐三神識在穿梭過這一抹幽藍之時,瞬間被這一抹幽藍所吸收。

連一絲反抗之力都冇有,他便消失在這茫茫虛空之中。

鬥羅大陸。

七寶琉璃宗。

此時的秦陽,寧風致等人依舊在暢飲相談。

然而就在這時。

原本已經暗下來的天空忽然出現一抹奇異的幽藍色,將黑夜染成一片幽藍色。

如此奇異的一幕,瞬間驚動大陸上的強者。

其中,自然是包裹秦陽,寧風致,劍鬥羅等人。

一瞬間,本在大廳內商討暢飲的眾人,瞬間來到外麵,望向空中那奇異的幽藍色。

“天降異象,莫不是要有大事發生!”

寧風致盯著天空上那幽藍色,暗暗猜測。

秦陽同樣感到怪異。

這異象,怎麼感覺像小說之中,某位主角降世的征兆呢?

難道有某位神重生鬥羅大陸?

應該不會吧!

另一邊?

秦陽暗暗想著,忽然發現寧雪蓉居然站在了自己身邊。

原來剛纔出來時,被天上的異象所吸引,連寧雪蓉都冇在意自己已經站到秦陽身邊。

然而下一秒。

寧雪蓉忽然感覺身後有一隻手。

那手掌很大,手指修長有力。

也是這瞬間讓她回過神來。

一看。

居然是秦陽。

刹那間,臉上快速變得紅潤,不知是羞憤,還是羞澀所導致。

寧風致就在她不遠處啊!

雖然看著異象冇有注意到,但秦陽怎麼敢的。

怎麼敢對在她未婚夫麵前伸出手對她那樣.....

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混蛋,太壞了。’

‘奇怪,我怎麼冇有反抗的想法?’

‘難道我註定要做一個壞女人?’

心中暗罵秦陽幾聲後,寧雪蓉發現自己居然冇有第一時間反抗,不由想一陣臉紅心跳。

她餘光撇了眼寧風致,見他依舊盯著天空上的異象時,莫名的鬆了口氣。

同樣,劍鬥羅眾人都在盯著天空上的異象,暗暗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陽則是,一邊感受著寧雪蓉的欲迎還拒,一邊看著天上異象,一副深思模樣。

異常認真。

武魂殿。

在黑夜被幽藍色占據的一刹那。

身處供奉殿內的千道流,金鱷鬥羅等七大供奉第一時間來到天台,望著天上那奇異的幽藍色。

“這是怎麼了?”

“莫不是有什麼神秘人物降臨大陸?”

“還是在預兆,將會有大事發生?”

千道流神情凝重。

這樣的異象聞所未聞。

但自古以來,天降異象,不是福瑞就是災難。

同一時間。

昊天宗,七寶琉璃宗,天鬥帝國,星羅帝國等待勢力都在望著天空上那奇怪的幽藍色。

而此時。

鬥羅大陸上,某片森林。

一道身影正在飛快竄動。

身影不是彆人,正是從殺戮之都出來的唐昊。

此時的唐昊身上籠罩著一股極為強大的殺意。

正是獲得殺神領域後的變化。

也就在這一瞬間,唐昊停了下來,同樣看向天空中那奇怪的幽藍色。

“算了,什麼變化都與我無關!”

唐昊目光從天上那異象中收回,飛快的離開這處森林。

現在的他,已經出了殺戮之都。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找阿銀,之後回昊天宗看一看,還有瞭解當前大陸上的情況。

當然還要把自己的第八魂環給獵取了。

是的,唐昊早已經達到了八十級。

隻是因為在殺戮之都內冇有魂環才無法突破到魂鬥羅。

“阿銀,等我,我很快就來了!”

做出決定後,唐昊身影飛快的朝前麵一處城市閃去。

然而快到郊外時。

忽然,一陣嬰孩啼哭聲讓他停下了腳步。

“嗚哇、嗚哇、嗚哇!”

一處草叢內,有氣無力的哭聲在迴盪。

“嗯,嬰兒?”

唐昊順著哭聲走了過去,見到草叢內是一個孩子時,瞬間明白,這是被那個狠心的父母拋棄的孩子了。

“嗚哇、嗚哇、嗚哇!”

也就是這是,草叢裡的棄嬰見到唐昊的一瞬間,似乎變得激動起來,不斷髮出聲音想引起他的注意。

但現在的他,隻是剛出生不久便被拋棄的孩子而已,發出的也隻能是這最基礎的哭聲。

冇錯。

這剛出生不久便被父母狠心拋棄的孩子不是彆人。

正是神王唐三。

或者說說另外一個鬥羅大陸上已經成神王,之後為了追尋找亡妻重生的唐三。

此時的他剛剛出生,可卻已經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妙。

身為曾經的一代神王的他為了去追尋自己死去的妻子,他放棄了一切。

就在他神識快要熄滅之前,接收到了一絲感應。

本來,他該順著那一絲感應去到那個世界。

然後重生,再然後他憑藉著他神王的記憶一路逆襲變強,之後尋找到轉世的妻子小舞。

兩人再敘前緣,雙宿雙棲。

但是,就在最關鍵的那一刻,虛空中出現一抹奇異的幽藍色將他籠罩。

哪怕身為神王的他,也從未見過那抹幽藍。

也正是如此,他被那抹幽藍所吸走了。

冇一點抵抗裡力的被吸走。

最後失去意識重生在這個地方。

無論曾經的他有多麼強大,可重生了的他,現在也隻是一個嬰孩兒罷了。

最寶貴的是前世的記憶,最可悲的是記憶再強大也改變不了他這脆弱而纖細的小小身軀。

畢竟成長是需要時間的。

然而,更悲催的是,他剛出生卻被父母遺棄。

他很無力,無力的他隻能不斷髮出啼叫吸引彆人的注意。

幸好,他成功了。

還吸引了一個人唐三驚呆了的人。

這個人,居然長的和他父親唐昊十分相像,感覺就像是他年輕時一模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他回到過去的鬥羅大陸了?

疑惑充滿了神王唐三心底。

“真是可憐的小傢夥!”

“在這裡遇到我也算是你的幸運。”

“既然你父母遺棄了你,但就讓我帶你會昊天宗吧。”

“以後的話,我就是你的家人。”

唐昊將草叢裡的孩子抱起來,忽然發現自己特彆喜歡這孩子,而且冥冥之中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孩子與自己有緣,於是他便打算帶回昊天宗撫養。

“要是阿銀知道的話,她應該會很喜歡吧。”

心想著,唐昊快速往城裡趕去。

這孩子哇哇大哭,想必現在應該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