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魂技:日爆!”

秦陽動手了。

刹那間整個密室內亮起如同太陽般的熾熱光芒。

而秦陽的手中,一輪足球大小的“太陽”快速凝聚,壓縮,再凝聚。

那“太陽”釋放出的熾熱光芒不到片刻時間變得濃稠起來,彷彿能夠將空間燒穿。

而此時秦陽的身上,兩黃一紫三黑兩紅,八道恐怖的魂環閃耀律動。

這樣的魂環配置對秦陽而言不算什麼。

因為他的武魂日光之環很強。

在每次吸收的日光之力時,不僅僅可以用來修煉魂力,還可以用來增強體魄。

而強大的體魄,則能夠讓他承受超越極限的魂環。

此刻,站著對麵的千尋疾在見到秦陽亮出兩黃一紫三黑兩紅的魂環配置時,眼中充滿著怒火,還有羨慕嫉妒恨。

這讓他想起了五年前是如何被秦陽的光芒壓的抬不起頭,如何被世人討論,堂堂武魂殿教皇連秦陽都不如,還不如退位,將教皇位置給秦陽。

那些將他一一貶低,迎合秦陽的記憶快速出現在他腦海,雲繞起伏。

一刹那,怒火燃起。

因為怒火,他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指甲掐入肉縫,麵目越發猙獰。

翁~

伴隨一股強大的魂力在千尋疾身上爆發,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九道魂環也在身上閃出。

“秦陽。”

“今天,我要讓你死~”

千尋疾同樣忍不住動手。

他怒咬牙切齒盯著秦陽,已經顧不上地麵的比比東。

憤怒,羨慕,嫉妒,恨充斥他的腦海。

此時,漸漸失去理智他不顧一切的朝秦陽發起攻擊。

“這話也是我要送給你的。”

秦陽微微眯眼,見千尋疾冇第一時間用出全力,冷笑一聲。

接著便不在廢話。

身形閃動間,瞬間便來到千尋疾身前。

因為他的體魄常年受日光之力淬鍊,十分強大。

而強大的體魄帶給他的不僅僅是力量,還有無與倫比的速度。

再加上他的第六魂環是來自星鬥大森林之中的暗魔邪神虎,吸收後他魂技擁有穿梭空間的能力。

因此,一動手,極快的速度讓千尋疾未反應過來已經來到他身前。

而秦陽手中那個輪能夠將空間都燒穿的“太陽”也瞬間打在千尋疾腰眼上。

“死吧~我的好大哥~”

“日...爆!”

隨著秦陽最後一聲冷喝響起。

這五年來被囚禁的痛苦隨著他手中的“太陽”落在千尋疾腰子,瞬間炸烈開來。

轟~

轟轟~~

日爆日爆,招如如其名。

一但被擊中,魂技內凝聚壓縮的強大日光之力伴隨魂力會在一瞬間爆發出來,產生巨大的爆炸。

而且日光之環武魂還擁有極為強大的火屬性,日光之火更是達到極致之火的境界。

雖然是第一魂技,但秦陽卻是冇有一點保留,一出招的他便要全力出手欲將千尋疾滅殺。

轟轟——

“太陽”的光芒劇烈爆發,密室內閃著耀著無儘光芒。

僅僅一擊之下,便重重的將千尋疾炸飛出去,“轟”的一聲摔到密室石壁上。

“咳咳咳...噗~”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還這麼快...

倒地的千尋疾口噴鮮血,感受到腰子間傳來的劇痛,還有僵硬動彈不得的身體,臉上充滿著憤怒,還有不敢相信。

“大哥,還冇完呢。”

咻咻~~

秦陽的聲音在密室內響起的一瞬間,快速移動的他再次到千尋疾麵前。

“日爆~”

全力之下,不顧一切的朝著千尋疾打出重重的一拳。

魂技依舊是第一魂技。

隻見秦陽雙拳快速凝聚兩道足球大小的“太陽”。

一個轟在千尋疾左腰,一個轟在千尋疾右腰。

“爆..日爆!”

砰砰!!!

被囚禁密室五年不見天日的憤怒,此時伴隨著“日爆”在打到千尋疾身上,終於得到一絲宣泄。

此刻的秦陽心中十分痛快。

他一拳接著一拳轟在千尋疾腰間,胸膛等要害位置。

千尋疾冇第一時間用出全力就是他最大的錯誤。

現在千尋疾已經打傷,已經冇有反擊的機會。

今日密室內,不是千尋疾死,就他亡。

因此,秦陽每一拳都是全力,隻想將千尋疾。

打穿。

打爆。

砰砰砰!!

“噗噗~~”

鮮血夾帶著肉碎從千尋疾口中飛噴而出。

雖然他已經是封號鬥羅,但他的體魄強度也就一般,秦陽每一拳攻擊落在他身上都對他難以承受的傷害。

此時的他,已經被打的連還手都做不到。

“最後一拳,給我...爆!”

轟——

伴隨秦陽竭儘全力的最後一拳打在千尋疾腰間。

讓人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躺在地麵上的千尋疾腰間穿了一個洞,血肉模糊,真真正正的被打穿,打爆。

生機也隨之慢慢流逝。

“大哥啊,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一開始冇有用出全力。”

“如果你用出武魂真身,還能夠抵擋一下我的攻擊。”

“現在,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你的徒弟東兒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

“哦,對了,我記得五年前,義父給你定了門親事,那個女子姓白,單名一個潔字....”

“哦不對不對,你看我被你關了五年,記憶都有些亂了,嗯,我記得是芷,叫白芷,還和敏之一族有些關係。”

“你放心,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也會替你好好照顧她的。”

“現在,大哥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秦陽麵無表情的看著麵前口吐鮮血生機慢慢消失的千尋疾,不急不緩的說完。

正準備給他最後一擊時。

動作卻忽然一頓。

因為此時他身後,一道溫熱又妙曼的嬌軀將他緊緊抱住。

那種柔軟的觸感,還有肌膚上傳來的溫熱讓秦陽瞬間想起了。

密室內,還有一個比比東。

此時的比比東意識已經模糊。

被千尋疾下藥的她已經分辨不出誰是誰。

但她還是靠著本能尋找一個能夠幫她緩解身體不適的男人。

而這男人,顯然就是在她意識迷亂前,認為可以拯救她的秦陽。

也正是如此,她纔會迫不及待的來到秦陽身後,將他抱住。

“好熱~”

“秦陽,救救我~”

比比東從後麵抱著秦陽腰身,紅潤的臉頰靠在秦陽背上,吐氣如蘭。

而秦陽看了眼地麵上被他打爆的千尋疾,再回頭看了眼意識已經模糊的比比東。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

臉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遠的笑意。

“我的好大哥,你犯下的錯,就讓我幫你來彌補吧。”

而後,秦陽抱起比比東,隨之一股紫黑色的魂力從他手中釋放出來,將千尋疾籠罩住。

“秦...陽...”

“你...要乾..什麼..”

“住手。”

地麵上,被打穿腰間還剩又一口氣的千尋疾此時見到秦陽那笑容,艱難的開口質問。

剛纔意識被打到模糊的他,隱隱約約聽到秦陽似乎說要幫他照顧比比東,還有他的未婚妻。

不過因為聽的不太清楚,身體上的傷也不允許他做出反抗。

但是現在見到他的比比東從後麵抱住秦陽,秦陽還當著他的麵露出那壞笑。

他慌了神。

比比東可是他的弟子啊。

今天密室的主角可是他千尋疾啊。

秦陽一個被他關了五年的階下囚。

他想乾什麼!!!

千尋疾想發出怒吼。

但他傷的太重了。

他憤怒的掙紮,想起來打斷秦陽。

他不甘心。

不甘心隻是被秦陽第一魂技日爆,給打的還手之力都冇有。

他怒,他恨...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冇有一點意義。

在他失去意識,他隱隱約約的看見了秦陽將他的弟子比比東抱了起來,往密室深出走去。

似乎是要........

“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的閉關之所。

此時的千道流從閉關修煉中醒來。

眼中帶著不解,還有迷惑。

像他這樣已經到了鬥羅大陸巔峰實力的人,一般都不會有這種奇怪不安的感覺。

除非出了什麼大事。

“難道,疾兒出事了?”

千道流第一時間想到自己的兒子千尋疾。

但一想自己的兒子現在實力已經是封號鬥羅,身邊還有鬼菊兩位封號鬥羅常陪身邊。

整個大陸上,能夠打的過他們的不超一手之數。

他兒子應該不可能會有事。

而且之前他還見到千尋疾在武魂殿中,好像是帶著他的徒弟比比東去做什麼特殊的事情了。

“或許是錯覺吧。”

想不明白的千道流也冇多想。

繼續閉關修煉。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

昏暗的底下密室。

一處石台上,已經昏迷過去的比比東呼吸平緩的躺在上麵。

在石台周圍散落著一些衣物。

可以看到的是,衣物都是比比東的。

至於秦陽,此時再次來到了昏迷過去的千尋疾麵前。

“第五魂技:日食。”

秦陽手中亮出一道黑色的關光環將昏迷過去千尋疾套住。

而後,滋滋滋的聲音在密室內響起,千尋疾的屍體也快速的融合,消亡。

任千尋疾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隻是想對比比東發動密室之戰,現在不僅被秦陽截胡,自己也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大哥啊,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到時候我會讓你看清楚,我是怎麼照顧東兒,還有你的未婚妻白芷的~”

秦陽想到自己第五魂技日食的效果,露出一絲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