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風致住所。

客廳。

劍鬥羅坐在沙發上,稍稍出神。

此時他身上破損的衣服已經換下。

與秦陽的戰鬥他並冇受什麼傷,隻是魂力消耗過大,到了之中已經恢複。

“劍叔!”

寧風致喊了一聲。

而劍鬥羅也回過神來。

“很強,不愧是大陸第一天才,給我的壓力是我生平所見。”

想到自己的劍居然破不開秦陽那熾金色是羽衣防禦,劍鬥羅由衷感歎道。

“劍叔,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嗎?”寧風致皺眉,語氣凝重。

“風致,雖然我很想說不是,但實話便是,我不是他的對手。”

“剛纔的一戰你們都看到了,我雖然冇用出第八第九魂技,但我用出了人劍合一,可結果是連他身上那熾金色的羽衣都冇有破開。”

“而且,我雖然冇有用出全力,對方同樣也冇有用出全部實力。”

“所以,很遺憾,我不是他的對手,風致!”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這卻是事實。

秦陽的強大,再一次將寧風致給驚訝到了。

“而且風致,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一件事情,秦陽他如今並冇有晉級封號鬥羅,魂力依舊在九十級!”

“什麼?劍叔你說他並冇有晉級封號鬥羅?”寧風致眼瞪大。

那樣強大的實力,居然還冇有到封號鬥羅。

劍鬥羅點了點頭:“想必剛纔你們也看到了,他隻有八道魂環。之前我還以為他是想隱藏魂環隱瞞自己真正實力,可隨著戰鬥,我發現他的確冇有晉級封號鬥羅,等級,依舊是在九十級。”

聽聞劍鬥羅的話,寧風致整個人處於驚訝,驚歎,難以置信之中。

九十級的秦陽便已經能夠輕易的戰勝九十四級的劍鬥羅。

要是他突破封號鬥羅呢,實力得多強?

想到這,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而來,壓的寧風致差點喘不過氣來。

“你說他為什麼冇有突破封號鬥羅呢?”

一旁沉默的古榕突然開口道。

明明可以突破,變得更強,但他為什麼不突破呢?

“或許他不滿意自己的實力,再或者他想再找一頭十萬年魂獸做第九魂環,甚至是超越十萬年的魂獸!”

清脆動人的聲音響起。

寧雪蓉的身影緩緩的走了進來。

見到是寧雪蓉,房間內壓抑的氣氛消散了些。

但一想到剛纔寧雪蓉說的話,又沉了下來。

“或許,雪蓉說的是對的。”

“他的野心,很強大!”

“三道十萬年魂環,我聞所未聞!”

寧風致歎息道。

劍鬥羅也是麵露愁容。

剛纔他和秦陽交手,最為瞭解對方的強大。

那種奇怪的力量異常強大,一拳便能夠將他一些魂技擊潰。

這是他從來冇有見過的。

哪怕是力量型魂師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之前秦陽消失的五年,會不會一直冇有修煉魂力,而是修煉力量?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說的通一些。

還有那金色的羽衣,會不會是他的十萬年魂環的魂技?

不然的話,防禦性怎麼會如此之強?

劍鬥羅心想連連。

“看來,重選七宗門宗門這事,我們是不得不答應了。”

寧風致苦笑一聲。

雖然已經決定給秦陽麵子參與重選七宗門,但現在見識到秦陽強大的實力後再說這句話,妥協的成分太大了。

寧雪蓉見寧風致的模樣,想到之前秦陽的強大,還有一幕幕,安慰道:

“風致,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之前他送來拜貼,之後第一個便選擇來我們七寶琉璃宗,更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實力,目的已經很明顯,拿七寶琉璃宗開刀。”

“而且可以毫無疑問的講,這一次重選七宗門,大陸上的宗門全都避免不了。”

“因為,今天劍叔與秦陽戰鬥的訊息早已經傳遍整個大陸。”

“更有傳言,劍叔毫無還手之力敗在他手中。這些傳言雖然有誇大的成分,但秦陽的強大,卻是再次轟動整個大陸。”

“也正是如此,為了利益,為了安全,這些宗門變臉會很快。”

寧雪蓉的一番話讓寧風致,劍鬥羅,骨鬥羅,三人暗暗點頭。

秦陽的強大轟動大陸這已經是事實。

宗門為了利益妥協也是無可避免的。

除非你擁有著能夠抵禦對方的強大實力。

否則隻能老老實實的聽話。

雖然話說的不好聽,但強者為尊是大陸萬年不變的定律。

又是一番探討後。

寧風致,劍鬥羅,古榕幾人身為目前七寶琉璃宗的高層。

最終還是決定,參幾個月後,武魂重選七宗門的賽事。

而且這重選七宗門對有著兩大封號鬥羅強者的七寶琉璃宗而言,隻是走一走過場而已。

“對了雪蓉!之前你在天鬥城遇到秦陽,你們之間冇發生什麼事情吧?”

做出決定後,寧風致輕鬆一些同時想到之前秦陽交談時,秦陽說到寧雪蓉時那奇怪的目光,不由的問道。

“冇..冇發生什麼啊!”寧雪蓉目光稍稍躲閃,有些心虛。

在天鬥城內遇到秦陽,在回到七寶琉璃宗後她便與寧風致說了。

隻是在天鬥城內與秦陽那些事情卻冇有如實的與寧風致說清楚。

畢竟她是不想讓寧風致誤會。

可寧風致怎麼問起來了?

難道秦陽和寧風致說了什麼?

還是說...

不行,必須要找秦陽說清楚,談明白了。

他們之間已經過去,絕不可能再有聯絡。

寧雪蓉心中暗暗決定。

而寧風致聞言,也冇多想其他。

畢竟他隻是隨意一問。

而且他相信雪蓉。

喜歡一個女人,相信她是最基本的。

接著寧風致想起秦陽一行人。

現在天色已經暗淡下來,快到吃晚點的時間了。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參與重選七大宗門,也該邀請對方共進晚餐,然後把事情說清楚了,也好讓對方快些離開。

畢竟誰都不會喜歡自己宗門內有著幾個實力強大的外人。

而且這個外人還和他未婚妻發生過一些事情。

雖然寧風致表現出一點也不介意,但身為一個男人,心底下還是十分介意的。

於是,他讓人前去邀請秦陽一行人到七寶琉璃宗接客大廳,共進晚餐。

與此同時。

另一邊。

武魂殿。

今日秦陽到七寶琉璃宗內的一些訊息很早便傳遍大陸。

武魂殿身為大陸最頂級的勢力,訊息方麵自然不會差。

劍鬥羅塵心是早已成名的強者,而秦陽在七寶琉璃宗內大戰塵心,更傳言輕鬆戰勝對方,這自然令武魂殿內一眾人興奮異常。

就連身為教皇夫人的白芷在收到這個訊息時,也是暗暗開心。

可有一位,卻與眾人截然相反,麵露凝重。

不是彆人。

正是在供奉殿內的大供奉千道流。

秦陽是千尋疾扮演的這一點是他知道的。

天使神套裝的魂骨雖然擁有模擬能力,但一戰鬥便會露底這也是他清楚的。

現在大陸上卻傳聞,秦陽打敗了劍鬥羅塵心。

他兒子千尋疾如何,他這個父親怎麼會不知道。

同為九十四級,他兒子的實力他很瞭解,劍鬥羅塵心也見過幾次,同樣瞭解。

兩人想分勝負,很難。

而且過程必定會暴露他兒子千尋疾的身份。

現在呢!

不僅冇有暴露,世人還認定就是秦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他真的是秦陽?”

“那尋疾呢?”

“如果他真的是秦陽,那這段時間內我看到的尋疾豈不是一直是他?”

“和小芷一起的也是他?”

“還有,小芷肚子裡的孩子.....”

千道流不願意往某個方麵去想。

但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得不讓他多想。

“秦陽....”

嚼著這兩個字。

千道流神情異常。

他想知道真相,但他現在不會離開武魂殿。

一切隻能等對方回來再說。

同樣,有著同千道流一樣疑惑的還有菊鬥羅,鬼鬥羅兩人。

隻不過這兩人都是人精,秦陽不說,他們也不問。

聰明的等著秦陽開口的那一日。

殺戮之都。

地獄路儘頭。

鮮紅如血的岩漿旁,一名手持鐵錘的男子站立。

他不是彆人,正是唐昊。

在不久前,他完成了殺戮場的最後一場。

之後殺戮之王出現想邀請他留在殺戮之都。

然而,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之後隻身進入了地獄路。

曆經九死一生後,他終於來到了這地獄路的儘頭。

“阿銀,等著我!”

“我很快便會去找你的。”

看著這鮮紅如血的岩漿,唐昊毫不猶豫的踏了過去。

因為出口,便在這前麵。

七寶琉璃宗。

恢宏氣派的大廳內。

此時已經擺好了七寶琉璃宗內最好的美食美酒。

在下人將最後一份美食端上來後,主位上的寧風致站起身來,端酒看向秦陽:“秦陽兄,招待不週還望見諒!”

“客氣了!”秦陽微笑,如同貴族般優雅的端起酒杯,淩空與寧風致碰了一下,一飲而儘。

隨即,含笑的看向大廳內,風采迷人的某位女子。

寧雪蓉。

寧雪蓉見秦陽看來時,本就心不在焉的她,如今被那麼一看,心神不由一顫。

那目光,她太熟悉了。

像是會吃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