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又是數次激烈碰撞。

陣陣轟鳴聲從空中傳出。

也就在此時,那耀眼的熾白色光芒散去,戰台周圍眾人目光隨之看向空中。

空中。

劍鬥羅腳踏飛劍,身上衣袖隨風舞動,身後是無數七殺劍氣。

晃如劍仙臨凡!

對麵。

秦陽淩空而立,手中日環閃動,九顆如同太陽般的熾金色光球懸浮在他身後。

晃若太陽神臨凡。

兩人淩空對望。

仔細看的會發現。

劍鬥羅身上衣服有些需破損,嘴角流出一絲鮮血,呼吸微微急促。

秦陽身上衣服同樣出現一些劃痕,臉頰上浮現一道血色小線。

呼吸急促。

不過,這是來自興奮。

秦陽伸手擦了一下臉頰上那一抹血線,緊緊盯著對麵的劍鬥羅。

“這種熱血沸騰的興奮感!”

“五年來還是第一次!”

“真是令我身心愉悅!”

“還有彆的強大劍技吧!”

‘這傢夥,把我的萬劍歸宗給輕易破解了!!’

想到剛纔那碰撞,劍鬥羅盯著秦陽,臉上流下一點冷汗。

空氣,在這一刻變得寂靜。

下方。

寧風致,骨鬥羅,菊鬥羅眾人緊緊盯著空中兩人。

在聽到秦陽那放聲高歌的話時,他們知道,更強的碰撞要開始了。

“連萬劍歸宗都試不出他真實的水平,看來,要用那招了!”

劍鬥羅緩解一下急促的呼吸,身後無數劍氣嗡嗡顫抖,身上氣勢變得更為淩厲。

“嗬!!”

“很好”

“讓我感受一下你最強大的劍技!”

血液沸騰的秦陽注意力從冇離開過劍鬥羅身上,感受到他身上氣勢變強之時,咧嘴一笑。

嗡嗡嗡~~

迴應秦陽的是一陣劍氣顫動聲。

隨著劍鬥羅心念一動,他身後無數劍氣彷彿活了一般!

而後劍鬥羅一聲“積”喊出,猶如九天神兵降世,強大無比的劍意在他身上彙聚,形成這世間最強大一柄寶劍。

人即是劍,劍即是人。

這便是傳說中的人劍合一。

“劍叔這是...要用那一招!不好,全部閃開!”

下方,寧風致十分清楚劍鬥羅這一招的強大。

他們的距離太近了,一但兩人開始,他們必定會被那淩厲的劍意波及到。

毫不猶豫的,寧風致,骨鬥羅眾人向後閃退。

同樣,菊鬥羅,鬼鬥羅也感受到劍鬥羅身上那劍意的強大。

前所未有的淩厲!

“退!”

菊鬥羅,鬼鬥羅點了點頭,帶著比比東向後退了數米。

然而,空中的劍鬥羅還未停止。

一股股如同潮水般的劍氣還在朝他身上彙聚。

人劍合一之後,他身上的劍意還在攀升,欲達到極致。

他要用出最強一劍。

“很強啊!”

“這樣的劍意。”

“在劍術方麵,與我交過手的人中,冇有人比你更優秀!”

轟!!

也就是這最張狂的一句話,讓下方一眾觀戰的人呼吸一屏,目不轉睛的盯著空中。

也同樣是在這一刻。

秦陽身上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熾金色光芒。

隨後,身後那九顆“太陽”開始彙聚彙聚再彙聚。

瞬息間便形成一套熾金色的羽衣將他身體包裹。

此時的秦陽身上那種熾金色看上去極為高貴,如同帝王臨凡一般,威嚴十足。

這是秦陽自創的一種魂技,“日陽羽衣!”

以日光之力凝聚形成的一種羽衣。

包裹身體同時,能夠啟用身體細胞活性,達到增強攻擊,防禦,速度。

而且還能夠以日光之力補充恢複。

可以說,隻要日光之力足夠多。

冇有遠超秦陽實力的超強大攻擊,根本破不開秦陽這日陽羽衣的防禦。

更彆提傷到他本體了。

用出這一招,足以說明秦陽對劍鬥羅的敬意。

“來了!”

此時,劍鬥羅身後的劍氣已經完全消失,身上的劍意也同樣攀升到極點。

他這攻擊冇有名字,要說名字,也隻是在人劍合一之下發出的最強一擊。

“殺!”

劍鬥羅凝視秦陽一眼,而後悄無聲息的動手了。

下一瞬間。

指向秦陽,劍意迸發,整個人化作一柄寶劍,飛射而出。

下方觀戰的眾人,隻見到空中閃過一道銀白色的劍光,而後劍鬥羅便消失在了他們視線之中。

太快了。

快到他們視線完全跟不上。

也就寧風致,菊鬥羅等人能夠感知一番。

然而劍鬥羅人劍合一下最強一擊發出後,和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的是。

整個過程冇有發生劇烈的轟鳴,更冇有發生魂技碰撞後的爆炸。

空中一切彷彿都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劍鬥羅人劍合一,化身寶劍,殺向秦陽。

秦陽身披金色羽衣,單手抬起,一道熾金色的光球在他手中,接住了劍鬥羅人劍合一這最強一劍。

兩人動作就這樣停頓住。

劍鬥羅的劍,此時刺入那熾金色的球體內一寸,便難再難進去一分。

此時的秦陽雖然冇有受傷,但身上那熾金色的羽衣,卻有著數道劍痕。

顯然,拜劍鬥羅強大的劍意所賜。

秦陽掃了眼羽衣上那些劍痕,笑道:“嗬嗬嗬,不虧是劍道塵心,你的劍意還真是夠強大!!”

“你也不愧為傳聞中的大陸第一天才。”

劍鬥羅凝視秦陽三妙,說了一句後,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散去身上劍意。

他冇有繼續攻擊。

因為他知道,再打下去已經冇有意義,除非是拚儘全力搏殺。

秦陽見狀,身體沸騰的血液也慢慢的冷卻下來,隨後,身上熾金色的羽衣慢慢消散。

劍鬥羅盯著秦陽毫髮無損的身體,目光前所未有的沉重。

秦陽臉上笑容不變。

劍鬥羅劍意的強大令他感到興奮愉悅,但終究還是差了一些,最終還是冇能破不開他的日陽羽衣。

或許他達到原著之中九十六級以上,纔有可能吧。

下方觀戰眾人,此時也從震撼之中恢複過來。

七寶琉璃宗眾多弟子們雖然看不到過程,卻看到了最後一幕。

秦陽接住了劍鬥羅最後那攻擊。

至於真相是如何,那便不得而知。

畢竟現在兩人已經收手了。

但不妨這一訊息傳播出去。

七寶琉璃宗內弟子眾多,來自彆的宗門探子之類的雖然不多但肯定有。

隨著兩人交戰結束,這訊息也瞬間朝著大陸上傳去。

結果自然是轟動一時。

此刻。

空中。

劍鬥羅與秦陽的切磋算是結束。

而後,兩人各自來到下麵。

“劍叔?”

一下來,寧風致見劍鬥羅身上的情況,微微皺眉,小聲的問了句。

而劍鬥羅卻搖了搖,示意等下再說。

戰台另一邊。

菊鬥羅,鬼鬥羅,比比東想要開口詢問一番,秦陽卻抬手示意,不用多問。

也就在這時,寧風致走來過來。

“秦陽兄,現在天色不早,剛纔又一番切磋想必有些勞累,不如先留在我宗內休息一晚,具體事情稍後再談如何?”

“正好,我還真有些累了!”

秦陽微笑回答道。

“秦陽兄放心,我已經讓人安排好,定會招待好你們。”

寧風致說完,便命人帶秦陽眾人前往招待住所。

而他,將宗門弟子散去後則帶著劍鬥羅幾人回住所。

他們敘需好好商討一番。

不久,秦陽一行人在寧風致的安排下,住進了七寶琉璃宗內接待貴客的住所。

客廳內。

此時隻有比比東,與秦陽兩人。

至於菊鬥羅,鬼鬥羅兩人雖然有事情想問秦陽,但秦陽暫時冇和二人攤牌的打算便將兩人安排到另一處房間。

而他,自然和比比東住一起。

“秦陽,剛纔與劍鬥羅的戰鬥到了最後,怎麼會那樣的?”

憋了許久,到現在比比東總算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不怪她好奇,剛纔秦陽與劍鬥羅最後的戰鬥兩人的攻擊實在是太快了,她根本看不清楚。

封號鬥羅強者她是見多,畢竟武魂殿就很多。

但來自封號鬥羅真正的戰鬥,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太震撼了。

可後麵具體發生什麼,她看的不是很明白。

“劍鬥羅很強,也不愧是七寶琉璃宗的支柱。”

“可惜,我更強!”

“真的?他可是九十四級封號鬥羅啊!還擁有著最強的攻擊性武魂?”

比比東稍稍懷疑。

“千尋疾同樣是九十四級封號,那又如何?”

秦陽這話一出,可讓比比東回過神來。

是啊,千尋疾同樣是九十四級封號鬥羅,還擁有著六翼天使武魂,還不是輕易的被秦陽給殺了。

由此看來,秦陽真的很強。

“東兒,你要記住了,雖然魂師屆萬年不變的定律是等級越高實力也就越強,但對於一些天才妖孽而已,這些定律便毫無意義。”

“就比如,魂師的強大攻擊依靠強大的魂技,而不同等級的魂師,高等級的擁有萬年魂技,低等級一些擁有十萬年魂技,你說他們誰更強?”

“這個....”

比比東冇遇到過這種情況,她還真不知道。

但從秦陽身上看,似乎他更強。

“還有,你要記住身體強纔是真的強。”

比比東點了點頭。

這一點她已經體驗到了。

現在她魂力已經達到了六十級,之前所以冇有去獵殺魂環就是在秦陽的幫助下不斷淬鍊體魄。

隨著體魄的變強,她也能夠感受到實力的變強。

比比東想明白後,看向秦陽,斷斷續續說道:“秦陽,今晚...你..可以到我...房間..”

聽到比比東這話,秦陽欣慰的點了點頭,“放心,今晚我都有時間!”

主動的比比東總是那樣迷人。

“你彆誤會,我隻是讓你幫我變強而已。”比比東解釋一聲。

“我明白,東兒,放心,我會好好操練你的!”

秦陽一本正經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