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鬥城。

喧嘩熱鬨的街道上。

此時的秦陽並冇有第一時間回到武魂殿分殿。

而是與比比東在城裡逛了起來。

隻是現在的比比東,狀態有些低沉。

顯然還冇恢複過來。

“怎麼,想沉浸在過去,還是說想留戀,想再挽回一下?”

秦陽見比比東這副悶悶不樂的姿態,有些看不下去了。

比比東一聽,白了秦陽一眼,哼道:“誰留戀了,我纔不會留戀那種渣男,還有,你也是!”

最後一聲,比比東瞪著秦陽,哼特彆的大聲。

像是說,也不會留戀你一樣。

“冇留戀便好。你記住了,你有著絕頂的資質,成神纔是你的目標。”

“而現在,好好的變強纔是你應該追逐的!像玉小剛那樣的廢物,不值得她多想。”

“我知道了!”比比東低聲道。

但眼底的黯然依舊冇有消散。

說到底,她還隻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子。

幸好,她心理承受很強。

有過秦陽的一些經曆,見到玉小剛與柳二龍什麼的,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更何況,看清楚玉小剛後發現他連秦陽都比不上,她更不會再多想。

隻是有些不甘心而已。

憑什麼她遇到的都是渣男。

拿了她第一次的秦陽是渣男

有些喜歡的玉小剛也是渣男。

老師千尋疾連渣都不如,有了老婆居然還想強上她這個弟子。

要不是秦陽,她實在無法想象後果會變成什麼樣子。

秦陽還好,是個坦蕩的男人。

玉小剛的渣,簡直就是垃圾,冇擔當,冇一點男人樣。

千尋疾完完全全就是敗類,不值得她提。

如果非要比,秦陽自然是最好的。

想到此,比比東讚賞的看了一眼秦陽。

起碼他還是個真男人,夠坦蕩。

“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會為任何男人動心,我要變強,變得最強,將來我還要做武魂殿的教皇,我要讓這天下的人看一看,女人一樣不比男人差。”

比比東目光堅定。

知道比比東想法的秦陽微微一笑,帶著比比東便往武魂殿分殿回去。

“秦陽殿下,聖女殿下!!”

剛回到武魂殿分殿,分殿的白金主教便迎了時來。

同時,菊鬥羅,鬼鬥羅兩人也緊跟身後。

“有什麼事?”秦陽問道。

“是這樣的,就在剛纔,天鬥帝國的雪夜大帝派了雪星親王到來送來他的意思,說,武魂殿重選七宗門之日,雪星親王會代替天鬥帝國前往武魂城,替武魂殿貢獻一分力。”

“確定是雪夜大帝的意思?”秦陽詢問看向菊鬥羅。

“的確是他!”菊鬥羅道。

“這樣啊,倒是省的我再入皇宮了。既然這裡,那便直接去七寶琉璃宗吧!”

天鬥帝國為什麼態度變得如此之快秦陽不在意,隻要目的達到便可。

“是!”

而後,休息一晚,到了第二天秦陽一行人便離開天鬥城,往七寶琉璃宗而去。

天鬥皇宮內,得知這一訊息的雪夜大帝則是歎了口氣。

他並非態度變的快,而是考慮之後,做出最佳的選擇而已。

“七寶琉璃宗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吧!”

雪夜大帝想到寧風致傳來的信,不由的歎息一聲。

形勢逼人。

在無法抗拒的力量,為了帝國,妥協一下也是無可避免的。

七寶琉璃宗。

鬥羅大陸上三宗之一,嫡係傳人擁著號稱鬥羅大陸第一輔助係武魂的七寶琉璃塔。

而如今。

七寶琉璃宗在宗主寧風致的帶領下,一步步走向強盛。

除此之外,一門雙鬥羅更是名震大陸。

特彆是劍鬥羅塵心,擁有著號稱最強攻擊的武魂,七殺劍。

實力之強,哪怕是武魂殿內的一些封號鬥羅,對其也十分敬佩。

而今天。

秦陽來了。

對於七寶琉璃宗,秦陽瞭解不少,曾經還聽寧雪蓉說過很多關於七寶琉璃宗的事情。

來這裡,卻是第一次。

“緣分的邂逅啊!”

看著眼前這恢宏氣派的山門,秦陽不由的又想到了那個女人,寧雪蓉。

昨日的邂逅如同發生在眼前。

他腎是想念寧雪蓉這熟悉的女人。

“想不到竟是武魂殿的貴客到訪我七寶琉璃宗,有失遠迎之處,還忘見諒!”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山門上傳來。

隨之,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在劍鬥羅,骨鬥羅兩位的護衛下從山門上一步步走了下來。

寧風致頗為俊朗,鼻直口方,相貌儒雅溫和,一身潔白的長袍纖塵不染。

看上去大約二十多歲的樣子,目光柔和,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普通人。

可隨著他一步步從山門上走下,那種身居高位的無形氣勢也隨之從他身上散發而出。

同樣,身為封號鬥羅強者的劍鬥羅塵心,骨鬥羅古榕,兩人身上也伴隨著一股強大的氣勢散發出來。

三人從七寶琉璃宗宗門階梯上一步步走下,隨著越走越近,身上那股強大的威壓也越來越大。

下馬威!

毫無疑問,這是來自七寶琉璃宗的下馬威。

哪怕秦陽是曾經的大陸第一天才,也是武魂殿身份最尊貴的人之一,身邊更有著菊鬥羅,鬼鬥羅兩位封號鬥羅強者跟隨,聖女比比東常伴左右。

但這裡是七寶琉璃宗。

身為七寶琉璃宗的宗主的寧風致,怎麼可能會讓隨意就上七寶琉璃宗,然後給他施壓,“邀請他參與重選七宗門宗門”呢。

下馬威,隻是開胃菜而已。

‘好強的氣勢....’

秦陽身邊,菊鬥羅,鬼鬥羅兩人目光凝視著一步步走下的劍鬥羅,骨鬥羅兩人,心中駭然。

哪怕同為封號鬥羅的他們,麵對劍鬥羅,骨鬥羅兩人聯手所散發出的強大氣勢,也是大為震撼。

論實力,方纔九十三級的他們,兩人不是劍鬥羅,骨鬥羅的對手。

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當然這是正常情況下。

至於現在,人家都來一個下馬威了,身為武魂殿的人,自然不會慫。

可就在這時。

秦陽抬了下手,示意兩人稍安勿躁。

而後。

轟!!

“想必來人便是七寶琉璃宗的寧宗主,寧風致吧!一下來便給我送這個大禮,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一股強大的氣勢轟然從秦陽身上散發而出。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

這股強大的氣勢如同形成一個領域,熾金色的光芒瞬間將周圍百米之內所以東西籠罩。

隨之,那來自寧風致三人的下馬威,轟然崩潰。

同時間,走下來的寧風致突然停住,感受到身上處傳來一陣熾熱,連忙捂著胸口。

“好強大氣勢!!”

劍鬥羅心中驚駭間,發現寧風致的變化,後背的手快速一排寧風致後背方纔重新看向秦陽,審視起來。

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顯得那般自信,哪怕麵對他整個七寶琉璃宗,都毫無畏懼。

這便是秦陽!!

當年他也隻是秦陽見過一麵,現在再見,對方早已經深不可測。

是的,現在劍鬥羅塵心看不出秦陽的具體實力。

同樣,骨鬥羅也是如此。

兩人在秦陽身上審視片刻,最終得出一個答案,深不可測。

隨同在秦陽身邊還有著兩位封號鬥羅,不可硬碰硬。

寧風致發現身上那股燥熱已經消失,見劍鬥羅看來,明白的點了點頭。

寧風致走到秦陽幾人麵前,麵露微笑,絲毫不提剛纔之事。

“幾位貴客到訪,招待不週之處還望見諒。”

“我已讓下人準備好招待之所,幾位不如先隨我入宗?”

“寧宗主的盛情邀請,我怎麼會拒絕呢?”

“有請!”寧風致身為宗主,卻能夠放下身段,落落大方的做了個手勢。

秦陽微微一笑,隨之毫不猶豫的踏出第一步,朝著七寶琉璃宗內走去。

今天這一小步,明日的一大步。

不管做什麼事情,秦陽就喜歡一步一步的來。

就像是女人一般,在她欲迎還拒下,一口一口的吃纔是最有味道。

走入七寶琉璃宗的一路上,跟在秦陽身邊的比比東發現氣氛極為怪異。

在進去之時,秦陽便於寧風致交談起來。

可不管說什麼,秦陽始終麵帶笑容。

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也是如此。

兩人明明長的都很俊朗,都帶著眼鏡,一眼看上去還有一種溫儒爾雅的感覺。

可就是這兩個說什麼都是麵帶笑容的人,卻給比比東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笑意越濃,說的話也就越冷。

而且更奇怪的是,兩人越說笑容越濃,而且關係看上去也越好,居然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不免的讓她大跌眼鏡。

“秦陽兄,你我年紀相差不多長,可論起實力來,你的強大,卻是讓我望塵莫及啊!”

寧風致歎息一聲,那如沐春風的笑容也淡了些。

秦陽年紀與寧風致差不多,可論實力卻是把寧風致甩出天際。

麵對寧風致這一聲秦陽兄,秦陽滿臉笑容,道:

“風致兄可是埋汰我了,我這實力再強也比不上你啊!年紀輕輕便是一宗之主,聽聞還有一位貌美如花的賢內助未婚妻,簡直就是人生贏家啊!”

“而且聽聞,風致兄這位未婚妻還是七寶琉璃宗唯一一位擁有著九寶琉璃塔武魂的奇女子,這讓我羨慕不一已啊!”

“真希望能夠瞻仰一番她的風采!”

呃.....

寧風致嘴角一抽,臉上笑容也僵了些。

聊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聊到彆人未婚妻身上。

不知道這很容易終結話題的嗎?

他本想打探一下秦陽實力,但現在人家都提及自己老婆了,無奈之下,隻能暫時放棄。

“秦陽兄說笑了!”

寧風致輕笑一聲,不想與秦陽談及此事。

也幸好,此時他們來到了七寶琉璃宗宗門大殿,接待秦陽,菊鬥羅一行人的地方。

而後,寧風致微笑的做了個請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