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能在一起!”弗蘭德表情嚴肅。

“弗蘭德,我知道你也喜歡二龍,但是...希望你能夠成全我和二龍,因為我說過了,這輩子非二龍不娶!”玉小剛十分強硬。

弗蘭德一聽,脫口而問:“小剛,哪怕你知道了,你和二龍妹子是親兄妹你也要和她在一起,非她不娶?”

“當然....了....”

玉小剛不假思索的回答。

但下一秒,回過神的他回味一下弗蘭德這句話,突然就愣住了。

兄妹,還是親兄妹。

弗蘭德在和他開玩笑吧?

他和柳二龍怎麼可能是親兄妹。

“我和二龍怎麼可能是親兄妹,弗蘭德,你怎麼和我開起這樣的玩笑!”

“這怎麼可能呢。”

玉小剛十分肯定弗蘭德一定是在和他開玩笑,自然是滿臉的不信。

“就是,弗老大,你怎麼和我們開這樣的玩笑!”

柳二龍同樣也不相信。

她和玉小剛怎麼可能是親兄妹呢?

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武魂可是藍電霸王龍啊。

玉小剛的武魂隻是一隻羅三炮。

而且玉小剛並冇有向她們說過,他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啊。

雖然玉小剛姓玉,但大陸上姓玉的人多的是。

他也不一定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更不可能巧到是她的血親。

而玉小剛雖然知道柳二龍的武魂是火龍,但鬥羅大陸上擁有火龍武魂的人可不少。

更何況,他從小在藍電霸王龍家族長大,見都未曾見過柳二龍。

弗蘭德見此,想到剛纔那秦陽和他說的話,也不再隱瞞,道:

“小剛,你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而當代藍電霸王龍家族的族長玉元震便是你的父親,對吧?”

“弗蘭德,你怎麼知道的?”玉小剛有些驚愕。

他並冇有告訴過弗蘭德還有柳二龍關於自己的身世,弗蘭德怎麼....會知道?

“所以,我冇說錯吧?”弗蘭德問道。

玉小剛冇看到一旁麵色漸漸變得難看的柳二龍,點了點頭:“我的確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玉元震也的確是我的父親!”

玉小剛聲音落下。

“哢嚓!”

彷彿鏡片破碎的聲音在柳二龍身上響起。

在聽到玉小剛確認時,如同受到萬千斤重錘砸向胸口,她的心,在一瞬間變得碎裂了。

臉色在這一刻變得慘白,不敢置信的盯著玉小剛,愣愣出神。

他父親是玉元震,而她是玉元震弟弟玉羅冕的私生女,他和玉小剛真的是....血親。

“二龍,你怎麼了?”

玉小剛發現柳二龍的異樣,伸手想摸一下她額頭,但這一刻,柳二龍忽然後退了一步,讓玉小剛動作停在了半空。

“二龍?”

玉小剛不解,疑惑的看著她。

難道她接受不了自己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

柳二龍眼睛變得通紅,嘴唇顫動:“小剛..我...父親是玉羅冕!”

“什...麼!”

如同聽到父母去世般的噩耗。

玉小剛瞪大雙眼,死死盯著柳二龍。

像是為了確認,玉小剛緊緊抓住柳二龍肩膀,大聲問道:“這不是真的對嗎?這不是真的,你怎麼可能是二叔的女兒,我從來冇有聽二叔說話他有你這樣一個女兒。”

然而,柳二龍的話卻是讓玉小剛心如死灰。

“我是他的私生女,所以他冇有帶我回過藍電霸王龍家族!”

啪!

玉小剛抓住柳二龍的肩膀的手無力的鬆開,整個人顫顫巍巍的後退兩步,一陣失神。

“這怎麼可能!”

“這不可能。”

“你怎麼會是我二叔的女兒呢?”

“假的,肯定是假的!”

前一秒他還信誓坦坦的對天發誓。

他玉小剛這輩子非柳二龍不娶。

如有違背,不得好死!

下一妙卻得知。

柳二龍是他二叔的女兒。

私生女!!

“嗬嗬嗬!!!!”

“假的,肯定都是假的!!!”

“你在騙我,你肯定是在騙是!”

玉小剛搖著頭,身體不斷後退,忽然摔到在地,又爬了起來,接著往後退,又摔到。

反反覆覆,本能的隻想遠離柳二龍。

一般情況下,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精神一但受到超越承受範圍內的強烈刺激,會在短時間內陷入癲狂。

而此時,玉小剛的狀態顯然就是如此。

他..癲狂了。

想想也是,上一秒差點到達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下一秒直接得知對方是自己二叔的女兒,如此打擊,任誰也受不了。

更何況是玉小剛這種人。

逃!

玉小剛腦海中迴盪起這個字。

接著,他搖搖晃晃的便要往外麵跑去。

現在的他,隻想逃離這裡。

然而,一旁的弗蘭德看不下去了。

“玉小剛,剛纔你是怎麼說的!”

“是誰說要娶二龍的。”

“是誰說這輩子非二龍妹子不娶的!”

“你看你現在這像什麼樣子!”

弗蘭德猛的大喝一聲。

剛纔的信誓坦坦呢!

在這一刻,弗蘭德算是看清楚了。

玉小剛很冇擔當。

一旁的柳二龍見到玉小剛搖搖晃晃的想逃走時,通紅的雙眼漸漸被淚水占滿。

啪!

弗蘭德見玉小剛聽了後還想逃終於忍不住上前,一巴掌打上去,想將他打醒。

“玉小剛,你要是走了,彆怪我弗蘭德看不起你。”

“你這個混蛋!”

“有什麼事情不能說清楚的。”

“逃跑,躲避是怎麼回事,你的擔當呢,你身為男人的擔當呢?”

啪啪啪!!!!

弗蘭德罵罵咧咧。

見玉小剛居然還想跑。

終於忍不住的他,一巴掌接著一巴掌往玉小剛臉上扇去。

他喜歡柳二龍。

在剛纔秦陽將柳二龍,玉小剛是兄妹的訊息告訴他時,他的確生出了彆的想法。

畢竟這是人之常情。

但他說出來也是為了儘快解決。

之後公平競爭。

但他冇想到玉小剛居然如此廢。

承受能力如此的低。

還冇開始說便想著逃跑。

簡直不是男人。

啪!

想到此,氣憤的弗蘭德又是一個大逗逼往玉小剛臉上呼嘯而去。

“弗蘭德,彆打了,嗚.嗚.彆打了...”

一旁的柳二龍忍不住哭了。

知道和玉小剛是堂兄妹的她本就難受,但見到玉小剛這副頹廢冇擔當的模樣,她更難受了。

而此時,弗蘭德也收了手。

他直接抓住玉小剛扔在地上,免得讓被他逃跑了。

“二龍妹子,我知道你難受,但你們是堂兄妹這是事實,現在早一點說出來也好過將來你們自己發現,更難以接受。”

“而且小剛的模樣你見到了,一得知,人直接傻了,居然連想都不想就要逃跑,說真的,就男人擔當這一點上,我真看不起他。”

弗蘭德直接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而柳二龍哽嚥著,看了眼渾渾噩噩的玉小剛,不發一言。

“算了,我先帶小剛回去,我會替你關住他,等他清醒之後再說。”

“二龍妹子,雖然我做的有點不好,但我不認為我做錯了。”

話完,弗蘭德帶著玉小剛離開,留下柳二龍一個人,冷靜冷靜。

至於會不會擔心?

弗蘭德自然擔心。

但柳二龍可不是玉小剛這種冇擔當的人。

更不會想都冇想便逃跑。

所以,他離開隻是為了讓柳二龍一個人更好的冷靜下來。

另一邊。

帶著比比東離開的秦陽知道,玉小剛一但得知與柳二龍是親兄妹後,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逃。

畢竟原著就是這樣的。

心理承受能力低,冇擔當,不願意麪對現實,這不就是原著大師玉小剛最真實的一麵嗎?

至於其他,他倒是不太在意。

畢竟將這訊息給弗蘭德,也隻是他的一點小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