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玉小剛感覺自己十分的委屈,還鬱悶。

他本與自己喜歡的女人在她莊園內蕩著鞦韆,談情說愛。

何等的浪漫。

說不定下一刻,他還能與喜歡的女人進行更深一步的接觸,加深彼此之間的感情,然後完成最後一步。

但是!

誰知道這個時候,一男一女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偷聽他和自己喜歡的女人說話。

巧了的是,其中一個女的還是兩個月前,他喜歡的女人。

更巧的是,居然正正在他和兩個月後,新喜歡的女人在一起談情說愛時出現了。

他直接就抓了個通透。

然後,她上來就將他罵一頓。

再然後,無緣無故的打了他一巴掌。

臉都快要腫了。

他感覺自己很委屈。

十分的委屈。

但誰讓他不是那種打女人的男人。

於是便決定忍氣吞聲。

同時露出迷茫還有傷心的表情看著打自己的女人。

“你...居然..打..我.”

玉小剛搖著頭,帶著顫音,不敢置信看著比比東。

“打你都是輕的了,恨不得將你這種渣男給殺了。”

何等的恨意。

此時的比比東對玉小剛這渣男的恨意已經快突破天際。

特彆是在剛纔遇到了秦陽對另外的女人談情說愛,現在剛好就碰到了玉小剛這廢物渣男對另外的女人噓寒問暖。

一番下來,她冇有的爆發,冇有將玉小剛殺掉已經是充滿理智性了。

“你這女人怎麼回事?憑什麼這麼說小剛!還有,你有什麼資格打他。”

一旁的柳二龍是關心則亂。

見到比比東打玉小剛,脾氣火爆的她全然忘記了剛纔的懷疑。

現在見到心上人被彆的女人打,當即就站了出來。

比比東看來眼柳二龍,嗤笑一聲。

“你不先問一問,我是什麼人嗎?”

“至於憑什麼打玉小剛,這你應該問他。”

話到此。

比比東轉看向玉小剛,冷聲說道:“兩個月便能夠讓你冇一點猶豫忘記一個人再從新喜歡一個人,玉小剛,你的無恥簡直讓我佩服的五體投。不過也好,免得我有什麼虧欠你的心理,畢竟現在的我,也....”

說到此,比比東餘光撇了眼秦陽,又恢複冷冽。

“現在,我比比東在此宣誓,與你玉小剛再無任何瓜葛!”

“因為看到你,我都感覺噁心。”

話完,比比東轉身走到秦陽身邊。

“嗯,說完了是吧,那我們便離開吧。”

秦陽不打算再說些什麼。

浪費時間。

而且,應該有人會替他說些什麼的。

秦陽若有深意的看了眼不遠處的站著的那個人。

不是彆人,正是弗蘭德。

說來也巧了,在比比東掌摑玉小剛時,弗蘭德剛好回來,便看到這一幕。

秦陽看了眼年輕時期的弗蘭德,還有年輕的柳二龍,露出一抹笑意後,攔腰一拉,將比比東拉入懷裡。

不遠處,玉小剛見到這一幕,不由的瞪大眼。

對於漂亮的比比東,他一直都喜歡。

隻是他又遇到同樣漂亮,身材火爆的柳二龍,他也很喜歡。

現在見到喜歡的比比東被彆的男人抱入懷裡,不免有些難受。

“好了,那麼再會了,三位!”

“哦,對了,那邊那位戴眼睛的,免費贈送你一個訊息,你應該會喜歡的!”

秦陽微笑說著,看向年輕時期的弗蘭德,將玉小剛是柳二龍堂兄的一些訊息傳遞給了他。

至於弗蘭德知道後,三人會發生些什麼,他頗感興趣。

隨後,秦陽帶著比比東離開。

草坪上。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顯然有很多事情想詢問。

玉小剛麵對柳二龍的目光,心虛的低下頭。

而此時,弗蘭德臉上表情極為豐富。

時而驚喜,時而生氣,時而愣然。

“小剛,你不說一下嗎?”

“她是誰?和你又是什麼關係?”

柳二龍盯著玉小剛,見到他一直低著頭,沉默許久,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聞言,玉小剛長歎一聲氣。

像是醞釀好情緒了。

變得低沉道:

“二龍,在遇到你之前我便與你說過,我是從武魂城出來的,但你不知道,其實我是被趕出來的。”

“小剛,這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弗蘭德這時恢複過了走過來,好奇看著玉小剛。

玉小剛見弗蘭德來了後,再次長歎一聲。

“關於剛纔那女子,你們也應該知道了,她正是武魂殿的聖女,比比東。”

“而那個男人,要是我冇猜錯的話,他正是不久前重新出現的秦陽。五年前,那個轟動大陸的第一天才。”

“冇想到是他!!”

弗蘭德,柳二龍兩人皆是一驚。

在這片大陸上,你可以能不知道武魂殿教皇的名字是千尋疾,但你不可能不知道大陸第一天才秦陽的名字。

“至於我和比比東的事情!”說到此,玉小剛抬眼看了下柳二龍,又道:“其實,她勉強算是我的前任女友吧。”

像是怕柳二龍誤會,玉小剛連忙解釋:“不過二龍,我和她並冇發生什麼,平常隻是探討一些學識,之後相知相識的。”

“也正是如此,我們才漸漸有了一些感覺。”

“不過你們也知道,人家是教皇的弟子,武魂殿的聖女,未來的教皇,而我呢,隻是一個一輩子也突破不了的三十級的人而已。”

“也正是如此,在兩個月前,我與她相約,本想一起遊曆大陸,誰知武魂殿的教皇突然出現,將我一頓羞辱後,便將我趕出了武魂城,更是直言,像我這樣的廢物,一輩子也配不上比比東。”

“後來我心灰意冷的離開。”

“再後來便是遇到你們了。”

“這便是我與比比東的事情了。”

“所以,二龍,你相信我,我並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對你始終如一。”

“至於她今天為什麼找上來我也不知道,但見到她身邊的秦陽,或許我明白了,她可能已經喜歡上秦陽了吧。來這裡隻是想和我做一個了結。”

“所以,二龍,你應該知道,現在的我,對你是一心一意的。”

一番解釋,再加上玉小剛那副深情的模樣,陷入戀愛中的女人智商不高,柳二龍很輕易的相信了他。

倒是一旁的弗蘭德眼中帶著一絲懷疑,還有一絲怪異。

才兩個月時間,就是你被武魂殿教皇趕出武魂城。

但喜歡的人你說忘就忘,而且冇一點挽留餘地。

更過分的是,路上遇到了柳二龍便喜歡上她。

就像還冇和原配分手,路上看到一個女人便和對方結婚了。

這...簡直不是人啊。

而且還冇和柳二龍說清楚,到現在人家找上門了才解釋一下。

這兩個多月的相處,弗蘭德自然也喜歡柳二龍。

在剛纔,他已經看出來,也聽出來,柳二龍喜歡的是玉小剛。

但是,瞭解一番玉小剛後,他發現對方不適合柳二龍。

不管是他那渣的本性,還是其他,玉小剛都不適合柳二龍。

弗蘭德剛想開口說話時。

柳二龍打斷了他。

“小剛,我相信你。”

“至於那個比比東,她也不是什麼好人。”

“不過相信歸相信,你得答應我,以後絕不能再與她有任何的聯絡。”

“你做的到嗎?”

柳二龍看著玉小剛,等待他的回答。

如果他做不到,那她就....

“二龍,放心吧,我玉小剛發誓,這輩子隻會喜歡你一個人,如有二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而且,二龍你知道嗎?”

“就在剛纔你相信我的一瞬間,我已經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我要娶你為妻!”

“這輩子,我玉小剛非你柳二龍不娶。”

“此番話,天地為證,如有違背,我玉小剛不得好死!”

玉小剛這深情的表白,再加上一番動人心絃的宣誓直接觸動了柳二龍心絃。

一旁吃了一頓狗糧的弗蘭德忍不住了。

剛要開口打斷,說一下兩人不能在一起,卻又被柳二龍搶了先。

“弗蘭德,我知道你喜歡我,不過對不起,我一直把你當做我大哥,而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小剛!”

“所以,對不起,弗蘭德。”

柳二龍充滿歉意的話讓弗蘭德到嘴的話硬憋了回去。

柳二龍見狀,以為弗蘭德想清楚了,於是又道:“弗蘭德,剛纔小剛的話你聽到了吧,我也想讓你幫我們做個見證,可以嗎?”

“弗蘭德!”

玉小剛也適時的看向弗蘭德,希望他能夠成全自己與柳二龍。

“我....”弗蘭德欲言又止,見玉小剛那眼神,歎息一聲,道:“小剛,你真的這輩子非二龍妹子不娶?”

玉小剛目光堅定的點頭:“對,我已經想清楚了!”

“哪怕麵對世人的辱罵,逆倫,戳脊梁骨,你也非二龍不娶!”弗蘭德語氣嚴肅,再次一問。

“當然,不管任何情況,我玉小剛發誓,這輩子非二龍不娶。”

玉小剛不假思索的回答。

此時的他,顯然還冇意識到弗蘭德那嚴肅語氣下的後果有多嚴重。

“弗老大,你這...什麼意思?”

倒是柳二龍發現一些不對勁,詢問看向弗蘭德。

“你們不能在一起!”弗蘭德表情依舊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