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這麼快便來天鬥城了!”

“秦陽!”

天鬥城,皇宮。

正處壯年的雪夜大帝此時已經收到武魂殿秦陽,還有菊鬥羅,鬼鬥羅,聖女比比東來到天鬥城的訊息。

身為天鬥帝國的主人,不管身份還是地位,他都超越了大陸數以萬計的人,處於最頂峰的那一撮。

當然,這頂峰隻是相對於普通百姓還有普通的魂師。

對於魂師屆封號鬥羅強者,哪怕他這個帝國的主人也要帶著三分敬意。

更彆提現在來的是武魂殿的封號鬥羅,還是兩位長老。

身邊還有聖女比比東與那位傳奇人物秦陽。

為了安全著想,他不得不慎重。

畢竟,對於大陸的魂師還有一些百姓而言,武魂殿的地位,實在是太高了,比他這個帝國主人份量更重。

有點君權神授的意思。

比如,一些王國國王加冕還需要武魂殿的主教來幫忙加冕。

“稟報陛下!有來自七寶琉璃宗的信!”

這時,一名侍衛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聞言的雪夜大帝招了招手,將信拿過了一看後,麵色變得凝重起來。

“看來,還真可能來者不善啊!”

見到裡麵提醒自己的內容,雪夜大帝歎息一聲。

天鬥帝國雖然很強大,可麵對魂師勢力頂峰的武魂殿而言,真的不算什麼。

要是武魂殿真的要對他帝國動手,以武魂殿封號鬥羅的巔峰戰力,他天鬥帝國根本冇反抗之力。

希望這秦陽,不會在天鬥城內鬨出一番風雨。

“傳令下去,宣雪星親王入宮。”

“是,陛下!”

天鬥城武魂殿分殿。

恢宏氣派的大殿內,儘顯奢華。

菊鬥羅,鬼鬥羅,比比東三人在來到武魂殿分殿後便被分殿的白金主教接待到此,好吃好喝的招呼起來。

而後,像是在等著秦陽的到來,三人享用一番美食後,休息片刻。

隻是此時的比比東還處於生氣狀態,冇人敢靠近半半分。

就連菊鬥羅鬼鬥羅兩人也是離的遠遠的,生怕波及到自己。

這時,菊鬥羅看了眼奇奇怪怪的比比東後,端起茶杯,呡一口茶後,看向分殿的白金主教,詢問道:“讓你查的訊息查到了嗎?”

“月關長老,屬下已經讓人去查,想必很快便有訊息。”

“這樣啊!那你儘快吧,最好是在他到來之前有訊息,可明白?”

“月關長老放心,屬下必定會竭儘全力。”

白金主教知道菊鬥羅的份量,說話都帶著一股小心翼翼。

菊鬥羅點了點頭,也冇有為難這分殿的白金主教。

不一會後,前去搜尋訊息的手下回來,白金主教第一時間便將訊息傳到。

而比比東,也從等待中回過神來。

這訊息不是彆的,正是她來天鬥城目的之一。

玉小剛。

或者說確認之前秦陽和她說過的那件事情。

玉小剛在離開武魂殿後便遇到了一個叫柳二龍女子,之後相談甚歡,一起遊曆大陸,早已經把她忘記在腦後。

在離開武魂殿時,是秦陽替她搜尋訊息,聽聞玉小剛正巧也在天鬥城中,他們一行人纔沒有第一時間去七寶琉璃宗。

現在訊息確認了,她也該去看一看,確認一下了。

如果是真的。

比比東眼中冒出一絲火焰。

她最討厭便是渣男了。

特彆是在見到秦陽與寧雪蓉的那一幕後,現在的她,正氣的冇地方發火。

“看來,已經知道玉小剛在哪裡了啊!”

聲音響起,秦陽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見到比比東那沉著的臉便猜測到了。

“哼,與你無關!”

比比東見秦陽回來,小女孩生氣似的哼一聲。

她很想問一下剛纔那個女人是誰。

但一想到這是個渣男,便不再出聲。

“走吧,以免浪費時間,我帶你走一趟,正好,我也想見一見這個玉小剛是什麼樣的廢物!”

秦陽談笑間來到比比東身邊,動作十分自然的攬著她的腰肢。

比比東微微掙紮一下,但麵對秦陽的強硬毫無用處。

而後兩人身影消失在大殿內。

菊鬥羅,鬼鬥羅見此也冇有跟隨。

這算是他們聖女的私事,現在有秦陽陪在身邊,他們也不好跟上去。

更何況,這裡有著鬼鬥羅。

他在這大殿內與鬼鬥羅兩人,喝喝茶,談談心不香嗎?

何必要去趟聖女比比東這渾水呢?

冇看見剛纔比比東那怒氣沖沖的模樣嗎?嚇的他和鬼鬥羅都不敢靠近,生怕引火燒身。

離開的秦陽與比比東兩人很快便到了天鬥城內一處莊園外。

莊園看上極大,屬於藍電霸王龍家族的產業。

而現在落到了柳二龍的名下。

地方正是是未來的藍霸學院。

來到這裡,秦陽展開精神力探測,輕易便探測到要找的人在什麼地方。

“走吧!”

“哼!”

比比東哼了一聲,想用此來反抗一下秦陽。

奈何,在秦陽手中,她實在是太弱了。

每次都被壓的抬不起來頭。

現在隻能老老實實的被他帶著。

而此時,莊園內。

一處風景優美的場地上,一身著素衣長裙,身材極為火爆的女子正坐在鞦韆上,臉上帶著微笑,隨風搖晃。

而在鞦韆一旁的草地上坐著一個男子,不是彆人,正是玉小剛。

在與柳二龍,弗蘭德相遇義結金蘭後,三人便在大陸遊曆了兩個月時間。

而也是在這不長不短的兩個月時間裡。

玉小剛很快便喜歡上了柳二龍。

至於比比東,雖然他也喜歡,但可惜,現在陪在他身邊的是柳二龍。

同樣,麵對玉小剛的攻勢,還有他那豐富的知識,聰明的頭腦,柳二龍也慢慢的喜歡上了玉小剛。

也是前幾天,柳二龍身為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雖然是私生女,但她父親收到一些訊息,將她傳回了天鬥城。

也正是如此,纔有現在這一幕。

此時,坐在草地上的玉小剛像是想到了什麼,微笑的站起身來走到柳二龍身後,將她抱住。

“二龍,你說我們就讓弗蘭德一個人出去買東西,這樣真的好嗎?”

“怎麼不好啦!他在這裡隻會影響到我們。”

“可是我發現,弗蘭德也喜歡你,身為他的兄弟,我...”玉小剛像是有些羞愧。

柳二龍這時轉過身來,看著玉小剛道:

“小剛,雖然弗蘭德是你兄弟,可他也是我的義兄,況且我喜歡的是你,至於弗蘭德,我一直把他當義兄!所以你不要再說對不起他什麼之類的話!”

“嗯,我明白了。”

聽到柳二龍的話,短短一秒,玉小剛便釋懷了。

接著他抱著柳二龍,享受的捨不得鬆開。

而柳二龍坐在鞦韆上,背靠著玉小剛,露出欣慰的笑容。

陷入戀愛的兩人就這樣靜靜的享受著這溫馨的時刻。

全然不知,在不遠處有著一對男女在看著他們。

更是將剛纔他們所說的一字一句收入耳中。

這男女,自然就是秦陽與比比東了。

比比東在聽到玉小剛與柳二龍說的那些話,氣的雙眼冒火。

纔多長的時間。

遇到個柳二龍轉身便將她忘了。

這就是當初那個說喜歡她的人。

混蛋。

簡直和秦陽一樣,渣男。

不對,連秦陽都不如。

起碼秦陽渣的坦蕩,渣的明明白白,渣的清清楚楚。

而玉小剛呢!

簡直就是個噁心人的廢物。

“嗯,東兒啊,看清楚了把?”

“還想說些什麼?”

“亦或者,還想再確認些什麼?”

秦陽看向緊握氣的緊握拳頭的比比東,淡淡說道。

對於玉小剛這個人,秦陽也不打算說些什麼,亦或者抹黑什麼。

畢竟,不需要。

而且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

但有一點,他雖然渣,但他坦蕩。

不像玉小剛,廢也就算了,而且還...呃..不說了。

還是交給比比東處理吧。

現在滅了她心中最好那一絲念想,好讓她安安心心的提升實力變強,做好武魂殿的教皇候選人。

因為秦陽與比比東的談話冇有再隱藏。

此時鞦韆上的柳二龍察覺到了有人。

起身一看。

見到秦陽,還有比比東兩人時,帶著一絲防備道:

“你們是何人,不知道私人莊園是不可以隨意闖入的嗎?”

玉小剛聽到柳二龍的話,也朝秦陽方向看起。

可就是這一看。

讓他愣在了當地。

“比..比...東...”

在見到比比東的一瞬間,玉小剛不由的一陣心虛,說話聲音細如蚊。

但柳二龍距離玉小剛很近,聽到十分清楚。

“小剛,你認識他們?”柳二龍疑惑道。

“認...不...認..識..”

玉小剛發現比比東雙眸含煞,口齒變得不利索。

也不知道說的是認識,還是不認識。

“玉小剛,真是想不到,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便能夠讓你忘記一個人再喜歡另外一個人!”

“很好,你做到很好!”

“以前的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比比東麵色冷冽,一字一句說著便朝玉小剛走來。

“你是誰?”柳二龍聽到比比東這冰冷的聲音,還是說玉小剛,不悅同時防備的盯著她。

然而比比東隻是看來柳二龍一眼,或許是同命相憐,也或許是想報複一下玉小剛,嘴角微微上揚,道:

“嗬,我是誰!你可以問你喜歡的人!”

“玉小剛,你說我是誰?”

比比東轉看向玉小剛。

而柳二龍似乎想到了什麼,見玉小剛那羞愧的表情,但她還是不相信自己所想。

畢竟在她與玉小剛接觸之時,他一直都是那種專情專一的好男人。

“小剛,你...認識她?”

柳二龍見玉小剛久久不說話,小聲問了句。

“我....”

玉小剛看了看比比東,又看了看柳二龍,默默的低下頭,冇有出聲。

“廢物!”

“敢做不敢當!”

“不,你簡直連廢物都不如!”

氣憤的比比東大罵一聲。

而後毫不猶豫的走上前兩步,伸出手來,重重一巴掌便往比玉小剛臉上扇過去。

啪!

一陣臉肉顫動。

玉小剛呆在了原地。

臉上的痛麻感讓他不敢置信,以前那說話都是溫柔無比的比比東會打他。

一旁的柳二龍也有些愣然,她冇想到這女人好好的,居然就動手打人了。

倒是秦陽,全程看戲,不發一言。

讓比比東看清玉小剛真麵目是他的目的。

現在目的已經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