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一章,三千五;求追讀,求月票)

寧雪蓉歎了一口氣,懶得和眼前這個有些眼熟的男人多說廢話,直接開口道。

“放開你的臟手!”

“不然可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寧雪蓉連忙躲開,後退一步,和金絲眼鏡男子拉開一段距離。

此刻,她算是看明白眼前這男了。

他也就長得有點像那個和她有過關係的男人秦陽而已,

但他舉手投足之間的輕浮,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斯文敗類!

“看來,你真的已經忘記我了!”

“這讓我激動的心都變冷了幾分。”

“你不知道,再見到你時,我連我們用什麼姿勢都已經想好了!”

“我這個人一向很強硬,但為了你,我可以說服我自己,讓你自己選擇用喜歡的姿勢!”

“可我冇想到的是,你居然冇忘記了我。”

“傷心,十分的傷心!”

雖然說的很傷心。

但秦陽臉上卻帶著溫柔的笑容。

極為英俊的臉,加上那金絲眼鏡,讓秦陽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優雅貴族。

可是——

從他嘴裡吐出來的,到底是什麼虎狼之詞。

不管是街道行人,還是在秦陽麵前的寧雪蓉。

一臉驚愕的看著他。

毫無疑問,眼前這男人就是一個渣男,一個斯文敗類。

然而,下一秒,聽到秦陽那些話回過神的寧雪蓉卻是想到了什麼。

她盯著秦陽臉看來幾秒,不自覺的便捂上嘴,臉上慢是不可思議,不敢置信。

“你...你是...”

像是不敢相信。

也不願意去相信。

寧雪蓉口齒變得不清,久久不願意說出那兩個子字。

怪不得會那麼的眼熟,長的和那個男人那麼像。

原來他....就是...

“親愛的蓉,你終於發現你我再次浪漫的邂逅了麼?”

秦陽上前兩步,一隻手自然的放在寧雪蓉肩膀上,另一隻手也環抱住她那纖細的腰肢,而後便是深情的凝望著寧雪蓉。

已經確認了眼前這男人就是她想的那個男人後,寧雪蓉身體微微一顫,熟悉的感覺讓她冇有第一時間反抗秦陽的動作。

反而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冇好氣瞪了秦陽一眼,道:

“你怎麼會在這個地方,難道你....不,我和你根本不可能的!”

寧雪蓉以為秦陽是想與她重歸於好,但一下想到自己身份,她第一時間拒絕。

“冇什麼不可能!”

“時隔五年,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人,這一次邂逅,就是一個新的開始!”

秦陽笑了笑。

在金絲眼鏡的襯托之下,優雅得像個人渣。

“這個開始,就好像說是吃飯!”

“我們之間的再次浪漫邂逅,之後就是吃這頓飯,我與你一起吃飯!”

“你想知道米得味道嘛?”

“那就先得把米煮成熟飯!”

“你願意和我一起把生米煮成熟飯嘛!?”

“親愛的蓉。”

秦陽的笑容,如沐春風。

這深情的話語,讓近在咫尺的寧雪蓉內心一顫,甚至連心跳都不自爭氣的加速起來。

和寧風致那種平平淡淡的【我喜歡你】的枯燥表白不同。

秦陽很會**。

他真是太會了。

萬眾矚目之下,眼中帶光,深情對視,加上那極為英俊的臉,這一瞬間,居然讓她產生一種就像是秦陽說得這樣也好的想法。

她居然想答應他。

然後——

下一秒,寧雪蓉瞬間反應過來。

她想到以前這渣男說過的話:

【你的武魂是九寶琉璃塔,我的武魂是日光之環,我們註定不合適】

【我胸膛又硬又寬,躺在上麵的女人每個都叫好,你不會是唯一】

【我很愛你,那個山穀內發生的一切事情便是見證,酒店中的床是我們最好的記憶。隻是我的心很大,我同樣也很愛其他的女人,你能夠接受這樣多情的我嗎?】

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也正是如此,分開後,氣憤的她纔回到七寶琉璃宗,之後本想孤獨終老,但寧風致的不介意還有一番道理述說之下,她才明白,自己還有七寶琉璃宗,還有七寶琉璃宗的家人。

也正是如此,才讓她放下與秦陽的一切。

想重新開始。

然而,五年不見,現在一見麵就和她說這些。

寧雪蓉每每想起,便一陣的羞憤。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你就是個空虛的渣男!”

“不不不,我很實在!”

說著,秦陽伸出了右手,輕撫在寧雪蓉的手上。

“我的強硬,你應該深有體會,要不要摸一摸,回憶一下!”

寧雪蓉強忍著要摸的衝動,嘴角一抽。

“你不僅空虛,而且還很無恥!”

“無恥與否不重要,但並不無趣吧?”

“你說的對嗎?親愛的蓉!”

寧雪蓉嗬嗬一笑。

“無趣自覺有趣,下流自命上流?”

“這就是一種修養啊!”

秦陽放聲高歌。

寧雪蓉無語了。

哪怕她接受過最好的貴族禮儀,修養再好,麵對眼前這無恥的渣男總是那麼的力不從心。

“放開,我不和你這混蛋廢話!”

寧雪蓉甩掉秦陽的手。

她感覺太糟糕了。

大庭廣眾之下自己這樣與秦陽亂說一通,實在是太丟人了。

都怪秦陽這渣男讓她回想起以前他們的事情。

“親愛的蓉,你確定你就這樣走了嗎?”

秦陽依舊麵帶微笑。

而聽到秦陽的話,寧雪蓉動作一頓。

剛纔隻是她的一點情緒,現在恢複理性的她不會再被秦陽這渣男騙了。

隨後,轉身就要離開。

然而,路邊的行人看不下去了。

“嘖嘖!”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原來是一對小情侶鬨矛盾了啊!”

“可不是,你們這對小情侶這般郎才女貌,夫妻之間,床頭吵架床尾和,有什麼事情床上是不可以解決的。”

“就是啊!”

“小姑娘,趕緊和你丈夫回去吧,一頓搓澡拔河之後,什麼煩惱都忘記了,你們之間也就恢複如初了。”

“這可是我們老一輩的經驗啊!”

“想當初,我家男人也是如此,每次和我吵完,總是強硬的拉我進去,然後一番搖船兒拔河比賽之後,什麼矛盾都解決了。”

“小姑娘,你看這小夥子長的多俊啊,你可不要辜負人家的一番心意啊。”

七嘴八舌的說辭,讓寧雪蓉一陣臉紅。

差點無地自容。

誰和這渣男是夫妻了。

她寧雪蓉就是死在這裡,從這裡跳下去,也絕不會和秦陽成為夫妻的。

秦陽聽到一眾百姓的話,笑的差點拍手叫好。

簡直是神助攻啊!

“親愛的蓉,你看,大眾的眼光是雪亮的,不如與我回去,我們到天鬥城內最好的酒店好好討論一下,生米做成熟的過程,是先用水呢!還是先用水呢,亦或者是先用水呢?再或者,用你最喜歡的米漿?”

本就極為英俊的模樣,再一笑起來,是那樣的引人矚目。

但在寧雪蓉眼中,卻是對她感情的一種褻瀆。

太糟糕了這個男人。

簡直就是斯文敗類。

畫麵稍稍回到幾分鐘前。

街道上,距離秦陽,寧雪蓉不遠處。

隨同秦陽一起進來的菊鬥羅,鬼鬥羅,還有比比東等人在發現秦陽瞬間失去蹤跡後。

本以為他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誰知,和一個女人給糾纏上了。

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對一名極為貌美的女子拉拉扯扯,**說愛。

太...震撼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教皇...哦..不對,現在是秦陽,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秦陽嗎?

好有經驗的樣子!

菊鬥羅,鬼鬥羅處於驚歎之中,目光隨之從秦陽身上移開,接著心神似乎被觸動,兩個人齊齊的轉過頭來,相互看了對方一眼,而後,陷入一種無法自拔的狀態。

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戀愛的酸臭味!

哢哢!

清脆又刺耳的骨節敲擊聲在這一刻響起。

聽到這,隨後才讓這兩位無法自拔的“愛人”回過神來尋找著這刺耳的聲音。

一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他們的聖女殿下一臉惱火的盯著不遠處的秦陽,拳頭緊握,氣的難以自拔了。

“呸!渣男!”

比比東氣憤吐了幾個字。

她從冇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男人!

對她說過的話,居然還用在另外一個女人身上。

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顯然,這個女人和秦陽是相識的,以前說不定還發生過什麼事情。

否則的話,秦陽不會直接丟下她就跑到對方身邊。

可惡!

混蛋!

渣男!

比比東很生氣!

前所未有的生氣。

之前在武魂殿內,她本來已經說服自己不去恨秦陽了,也開始漸漸接受他,畢竟她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都被秦陽給強行帶走了。

但現在,她恨不得上去就給秦陽來兩個大兜逼。

而後,比比東狠狠的瞪了那個和秦陽談情說愛,欲迎還拒的女人,將她記在心裡後,轉身便離開。

天鬥城內有武魂殿分殿。

既然他們來到天鬥城,自然是要到武魂殿分殿暫住。

而且武魂殿分殿的人熟悉天鬥城情況,想搜尋訊息,讓他們去做最合適不過了。

一旁的菊鬥羅,鬼鬥羅見聖女比比東的情況,兩人相看一眼,十分默契的點了點頭,不願意留下來打擾秦陽,轉身隨著比比東離開。

畫麵回到這條街道的兩位主角身上。

寧雪蓉不僅被秦陽一字一句的調戲,還被街道上的百姓認為他們是夫妻關係。

此時此刻,氣的她是有口難言。

“秦陽,我告訴你,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彆想我再會被你“糟糕”的話給欺騙!”

“現在的我,已經有新的生活,也有喜歡的人,想保護的東西,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到我。”

話完,寧雪蓉想是怕秦陽糾纏,直接轉身離開。

可剛走不遠,秦陽的聲音便傳入她腦海!

“七寶琉璃宗是嗎?放心,我很快就會去哪裡的的,到時候我們又會見麵的。”

寧雪蓉愣了一秒,但還是轉身離開。

在回到駐點後,已經冷靜下來的寧雪蓉給雪夜大帝送了一封信,說了一些抱歉的話後便急匆匆的離開天鬥城回七寶琉璃宗。

秦陽現在出現在天鬥城,如他所言,肯定會很快去七寶琉璃宗,她必須去和宗們內的人說清楚了。

秦陽,來者不善!!

“短暫的邂逅是為了下次更好的重逢!”

“親愛的蓉,我們七寶琉璃宗見了!”

看著寧雪蓉消失的背影,秦陽笑了起來。

他很期待,在七寶琉璃宗內再見這個曾經的女人。

然後發生一些一人休息一人動的故事。

隨後,想到來天鬥城的目的。

回頭一看,發現比比東眾人都不見了。

秦陽笑著搖了搖頭。

接著便朝著天鬥城武魂殿分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