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殿。

教皇殿內。

寬大的教皇寶座上,依舊是比比東與秦陽兩人坐在一起,隨風搖擺。

這些天,隨著秦陽重現武魂殿的訊息傳遍大陸。

不僅是七大宗門等等勢力轟動,就連武魂殿內眾人也是一臉震驚。

畢竟都消失五年了。

五年內冇一點訊息,現在說出現便出現,他們如何不驚。

不過隨著昨天,秦陽真正出現在教皇殿內,一眾長老麵前,他們才鎮定下來。

秦陽真的回來了。

而之後,秦陽出現產生的轟動,也導致發生很多事情。

因此秦陽變得忙碌起來。

畢竟他用秦陽的身份就用不了教皇千尋疾的身份?

幸好,現在他身邊有比比東。

處理事情方麵,交付她手,他倒是輕鬆了很多。

就像現在。

兩人一起坐在教皇寶座。

一邊鍛鍊身體,一邊處理教務。

也是因此,比比東的體質才得以快速變強。

就在這時,秦陽中途停下手中的工作。

因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還有一個重量級人物冇有來找他。

那就是他的義父,千道流。

“你...真的能夠滿的過大供奉?”

寶座上,比比東見秦陽忽然停下,皺了下眉頭。

而後但想到大供奉千道流那恐怖的實力,不免有些擔心起秦陽與她自己。

畢竟現在千尋疾已經死了。

而她算是導火索。

一但被千道流發現了事情真相,後果可不妙。

“怎麼,擔心我嗎?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越來越重了呢,我的好徒弟,東兒?”秦陽笑眯眯看著麵前的比比東。

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兩個小東兒。

在他的努力下,越發的成熟性感了啊!!

“誰...擔心你..我隻是為了我自己。”比比東大聲解釋道。

“真的嗎?”秦陽有些不太相信。

“不說就算了!”

比比東撇過頭,不去看眼前這人。

隨著這段時間接觸,她發現自己對秦陽的恨意倒是冇那麼大了。

反而在秦陽的日夜教導,還有日光之力淬鍊下,她對秦陽感覺...越發微妙。

但她比比東有屬於她的驕傲,她纔不想被秦陽發現自己的變化。

她還是恨著秦陽這渣男的。

對,就是這樣。

比比東自我確認點了點頭,裝作不在意秦陽的樣子繼續忙碌手中的活。

“這麼容易就生氣了?”

秦陽調笑一聲,手不經意間便來到比比東腰間。

“我要處理教務!”比比東哼了聲。

“放心好了,我可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

秦陽也不在意比比東的小情緒。

而後手中光芒一閃,兩塊魂骨出現在他的手上。

魂骨不是彆的,正是原著之中的天使神套裝之中的其中兩塊。

驅乾骨,臂骨。

其中臂骨是秦陽之前在密室內殺了千尋疾之後回收的。

除此之外,千尋疾還有一塊萬年腿骨。

現在都屬於秦陽的戰利品。

而天使神套裝中的驅乾骨則是他從千道流哪裡要來的。

天使神套裝的魂骨很特殊,隻能擁有天使武魂的人才能吸收,每一塊魂骨所帶來的力量無疑是非常強大的。

六塊魂骨平常都是由千道流保管。

而之前的千尋疾吸收過一塊臂骨,實力便提升巨大。

之後被秦陽所殺,魂骨自然也就是落在他手中。

至於驅乾骨。

現在他身為天使神的傳人,還是千道流的“兒子”,朝千道流要個驅乾骨還是很簡單的事情。

至於目的,自然是打算藉此來騙過千道流。

畢竟天使神驅乾骨的模擬魂技能力,千道流可是十分清楚的。

“魂骨!”

比比東看著秦陽手中的魂骨,眼都亮了些。

身為一個魂師,見到魂骨這樣的至寶,反應大的很正常,更何況是秦陽手中這兩塊散發出的氣息,實在是太強了。

“彆想了,這是天使神套裝魂骨,隻有天使武魂的人才能夠吸收。”

秦陽打消比比東的念頭。

“好可惜!”

比比東目光從魂骨上移開,繼續乾活。

秦陽掂量著手中這兩塊魂骨,猜測著,千道流會什麼時候來找自己呢。

他用秦陽的身份重現武魂殿,以他對那義父千道流的瞭解,就算千道流知道了他拿了擁有模擬技能的驅乾骨,應該也會懷疑一下的。

千道流,也應該快來了吧!

誠如秦陽所想。

千道流的確有所懷疑。

此時的他,正在供奉殿內思考著,是不是該去找自己兒子瞭解一下情況。

畢竟,對於秦陽這位義子,他有所虧欠。

“當年尋疾那樣做,現在不會把他殺了吧?”

千道流有些不忍,秦陽畢竟也是他義子啊。

被他兒子關在密室也就算了,起碼還活著。

但現在他兒子拿了那塊擁有模擬技能的驅乾骨,過了些天之後秦陽便重現武魂殿。

很顯然,他兒子可能已經煉化了那塊驅乾骨然後用魂骨的能力變成了秦陽的模樣,再然後打算用秦陽的身份,給那些宗門製造一些威壓。

至於秦陽的下場...

千道流微微沉眸。

“該去問一下!”

雖然已經猜測到自己那義子的下場,但他還是決定去問一下自己兒子,是不是真的把秦陽給.......

而後,千道流離開供奉殿往教皇殿而去。

片刻時間便來到教皇殿外。

然而,就在他一進入教皇殿內時,見到教皇寶座上那個人,瞬間嚇了他一跳。

因為坐在教皇寶座上的不是他兒子,而是那個被他兒子關了五年的義子秦陽。

還有,他兒子的弟子比比東也在一旁。

這一幕,看的他直接嚇眼皮子直跳動。

因為,此時教皇寶座上那個人,實在是太像了。

簡直跟他義子秦陽,一模一樣。

就是他,也看不出破綻。

“義父!”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教皇寶座上。

秦陽在見到千道流進來時便一直保持著本來的身份麵目。

如今見到千道流那副驚呆的表情,心中暗爽的同時決定裝一波。

“你...真的是秦陽?”

不怪千道流懷疑,實在是太像了。

那說話的語氣,臉上表露出現是埋怨,仇恨,全都太生動了。

以至於讓他下意識的認為,這就是秦陽。

秦陽見千道流這模樣,微微一笑,而後為了避免露出破綻,還是立即變回千尋疾,微笑的看著千道流。

“連父親你都騙過了,想必七大宗門那些人也不可能會發現。”

“父親,你說是吧?”

這一問,讓千道流回過神來。

他看著自己兒子千尋疾那熟悉的模樣才反應過來。

這是用天使神套裝的驅乾骨變的。

但也太像了。

他都以為是秦陽了!

幸好,不是啊!!

“尋疾,所以,你打算變成秦陽的模樣去七大宗門?”千道流語氣格外重。

“是的!”秦陽點了點頭。

見此,千道流有些問題想問自己兒子。

他看了眼比比東。

有些事情比比東可以知道,畢竟她是未來的教皇,但有些還是不讓她知道的為好。

“東兒,你先下去吧!”

“是,老師!”

比比東也很識趣,知道什麼事情是自己能知道的。

比比東一離開後,千道流便問道:“他呢?難道你已經...”

千道流不希望是和自己想的那個樣子。

“我已經把他殺了!”

秦陽一開口,就像是為了印證千道流心裡的想法,讓千道流愣了一下。

“父親,他留著可是會威脅到我的,既然已經做出那件事情,為了將威脅消滅,必須殺了他。”

秦陽冷聲說道。

也不知道是說千尋疾,還是說自己。

“唉~”

千道流長歎一聲。

對於兒子與義子,他始終還是站在了兒子這一邊。

“希望你不要後悔吧!”

話完,得到答案的千道流也不在想詢問什麼,更不想探究什麼,轉身離開。

我當然不會後悔了....看著千道流有些落寞的背影,秦陽心中冷笑。

千尋疾的屍體都化成灰,至於那殘缺的靈魂現在也快消失了,他做這一切,可都是為了自己啊!

現在目的達到,他怎麼會後悔呢?

不一會,比比東再次走了進來。

見到千道流已經不在,詢問的看向秦陽。

秦陽點了點頭,示意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我們三天後出發,前往天鬥帝國,七寶琉璃宗!”

“這七寶琉璃宗,便是我們第一個要拜訪的宗門!”

“至於武魂殿的事情,這三天你儘快處理好之前的,至於後麵的我會交代下麵的人。”

“所以,想和我一起去,可要努力點,自己動起來,好好的工作!”

秦陽習慣性的將手搭在比比東肩膀上,另一隻手親密的環過她纖細的腰肢,微笑的看著她。

“知道了。”比比東滿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心中暗暗道:我纔不會自己動,嗯哼~。

對於和秦陽親近,現在的她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牴觸,有時兩人一同坐在教皇寶座上乾活,還會坐在一起。

漸漸的,她也就習慣了。

而且隨著深入瞭解秦陽,她發現這個強硬的男人讓她有些沉迷,難以自拔。

除了渣一點之外,好像冇什麼缺點了。

而後。

秦陽身為一個好丈夫,回到寢宮照顧一下懷孕的妻子白芷,又陪了她兩日。

同時也告訴她自己將要離開武魂殿的一係列事情。

白芷不愧是好人妻,好女人,除了支援秦陽之外從不會有第二個情緒。

也是因此,秦陽對白芷越發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