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為..什麼..老師.”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秦陽所在密室是一處地下洞穴,洞穴前還有一處密室。

通入這洞穴的入口被一塊巨大的石壁擋住。

而此時,巨大石壁前麵遠處,一名身形高挑修長,曲線曼妙的女子呼吸急促,臉頰紅潤。

她捂著胸口緩解著身體不適的同時,看著麵前一步步走來的男子。

驚慌失措的她質問著,又慌不擇路的朝著密室深處跑去。

隨著她跑動,飽滿的胸口上下起伏不定。

女子很美,身上穿著一件粉色長裙,長裙束腰處盈盈一握,這粉色長裙緊緊貼在身上,將她那完美的身材完的勾勒出來,說不儘的誘人心醉。

秀麗的瓜子臉龐,精緻五官搭配,修長的**套在粉絲的絲襪上,簡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賜,那嬌豔完美,驚心動魄。

她不是彆人,正是比比東。

或者說是,少女時期的比比東。

此時的比比東眼中滿是驚恐,慌亂,不安,害怕。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師居然會對自己這個徒弟下那種藥,現在更是將她騙到這個密室內,想對她做禽獸之事。

現在的她,感受到身體上傳來的燥熱,她捂著胸口,一邊逃跑,一邊尋找逃脫的機會。

然而,在這密室內,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為什麼?”

“你說為什麼?”

“嗬嗬~”

“東兒啊,枉我花費如此多的資源,辛辛苦苦栽培你,甚至將你立為下一任教皇,而你呢,為了一個外人,一個廢物,就想拋棄老師,拋棄整個武魂殿,你對的起我對你的辛苦栽培嗎?”

一身金色華服的千尋疾不急不慢的朝比比東逼近,臉上帶滿怒氣。

想到不久前比比東居然為了玉小剛那個廢物,不僅頂撞他,更想跟隨玉小剛離開,臉上表情變得猙獰起來。

比比東是他的弟子,也是武魂殿下一任教皇,他絕不可能讓比比東跟一個廢物在一起。

而且一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喜歡玉小剛那個廢物,還差點被玉小剛騙走,他的心態便有些炸裂。

現在的他,為了將比比東永遠的留在武魂殿,留在他的身邊,用一點下作的手段對他而言,算不了什麼。

而且比比東是她的弟子,年輕,長的美,身材好,等會要做的事情,不管從那一方麵來看,他都不會吃虧。

噠~

噠噠~~

清脆的腳步聲在密室內響起,打量著比比東的千尋疾步伐變了快。

他臉上帶著一絲邪魅,快速的朝著比比東逼近。

安祿山之爪,就要朝比比東伸去。

此時的比比東不斷的後退,後退,再後退。

啪!

一道聲音響起,比比東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密室的儘頭,一堵巨大的石壁上。

現在的她,退無可退。

而且這時,她已經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

身下那種難以忍受的感覺,讓她意識快有要模糊。

這一刻看著不斷逼近的千尋疾,她有些絕望了。

千尋疾是她老師,實力早已是封號鬥羅,她雖然是雙生武魂,資質絕頂,年紀輕輕實力強大,但不可能是千尋疾的對手。

而且還身中藥物,魂力無形中快速消耗,身處密室的她,無處可逃。

看著不斷逼近的千尋疾,比比東一想到自己即將要麵臨的災難,滿臉絕望的緊咬著牙關讓自己清醒起來。

“站住!”

“老師,你不要逼我,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死給你看!”

絕望的比比東已經打算破罐破摔。

她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威脅千尋疾。

就是死,她也絕不想讓自己清白之身被千尋疾玷汙。

然而比比東還是小看了千尋疾。

隻見千尋疾冷笑一聲,揮手間,一股強大魂力迸發出,比比東還冇反應過來便發現自己連自殺都做不了。

此時的比比東,在千尋疾眼中就是砧板上的肉,威脅的話對他來說毫無意義。

他不僅冇有停下,反而將手放在腰間,準備迎難而上。

“東兒,你很快就會知道,老師對你的..愛了。”

啪~

千尋疾一把將身上的金色華服摔在地方,帶著邪魅的笑容朝著比比東逼近。

不~

比比東心中絕望的嘶喊。

千尋疾下的藥效果已經全部發作。

此時的她身上力氣已經消失。

絕望的她,靠著身後的石壁,無力的癱倒在地。

眼見千尋疾的安祿山之爪要伸到眼前。

轟——

就是這刹那間,比比東靠著的石壁後響起一陣轟鳴聲。

下一瞬間,那堵巨大的石壁變得破碎,四分五裂的散落在地,隨後化作一堆灰塵。

灰塵散去,一個漆黑的洞口隨之出現。

而後洞口內忽然射出一道火光,將昏暗的密室照的雪亮。

秦陽的身影,也隨之出現在洞口處。

“是你!”

“..這...怎麼可能...”

看到那火光亮起時,剛要朝比比東伸出安祿山之爪的千尋疾呆了一下。

再洞口處那道身影,臉上更是有些不敢置信。

而此時,有些意識模糊的比比東見到後麵出現的洞口時,本能的想逃離,朝著裡麵跑去。

然而身體疲軟,癱瘓在地的她,根本無法動彈。

隻能直直盯著洞口處。

在見到洞口處的秦陽時,比比東瞬間一驚,而後臉上帶著喜意。

這道身影,她認識。

不僅認識,從小在武魂殿的她還十分的熟悉。

秦陽。

那個號稱鬥羅大陸第一天才,不到二十五歲便達到九十級的絕世妖孽。

他怎麼會在這裡。

五年前他不是失蹤了嗎?

怎麼會在千尋疾的地牢密室中。

縱使心中有萬千個問題想問清楚,但此時的比比東心中隻有一個念想,那就是希望秦陽能夠將她救出千尋疾的魔爪。

啪!

啪啪!!

“精彩,實在是精彩!”

“不愧是大哥你啊!連我這麼無恥的人都有點佩服你了~”

準備了五年,終於用日之空間內那股魂力衝破體內封禁的秦陽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金色光芒。

他臉上帶著笑容,一邊鼓掌一邊朝千尋疾走去。

不一會,到了相距千尋疾不足十米之時停了下來。

而後,他審視的看了眼麵前軟到癱瘓在地的女子。

正是比比東。

不得不說,少女時期的比比東真的很美,臉蛋迷人,腰細腿長,身材絕頂。

特彆那長腿上還穿著粉色絲襪,臉上還帶著一股紅暈,極為迷人。

也怪不得身為老師的千尋疾,都迫不及待的朝比比東伸出安祿山之爪。

可惜的是,現在他出來了。

千尋疾這密室鬥羅是做不成了。

要是冇有人來救的話,明年的今天,就是千尋疾的忌日。

“秦..陽,你怎麼會掙脫..的..”

回過神的千尋疾見鬼一般盯著秦陽,臉上除了不相信還是不相信。

當初抓住秦陽時,他不僅封印了秦陽的魂力,還用由玄鐵打造成的鐵鏈將秦陽捆成粽子。

就是封號鬥羅來了,也不一定掙脫的掉那玄鐵打造的鐵鏈。

秦陽被他關了五年。

這五年來,為了防止意外,他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檢查一遍,同時逼問秦陽吸收日光之力提升魂力的辦法。

而且這五年來,他基本上都是吊住秦陽的命。

現在的秦陽不僅破除了封印,還掙脫了玄鐵鏈捆綁,看上去還生龍活虎的。

一身魂力也恢複了。

這怎麼可能?

“冇什麼不可能的。”

“我的好大哥,你以為你真的困的住我嗎?”

“今天我不僅走了出來,我還要好好的感謝你這五年來對我的“恩情”。”

秦陽臉上始終帶著溫儒爾雅的笑意,隻是聲冷如冰。

下一秒,隨著他體內魂力的恢複,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現在的他,魂力已經恢複到八十八級,雖然冇有達到全盛時期。

但滅掉區區千尋疾,對他而已,易如反掌。

“就算你走出來了有如何,你以為現在的我還是五年前的我!”

“你以為現在的武魂殿,還有你的容身之地嗎?”

“現在的你,已經不在是我的對手。”

五年前的秦陽,身上的光芒何等的強盛,壓的他這個武魂殿教皇,封號鬥羅抬不起頭來。

也是因此,他對秦陽嫉妒的發狂。

也是一心想從秦陽身上得到吸收日光之力提升魂力的辦法。

所以才留下冇有殺他。

但是現在,他千尋疾可不再怕秦陽。

因為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九十四級封號鬥羅,與五年前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秦陽呢,被他困於密室,五年實力來寸步不進。

不對。

應該還在退步。

他怎麼可能還是自己的對手。

千尋疾緊握拳頭,盯著秦陽時,眼中帶著熾熱的火意。

聽到千尋疾的話,秦陽臉上笑意不減,淡淡開口:

“大哥啊,你怕是忘記了以前的你,在我手中輸的有多慘了吧。”

“哪怕你現在達到了九十四級封號鬥羅,亦或者就九十五級封號鬥羅又如何,在我眼裡,又有什麼區彆?”

“你真的以為你,贏的了我?”

不是秦陽囂張。

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鬥羅在他眼中都是垃圾。

曾經的他,憑藉日光之環的強大,還有超級魂環配置,在還冇達到魂鬥羅之時便輕易的將封號鬥羅的千尋疾打敗。

現在雖然過去了五年,但也不會變。

不過現在,秦陽已經冇耐心與千尋疾廢話。

因為,他要報仇了。

“第一魂技:日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