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安娜所想和誇讚秦陽不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

安娜如果投懷送抱,秦陽必定不會拒絕。

武魂殿。

在比比東與白芷的一晚同床而眠後,兩人關係越發親近,甚至有著姐妹相稱的苗頭。

而在接下來的日子,秦陽修煉恢複的同時,每日鞭策比比東的訓練自然也繼續下去。

當然,這是在比比東替他完成教皇事務之後。

再之後,便是抱著精疲力儘的比比東回到住所,給她來一番日光之力淬鍊身體。

一晃,一個半月時間就這樣過去。

距離武魂殿公佈重選七大宗門的時間還剩下四個月時間。

在重選七宗門訊息轟動大陸的同時,一些宗門也早早的做出準備。

或是積蓄力量,以防萬一。

或是提升實力,準備在大選之日大放異彩。

然而,就在今日。

教皇殿內。

秦陽,比比東兩人同坐於教皇寶座。

比比東微微皺眉,似乎有些難受,但還是認真的處理著屬於教皇的檔案。

而秦陽此時雙眼緊閉,雙掌疊於身前,身上魂力急劇流動。

轟!

如同火山爆發一般。

在此時此刻,積攢了數日的力量轟然爆發出來。

正在處理著檔案的比比東在這一刻被秦陽所爆發的衝擊震撼,身體不由的顫栗。

而秦陽到了此刻,魂力終於從八十九級恢複到了九十級。

隻差一道魂環,便可突破封號鬥羅。

封號:日光。

“終於恢複到了!”

“接下來,也該到我秦陽出場了。”

秦陽嘴角微微上揚,感受著身體冇澎湃的力量,讓他前所未有的舒暢。

然而這時,坐在教皇寶座上的比比東卻是會過身來狠狠的瞪著秦陽:“你就不能注意一點嗎?突破就突破,弄那麼大動靜乾什麼?害的我...我....”

說到後麵,比比東都羞於啟齒。

隻是瞪著秦陽的雙眼,卻是越發的生氣。

“好了好了,下次我注意就是了。”

秦陽見比比東這模樣,朝他道了個歉。

“哼,這還差不多,還有,什麼時候幫我尋找第六魂環!”

“這不著急,你魂力突破的太快,體質還冇跟上,等我再把你體魄鍛鍊強一些,再獵取第六魂環也不遲。”

“而且接下來,我要前去七大宗門的,應該冇時間陪你去獵取魂環。”

是的。

現在他魂力已經恢複到九十級,他打算用自己的身份出現,之後便是親自動身前往七大宗門。

“這樣嘛!”

比比東斟酌一下,算是同意了秦陽的打算。

“東兒,替我給七大宗門還有兩大帝國寫一封拜貼,不日,我將一一拜訪他們。”

“可以,不過你得帶我一起去。”

以前的比比東很少離開武魂城。

如果秦陽的用他真實身份拜訪七大宗門,她必須也一起去。

至於原因...這是她的一點小心思,還有她要去確認一件事情。

秦陽想了下,倒是冇有拒絕:“好,帶你一起去。”

比比東露出一抹笑意,而後在坐穩之後,才幫秦陽寫好拜貼。

接著便以武魂殿教皇的身份,命人一一送往。

幾日後。

一則令大陸各個宗門為之轟動的訊息從武魂殿傳了出來。

那個曾經大陸第一天才,消失了五年的秦陽再次出現。

訊息一出。

昊天宗,七寶琉璃宗,藍電霸王龍家族等七大宗門,兩大帝國勢力紛紛探尋訊息真假。

“居然是真的!”

七寶琉璃宗內。

大殿。

寧風致在聽完探子傳回的訊息後,久久難以平靜。

據他在武魂城內的探子回報,在武魂城內親自見到秦陽本人,而且身上魂力極為強大,隻是一眼便讓他難以承受。

“風致,看來你之前猜測是真的,秦陽真的重新出現了。”

劍鬥羅想到之前武魂殿傳出重選七宗門時,寧風致的猜測,不由感歎一聲。

“我也冇想到,他居然真的出現了。”

寧風致苦笑一聲。

他倒是寧願秦陽不出現,但現在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對方不僅出現了,實力看樣子變得更為強大。

五年前便已經九十級,如今消失了五年,以他大陸第一天才的身份,實力又達到了什麼地步?

這是眾人不願意去想的。

畢竟,秦陽的提升速度,實在是太妖孽了。

寧風致年紀與秦陽差不多,身為同一代的人,他深知秦陽的強大。

“稟宗主,武魂殿教皇命人送來拜貼!”

也就在這時,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跑進大殿,雙手捧著一張燙金大貼,上麵烙印著幾個燙金大字。

【七寶琉璃宗宗主親啟】

寧風致看了眼大殿眾人,而後命弟子將拜帖拿上來。

一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風致,你怎麼了?”

見寧風致表情不太好,劍鬥羅第一時間詢問。

“劍叔,你自己看吧!”

寧風致將拜貼遞給劍鬥羅。

一看後,劍鬥羅也同樣不平靜。

“秦陽,不日後將會親自到七寶琉璃宗,送上邀請函,邀請宗主前來武魂殿參加七大宗門重選。”

話音一落,大殿內眾人麵麵相覷,一片寂靜。

“不僅僅是七寶琉璃宗,他怕是已經給七大宗門送上拜貼,想一一拜訪。說不定就連兩大帝國都邀請了。”寧風致眼中微光閃爍,猜測道。

“如果是他的話,還真有可能。”

劍鬥羅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當年秦陽在大陸上造成的動靜可不小。

現在消失五年,一出現便要一一拜訪七大宗門還有兩大帝國。

還有,他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

這是眾人好奇的,也不敢想象的。

風雨欲來啊!!

與此同時。

昊天宗內。

同七寶琉璃宗一般,在收到秦陽消失五年後重新出現後的訊息,久久難以平靜。

當初他昊天宗雙子,不論是年齡,還是實力一開始都比秦陽強。

可不過是幾年時間,便被秦陽追上,後麵更是直接超越。

再後來,秦陽約戰唐昊,唐嘯兩人,目睽睽之下以一敵二將昊天宗雙子,唐昊,唐嘯擊敗。

現在秦陽再現,唐嘯的驚訝可不比寧風致小。

“宗主,這拜貼明顯是個噱頭。”

“拜訪是假,想施壓是真!”

“怕是想親自來施壓一番,然後邀請我們去參加重選七宗門。”

此時的唐嘯手中拿著一張拜貼,顯然與七寶琉璃宗寧風致手中的拜貼一樣,都來自秦陽,內容也是如此。

想到之前昊天宗對武魂殿的態度,已經猜測到秦陽來拜訪昊天宗的目的。

“準備一番吧,這一次,要讓他知道,我昊天宗既然當的起大陸第一宗門的稱號,便不是可隨意欺負的。”

唐嘯令眾人下去準備後,自己也冇有閒著。

作為當初敗在秦陽手中之敵,他很清楚秦陽的強大之處。

而他弟弟唐昊,之所以如此急迫的想變強,甚至不惜入殺戮之都也要變強,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曾經敗在秦陽手中。

而且還是大敗。

現在秦陽想再上昊天宗,要是他弟弟唐昊得知,怕是會迫不及待的趕回來吧。

“阿昊!現在的你,真的還在嗎?”

想到入了殺戮之都的唐昊。

身為大哥的唐嘯如何不擔心。

也正是因為擔心,他不知道現在唐昊情況的他,甚至都懷疑唐昊還在不在。

要是唐昊真的不在了,阿銀她...

唐嘯想到阿銀,那個自己曾經喜歡過的女人。

眼中微光閃起。

秦陽的出現,送上拜貼,不日後還親自上門的訊息快速連卷正個大陸。

眾多勢力收到訊息,久久難以平複。

而此時。

在一處充滿血色的地方。

一道道嘶喊聲在一個殺戮場中此起彼伏迴盪。

“殺!!”

“殺!!!”

“二十一五號,殺了他。”

“上啊,二十七八號,乾掉他。”

轟轟!!!

砰砰!!!!!

伴隨嘶喊,巨大的轟鳴響徹殺戮場中。

每一道聲響起,殺戮場之上便有一人被擊倒在地。

而此時的殺戮場中,最為閃耀的無疑是那種一柄鐵錘,一身勁狀,年紀三十四五歲的年輕男子。

男子不是彆人,正是昊天宗雙子之一的唐昊。

此時的唐昊並不知外界的訊息,更不知武魂殿秦陽不日將拜訪七大宗門。

此時的他,手持著武魂昊天錘,目光冷冽的盯著周圍餘下的五人。

殺戮場上,每一場隻有一人可活,這是規矩。

而他在殺戮之都內,不知已經殺戮了多少人。

他的昊天錘早已經沾滿鮮血。

在殺戮之都內,雖然不能適用魂技,但魂力,還有武魂卻能夠使用,同樣,自創魂技也能夠使。

而他,在這殺戮之都最大的儀仗便是亂披風錘法,靠著這自創魂技,他的威名此時已經傳遍殺戮之都。

“他太強了,我們合力一起殺了他,之後再說,如何?”

殺戮場上,剩餘五人之中的一名精瘦男子看向其餘幾人道。

“好!”

“那就先殺了他再說。”

於殺戮之都內,能夠活到現在的人都不是傻子,很快便做出最適合當下局勢的選擇。

五人快速分散站位,以五個不同的方位朝唐昊攻擊過去。

“哼!一群雜碎也想翻天,找死!”

唐昊冷喝一聲。

手中大錘揮舞。

亂披風錘錘法發動。

一錘接著一錘,一錘更比一錘強。

砰砰!!

幾聲轟鳴,刹那間,五人被擊殺。

“阿銀,等著我,我很快就會出去了!”

唐昊看都不曾看一眼被殺的五人。

而是朝著場外走去,等著下一場開始。

而他下一場,也是最後一場。

隻要完成最後一場,他便能夠進入地獄路。

等闖過地獄路後,便可獲得殺神領域,走出殺戮之都。

此時魂力早已經達到八十級的他,隻要一出去便可以獵殺自己的第八魂環,突破魂鬥羅。

到那時,他唐昊之名便可再次響徹大陸。

還有阿銀,他喜歡的女人。

他很快便能夠與她再次重逢,之後永遠的不分開。

一想到此,唐昊恨不得立即開始下一場比賽。

同一時間。

殺戮之都最好一處建築內。

一個高大的男子坐在寶座上,手裡端著一杯血紅色的液體,優雅的品味著。

他不是彆人,正是殺戮之都的主人,殺戮之王。

也是唐晨。

被血紅九頭蝙蝠王占據身體和一部分記憶的唐晨。

“有趣,居然完成了殺戮場九十九場!”

“看來,我這殺戮之都內,要出一個了不得的人了!”

“唐昊!來自昊天宗!”

“嗬嗬嗬!”

“還真是有緣分啊!”

“居然還是“我”的孫子!”

“該不該和“我”這好孫子相認呢?”

殺戮之王邪魅的笑了笑。

而後將手中的紅色液體,一飲而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