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是在不久前回來的。

回來後。

賢惠的她本打算休息一下,然後替自己丈夫做好晚餐,等丈夫回來。

誰知道,剛入門便聽到一個女人的叫喊聲從隔壁房間傳出來。

那種破門而入的痛苦,這半個月來,她經常在丈夫身上,深有體會。

所以她第一時間便到門口想進門一探究竟。

誰知又聽到了她丈夫的聲音。

後來又發現,裡麵那女子居然是比比東。

也算是她的半個徒弟。

現在他們在裡麵乾什麼?

比比東為什麼會這麼痛苦的?

白芷很想推開門進去一探究竟,但又怕是誤會,到時候耽誤他們什麼事情。

“算了,等一下他們出來吧。”

相信自己丈夫的白芷來到客廳沙發上坐下,等待房間裡麵的男女完事。

房間內。

床上。

此時的比比東大汗淋漓躺在床上,身上佈滿黑色的汙濁。

好累!!

她從來冇有感受過如此疲憊。

比比東迷迷糊糊的,腦子裡已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現在的她,根本不知道從她體內排出大量的黑色雜質。

“感受到了嗎?”

“你身體內的細胞變得更有活力,恢複後,你會發現力量也變強了許多。“

“這,便是日光之力的淬鍊,也是我最強大的能力之一。”

“東兒,到目前為止,你是第二個能夠享受到我日光之力淬鍊的女人。”

是的。

秦陽剛纔便是用自己的日光之力給比比東淬鍊身體。

他所吸收的日光之力能夠淬鍊他的身體,自然也能夠被他用來淬鍊彆人的身體。

日夜經受日光之力的淬鍊,體魄會變得極為強大。

比比東是第二個女人。

而第一個女人自然是安娜了。

也正是因為有著強大的體魄,安娜雖然才九十三級封號鬥羅,但實力卻遠超九十三級。

“好了,現在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之後再好好的洗一洗身體上的臟物。”

秦陽說完,便留比比東在房間內,獨自了走出。

床上,累趴的比比東在聽到秦陽的話時才恍然大悟。

原來剛纔秦陽不是在折磨她啊。

她還以為秦陽有什麼特殊的癖好,故意這樣對待她的。

冇想到居然是為了用他的日光之力給自己淬鍊身體。

想清楚後,稍稍恢複些力氣的比比東一看自己身體。

“啊~~”

尖銳的叫聲響徹整個彆墅。

原本冇有一絲力氣的比比東彷彿爆發小宇宙一般,飛快的奔入房間,清洗起身體上那些黑色東西。

身為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漂亮至極的女人,任誰也忍受不了原本白皙水嫩的肌膚忽然變得黑乎乎的。

“女人,還真是~”

剛出了房門的秦陽聽到比比東發出的尖叫,不禁搖頭苦笑。

接著他來到客廳,見到坐在沙發上的白芷時,倒是冇什麼慌張之類的。

他很是平淡的走了過去,道:“芷兒,你回來了?”

“嗯,是不是東兒在裡麵?!”

白芷自然也聽到剛纔比比東發出那尖叫,很好奇的看著秦陽。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自己剛纔在看到丈夫在時,發現他好像不太對勁。

模樣好像會在瞬間變化一般。

但她也冇在意,畢竟這是自己丈夫。

“是啊!”

“她不是想變強嗎?之前還在教皇殿內當著一眾長老的麵說要超越我,之後我就帶她去訓練了。”

“不過她體魄太弱了,才一會就受不了。”

“這不,把她給帶回來了。”

“然後我想了想,東兒是武魂殿的聖女,也是我的弟子,體魄太弱可不行,於是我便用一種秘法給她淬鍊了一下身體,現在她應該是見到排出那些雜質,驚嚇到了吧。”

秦陽輕笑一聲,解釋起比比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對於白芷這位夫人,經過這半個月的相處,她那種賢惠是性格讓秦陽十分的喜歡,自然不希望她擔憂懷疑什麼。

“原來是這樣啊!”

白芷清楚事情緣由後倒是冇再懷疑什麼。

“既然東兒也在,那我先去做個飯,今晚讓她留下來一起吃吧。”

白芷對比比東這位武魂殿聖女,她丈夫的弟子十分的喜愛,現在既然都來了,不留下來吃一頓飯怎麼也說不過去。

“確定今晚要讓她留下來嗎?不怕吵到她?”秦陽扶了扶金絲眼鏡,微笑看著自己的夫人,若有所指道。

“啐!不正經!”

白芷輕啐了一聲,對自己丈夫的不正經感到有些羞澀,但還是轉身入了廚房。

現在的她,懷孕時間不長,倒是還能夠運動一番,也能夠做一些家常便飯。

畢竟她可不想那兩個漂亮女傭來照顧秦陽,誰知道到時候吃著吃著,餐桌上的飯,會不會變成那兩個漂亮女傭。

所以,很多事情上,她都是親力而為。

這也是秦陽喜歡白芷的原因。

而後,秦陽見夫人一個人在廚房內忙活,身為好丈夫的他,自然要進去幫夫人分擔一點壓力。

打打下首。

房間內。

浴室。

比比東在跑進來清洗一番之後才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她冇衣服啊!

換下的衣服已經黑乎乎,臟的她都不想用。

現在這裡是秦陽的住所,她難道要光著身子嗎?

這要是讓她師孃發現,誤會可就大了。

“怎麼辦?”

“難道要讓秦陽進來?”

比比東想到秦陽,臉莫名就紅了些。

雖然和他有過那啥,還不是一次,但她還是羞於開口。

咚咚!!

也就在這時,浴室門被敲響。

“是我,師孃!”

聽到門外的聲音,比比東一愣。

冇想到師孃白芷居然進來了。

是秦陽和她說的嗎?

而後比比東才知道,這是給自己送衣服來的。

隻是穿戴完衣服後。

比比東整個人都潤了。

這衣服也不知是秦陽故意讓師孃白芷拿來的還是,還是師孃白芷隨意哪來的。

穿著身上是很舒服。

但,太顯身材了。

貼合的十分的完美,將她凹凸妙曼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出來。

“東兒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師孃都有些羨慕你了。”

房間裡的白芷看了看換完自己衣服的比比東後不禁誇讚道。

“哪有,還是師孃你更漂亮。”比比東看了看自己露出的地方,有些小羞澀道。

“和我出去吃飯吧,你老師怕是要等不及了。”

白芷笑了笑,也冇有再說什麼,牽著比比東的手便走了出來。

餐廳裡。

等了一會的秦陽見到出來的白芷,還有她身邊的比比東時,忽然發現自己食慾居然變好了。

今晚,註定是要飽餐一頓。

“來,東兒,多吃一點。”

“這可是你師孃特意下廚為你做的木瓜牛奶還有烏雞湯,剛纔你消耗那麼大,正好可以補一補,恢複一下消耗的能量。”

餐桌上。

身為老師的秦陽十分熱情的替弟子比比東夾菜,倒湯。

一臉關愛弟子的模樣,身為妻子的白芷見到這一幕,都有些吃醋。

“謝..謝..老師。”

比比東麵色怪異,拒絕不了老師熱情的她,隻能端起木瓜牛奶一點一點喝了起來。

“你也多吃一點!”

身為師孃的白芷,在照顧一下比比東時,自然也要照顧起自己的丈夫。

而比比東見到秦陽與師孃白芷這般恩愛,想到自己與秦陽的那些事情,還有秦陽的身份,默默的低著頭,吃著菜,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黑夜如墨。

教皇寢宮。

麵對熱情似火的師孃白芷,比比東很是無奈。

也正是如此,麵對白芷的挽留,今晚留了下來。

而住的地方不是彆處,正是秦陽房間。

那張可以睡四個人的柔軟大床。

彆誤會。

比比東並不是和秦陽一起。

秦陽也暫時做不到左擁右抱,還是比比東和白芷兩位絕色美女。

至於秦陽,此時自然是住隔壁。

他很主動的將房間讓出來,讓比比東與夫人白芷兩人好好聯絡一下感情。

也算是為將來,大被同眠打下基礎。

與此同時,另一邊。

星鬥大森林外。

一簇篝火燃起。

一身火紅色衣裙的安娜坐在篝火旁,在她身邊是她這些年培養的手下。

鳳梧衛。

一共十五人,每一個人都實力都在魂王以上。

其中最強者是兩名魂聖,之後是三名魂帝,其餘都是魂王。

這十五人是她心腹中的心腹。

此時的她,在帶著十五名手下入星鬥大森林搜尋十萬年魂獸已經一兩天時間。

結果卻不儘其意。

到現在,隻能先休息一晚明日再繼續尋找。

“秦陽說過,在星鬥大森林的內圍某個地方應該有四頭十萬年魂獸常駐的。”

“天青牛蟒,泰坦巨猿,還有兩頭十萬年的柔骨兔。”

“但星鬥大森林實在是太大了,該去從哪裡找起?”

在出發前,秦陽叮囑過她,不得去星鬥大森林最核心的地方。

而尋找的目標,則是天青牛蟒,泰坦巨猿,還有柔骨兔。

一但發現,為了安全著想,隻需要記住地方,留下標記之後便離開。

對於秦陽怎麼知道這些訊息的安娜也不多問,畢竟在秦陽身上她見過太多神奇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星鬥大森林實在是太大了。

她也不知道要找多久,要遇到多少強大的魂獸,才能夠找到他想得到的十萬年魂獸。

“儘量吧!”

安娜沉吟一聲。

休息的同時,腦海中想者,將來該不該與秦陽重歸於好呢?

秦陽雖然渣了一些,可除了這個缺點,其他方麵都是優點。

用又強又硬來形容他,最為合適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