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呼~~”

戰台上,此時的比比東冇一點形象。

秀髮散落,衣服破損,大汗淋漓,無力的躺在地麵上喘著粗氣。

太強了,秦陽實在是太強了。

她動用了渾身解數,手腳差點抽筋,往他身上每一個地方攻擊,居然連碰都碰不到他。

這讓比比東再一次見到秦陽的強大之處。

同時,她很不甘心。

“冇力氣了吧!”

“很好!”

秦陽來到比比東麵前,微笑的看著此時累的氣喘籲籲的比比東。

接著大手一攬,攔腰將比比東挽了起來。

“你...要乾嘛!”

此時的比比東很累,累到不想動彈。

但被秦陽攔腰抱起的一瞬間,她還是本能的抱著秦陽的脖子,以某個點為支撐,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當然是給你精喜了。”

“怎麼,你還想我乾什麼,我的好徒弟?”

嘴角微微揚起,看著麵前的比比東,秦陽笑的是那樣意味深遠。

現在的比比東累的是冇一點反抗之力,隻要他有一點壞心思,隨時都可以對比比東為所欲為。

但秦陽可不是這樣的人。

身為一個男人,在一個女人毫無抵抗力下對她亂來,實在是太無趣了。

他更喜歡如同上一次,比比東欲迎還拒,然後一點一點的吃掉她。

這樣的過程纔是最美妙的。

“驚喜!”

比比東想起來了,之前秦陽可是答應過今天要給她一個驚喜,能夠大幅度提升她實力。

“冇錯!”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強大嗎?”

“還有,之前在密室的時候,我為什麼如此輕易的殺死了千尋疾。”

“等會,你就能夠感受到了!”

話完,在比比東愣神之際,秦陽抱著她忘寢宮走回。

而此時,比比東腦海中還迴盪著秦陽的話。

在密室之中秦陽輕易殺死已經是九十四級封號鬥羅的千尋疾,那時她便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畢竟,秦陽都被關了五年了,剛從密室出來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現在,他是想將這個能力告訴我嗎?

還是說,他想教我?

思緒萬千間,秦陽已經帶著比比東回到了他的寢宮房間。

冇錯,正是主臥隔壁那個房間。

一來到房間裡,秦陽看向緊緊抱著自己的比比東,笑道:“抱我這麼緊,是不是我讓你很舒服,捨不得鬆開了?”

“誰.....舒服了...你這個混蛋,渣男!”

回過神的比比東氣呼呼的罵了一聲。

皆著便鬆開手來。

隻是剛纔的她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渾身無力。

現在一鬆開秦陽脖子,離開支撐點,整個人便倒在了床上。

幸虧秦陽房間的床夠大,夠軟。

否則的話比比東還得吃一陣子痛。

“你這樣帶我來這裡,要是等會師孃回來怎麼辦?”

比比東看出這裡是秦陽的寢宮。

雖然對於“千尋疾”這個敗類不滿,甚至覺得他死有餘辜。

但對於白芷這位師孃,比比東還是很敬佩,還很喜歡。

她可不想等會被師孃看見自己被秦陽這位“老師”抱著回房間。

“你師孃現在懷孕了,早上便回去敏之一族告訴她爸媽了,所以今天這裡隻有我和你,如果你想做點什麼的話,不用擔心會被你師孃發現。”

師孃懷孕了...不會是秦陽的吧....聽到這個訊息,比比東一臉懷疑的看著秦陽,但很快又反應過了,斥罵道:“呸!誰要和你這渣男做!”

秦陽也不反駁比比東的,畢竟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自己清楚。

“好了,現在盤腿坐好!”

秦陽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他將比比東帶回寢宮房間,可不是和她調侃來的。

“你想做什麼?”

比比東詢問一聲,見到秦陽那威嚴的表情,還是聽話的盤腿坐好。

“東兒,你覺得魂師最強大的是什麼?”

秦陽端起老師架子,詢問道。

“自然是魂技了!”比比東脫口說道。

“嗯,你這麼說也對,魂師的強大的確是因為魂技!不過也有不對的地方。”

“一個魂師真正強大,不僅僅是魂技的強大,還有魂力的強大,體魄的強大,精神力的強大等等方麵。全麵的強大,纔是真正的強大,偏偏我,便是這樣的魂師。”

“而你,雖然資質極好,年紀輕輕便達到五十八級魂王,但體魄太弱了。冇有體魄的支援,你魂力再高,魂技再強,在我手中也過不了三招,如果我全力動手的話,一招都不用便能夠結果了你。”

“怎麼,看你的表情,是不相信我的話?”

見比比東那滿不在乎的表情,秦陽覺得必須糾正她的認知。

“冇有!”比比東撇了撇嘴,她纔不會承認呢。

秦陽搖了搖頭,有些無奈。

對於鬥羅大陸上魂師的認知,他實在是有些無語。

鬥羅大陸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魂師一生修煉,全部都是在修煉魂力,之後吸收魂環突破。

對於體魄上的修煉,除去一些特殊群體,基本上冇有魂師看重。

可以說,哪怕是封號鬥羅,在冇有魂技防禦,魂力防禦下,體魄強度也就比普通魂師強那麼一點。

現在比比東的情況,顯然就是如此。

空有資質天賦,魂力境界,精神力也不錯,但體魄實在是太弱了。

就比如上一次。

戰鬥一兩個小時比比東就受不了敗下陣來。

“東兒啊,既然你想變強,想超越我,那你就得做到全麵,不管是魂力魂技,精神力還是體魄都要變得強大起來。如果你做不到的話,你這輩子也冇機會超越我,而且與我的距離之後越來越遠。”

“你不想一輩子也無法超越我吧?”

“不想每次與我戰鬥,不到一個小時晨便丟盔棄甲吧?”

“不想每次都被我壓的抬不起頭吧?”

“不想每次隻能縮在被子裡,哽咽難鳴吧?”

秦陽一句句“不想”傳入比比東腦海,聽的她滿臉的羞憤,還有不甘。

她不想,她要超越秦陽,她想要在秦陽麵前抬起頭來,而不是每次被他壓在身下。

這一刻,比比東的目光變得前所謂未有堅定。

為了變強,比比東放下了自尊。

因為她清楚,今日的放下隻是為了將來的拿起。

現在她在秦陽麵前放心自尊,等將來,她一定要讓秦陽壓在身下,親自拿回來。

“老師,請狠狠的訓練,鞭策我吧。”

比比東目光堅定道。

秦陽滿意點頭,道:“好,我會狠狠的訓練鞭策你的。不過在此之前,我先幫你淬鍊一下身體,過程會有些痛,你能夠忍受的了吧?”

“來吧,不管多大的痛苦,我都能夠承受。”比比東雙眼一閉,像是允許秦陽做任何事情。

雖然對於秦陽的渣,讓她恨的牙癢癢,但對於秦陽強大,她卻佩服至極。

而秦陽也冇有再浪費時間。

直接上了床,將比比東抱了起來。

‘果然...他是要做那些事情嗎?我要不要反抗?’

比比東身體微微一顫,似乎預感到等會要發生什麼了。

密室那一次,還有從密室出來第二晚那一次,之後...想去與秦陽發生的那些事情,比比東感覺身體有些顫栗。

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亦或者是欲迎還拒。

然而讓比比東失望的是,秦陽隻是上了床,坐在她身旁,並冇有進行下一步。

“東兒,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最強大之處。”

聽到秦陽這話,比比東也好奇的看著秦陽。

對於秦陽最強大之處,她應該已經見過了,難道他還有更強大之處?

好奇,不解,讓比比東屏息凝視的盯著麵前的秦陽。

下一秒。

一道璀璨的光芒在秦陽手中亮起,而後慢慢的凝聚形成一個熾金色的小球懸浮在他手時。

“這是....”

比比東回想起密室那一幕。

千尋疾似乎就是被這重熾金色的球給轟死的。

秦陽看了眼麵前盯著自己手中熾金色小球的比比東,道:

“世人都知道我秦陽資質強大,修煉極快,力壓眾多天才,然而他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強大。”

“接下來,我會讓你感受一下,在這強大的能力作用下,你也能夠變得更加強大。”

說著,秦陽將手中的金色小球一印便印在比比東身上。

比比東想象中的爆炸冇有出現,而那金色小球直接進入了她的體內。

下一秒。

“啊!!!”

劇烈的疼痛讓比比東整個人瘋狂大喊起來。

痛!

無比的痛。

感覺身體內有一道火在不斷的焚燒經脈,**。

又如同萬千螞蟻食咬,令比比東難以承受。

撕心裂肺的叫喊!

“想變強,你就得忍受!如果這一點痛苦你都受不了,想超越我,下輩子吧。”

秦陽的聲音迴盪在腦海,差點失去意識的比比東咬牙切齒的堅持著。

她很想問,這是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

但現在的她根本做不到。

下一秒

噗嗤!

痛的忍受不了的比比東一把的抱著秦陽,而後大口一張,緊緊的咬著秦陽肩膀。

嘶~

哪怕秦陽體魄強大,可麵對比比東的咬,還是痛的一陣嘶啞咧嘴。

這丫頭,簡直不把他當人看啊。

說咬就咬。

房間內,伴隨著比比東一陣陣痛苦的叫聲響起。

還有秦陽的嘶牙咧嘴聲。

房間外。

一個絕美的少婦站在門口,愣愣出神。

裡麵的聲音,怎麼那麼像...一對男女。

她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