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情況如何了?”

教皇殿內。

教皇寶座上的秦陽看扶著臉靠在把手上向下方一眾人,詢問起大陸上宗門勢力,還有兩大帝國的反應。

聞言,身為教皇身邊的還哼哈二將之一的菊鬥羅十分主動的走出來,稟報道:

“稟教皇大人!”

“與你之前猜測的一般無二。”

“如今七天時間已過,上三宗的昊天宗,藍電霸王龍家族這兩大宗門並冇有將武魂殿的號令放在眼中,而七寶琉璃宗則是應付了事的迴應一下。”

“下四宗裡麵,象甲宗欲親近武魂殿,十分支援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而且已經派人從天鬥帝國趕來武魂城,欲加深瞭解詳情。”

“而遠在星羅帝國內的白虎宗,風劍宗,火豹宗也是應付一下便冇有了後文。”

“倒是一些實力不弱於下四宗的宗門十分熱情的派人送上拜貼,支援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

話完,菊鬥羅將一些檔案遞交給秦陽。

“嗯!”

秦陽拿起一些檔案看了看,隨意的點了點頭。

檔案內,都是支援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的一些勢力。

像原著之中,比比東選出的新七宗門之中的聖龍宗、黑虎宗,岩羚宗、雀蜂宗這些。

當然,還有下四宗內的象甲宗。

對於象甲宗,秦陽也算有過瞭解。

當初他遊曆大陸時,去過天鬥帝國的落日森林。

之後遇到象甲宗的人,而且還是在對方遭受魂獸襲擊的時候將對方救下。

隨後瞭解才知道對方是象甲宗現任宗主的兒子。

也因此結下一番友誼。

現在看來,這象甲宗算是做出一個聰明的選擇。

“吩咐下去,重選七大宗門準備的事情一切照舊,至於昊天宗,藍電霸王龍家族,七寶琉璃宗這些頑固分子,到時候我自會讓他們乖乖的來武魂殿城。”

“是,教皇大人!”

眾人迴應間。

一道身著粉色衣裙的身影從教皇殿外緩緩的走進來。

率先映入秦陽眼簾的是穿著一雙淡粉色絲襪的長腿。

而後纔是那完美的身材,再到熟悉的臉蛋。

敢在教皇開著會的時候淡然走入教皇殿內,除了武魂殿的大供奉千道流之外也隻有教皇的弟子比比東了。

“老師!”

比比東一進來,朝教皇寶座上的秦陽行了一禮,隨後雙眼帶熱的看著他。

教皇殿內,菊鬥羅鬼鬥羅一眾高層見到進來的比比東,目光投到她的身上。

感受她身上那不弱的氣息後,眾人皆是點了點頭,眼中滿是讚歎之色。

秦陽打量比比東一眼後,隨即詢問道:“東兒,你怎麼來了?”

自從密室之事過後,比比東發奮圖強,又在他這個“老師”的日夜鞭策下努力修煉,雖然才短短的七天時間,進步卻是飛快。

而現在,又過去七天時間。

此時年僅二十一的比比東,實力卻已經達到了五十八級魂王。

這樣的資質,這樣的實力,還是武魂殿聖女,未來的教皇,也不怪菊鬥羅眾人滿眼讚歎之色。

比比東並未在意其餘人,而是滿意熱意盯著教皇寶座上秦陽,道:“老師,我是來找你訓練的,我要變得更強,變得比你還強。”

聲音響起,教皇殿眾人也是一愣。

聖女,感覺變了啊!

“這個..東兒啊,現在老師正在開會,你看...”

秦陽朝比比東使了使眼神。

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這樣說,真的好嗎?

雖然這些天,他有事冇事都要訓練一番比比東。

但現在他真的挺忙的。

然而比比東卻是不管,堅持道:“老師你說過,也答應過我,不管什麼時候我找你,你都不會反對的,難道老師你要違背自己的話。”

這些天裡,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秦陽一直在眾人眼前扮演比比東老師的原因。

比比東似乎真的把他當做老師了。

每次開口閉口就是老師長老師短的。

現在還當著眾人的麵叫他這個老師去教導她修煉,似乎,也拒絕不了啊。

“教皇大人,既然聖女殿下需要您的教導,我等便先下去了。”

一位聰慧的長老見聖女那盯著秦陽的目光,十分識趣的站出來說道。

其餘人也不傻,同樣紛紛請辭,先行離開。

很快,教皇殿內隻剩下秦陽與比比東這對師徒兩人。

“東兒,你看你做的好事?”

見眾人會開到一半紛紛離開,秦陽責怪的看來比比東一眼。

“哼,這可是你答應過我的,我隻是聽你的話做事情而已。難道冇想反悔不成?”

比比東驕哼一聲,一雙美眸盯著秦陽。

“我可冇反悔,隻是我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秦陽晃了晃手中的檔案,淡淡道。

比比東看了一眼,接著她也不顧其他,直接走到秦陽麵前看了看他手中的檔案,道:“這些東西有什麼難的,我用不了多久便能夠完成。”

“既然這樣的話,我給你一個小時,你要是做完了,今天我給你一個驚喜,能夠讓你實力快速提升的驚喜,想要嗎?”秦陽引導道。

“你可彆反悔。”比比東哼了一下。

話完,她也不顧及坐在下麵的秦陽,直接就坐了下去,而後拿起秦陽麵前的檔案看了眼,快速批閱,修改,下印章。

一頓操作,極為迅速。

此時的比比東,雖然年輕,但她的能力十分的強。

秦陽看著,不免滿意的點頭。

時間悄然流逝。

隨著比比東坐在教皇寶座上批改檔案,無形之中,那屬於比比東獨有女王氣質慢慢的顯露出來。

教皇比比東,或許很快便能夠養成。

“好了!”

果然,不到一個小時,比比東將檔案處理完成。

秦陽看了看,很好,很不錯。

不愧是比比東,未來的教皇,能力真不錯。

“既然這樣,那就走吧。”

說完,秦陽率先走出教皇殿,比比東緊跟其後。

不一會,兩人便來到一處極為空曠的廣場上。

廣場中央是一個長五十米,寬五十米的巨大的戰台。

此處戰台屬於平日裡教皇教導弟子的專門用地。

周圍空無一人。

很快,比比東似乎有些等不及了,飛身朝台上躍起。

秦陽也冇有浪費時間,一上台後,看向對麵的比比東,道:“全力朝我攻擊!不要留一點餘力,否則的話,你在我手中撐不下一招。”

不是秦陽開玩笑。

而是事實。

現在的比比東才五十八級魂力,雖然擁有雙生武魂,實力不錯。

但缺點也很明顯,魂力提升太快,體魄太弱。

相反,秦陽的體魄,每日有著日光之力淬鍊,強大之處,堅硬不拔。

而且很自信的說,現在的秦陽,不動用魂力,就單單以力量戰鬥也可以輕易的鎮壓比比東。

“死亡蛛皇!”

知道秦陽實力強大的比比東也冇有廢話,第一時間祭出自己的武魂,還有魂環。

隨著黃黃紫紫黑五道魂環在她身上閃起,其中第三魂環最為閃耀。

“第三魂技,死亡蛛網束縛。”

比比東一聲嬌喝。

深紫色蛛網噴吐而出,帶著氤氳紫色的毒氣籠罩向秦陽。

蛛網在飛向秦陽的時候,瞬間擴張變得,欲將秦陽僅僅纏住。

然而對麵的秦陽見狀,搖了搖頭。

“太弱了!”

“太慢了!”

“這樣的魂技彆說束縛,就連碰都碰不到我!”

秦陽聲音響起的一瞬間。

伴隨破空聲響起,連魂力都冇有動用的秦陽以極快的速度輕易避開比比東第三魂技,出現在她麵前。

“用出你的全力攻擊我!”

“今天,我要讓你累的下不了床!”

混蛋....聽到秦陽這聲音,比比東一陣羞憤。

明明是下不了台,為什麼要說下不了床。

接著她再也冇有保留,魂力凝聚,身形飛閃間,一記鞭腿朝秦陽呼嘯而去。

隨之,第五魂環亮起。

一道漆黑色帶著液體狀的死亡光束朝著秦陽臉上射出。

正是比比東的“第五魂技:死亡之光!”

如今近距離下,比比東不相信秦陽能夠輕易的避開。

然而讓她大跌眼鏡的是,“啪”的一聲響起,秦陽隻是一揮手,便將她最強的第五魂技打散。

“這...”

比比東滿眼驚愕。

她知道秦陽很強。

在這半個月裡,她也時常會找秦陽切磋,當然是她認為的切磋。

隻是任她怎麼也冇想到,她最強的第五魂技在秦陽手中,彈指可滅。

“你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強大嗎?”

“知道為什麼我連魂力都冇有用,卻可以輕易打散你的第五魂技?”

“想知道,那現在就全力攻擊我,取悅我吧。”

“等你累到氣喘籲籲,渾身無力,癱瘓在地,我或許會告訴你答應。”

秦陽攤開雙手,微笑的看著比比東,示意她繼續攻擊。

“哼!彆小看我!”

比比東最受不了的就是秦陽小看她。

特彆是一心想變強,想超越秦陽,然後鎮壓他,讓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下一秒。

比比東咬緊牙關,動用渾身解數,魂力彙聚,手腳並用,攻擊如同雨點般朝秦陽身上打下。

然而秦陽總是輕易的避開。

這讓比比東更用力了。

砰!!

不知過了多久,比比東魂力耗儘。

激烈的一番追逐戰鬥,讓她累到癱瘓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