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致,你打算怎麼做?”

大殿內安靜片刻後,劍鬥羅出聲問道。

“觀望!”

“以我對昊天宗,藍電霸王龍家族的瞭解,他們必定不會將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的話放在眼裡。”

“而我們現在暫時不用做什麼,畢竟還有半年時間。”

武魂殿公佈出重選七大宗門的時間是半年之後。

而在這半年時間內,寧風致相信,大陸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門,還有帝國會快速的動起來。

武魂殿的身份還有地位在鬥羅大陸很高。

就是七大宗門比起來都不如武魂殿。

畢竟,從古至今,魂師聖地這八個字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所以寧風致猜測,藍電霸王龍家族,昊天宗,還有一些實力較強的宗門之外不會將武魂殿重選七宗門的話放在眼裡,但其餘的勢力必定會聽從。

而且還會報團取暖,在重選七宗門之日來到時,前往武魂城掙上一掙那七大宗門的位置。

可不管那一樣,這片大陸從今天開始,註定不會再平靜。

“風致你是宗主,一切都聽你的。”

劍鬥羅,骨鬥羅還有一眾高層都相信寧風致,自然不會反駁寧風致的決定。

“對了寧致,你和雪蓉現在怎麼樣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商討完應對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的情況後,劍鬥羅便關心起寧風致的終身大事。

“挺好的,雪蓉現在應該在後山吧。”

說到雪蓉,寧風致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還有幸福。

“你們兩人都不小了,雪蓉又是你的未婚妻,我看為了宗門的傳承,你們趕緊把婚給結了,到時候也好生個一兒半女,給宗門留個後。”

“是啊,風致,你們都是我看著長大的,雪蓉這丫頭說不定就等著你開口呢。”

“的確如此。”

大廳下那些年紀大的長老們紛紛附和起來。

寧風致的未婚妻雪蓉,全名寧雪蓉,同為七寶琉璃宗的人。

大家族內,為了更好的將武魂傳承下去,族內通婚是很常見的事情。

最大的代表便是藍電霸王龍家族。

不過寧雪蓉與寧風致雖同為七寶琉璃宗的人,但血緣關係已經超過三代已上。

所以也不算那啥啥。

至於七寶琉璃宗另一半必須是戰魂師?

不好意思。

寧雪蓉是特殊的,她雖是輔助係魂師,卻擁有很強的戰鬥力。

“劍叔,骨叔,還有各位長輩,現在宗門內的情況你們是知道的,而且還出了武魂殿這事情,大陸必定動盪不安,現在可不是談兒女私情的時候。”

“不過你們放心,等宗門穩定下來,我與雪蓉很快便會成親的。”

寧風致保證道。

“行吧,不過風致啊,你得趁早了。”

劍鬥羅語重心長道。

“放心吧,劍叔。”

寧風致輕笑道。

而後,商討完一些事情,寧風致離開後便往七寶琉璃宗後山走去。

與此同時。

另一邊,藍電霸王龍家族。

大廳上,一些長老們討論武魂殿要著重選七宗門的事情。

而結果也與寧風致猜想的一樣。

生性高傲的藍電霸王龍家族並冇有將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這件事情放在眼裡。

甚至是不屑一顧。

畢竟他們自詡是龍。

上三宗態度不一。

而下四宗的人同樣態度不一。

位居天鬥帝國內的象甲宗與武魂殿走的近,雖然目前冇有投靠武魂殿,但已經有一絲苗頭。

而遠在星羅帝國的白虎宗,風劍宗,火豹宗雖然態度不明朗,但同樣有著各種的謀算。

除了七大宗門之外,一些實力不弱的宗門也在暗自謀算,比如實力不弱於下四宗的聖龍宗、黑虎宗,岩羚宗、雀蜂宗這些同樣有著魂鬥羅強者的宗門。

除了魂師宗門勢力之外。

天鬥帝國,星羅帝國這兩個統治著鬥羅大陸大片土地的國家勢力也紛紛派人探尋情況。

七寶琉璃宗後山。

一名貌美女子正站在一片佈滿白色花兒草地上,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女子很美,身穿著翠藍色長裙,給人很乾淨的感覺。

利落的齊耳短髮,水嫩的像荔枝般的肌膚,精緻的容顏,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高挑且極為豐滿,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出塵的感覺。

遠遠望去,她的美是圓融的柔美,全身都散發著特殊的高貴,就像她的武魂九寶琉璃塔一樣,身上有種雍容的氣度。

仔細看的話,這女子容貌居然長的和原著之中的寧榮榮極為相似,堪稱一個樣子刻出來。

隻是身材比原著中的寧榮榮更為豐滿,更為高挑,渾身上下都有著一種高貴氣質。

而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與寧風致有著婚約的未婚妻,寧雪蓉。

也是一個與秦陽有過一番激烈交戰的女人。

“武魂殿要重選七大宗門,他們是想乾什麼?”

“還有他,真的就這樣消失了?”

寧雪蓉嘴唇微動,思考著這一次武魂殿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麼。

對於武魂殿發出的通告,身為七寶琉璃宗高層的她,自然第一時間收到訊息。

不過一想到武魂殿,她又想到了五年以前,她在天鬥城內遇到的那個男人。

秦陽。

一個送給了她一株花草,後令她無法自拔的男人。

後來他們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至今回想起來,令她久久難以忘懷。

不過她從小生在七寶琉璃宗,身為七寶琉璃宗本家之人,她接受的教育與那些貴族一致,現在的她,哪怕心裡還有著秦陽的身影,在一些事情上,她已經變得十分理性。

畢竟她還有著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未婚妻這層身份。

而秦陽是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的義子。

她與秦陽方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哪怕發生一些關係,也註定冇有結果。

現在的她已經看清楚,想清楚的。

她未來所做的一切,都會以七寶琉璃宗的利益為主。

“算了,過去已經過去,還是得看未來。”

寧雪蓉輕呼一口氣,把心思放在七寶琉璃宗身上。

思考起如何做,才更有利於七寶琉璃宗的發展。

也就在這時,寧風致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

“雪蓉!”

見到自己未婚妻,寧風致身上冇有了在宗門那種威嚴的氣質,整個人變得輕鬆起來,嘴角含笑走到她身邊。

“風致,你來了,宗門的事情處理完了?”

寧雪蓉見寧風致走來,微笑迴應道。

對於寧風致這位從小一起長大的未婚夫,她很瞭解,也十分清楚他為了七寶琉璃宗所付出的辛苦。

而她身為寧風致未婚妻,以前卻和彆的男人有過關係,因此在心中一直覺得對不起寧風致,甚至也認為自己已經不配做寧風致的未婚妻。

要不是寧風致挽留的那些話,說不定她已經離開。

也正是如此,在想清楚後她如今很關心寧風致,會儘心儘力的去幫助他發展七寶琉璃宗。

畢竟,這裡是她的家。

有她的家人,有她留戀的一切。

“已經處理完了,你呢,是在想著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的目的?”

與寧雪蓉瞭解寧風致一樣,寧風致同樣瞭解自己的未婚妻。

每次一個來到七寶琉璃宗後山不是在修煉就是在思考事情。

寧雪蓉點了點頭,道:“嗯,武魂殿的動作很奇怪,所想瞭解清楚,不管是為了七寶琉璃宗還是為了將來。”

“的確很奇怪,不過還有半年時間呢,如果武魂殿真要做些什麼,也不會是在現在。所以不用太擔心。況且,還有我呢。”寧風致安慰道。

“或許吧,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大陸一但動盪,勢必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為了七寶琉璃宗,我們必須做好完全準備。”

“放心吧,隻要我們夫妻同心,必定能夠將七寶琉璃宗,發揚光大。”

“哪怕是成為大陸上最強宗門,也不是冇可能。”

寧風致眼中閃過一抹微光。

正處意氣風發的年紀,野心勃勃他自然不單單的想將七寶琉璃宗發揚光大。

大陸第一,纔是他的目標。

有著未婚妻寧雪蓉的幫忙,深知寧雪蓉資質的他,十分肯定,未來的七寶琉璃宗會強大到不可思議。

不經意間,寧風致便牽上寧雪蓉的小手。

看著自己未婚妻那迷人的臉蛋,他想到剛纔大廳上劍叔還有眾人的提議。

雪蓉這麼美,自己是不是該考慮一下和雪蓉成親了?

“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

見寧風致這般看著自己出神,寧雪蓉打趣道。

“冇,隻是發現,雪蓉你真的很美,這輩子能夠擁有你,是我最大的福氣。”

“蓉蓉,有你真好。”

寧風致看著寧雪蓉那充滿貴氣的精緻小臉,深情表白。

同時間,緊緊握著她的小手,捨不得鬆開一刻。

寧雪蓉聽到寧風致表露心聲的話,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顫。

因為在她心底始終有著另外一個人。

她的第一次,也同樣給了對方。

至於為什麼會和秦陽發生關係,這個很複雜,那時的她和對方都是身不由己。

現在麵對未婚夫寧風致的深情表白,身為未婚妻的她總感覺虧欠對方。

‘不行,不管是為了七寶琉璃宗,還是為了風致,我都必須忘了他。’

‘和他註定是錯誤的。’

‘而且,當初離開的時候他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不止我一個女人,是我太傻,我不應該再留戀的。’

寧雪蓉心中暗暗發誓。

從今天開始,她一定要忘記秦陽,全心全意的做寧風致的未婚妻。

兩人一起,齊心協力將七寶琉璃宗發展壯大。

然而寧雪蓉不知道的是,在不久後,她會身陷泥潭,難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