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惜了我那四人大的床!”

秦陽看著大開的窗戶,嗅著留有餘香的手。

入網的魚兒就這樣滑走了,不由讓人感到十分可惜。

搖頭歎息間,秦陽回到自己的房間。

看了眼自己這又大又軟的四人床上隻有“夫人”白芷一人,不免覺得孤單了些。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湊一桌子人打上麻將,再一起鬥一鬥地主。

而後。

秦陽將鞋子,衣服之類的累贅脫下,熟練的鑽入被子,將裡麵那柔軟的嬌俏抱在懷中。

秦陽不知道的是,在剛纔安娜離開的時候,透過視窗,白芷見到了她那火紅色的身影。

一夜無話。

第二天。

身為教皇的秦陽在“夫人”白芷的伺候下,穿戴整齊,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重選七大宗門不是兒戲。

其中要準備的東西很多。

調動武魂殿高層,選定舉辦地方,之後調動人手改造選舉戰鬥台。

還有“邀請”對方來之後的等等事情。

這些都需要秦陽著手,而後一點一點調動人員。

當然,這隻是提前準備。

而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秦陽身為教皇,忙的不可開交。

不是在修煉恢複實力的途上,就是在處理武魂殿事務,準備重選七大宗門。

而安娜也在昨日帶著她的親衛離開武魂殿,秘密的前往星鬥大森林,替秦陽尋找十萬年魂獸。

在得知安娜親自前去時,一開始秦陽是不允許的,但後來想了想,還是同意了。

倒是比比東這妮子。

自從那一晚被他給說服之後,整個人振作了起來。

身為武魂殿聖女的她,有著絕頂的資質,為了變得更強,開始了新一輪苦修。

有一點讓秦陽很是意外。

也就在昨天,比比東居然親自來找他,然後請教一些修煉的問題。

還美曰其名:現在你就是我的老師,你還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情,你得擔起教導弟子的責任。

對此,秦陽很是欣慰。

教皇殿。

寶座上。

秦陽坐在其中,身上魂力急劇流轉,隨後身體內傳來一道輕微響聲。

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在他身上環繞。

七天時間,他的魂力恢複到了八十九級。

距離恢複到九十級,用不了多長時間。

畢竟,有著日光之力的,還有日夜修煉,就像恢複傷勢一般,用不了多久,便可重回九十級。

“教皇冕下!”

“教皇冕下!”

也就在秦陽停下修煉,收斂氣息時。

菊鬥羅,鬼鬥羅兩位長老走了進來。

秦陽點了點頭,隨即說道:“現在可以將重選七大宗門的訊息公佈出去!”

“是,教皇冕下!”

兩人本受令而來,如今得令,又快速離開。

不久後。

隨著武魂殿欲重選七大宗門的訊息透露出去。

如同一根鐵棍攪動湖泊,瞬間攪起滔天巨浪。

訊息傳遍大陸之時,轟動一時。

“砰!”

“荒唐!”

“武魂殿有什麼資格。”

“還重選七宗門,他以為他是誰!”

昊天宗。

大殿。

在收到武魂殿要在武魂城內召開重選七宗門這件事情時,昊天宗宗主第一時間將一眾高層召集商討。

而一名脾氣暴躁長老在聽聞具體內容後,更是氣的直接將座椅把手拍碎。

“安靜!”

昊天宗宗主唐嘯抬手示意。

下方一眾長老雖義憤填膺,但宗主發話,冇有人敢反對。

畢竟現在的宗主,實力已經到了魂鬥羅,再過個幾年,成就封號絕無問題。

至於有人會問,現在的昊天宗宗主不應該是唐嘯,唐昊父輩的嗎?

那我就給各位捋一捋。

原著之中,唐嘯是在四十歲的時候接任昊天宗宗主之位。

而唐昊則是在四十四歲成就封號鬥羅,這個時間也同樣是唐三出生的日子。

可以確定的是,原著千仞雪成神是三十六歲,唐三成神是二十五歲。

而現在的時間處於千仞雪剛懷上的時間。

千仞雪的年紀比唐三大了十一歲。

這樣一算,現在的時間段就比原著唐三出生早了十一年左右。

所以,此時的唐昊年紀正處於三十四歲,實力也就在魂聖巔峰與魂鬥羅之間。

而他大哥唐嘯,年紀比唐昊大十五歲。

已經快五十歲的他,在四五年前就已經接任昊天宗宗主之位。

而且,唐嘯,唐昊,阿銀三人相遇之時是在唐昊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外出遊曆時遇到。

所以可以確定的是,此時的唐昊早已經認識阿銀,而且相知相認相愛。

至於兩人現在在何方,有冇有在一起,或者是不是分開狀態,目前也隻有唐嘯知道了。

話歸正題。

昊天宗大殿內,大長老看向主位上的唐嘯,出聲道:“宗主,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唐嘯沉吟片刻,道:“武魂殿不會無緣無故的宣佈重選七宗門,或者是為了某個目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想必他們早已經做好準備,或者謀劃已久,這件事情需從長計議。”

“宗主,我看根本不用理會什麼武魂殿,就他們,根本冇資格再提重選七宗門的事情。”

那名脾氣暴躁的長老不屑說道。

“我認為二長老說的對。”

“如今我們昊天宗可不是誰都可欺。”

“要是武魂殿說從選七大宗門就從選七大宗門,那把我們昊天宗放在哪了?”

“千尋疾小兒他以為他是誰,要是他爹出麵,我還怕他幾分。”

一名年紀輩分高,實力在封號鬥羅的長老大聲喝道。

話裡話外都透露著對武魂殿重選七大宗門的不屑。

其餘長老與一些高層雖然不說話,卻是默默點頭認可。

彆說是他昊天宗,就是其餘的宗門也不得會聽從武魂殿的號令,前往武魂城重選七大宗門。

“宗主,我看此事不必太過在意,或者先觀望一番,看看其餘宗門的選擇,之後再討論也不遲。”一名瘦臉長老出聲道。

唐嘯聞言,點了點頭,算是同意這位長老的所言。

雖然現在昊天宗是大陸第一宗門,還支援星羅帝國,兩兩相助,但論整體實力的話肯定比不過武魂殿。

不過...要是大陸其餘宗門聯合一起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瘦臉長老見唐嘯如此,想到昊天宗雙子另外一人,提議道:“宗主,如今武魂殿已經拋出重選七大宗門這件事情,我覺得不管如何,此時也應該將唐昊召回宗門了,畢竟他在外已經有些時間了。”

“的確如此。唐昊要是回來,我宗門實力必定大增,到時候不管麵對何種情況也能夠應付自如。”

其餘長老紛紛點頭。

“此事日後再議。”

不是唐嘯不想將自己弟弟唐昊召回宗門。

而是此時他弟弟唐昊的情況他根本乾涉不到。

因為此時唐昊正在殺戮之都。

而他根本進不去,又談何召回唐昊呢。

當初在唐昊在進入殺戮之都時他便勸說過讓唐昊不要進去,畢竟殺戮之都太危險了,有進無出。

但唐昊為了變強。

為了強大到打敗某人,一雪前恥。

為了強大到有足夠的實力更好的守護阿銀,再去藍銀森林將阿銀接出來,然後照顧她一輩子。

之後根本不聽他勸說,毅然進入殺戮之都。

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唐昊情況如何。

倒是阿銀,現在的她,應該在藍銀森林內修煉,等著唐昊歸來去接她出去吧!

天鬥帝國。

七寶琉璃宗。

大殿。

如同昊天宗般,在收到武魂殿要重選七大宗門之時,年紀輕輕就擔任七寶琉璃宗宗主的寧風致第一時間將七寶琉璃宗高層集合,討論情況。

如今的寧風致雖然年紀不大,但因為七寶琉璃宗的特殊情況,他在很年輕之時便擔任宗主。

而且在他超強的能力下,七寶琉璃宗如今的發展越發強盛。

特彆是有著劍鬥羅,骨鬥羅兩位封號鬥羅強者輔佐之下,七寶琉璃宗此時已然有成為大陸最富有的宗門趨勢。

大殿。

劍鬥羅看向主位的寧風致,詢問道:“風致,對武魂殿這個情況你怎麼看?”

寧風致年紀輕輕便能夠將七寶琉璃宗發展到如此規模,自然有著遠朝常人的聰明才智。

“劍叔,你說,那個人會不會已經回來了?”

寧風致若有所指道。

“那個人...”

劍鬥羅,骨鬥羅兩位都不是平庸之輩,很快便想到寧風致說的是誰了。

消失了五年,有傳聞被殺,也有傳聞去接受某個傳承,更有傳聞已經成神。

五年前的那個大陸第一天才,威壓一個時代的男人。

秦陽。

一名魂鬥羅強者高層搖著頭說道:“宗主,這不可能吧,都已經消失了五年,怎麼可能說出現就出現了。”

“風致,你認為是真的?”劍鬥羅表情稍稍凝重。

寧風致點了點頭,道:“五年前他便達到了九十級,雖然他消失了五年,但冇有人確認過他是不是真的已死,所以,如果他再出現,這並不是不可能。”

“而且以他的天賦,誰也不知道這五年他變得有多強。”

“要是真的是他,以他的性格再加上如今武魂殿的強大實力,想要重選七大宗門也不是不可能。”

“至於重選七大宗門的目的,或許....”

寧風致頓了頓語氣,麵色稍凝重。

他雖然冇有說出來,但劍鬥羅,骨鬥羅兩人已有猜測。

這片大陸,很快就不平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