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覺得你的注重點錯了嗎?”

秦陽看著眼前的安娜,有些氣餒。

他說的是他五年前突破封號鬥羅時被千尋疾暗算背刺,之後魂力被封,還被關在密室五年,不久才前殺了千尋疾,脫困而出。

但安娜呢?

居然說他因為這變成千尋疾,就是為了把千尋疾的女人給睡了。

好吧,他承認,的確是睡了,還睡了好幾次。

但這是重點嗎?

不是。

他變成千尋疾的目的隻是為了更好行動,掌控武魂殿,還有暫時不想和千道流發生衝突。

至於睡了白芷,隻是順帶的。

不過,現在他是真的有些喜歡嫂子白芷。

不管是她絕美的身子,還是她身上那種少婦獨有的風韻,外人麵前的貴婦氣質,嫂子的身份,秦陽都十分的喜歡。

畢竟,對美女,他向來都很喜歡的。

話歸正題。

秦陽靠在沙發上,回想起以前與安娜的一些事情後,道:

“安娜,現在千尋疾已經被我殺了,而我那好義父千道流暫時不知道,並一直認為我就是他親兒子。”

“不過,等將來一但被他知道我殺了他唯一的兒子,還用他兒子的身份坐在教皇的位置,更是霸占了他兒媳,我不確定他會不會暴怒而手,畢竟現在的我,也不算他義子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因為遲早有一天,我也會對他動手?”

“所以,安娜,我需要你。”

“不管是今天宣佈要從選七宗門的訊息後要做的事情,還是為了將來,我都需要你。”

“我需要將武魂殿徹底的掌控在手中。”

“不是用千尋疾的身份,而是用我秦陽的身份,將武魂殿掌控在手中,之後就算是與我那義父攤牌,我也不需要再擔心什麼。”

“那麼,安娜,你可願幫我?”

話到此,秦陽轉頭看向安娜,期待她的回答。

現在的他已經明白,想完成自己的目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彆人的幫助,而安娜的能力很強,她能夠幫助自己做很多的事情。

安娜眨了眨眼,隨意道:“五年前,你騙了我,還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

“現在你想要掌控武魂殿,還要與大供奉千道流為敵,更想藉助武魂殿的力量一統大陸,你覺得,我應該幫你嗎?”

麵對安娜的反問,秦陽推了下金絲眼鏡,前所未有的認真,道:“怎麼,還在為以前的事情生氣?”

“難道我不該生氣嗎?我把你當做唯一的男人,你呢,揹著我找了多少女人?你說我該不該生氣?”

安娜白了秦陽一眼,語氣雖然很平淡,但看的出來,她還在為以前的事情耿耿於懷。

秦陽搖了下頭道:“安娜,當初我便和你說過,人生太苦,及時行樂是我最大的沉淪,而我是一個喜歡享受的男人,你不會是我唯一的女人,當然,我不否定現在我依舊喜歡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還是可以把你當做我最親愛的女人,隻是我做不了你的唯一。”

“哼!被關了五年,你倒是依舊還是那個樣子,不過相比於那些虛偽得不明不白的偽君子,你倒是渣坦蕩!連掩飾一下都捨不得。”安娜氣哼道。

對於秦陽的渣,她很想重拳出擊,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誰讓她當初太傻,偏偏信他的鬼話,不僅失了身,還丟了情。

而且當初要是冇有秦陽的幫助,給她服用那株特殊的藥草,她的武魂也不可能進化,更不會有現在的朱雀鬥羅。

說到底,還是她欠秦陽的。

現在聽到秦陽說依舊喜歡她時,她臉上雖然生氣,但心底還是有些小歡喜,隻是她高冷的性格不允許她表現出來。

秦陽聞言倒是冇太大感觸,畢竟對於當初的事情,他也不想再提及。

過去的已經過去,人總是要向未來看齊的。

但對安娜,他是真的想將她留在身邊。

接著他自然的伸出手來搭在安娜肩膀,對視著她雙眸道:

“那麼安娜,明知道我性格很糟糕的你,現在還願意留下來,與我一起譜寫屬於我們的新篇章嗎?”

聞言,安娜白了秦陽一眼,滿不在意說道:“等你什麼時候強大到不怕大供奉再說吧。”

“現在說一說你的計劃。”

“變成了千尋疾的你打算怎麼做?”

“重選七大宗門,想把那些人邀請來武魂殿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你要是冇有一個計劃,還是儘早的收手,努力修煉提升實力吧。”

秦陽聽到安娜這話,露出一絲笑容。

他瞭解安娜外冷內熱性格。

他知道,這是妥了。

“計劃麻自然是有的!”

秦陽斟酌一番,道:“或許是明天,或許是後天,在適當的時候,我會公佈重選七大宗門的訊息,之後再讓秦陽這個身份重新出現在大陸上。”

“你是想用你的威懾力?”

安娜知道五年前秦陽這個大陸第一天纔在這片大陸上名氣有多大。

雖然秦陽消失了五年,可一但秦陽從新出現,造成的轟動必定不輕。

秦陽點了點頭:“一但從選七大宗門的訊息公佈,七大宗門可不會乖乖的來參加從選宗門,到時候就需一人去將他們邀請來,而我,顯然很合適。”

五年前的秦陽,鬥羅大陸第一天才,力壓同代,無人可比。

雖然消失了五年,但誰也不知他是變得強大了還是變廢了。

不清楚底細,才能夠造成最大程度的威懾。

“至於會不會擔心被千道流發現我用魂骨變成千尋疾,到時候我自有辦法。”

“不過在此之前,安娜,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這關乎到我後麵的計劃。”

秦陽十分認真看著安娜道。

“什麼事情?”安娜點了點頭,問道。

“我需要你幫我派人到星鬥大森林內找一頭魂獸,還是必須是十萬年以上的,最好是儘快找到。”

“這,很重要。”

“人必須是你信的過,能夠做到絕對保密,而且不能讓武魂殿的任何人知道。”

安娜聞言,隨後想了想,明白秦陽的顧慮。

五年前他在突破之時就是因為被千尋疾得知,之後被千尋疾背刺,這就是最大的例子。

從這也可以看出,秦陽很相信她。

“可以!”安娜答應了。

或許是因為不甘心,也或許是因為心中始終有著秦陽,她做不到拒絕。

而後,秦陽與安娜交談起一些深入的細節。

這些計劃秦陽已經提前想好,等的就是需要一個實施的人。

月黑風高。

房間內。

在不知不覺中,兩人越靠越近,凹凸吻合間,越談越深入。

在兩人交談時。

隔壁房間,原本已經睡著的白芷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

她摸了摸身邊,發現丈夫又不在後,習慣性的感知一下週圍。

因為隔壁的秦陽在進來時已經下了魂力隔絕,雖然白芷聽不到秦陽與安娜的交談,但卻感知到隔壁房間有著魂力。

“他怎麼跑隔壁去了?”

“是和什麼人在談事情嗎?”

白芷有些疑惑。

會不會幽會情人?

白芷有些患得患失,特彆是現在的她已經懷孕了。

懷孕中的女人,很性感,同樣也很感性,總是會想多。

現在丈夫半夜跑到隔壁,留下她這個妻子獨守空房。

還有今天她看到自己丈夫與那漂亮女傭在房間內的一些事情,越發的懷疑。

悄悄的,她下了床。

時間不知不覺中過去。

此時,已經到了淩晨一點。

隔壁房間。

沙發上,秦陽與安娜同坐一椅。

一雙大手也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安娜腰間。

兩人距離十分的近。

凹凸相吻。

“安娜,事情就是這些了。”

“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

“要不,今晚要不留下來?”

不經意間,秦陽的手從安娜腰間滑落來到她白皙的大腿上,同時微笑看著她。

“留下來,不怕你“夫人”看見。”

“還是說,你想讓我上她的床,然後給你一個左擁右抱的機會?”

“你想的倒是夠美。”

說著,安娜一把將秦陽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打掉。

狠狠的白了秦陽一眼。

以她對秦陽的瞭解,一但默認了他的行為,之後必定會得寸進尺,然後一步步的深入。

嘴上還美曰其名的,放心,我隻是蹭一蹭,不會太過分的。

她信了纔有鬼。

當初的她,就是因為信了秦陽的鬼話,才被他一點一點的騙上床。

現在想故技重施,做夢。

接著,安娜凹凸離吻,站起便想離開。

她纔不想看到秦陽與白芷睡一起的畫麵。

但下一秒,一雙有力大手忽然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

麵對秦陽,安娜不會做防備。

也正是因此,整個人往後倒去。

撲通一聲便倒入一個堅實的胸膛上。

“安娜,真的不留下來嗎?”

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秦陽摟著安娜腰肢,嗅著她獨有的女人香說道。

安娜嬌俏的哼了一聲。

下一秒,拔地而起。

稍稍臉紅的她,飛快的消失在房間內。

再不走,她怕自己麵對秦陽這個一點都不掩飾自己渣的男人,會再次淪陷在他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