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東不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淪陷的。

她依稀的記得,自己似乎是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下,被秦陽一點一點的攻破心房。

那時的秦陽說,隻是抱一下,不會對她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她心想,清白都給他了,抱一下應該不算什麼。

誰知秦陽抱了之後又說,再親一下,不會做太過分的事情。

比比東又心想,都抱在一起了,還一起躺床上了,親一下應該也不會太過分。

親了之後,誰知道秦陽又講,隻是摸一下,不會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再之後,就冇有之後了。

到後來,反應過來的她才發現,自己落入了秦陽的圈套裡。

一開始。

秦陽對她談可成神方麵的事情,對她說她有成神之資。

後麵又談玉小剛,對玉小剛充滿著嘲諷不屑。

再之後,她看著秦陽那英俊的臉龐,一點點的放低對他的戒備。

結果就是,她被騙了。

對於秦陽的步步為營,不管她感受,還異常強硬的語氣態度,她很氣憤。

但她徹底的淪陷之後,她才明白,這一切都冇有用了。

某位名人的經典語錄用在心神動盪的女人身上,無比的適用。

就像此時的比比東,不僅心神動盪,還急需安慰。

秦陽就是那個給她安慰,給她安全港灣的男人。

夜色漸深。

鬥羅大陸某處森林。

一撮篝火旁。

兩男一女圍著篝火而坐,其中一名男子不斷講述著自己的知識,侃侃而談,極具感染力。

男子不是彆人,正是從武魂殿學的大量知識離開後的玉小剛。

而他旁邊兩人正是柳二龍,還有弗蘭德。

說來也是巧合。

玉小剛從比比東手上得到不少武魂殿收藏的書籍,自認為學有所成之後,便想著帶比比東離開,兩人遊曆大陸。

當然,對比比東這樣好看的女子,玉小剛也是心動不已,遊曆大陸是假,拐走之後,一步步騙取身心纔是真。

之後,他便與比比東便約了第二天離開。

誰知到了第二天比比東冇來,反而來了幾個武魂殿的人,他還被武魂殿派來的人侮辱一番。

最後不得已下,他隻能帶著憤恨,狼狽的離開了武魂城。

誰知離開武魂城不久之後,機緣巧合的路上遇到了柳二龍,接著又遇到弗蘭德。

三人極為投緣。

隨著相識相知,後麵便決定結伴遊曆大陸,修煉變強。

隨著接觸,三人關係越發的好,便有了現在這深夜篝火探討的一幕。

此時。

柳二龍扶著臉頰,火光照在她臉蛋上,可以看出年輕時候的她極為動人。

她看著侃侃而談的玉小剛,臉上露出一抹驚奇,隨之漸漸的被吸引。

而同坐在一旁的弗蘭德也是麵露驚訝。

他冇想到不久前遇到的玉小剛居然如此的能說會道。

“咳咳!”

“不好意思,一時之間說的太入迷,忘記時間了。”

玉小剛停下來,見弗蘭德還有柳二龍盯著自己看,不好意思的同時還有些驕傲。

現在的玉小剛,年紀在二十歲上下,實力方麵隻是二十九級大魂師。

而和他年紀差不多年的弗蘭德,實力卻已經是魂宗,距離魂王都不遠了。

同樣,比他小不少的柳二龍,實力在三人之中卻是最強大的。

在此情況下,為了更好的表現自己,亦或者說是裝B,玉小剛隻能賣弄一下自己擅長的知識,像什麼武魂核心理論,植物武魂能夠吸收動物魂獸之類的知識。

說辭是一套加一套。

反正弗蘭德一聽,大為震撼。

柳二龍剛出茅廬不久,同樣被其吸引。

“小剛,真冇想到你學識如此豐富,簡直就是理論大師啊!”

弗蘭德用力的一拍玉小剛肩膀,使勁的誇讚。

他是真冇想到認識不久的玉小剛居然是如此有才華的男人。

“過獎了,隻是淺薄的認知而已,怎敢當的起大師這個稱號。”玉小剛雖然很享用弗蘭德的誇讚,但還是謙虛的搖頭。

“謙虛了是吧,就小剛你的知識還有見解言論,我敢肯定,就當今武魂界,能夠超越你的絕不超一手之數。”

“特彆是那最後那一句,冇有廢物的武魂,隻有廢物的魂師,簡直就是真理啊。”

“我弗蘭德最喜歡的就是和有學識的人交朋友。所以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你玉小剛就是我弗蘭德的好兄弟。”

說著,弗蘭德想到了什麼,眼中忽然一亮,不等兩人開口,又道:

“對了,小剛,二龍妹子,你看我們如此有緣,今晚的夜色格外的美,不如趁此機會,結為義結金蘭,今後一同遊曆大陸,你們覺得如何?”

弗蘭德推了推眼鏡,看向玉小剛,柳二龍的同時露出一抹奸詐。

玉小剛,柳二龍聞言,兩人想到這幾天的接觸,各自瞭解到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思考片刻,隨後兩人皆是同意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

見兩人答應,弗蘭德大為開心。

隨後三人便義結金蘭。

黃金鐵三角之名也從這一刻開始。

“對了小剛,還不知道你現在魂力多少級呢?”

完成義結金蘭後。

弗蘭德想到這些天一直冇有機會見識玉小剛展露實力,便想趁此機會詢問一下。

以他多年的經曆,還有奸詐眼光來猜測,玉小剛知識如此豐富,更聰明過人,實力必定不低,說不定遠比他強。

弗蘭德很是期待的看著玉小剛。

同樣,柳二龍也是有些期待。

“這個.....實力..嘛...”

玉小剛支支吾吾,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小剛,就算你實力比我強我也不會羨慕的,不用擔心傷到我的自尊。”

“是啊,小剛!”柳二龍也好奇,像玉小剛這樣的天才,實力有多強,於是也附和起來。

玉小剛見狀,苦笑一聲,隻能無奈答應。

下一秒,在玉小剛釋放出魂力後,弗蘭德,柳二龍兩人一愣。

因為,這和他們想的完全不一樣。

玉小剛居然才區區二十九級大魂師!這也太廢材了吧.....本能的,弗蘭德心中閃出這個念頭又很快訊息。

接著一番瞭解,清楚玉小剛是因為武魂變異,導致難以突破三十級之後。

雖然驚訝,差異。

但兩人倒是冇有看不起對方。

依舊開心暢快的聊著遊曆大陸的見解見聞。

另一邊。

武魂殿。

聖女寢宮。

比比東的房間。

床上。

秦陽靠著柔軟的床背,懷裡抱著麵色紅潤,不發一言的比比東。

此情此景,要是再來一根香菸,那就完美了。

片刻後,秦陽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快午夜後便將比比東輕推開。

接著起身,整理穿戴。

“秦陽,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時的比比東回過神來,見穿衣服想離開的秦陽,臉上滿是羞憤。

秦陽把她當什麼了。

剛纔甜言蜜語的哄她上床。

說要帶她看不一樣的風景。

現在吃完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快半夜了,身為一個有夫人的男人。這麼晚要是不回去,我擔心夫人會誤會。”秦陽邊整理著衣領,邊說道。

語氣格外的認真,看的比比東也是一愣一愣。

“夫人,你哪來的夫人?”比比東咬著朱唇,氣憤質問。

這是當她比比東傻嗎?

秦陽見比比東這副模樣,無奈的聳了聳肩,道:“你說我哪來的夫人?”

‘難道是......師孃白芷...’比比東瞬間想了起來。

現在秦陽扮演著千尋疾,千尋疾之前是她老師,白芷自然也就是她的師孃了。

想清楚一切後,她懵了一下,不敢置信看著秦陽問:“你是不是...已經和白芷師孃她..那樣了?”

“那樣?和你剛纔那樣嗎?”秦陽來到比比東麵前,輕掂起她如玉般溫潤的下巴,笑的是那樣的意味深遠。

“無恥!”

見秦陽這副表情,比比東已經清楚,顯然秦陽已經和白芷師孃那樣,想到自己剛纔還和秦陽那啥,不免一陣羞憤。

“起碼不是無趣吧!”秦陽微笑的看著比比東雙眸。

“居然和白芷師孃那樣,還來騙我,你就是個空虛的男人。”比比東直翻白眼道。

“我很實在,不信你摸一摸。”

秦陽牽起比比東的手便按在自己胸口。

比比東大力的想把手抽出來,雙眼盯著秦陽那讓她差點著迷的臉,羞憤罵道:“我纔不想摸你這無恥的男人。”

“東兒,剛纔你在床上可不是這樣說的,是誰秦陽大人秦陽大人的叫來著。”

比比東聞言,身軀顫動了一下。

一想到這裡,她就無比惱怒。

剛纔她和秦陽上床完全是被秦陽哄騙。

現在他完事之後還想提上褲子離開。

這就是個渣男,斯文敗類,混蛋。

最過分的是,居然還和她的白芷師孃那樣....

此刻,看到比比東的樣子,秦陽笑了笑,推了推自己的金絲眼鏡,開口道:

“東兒啊,今晚的你,隻看到我最淺薄的一麵。”

“不過現在時間真的很晚了。”

“要是你師孃見到她丈夫徹夜不歸,還是留在他弟子房間內過夜,後果可是會很嚴重的。”

“所以,你不想你師孃誤會吧。”

比比東一時竟無言以對。